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霸道总裁›洛少前妻是风水大佬
洛少前妻是风水大佬

洛少前妻是风水大佬莫陵寒

标签: 洛少前妻是风水大佬 洛景怀 莫陵寒 霸道总裁
莫陵寒洛景怀是霸道总裁《洛少前妻是风水大佬》中的主要人物,梗概:自己日日无趣偷闲,倒没成想竟是被这老鬼钻了空子。旬若这老鬼竟是修成分身且倾注九成念力在其中,使得自己并未瞬间觉察让他逃了出去。“莫大人。”身后轻飘飘的传来判官的声音...
状态:连载中 时间:11-02 16:24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二天下午,莫陵寒就理解了什么叫不用她操心。
警察上门的时候她还在卧室里研究怎么样让自己的直播风格更特别,吸引足够的受众群来观看。
房门被敲响,三个便衣警察走进房间里,公事公办的打开录音笔和笔记本开始问询。
莫陵寒以为自己会碰到一张极其严苛的问询,结果整个过程非常流畅迅速。
为首的那名女警察只是象征性地问了两句那天在祖宅内发生了什么事。
这个问题莫陵寒事先就想好了说辞,省略了鬼神的部分。
“我是看风水的,我觉得那座房子的地理位置不好,就跟周先生提了一些意见。我本身身体也不好有低血糖的情况,我受伤是因为在楼梯口的三楼处我的手链掉到地上了,我弯腰去捡,猛一起身就觉得头晕目眩,没站稳从三楼摔了下去。”
“好的,谢谢您的配合。”女警没有问更多刁难性的问题和细节,合上记录本站起身和莫陵寒握手告辞,并告知了莫陵寒最新的案件进展。
已经锁定了嫌疑人,正在实施全力追捕。
晚上的时候莫陵寒就接到了周德木打来的电话。
“莫大师,人已经抓到了。”周德木在那头的声音哽咽,带着告慰父亲的欣慰。
莫陵寒却觉得一切都未免进展的太过于顺利了。
“人是怎么抓到的,还……”莫陵寒斟酌着措辞,声音放轻了问,“还活着吗?”
周德木语气停顿了一下,才说:“周大师,这件事情上你帮了我们很多。警方那边消息已经瞒下来了,不让向外透露,但我觉得你需要知情。”
莫陵寒攥着手机安静地等待着最后的结果。
“据她家里人交代,她先前在祖宅伺候我父亲的时候曾经不小心打碎了一个古董花瓶,那个花瓶市值千万,她怕面对巨额赔偿,所以在我父亲每天都要喝的茶水里添加了一氧化氮。”
“一氧化氮?”
周德木说着的时候声音有点沙哑,比起无法接受的痛苦,那种语态想表达的更多是心疼。
“对。那是一种无色无味并且溶于水的剧毒。警方目前还在调查这个毒药的来源,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
莫陵寒很会抓重点,光是周德木说的这些警方没有必要隐瞒。
“还有什么是会引起恐慌或者说……没有科学依据的事吗?”
莫陵寒猜测道。
果然周德木沉默了片刻。
莫陵寒自己一个人在卧室里,屋外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来雨,从窗外往下看,狂风暴雨里什么都看不真切。
感觉到的只有切切实实地冷。
周德木的声音从电话里慢慢传出来。
“警方找到那个家政时人已经死了,被埋在树下,验尸报告上显示人已经死了半个月了。可是全村人,都说三天前还见到过她。她还在家里吃过饭。”
莫陵寒从衣柜里翻出了件外衣披着,坐在床头。
“会不会有假冒的可能?你确定埋在树下的和伺候老爷子的是同一个人?”
问题就出在这里。
周德木说:“我确定。因为树下的人的dnv和我家里的留存下来的指纹完全符合。而且,三天前见到的那个人在村子摸过的东西也被警方收缴,提取了指纹……”
也是同一个人。
而三天前的那具尸体鲜活,和常人无二,不会是诈尸。
莫陵寒手心浸了一层冷汗。
是旬若披了死人皮,用人看不见的鬼气掩盖了原本的尸气,才会显得三天前出现的那个女人鲜活的情况。
这话莫陵寒没有说,她知道有些事情说出来人们会敬,而有的事情说出来人只会怕。
她岔开了这个话头,转而问道:“她是怎么死的?死因检测报告出来了吗?”
“自杀。在祖宅的三楼,服毒。现在祖宅的三楼已经被警察封起来了,里面的痕迹也都被送进痕迹检验科了。”
周德木说完,莫陵寒又好心提醒了一句。
“再请几个人做做法事吧。”
莫陵寒现在手里积攒了些功德,准备几张驱邪避灾的符咒还是绰绰有余的。
挂断电话之后,莫陵寒开始着手绘制符咒。
召唤术一下去,土地公立马探出头来。
“帮我找一些朱砂和黄纸来吧。还有之前让你帮我盯得事情怎么样了?”
土地公从自己的衣兜里掏出来莫陵寒要的东西,然后开始交差。
“旬若已经彻底跑没影了,那家人手笔很大,知道房子风水不好,直接将整个院子的都掀了,忘川珠如果混在里面应该是被埋到地下了。现在那里一点灵气都没有了,鬼也呆不下去的。”
莫陵寒把毛笔沾了朱砂,往纸页上施了点神力,一笔一划,如行云流水。
莫陵寒写完赠送土地公两个,把人心满意足的送走了。
看来在离开之前,这个祖宅还是要去一趟。
莫陵寒出了房门,叫住守在外面的陆衍。
“洛景怀今晚什么时候回来?”
“洛爷今晚回来得晚,让夫人不用等他。”
莫陵寒撇撇嘴,心里说着谁稀罕等他,面上却还是挂着假笑。
“那你帮我告诉他,我给他留了饭,记得回来吃。”
陆衍的面色表情僵硬了一瞬,随机快速恢复正常。
“洛爷有专门的厨师做餐,夫人不用麻烦了。”
莫陵寒摆手,只说将话带到就好。
酒店的衣食住行样样俱全,但是莫陵寒还是觉得自己做的有诚意。
网上冲浪的时候都再说需要想抓住一个男人的心,首先要先抓住他的胃。
要想让洛景怀带她去祖宅,就要先顺着他,把他哄高兴了。
莫陵寒叫了客房服务,订了一堆蔬菜水果。
等待的间隙里莫陵寒将厨房收拾了一下。
这个厨房只在上次助眠的时候用过,玻璃杯摆放在托盘里,莫陵寒拿出来一个一个地洗涤干净再摆放回去。
忽然,指腹间碰上了点残余的粉白色粉末。
只是一点点肉眼甚至都察觉不到,但或许是今晚的莫陵寒有功德傍身,又因为周德木的话提高警惕,因此她施法,略微辨别了一下这里面的成分。
成分出来的下一秒,莫陵寒心头一颤。
是一种高浓度的助兴药物。
这一刻,莫陵寒才猛然回忆起那晚不对劲的洛景怀。
当时他用一种失望至极的眼神看着她。
说她给他下药。
玻璃杯没有拿稳,在地上成了碎片。
是谁,想要害洛景怀?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