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极品废太子
极品废太子

极品废太子宁安

标签: 东海王 军事历史 宁安 极品废太子
军事历史小说《极品废太子》目前已经全面完结,宁安东海王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宁安”创作的主要内容有:每次念书不是说头疼便是说肚子疼。所以十六年来,这位废太子也就只能勉强把字认全,是没有其他任何学识的。正因此,看见宁安读书,萧皇后才会如此震惊。“儿臣随便翻翻...
状态:连载中 时间:11-01 16:10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爹。”

柳湘云低低叫了声,心里突的一跳。

在她面前,父亲从来没有这么严肃过。

只怕她闯的祸已经东窗事发。

正提心吊胆,柳湘云看见父亲背在身后的手放了下来,握着一根手指粗的柳条。

“你干的好事!”柳青轮起柳条就打。

刚刚,东海王府的管家余钱过来拜见他。

不但把柳湘云私受贿赂,参与赌局事说了,还把三万两银票退还。

他听完,几乎气晕过去,扯了根柳条就过来了。

他和夫人一向宠爱这个女儿。

自小到大,只要不是大错,最多训斥几句,从不严厉苛责。

可这次柳湘云犯了大忌。

柳家祖上追随大宁高祖平定天下,凭借累累战功获封忠勇侯,成为关陇军事贵族的一员,传至柳青已是第九代。

但自第一代忠勇侯逝去,继任者多乏善可陈。

以军功立足的忠勇侯府也就越发式微。

眼见家道有败落之势,他的父亲主动请缨,先后参与了抵御西戎,平定南方民乱等等战争。

虽然他的父亲资质平庸,直至战死也没有立下大的功勋。

但他自幼随父征战,耳濡目染加上苦读兵书,在军中却渐渐斩头露角,受到宁淳的器重。

金兵破关南下,他统兵血战,将防线稳定在真定府一线,更是立下汗马功劳。

忠勇侯府这时才算真正恢复了祖上的荣光。

对此,他无比珍视,行事处处小心,生怕走错一步,他和父亲的努力尽皆白费。

可想而知,柳湘云私下收了贿赂的银子,他有多愤怒。

这次幸亏东海王提醒他,退还了三万两银票。

否则若是让他的政敌获悉,拿来做文章,忠勇侯府就惹上了大麻烦。

“哎呦!”柳条抽在腿上,火辣辣的疼,柳湘云禁不住叫了声。

“让你私受贿赂!”

“让你去赌博!”

“……”

柳青每说一句,便挥动一次柳条。

见柳湘云疼的龇牙咧嘴,他一阵心疼,但想到柳湘云干的丑事,他又忍不下这口气,要给她一个教训。

否则以后她还不知道会闯下什么祸事。

“娘,祖母,救命啊……”

柳湘云没想到自己的父亲会真的打她。

从小到大,她爹还从来没有对她动过手。

一开始挨了几下她还没反应过来,见父亲一副凶狠的样子,她顿时害怕了。

又一次柳条挥过来,她闪身躲过,绕过他的父亲,窜出房间,身形矫健。

柳青气还未消,打定注意要狠狠惩罚柳湘云,让她长长记性。

卷起袖子便追了上去,还未走多远,就见了柳湘云回来了,不过身边还跟了两个人。

一个是他的夫人柳陈氏,一个是他的老母,忠勇侯府的老太君。

“你好本事,你继续打,连我也一起打算了。”

老太君头发银白,拄着拐杖,拉着柳湘云的胳膊,气的拐杖点地。

她姓崔,出身名门,大宁安国公是他的哥哥。

“娘,你别护着她,你可知道她干的蠢事?”柳青指着一脸委屈的柳湘云说道。

他这个女儿如此任性,除了他夫妻二人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这位老母了。

她可是柳湘云一道护身符。

“我老了,但没聋也没瞎,湘云这么做,还不是因为那个东海王,如果你们二人出头,她又何必亲自抛头露面。”崔老太君怒道。

她同样不希望自己的孙女嫁入东海王府。

柳青冷笑一声,瞪着柳湘云,“只怕不是东海王配不上她,是她配不上东海王,这次若不是东海王派人来,又退了银票,只怕孩儿要有牢狱之灾。”

他说的是实话。

忠勇侯府还真拿不出三万两银票。

他一个武将,又不经商,又不贪赃舞弊,家产又让祖辈败的差不多了,何来万贯家财?

“东海王退了银票?”柳青刚说完,柳湘云收起委屈的表情,满脸惊讶。

这时,她方明白为什么父亲知晓了她参与赌局的事。

“口是心非的家伙,不说不借的吗?怎么又送来。”柳湘云又嘟囔了一句,想到什么,脸色忽然一红。

崔老太君来的时候,就从柳陈氏口中了解到事情的原委了。

饶是她溺爱柳湘云,也知道柳湘云这次犯了不小的错。

她疼柳湘云,也疼自己的儿子,谁受了委屈,她都不乐意。

于是道,“行了,行了,湘云也挨了你的打,这件事到此为止,你派人去趟东海王府,就说他的情义,我们忠勇侯府领了,但银子算是咱们借的,日后会还他。”

“也只有如此了。”柳青也是这么想的,忠勇侯府与东海王素无来往。

自然不能理所应当受了这三万两银子。

只是为了应急才暂时收下而已。

今后,他要想办法筹银子还他才是。

见柳湘云在发呆,他又气不打一处来,斥道,“从今天起,罚你三个月不准出房门半步,同碧玉老老实实学女红,拿去变卖,赚到一千两为止,这欠银你也有份。”

柳陈氏和崔老太君没有反对。

这次的事的确该给柳湘云点惩罚。

而且二人一直在劝柳湘云像其他深闺女子一样学女红,但柳湘云总是不听。

现在,她不学也得学了。

对视一眼,二人笑起来。

“是,爹。”柳湘云和碧玉闻言松了口气。

这个惩罚虽然让好动的她也十分难受,但总比她预想的好多了。

接着,她又想起三个月的禁闭和女红,顿时像个泄了气的皮球。

这要牛年马月,她才能赚一千两银子。

一阵颓然,她忽然想到“这个家伙不借给我,却借给我爹,分明是想让我出丑,大坏蛋……”

想到这,她又咬牙切齿起来。

……

“阿嚏!”

东海王府,宁安揉了揉鼻子,嘟囔了一句,“是不是谁在说本王坏话。”

此时,东海王府的烧烤活动在一片祥和的氛围中已经进入尾声。

王府上下人人酒饱饭足,俱都对宁安的烧烤手艺赞不绝口。

其时,一轮明月升起,众人围在宁安身边,兴奋地议论着让王府反败为胜的新茶,以及今后新茶给王府带来的收入。

秋云这个没心没肺的,更是眨巴着大眼睛,问起了宁安是如何化腐朽为神奇的。

宁安知道这个问题众人憋了很久,也该向众人解释一下。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