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凰兮凰兮
凰兮凰兮

凰兮凰兮芙蓉

标签: 凰兮凰兮 古代言情 柳儿 芙蓉
书名叫做《凰兮凰兮》的小说,是作者“芙蓉”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古代言情,主人公芙蓉柳儿,内容详情为:来,尝尝这个,请你吃的!” “这个…” 看到小鹄的犹豫,痞子自鸣得意地说: “这是我辛苦赚钱买的,没偷没抢,更没诈。而且今天你们王府上的人来找过我,我就猜到是你派他们来的了。于是一拿到工钱后就去买了你最喜欢的炸土豆饼,知道娘娘喜欢吃。” 小鹄见他很认真的模样,不像是骗人,便笑着道: “既是你自个辛苦...
状态:连载中 时间:11-17 15:52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鲁家私塾的早课已结束,学子纷纷离去,唯鲁夫子还埋头在书堆中。

“晚生向鲁夫子请安。”

闻声,鲁夫子抬头一看进来作揖之人竟是夏炎玥,忙起身上前相迎“喲!原来是王爷,老夫有失远迎,望王爷见谅,凡儿!有贵客,快快奉茶!”

内屋传出鲁凡爽朗的应答声。

炎玥端着学子模样,谦恭道“夫子莫须如此多礼,此乃鲁家私塾,在此夫子为大,晚辈也只是儒生,是晚辈向夫子行礼才是。”

“这话是折煞老夫了。始终尊卑有别…”

炎玥扶着鲁夫子往一旁席地而坐。

“当我是痞子就好。我还要谢谢鲁夫子教出张师爷那么能干的人才,现在官衙里还没新官来,都是靠他一人打理着,卷宗案件都整理清楚,百姓户籍也重新记录,巨细无遗。百姓之间的纠纷,他也能自个处理好,为我这个王爷省了不少事。”

“张庭十二岁便中了秀才,本是想考中功名,继承亡故的张大人的遗愿。可科考运不济,屡试落第,如今都二十六了,怕是仕途无望。上一任的府衙大人跟刘家勾结,搞的衙门乌烟瘴气。张庭虽为衙门师爷,却跟着这样的贪官污吏,总概叹自己空有才学而无用武之地。现下能得王爷重用,他甚是感激,说定必好好干,即便他自己没当官的命,却也还有为百姓干实事的心。”

“科举纯粹是选取贤能,最终还是为百姓效力。张庭能认识此理,真心为大家干实事,实属难得。”

“王爷也一样是难得的人才。老夫记得,丁家新婚前一日,王爷上门造访,对老夫所谈的一番治国论,可谓真知灼见,字字珠玑,发人深省。王爷能懂‘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的治国之道,更有‘但得众生皆得饱’的忧民之心,实乃帝王应有的仁义胸怀。当老夫得知王爷平日里以平民之位落入百姓中,同吃同穿同笑同怒,从古自今能有几位皇孙贵胄能做到如此,王爷此举实属难得,叫老夫深感佩服。”

“夫子过誉。我乃天性不羁,向往自由,不喜受礼法拘束,才喜欢与百姓混在一起。跟咱家王妃相比,本王根本不算什么。”

“王爷何必谦逊?虽一直谣传王爷贵为二皇子,却从小不才,文不行武不就,终日里只好游戏人间,是个不折不扣的草包。可据老夫所察,不然。能除掉刘家这大毒瘤,并以各项措施以振兴华城商贸,已深得民心,足以证明王爷有着难得的治国为民之才。”

“本王也只是在做本分,却不如咱家王妃为百姓付出的多,她更是用心为华城人谋幸福。所以,她想办个男女共学的学堂,纯粹为这里的人谋更好的日子。”

“呵呵,看来,王爷上回跟这回的来访,说来说去,句句不离王妃,终归也是为了娘娘而来的,王爷着实是对娘娘很用心啊。”

“是为了她,也为了百姓。本王也非圣尊,私心里也是希望讨我家娘娘的欢心。可另一方面,本王也想在这里看到男女能同坐一室,不仅共学,还共事共政。”

鲁夫子颇为讶异地看着他“老夫虽也叹息当今世道无女官确是遗憾,也认同娘娘的办学理念,可真要实现,谈何容易。男子当道,已沿用了千年,传统何以打破?”

“若本王说曾去过蓬莱异世,夫子可信?”

“王爷此话怎说?”

“怎么,又在谈你的蓬莱经历了?”白夜华跟着鲁凡从内院走了进来,无奈地摇头。

“你怎么还在这?还以为你早离开了。”夏炎玥笑道。

白夜华坐在他身边“明日我便启程回皇都,便今儿一大早就来跟子才兄叙旧,顺便看看他那些天马行空之作。”

鲁凡一边倒着茶,一边不悦地道“天马行空的想法才是创作的突破,而我的制作却也经过长年反复思考推敲,以及无数次的实验…”

白夜华倒是不客气地先端起过了茶碗“可你那飞天神器不也研究许多年了吗?至今不也还未成功?却投了那么多时间和心血,你这是亏本的买卖。”

“随你怎么说,反正痞…我是说王爷他相信我能成,王妃也说我可以做到。”

“都无外人,喊回痞子吧。你刚说我家王妃也说同样的话,她也信人能上天?”

鲁凡点了点头。

白夜华却不太相信“我怎么看王妃也是个实干派的, 那种虚无之事,她怎会相信?她又不像我们的痞子兄那般去过蓬莱。八成是娘娘心善,不想让你难过,才那么说吧。”

“娘娘可是很真诚的,岂会像你们从商的那么耍心计?”

鲁夫子忙问“你们方才一直提起蓬莱,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白夜华笑道“鲁夫子,这可是旷世奇文。这痞子,在八岁那年跟随皇上出巡时不慎落了水,官兵和百姓一起不眠不休找了一个月,都没找着。大伙都以为他被水冲出了大海,怕是凶多吉少了。正当皇上皇后悲痛欲绝地为他办理丧事的时候,他却突然穿着奇装异服出现在皇宫花园的池塘里。”

鲁夫子越发好奇“难道王爷失踪的一个多月是去了你方才所说的蓬莱异世?”

“那年我随父皇出巡,记得到了华城附近的城镇,夜里我独自在外散步看夜空,遭遇刺客,我慌乱间逃到悬崖边落了海。当在水中挣扎游到岸上的时候,我已身在异世。那里的景物确实令人叹为观止。纵使是漆黑的夜晚,四处皆五光十色,热闹非凡,而且房屋高耸入云,甚为壮观。更难以置信的有各色各样的铁车银马,飞驰神速,比咱们的千里驹还要快。”

鲁夫和鲁凡听到目定口呆“真有如此神奇的国度?”

“更神奇的还不止如此。那里有大铁鸟能载数十数百人飞上万尺高空,日超万里,若我们数月的路程去到他国,它却半日就能到达。还有可看各种戏曲剧目的画箱,能跟千里之外的人见面谈话的工具…”

“匪夷所思…”

“在那里,男女共学已是常事,女人也能考中状元,能当官,甚至有成为国家领导者。”

“此真乃蓬莱?!”

白夜华打了个哈欠道“他的蓬莱奇遇,我都不知听过多少回,早已耳熟能详了。在那里他还遇上一户好心人家,收留了他一个多月。”

提及此,炎玥忽觉不好意思地道“那里的人不愁衣食,看着生活颇为自由幸福。那是位好心的女大夫,没记错的话,她是专门给孕妇看病,似乎跟稳婆差不多,可她却比稳婆又懂得更多。她丈夫长年在外工作,所以她一人带着家中一子二女,却从没怨言,跟他们一起的日子,我过得淡且乐。我也开始对我们原来的祖制、传统的礼教以及阶级尊卑产生了不少疑问…”

这时他脑海浮出那一女孩的俏脸,她是那女大夫的小女,年纪跟自己相仿,在外头不苟言笑,在家却是个能言善辩的活泼丫头。有一回炎玥自语了一句“我将何去何从呢?”被那小女孩听到,反问他“你还想去哪里?你不是一直跟我们在一起吗?一起住,一起吃饭,一起干活,一起去玩!不好吗?还是说,你有想去的地方?”

每每及此,炎玥的唇线都会不自觉地露出如新月一般的弧度。

对着鲁家父子难以置信的表情,他继续道“那一月的奇异之旅,令我觉得,原来我们都是一样的,一起住在同一片天空下,一起踩在同一块土地上。我虽生在皇室,貌似地位显赫,却不见得就比别人高出多少。我们与百姓是活在一个国度里,无百姓,便也无所谓的君。可见,我们是彼此相依,唇寒则齿亡,根本无贵贱之分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便是此理。。”

“王爷去一趟蓬莱,就将百姓与国家认识得如此透彻,而且更有容纳百姓的宽广胸怀,此等情操,实乃老夫无法企及。若老夫也能有王爷这般奇遇,真的是不枉此生了。”

“夫子言重,晚生敢如此坦诚相告,纯粹希望鲁夫子能好好考虑办学之事,纵使前路不易,但只要有人敢于踏出第一步,就将会有改变。变革,是需要有识之士的支持。”

鲁夫子起身,向炎玥鞠躬行了个大礼,郑重其事地道“王爷为终生能考虑得如此长远,老夫深表拜服。在办学之路上,王爷王妃都能如此果敢,老夫也不可再退缩,定必效犬马之劳!”

炎玥欣喜地向鲁夫子回礼“我就以王爷身份,在此谢过夫子!!”

而鲁凡还是满脸疑惑“可我还是不明白,那蓬莱到底是什么地方?王爷是怎么去到哪里?又是如何回来的?当时天上是否有异象?”

“说起这个,”炎玥点着头“确有。记得被行刺当晚,以及突然回来之时,我皆是落入海中,而夜空皆星陨如雨。我虽不信怪力乱神之说,却这事要用神迹来解释我也不反对,因为我到现在想不明白个所以然。而那异世,我就更弄不清是何地,可能真是哪个神秘的蓬莱仙境,也有可能…我曾想过,可能是我们无法预料的千年之后的大同盛世…”

猜你喜欢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