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捞尸人:葬龙
捞尸人:葬龙

捞尸人:葬龙萧十三

标签: 夏彤 小说推荐 捞尸人:葬龙 萧十三
小说叫做《捞尸人:葬龙》是“萧十三”的小说。内容精选:他头发可能刚刚被烫染过,此时梳得油光发亮,一条大金链子挂在脖子上。他一身名牌,手里拿着个包,一身贵气。众人一见,纷纷站起来跟他打着招呼。郭亮果然有一种有钱人的气质,不慌不忙地向众人一一打着招呼,而后把目光落在我的身上,一指我:“萧十三?是不是你,萧十三!”我被他这么一问,当下站起来,说道:“是我,郭...
状态:连载中 时间:11-13 12:04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这一下把我们三个人都吓傻了,站在门口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

看到我们进来,叶子韬却没有起来,一直跪在那里。

叶子韬是什么身份,我们三个保持着进门的动作,就像被按了暂停键一样。

爷爷这时候发话了“你这样的身份,这样求我,不合适。你说的这件事,容我好好想想,回头,我会让十三联系你。”

一听这话,叶子韬一下子大喜过望,又磕了几个头,把额头都磕红了,而后才爬起身来。

爷爷看了看我,说道“十三,你过来。”

我们三个这才如梦初醒,迈着忐忑不安的步伐走进来。

这时候,门外脚步声响动,十里屯的村长带人走了进来。宋村长快走两步,一把握住爷爷的手,激动的说道“萧老真是神人啊,说下雨,这雨不就下起来了嘛。十里屯的乡亲们,永远也忘不了萧老的大恩啊。”

爷爷说道“都什么时代了,老头子虽然顽固,但是也知道,现在不兴叫这个了。这雨呢,会下一天,一天之后,十里屯的水井自然都会变得正常。到时候让人到村口送一下香,烧点纸钱,这事儿就算完了。”

村长等人是千恩万谢,爷爷问我把东西收拾好了没有,我点了点头。爷爷说道“那我们走吧。”

宋村长特意安排了车,送我们回到回龙观。

一到家,爷爷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直到吃晚饭也没有出来。

我和张驰回到自己的房间,我有点思绪不平,想到那会儿爷爷在人偶背上写的雨师诀,又想到在古船上看到那些女尸后背上的纹身,心一直静不下来。

我想了想,还是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张驰。

张驰一听,瞪着眼睛说道“你是说,爷爷跟那古船有什么神秘的联系?”

我摇了摇头说“并不是爷爷跟古船有什么联系,而是我感觉爷爷跟那些女尸有联系。”

说到这儿,我从书架后面把教授的手册拿了出来。

张驰一看傻了眼,问道“这什么东西?”

我把这手册的来历跟张驰一说,张驰说道“好你个萧十三,平时看起来你老实本分,到事儿上还鬼道的很。事情过去这么长时间了,对于这个手册你跟我只字未提。”

我“啪”一声把手册合上,看着他说道“那你跟我说说,当时那女尸追我的时候,你为什么说门被关上了?”

张驰瞪着眼说道“你哪只耳朵听到我说门关上了,我根本就没有说!”

看着他的神情,我疑惑起来,难道当时是我情急之下听错了?

我又看了看张驰,见他表情凝重,丝毫没有因为我的陡然发问而产生无措之感。

我安下心来,可能真的是自己听错了。

想到这儿,我自从古船上回来之后,就对张驰产生了一种疑虑,很多东西都没有跟他说,想到这一点,我有点愧疚,笑道“你看我现在跟你说也不晚。”

张驰转过头气,说道“你少给我来这套。”

我知道他是故意这样,当下不理他,打开手册。

当时我记得乍看到女尸后背上的纹身时,我翻看了这个手册,上边的确描画着那些图案的样子。

我找了一会儿,终于在后面的几页中找到。

我捅了一下张驰,说道“你看!”

张驰一看,登时把刚刚的不快忘得一干二净,说道“大爷的,还真是。但是这字,我怎么一个都不认识。”

我说道“不认识就对了,这个教授当时只翻译了香炉上的文字,里边有‘㝣窳’的字样。回来之后,我偷偷查了相关的资料,从而知道这个㝣窳是上古时代的神,不知道什么原因被地位更高的天神杀死。而作为女巫的女丑想用不死药复活他,被天神知道,引出十日并出,杀死女丑,女丑掩面而死。”

张驰问道“你这从哪儿看来的?”

我说道“《山海经》!”

张驰恍然道“你说这段时间你抱着那本书一直在看,我还以为你要飞升成仙了呢。原来,是因为这个事儿。”

我说道“所以我怀疑,那条古船是㝣窳的葬船!而那四具女尸,就是女丑。”

张驰说“你跟我这儿扯蛋就行,这话千万不能跟别人说。《山海经》这本书你也能当参考的证据,我也是服你了。”

听了这话,我没有跟他辩驳,只是说道“而且,我发现了一个更加让我吃惊的问题。”

说着,我把手册翻到前边,那里被教授临摹的一张㝣窳的画像,我把手册递给张驰,说道“你看看。”

张驰一看,惊道“这不是龙王庙里的海龙王么?”

一听这话,我惊喜道“你也觉得像是龙王庙里供奉的龙王对不对?”

张驰看了看我,疑惑地说道“你那么兴奋干嘛,但是我觉得,细细地看,这还是跟海龙王有一点不一样。”

我说道“如果我跟你说,这就是㝣窳的形象,你会怎么想?”

这一下,张驰猛地张大嘴巴,不可思议地看着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激动起来,全身的肌肉忍不住抽搐起来。

我说道“所以我感觉,㝣窳就是我们世世代代供奉的海龙王。人首龙身,兴风布雨,而那个龙王庙与小龙滩遥遥相望,似乎都在印证着这个想法。我爷爷是龙王庙的庙祝,有一些联系着古船上秘密的一些东西,这就解释的通了。”

说到这儿,我的声音有点颤抖“几千年来,人们将远古的秘术口口相传,随着时间的流逝,大多都失传了,却也有不少流传到现在。而爷爷的雨师诀和五雷天心阵,都是那时候的遗存之物。”

张驰听到这儿,一句话也不敢说。

我继续说道“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刚刚爷爷的那个求雨术,就应该是上古时期的曝巫求雨之术。”

张驰愣住了,问道“什么求雨?”

我重复了一句“曝巫!”

自从从古船上回来之后,我查阅了大量的资料,也初步了解了一些疑问。但是随着这些疑问的解决,令我心底里产生了极大的震撼。

这些东西每时每刻藏在我的心里,令我异常难受。这时候,我把这里长期积压在心头的疑惑向张驰一说,一下子就如开闸的洪水一般收势不住,尽数告知他。

我告诉张驰,在古代天旱不雨时,便会有女丑出来求雨,其过程十分恐怖。

这些女丑全是在很小的时候就由族长挑选而出的,这些女子必须是相貌美丽的女子,挑中后全部关在黑暗的没有窗户的房间里,用鼠油灯来照明用祭祀山神的米来喂养。

必须养够十三岁,等到祭祀时,在深夜子时三刻,用红布蒙住眼睛,带到秘密的祭祀台上,巫师脱光女子的衣服,唯独留下眼罩,用蜈蚣血涂满女子身体,蜈蚣血渐渐凝结,紧紧的把皮肤拉扯,十分痛苦。

虽然这里边的记载,跟之前爷爷的求雨经过有一些出入,但是大体还是相似的。

一听到这儿,张驰脸上的五官开始扭曲,突然捂住嘴巴冲出门去,大声呕吐了起来。

显然,他的思想里接受不了这么残忍的事情,而想到那四个人偶代表的居然是活生生的女孩,自己还拿着那人偶吓唬我,张驰彻底憋不住了。

我也感觉到胃里很不舒服,但是还是能忍住。

半晌,张驰脸色苍白地回来,摆了摆手说道“这也太吓人了。”

我们平复了一下激动的情绪,思绪又飞快地回到小龙滩。

如果说小龙滩像传说中说的那样,是一条龙被长剑钉死在滩头。那么那条龙,代表的是什么。

一个令我震惊的结论在我脑海中生成,我看着张驰。显然张驰也想到了什么,一脸的惊异,也用同样的目光与我对视。

半晌,我们异口同声地说道“是㝣窳!”

不论如何,现在我的脑海里涌现出的想法,使爷爷跟小龙滩紧紧联系在一起。不论如何,爷爷一定与小龙滩有着离奇的关系。

回龙观的龙王庙,爷爷是庙祝,龙王庙供奉的龙王又是㝣窳的话,那意味着什么?

而现在还挂在我们门头的那个旗子,又代表着什么?

但是对于此,我还有一些另外的想法。

如果我爷爷真的与小龙滩有神秘的关联,那么对小龙滩的的事,他应该知道得很多,甚至他对小龙滩的了解极为透彻。

他明知道小龙滩的危险,这也是他反对大伯前往小龙滩改造的原因。不过问题是,事隔多年,他为什么还要把我爹和我小叔送去小龙滩送死呢?

还有一点,那就是小龙滩如果真的是上古时代形成的特殊地理环境,那么在近代之前,从没有听说过小龙滩凶险的传说。而那些奇离的沉船死亡事件,包括海水变成血色,都是从近代开始的。

那么在这个关键的节点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会使小龙滩变成这样?

至于几千年漂浮不定的葬船,船上袭击我的女丑,腥红的海水和看到的那只巨大的海鼋,最后,就是我爷爷口中的分水寻金捞尸人,又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这一切的问题,可能只有爷爷才可以解答。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