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男主他又奶又凶
男主他又奶又凶

男主他又奶又凶泡泡卷1

标签: 古代言情 宋廷凡 林俏 男主他又奶又凶
小说《男主他又奶又凶》,现已完本,主角是林俏宋廷凡,由作者“泡泡卷1”书写完成,文章简述:”现在谁敢抢她米,她就跟谁拼命。家里都没粮食了,她和宋廷凡怕是要饿死了。梦里对原身的娘家基本没有涉及,主要是围着原身和宋廷凡之间的事展开。不过有一点知道,原身对家里有怨念,宋廷义死后,她提出想回娘家,林家觉得不厚道,就没同意......
状态:连载中 时间:11-12 18:31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林俏摇头,“没有。”

她停顿了一下,细细解释,“村长发了二两半的银子,够用了。”

“廷凡念书还要银钱,你阿爷也要医病,够啥。”

“够了,我在做绣活能赚点银钱……”

林俏的话还没说完,李桂芬就打断了她的话,“你是我肚里钻出来的,能赚多少我心里闷清,别逞能。”

竟然感受到了“嫌弃”,林俏“……”

她好歹一年也是有个百万的演员。

就这会演戏,按以前的片酬那也是几千了。

好吧,这狗日的剧本没片酬,还要命。

……

青菜的下面放了一斤肉和一个布包,布包里竟然有一两银子。

林俏莫名有点复杂,过了一会,银子揣进了怀里。

找了时候还回去。

怕肉馊,她放进水缸里冰着,防止偷吃的耗子,她盖上了木盖子。

主屋收拾到中午都还没收拾完,林俏没再收拾了,去厨房做饭。

做饭前先将小灶升起,熬宋荣的药,渐渐整个厨房弥漫着难闻的中药味。

宋秦氏看了林俏好几眼,生怕她闲药味重,但她却没有,时不时的那筷子翻药材。

瞧着药熬得差不多了,她端起来倒进碗里,放下的时候不小心摸到了锅边,立马就松开了手,随即甩了两下。

少年窜的一个从门外进来,急道“嫂子,你没事吧。”

原本林俏甩两下就没啥事了,但反派这个时候回来了,她当然不会放过让他“心疼”的时候。

她的眼泪说来就来,眼眶泛起了水光,一副明明很疼,但嘴里却道“小叔,我没事。”

小奶兔上当了,他吹低头吹了好几下,随后打开盐罐,沾了些盐在她手指上。

他闷闷道“嫂子,你小心点。”

“好,下次嫂子注意。”林俏点了点头。

得亏按了盐,被烫的手指当时没咋的,过一会竟然起泡,不算严重。

林俏瞅了手指几眼,心想骗人的报应来得真快。

“俏儿,来,我给你刺了。”宋秦氏拿了颗针过来,水泡刺了才好得快。

林俏“……”

宋秦氏走进又道“刺了好得快。”

针有点顿,林俏疼得眼泪包不住的往下掉,她这会是真没演了,是真疼。

“嫂子……阿奶,轻点,嫂子疼。”宋廷凡急得手脚无措。

宋秦氏低头吹了吹,“水出来了,没事了。”

手指都红,林俏泪眼花花的暗骂自己这是报应。

过了一会,手果然不疼了。

屋外的野鸡又在叫唤了,她道“小叔,这野鸡喂不了了,这两天瘦了,你看是卖了还是杀了?”

宋廷凡的目光从她的手指上移开,看了院外一眼,“嫂子决定就好。”

“那成,那就杀了炖给阿爷补身体。”林俏掺水倒进锅里,边做边道“小叔会不会杀?不会杀我让隔壁王叔帮个忙。”

“嫂子,我会,割脖子放血,很简单。”

少年一本正经的点头,林俏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那小叔你去吧。”

她语气有点轻,宋廷凡以为她不信,他抿了抿唇,拿起菜刀逮鸡。

别看他平时羞涩,杀起鸡来真的很麻利,大概其猎户的缘故。

少年抬头,神情有几分羞涩道“嫂子,鸡杀了。”

“嗯,小叔真能干。”林俏表扬式的摸了摸他。

又被嫂子夸了,宋廷凡咧嘴笑,“我去舀开水拔毛。”

宋荣大概多久没动了,他站在旁边教宋廷凡拔毛,怎么拔着快,宋廷凡聪名又好学,一点就通了。

拔完毛的宋廷凡下意识就想看林俏,却见她弯腰在弄簸箕里的干菜,他没由来的有点失落。

嫂子没看他杀鸡。

林俏不知道少年复杂又单纯的心理,她笑眯眯的同宋秦氏道“阿奶会做咸菜吗?”

宋秦氏农家出生,咸菜自然会做,“会做,俏儿想做咸菜?”

“想学。”

“那阿奶教你,学了也好,日后你跟牛牛两个人过也好点。”

“阿奶,你说错了,不是两个人,是四个。”林俏笑着停顿了一下,看了宋廷凡一眼,半开玩笑道“过几年还会多几人。”

宋秦氏和宋荣都看向了宋廷凡,宋廷凡羞得耳朵都红了。

他他他……他不要理嫂子了。

“过几年是。”

宋秦氏慈爱的看向林俏,俏丽的脸庞跟朵花一样,守寡太遭罪了,她犹豫了一下道“俏儿遇见合适的……”

她话还没说完,少年突然的打断了他,“阿奶,帮我舀些水。”

宋廷凡低着头没去看他们的反应,他知道阿奶说什么,但他不想……不想嫂子再嫁人。

他可以养嫂子,养一辈子。

这个时候的少年只是单纯的想留住嫂子。

林俏没听清宋秦氏的话,也没有在意,应了一声,“我去舀。”

在厨房舀了几瓢水就听见宋安的声音了,“爹,娘。”

她连忙端着水出去,入目宋安一家四口都来了,不过瞧着宋王氏的神情,就知道不情不愿。

她将水盆放在宋廷凡的旁边。

宋王氏瞥了野鸡几眼,“哟,猎到野鸡了?怪不得这几日不上我家门,感情关着门吃好啊。”

“白瞎了你大伯护着你,我就说嘛,小兔崽子有什么良心。”

宋廷凡气得脸都红了,但看在大伯的份上没有还嘴。

“大伯母,你是长辈,我不该顶撞你,但是你不能骂小叔。”

林俏柔弱却又护着宋廷凡,她小声解释,“阿爷身体不好,我们才杀鸡炖了,刚才小叔还在说端一碗给大伯。”

“大伯母不分青红皂白骂人,是不是……”

宋安看了宋王氏一眼,示意她安分点,宋王氏“哼”了一声,随即刮了林俏一眼,“装什么?又不是啥子好人。”

林俏“……”

她是不是好人,但她会演啊。

她低头红了眼眶,似乎被长辈训斥了有些难过。

宋安看不下去了,对着宋王氏语气凶道“不想待就回家。”

平时宋王氏打死都不来宋二家,这不,听见村里人说宋廷凡他们嫂叔把老两口接回来住了,还说宋荣病了。

依自家男人的性子,肯定心软要接回家。

她不答应,当初分家比老三家少分好多。

她“哼”了一声,就没有再吭声了。

宋安看着自家爹瘦成这个样子,一个大老爷们眼眶都红了,难受道“爹,你咋了?”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