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穿越重生›侯门嫡女
侯门嫡女

侯门嫡女慕容雪

标签: 侯门嫡女 夜逸尘 慕容雪 穿越重生
《侯门嫡女》,是作者大大“慕容雪”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慕容雪夜逸尘。小说精彩内容概述:“来人,将这奴才拖下去,”慕容雪厉声吩咐,“重打一百大板,发卖!”秋嬷嬷大惊,连忙高呼冤枉。“你这恶奴,未经主人允许私开库房,奴大欺主,难道不该发卖?!”慕容雪冷声道。下人们噤若寒蝉,大小姐向来性子温和,从不对下人发脾气,今天怎么这么狠心!宋清妍小脸瞬间煞白,看似是教训嬷嬷,慕容雪这是在狠狠打她的脸...
状态:连载中 时间:11-13 08:38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惊慌失措的高呼声传入耳中,慕容雪清点物品的动作一顿,嘴角弯起一抹轻嘲她就知道,约无好约,宴无好宴。

慕容烨身为她一母同胞的亲哥哥,武安侯府之行,绝不会平静,只是她没料到事情竟然来的这么快,慕容烨走了不到一个时辰,就出事了,慕容柔还真是迫不及待。

她体弱多病一事,世人皆知,可以借口不去武安侯府,但慕容烨身为现任镇国侯,又是慕容柔的娘家侄子,断没有不去的道理,慕容柔的阴谋诡计他躲不掉,避不开,那就直接解决好了。

慕容雪转身看向来人“出什么事了?慢慢说。”

来者是跟随慕容烨去武安侯府的一名小厮冯涛,十五六岁的样子,一路急跑,他累的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回……回大小姐……是小侯爷在武安侯府和宋二少爷赌钱……输了……”

他口中的宋二少爷,是武安侯二弟的嫡次子宋清言,也是年纪轻轻不务正业,在京城纨绔里颇有名气。

慕容烨年纪轻,赌术差,十赌九输,他输银子,慕容雪见怪不怪“输了多少?”

“十万两!”

“怎么输那么多?”慕容雪惊讶的睁大了眼睛慕容烨以前在外面斗狗时也没少输银子,可最多也就输个几千、一万两。

冯涛苦哈哈的道“他们押的注很大,一局就是五六千两,小的们都觉得小侯爷输的太多了,可小侯爷根本不听劝,还和宋二少爷赌着呢,双喜便让小的来通知大小姐……”

慕容烨这个败家子,看到赌局,就把什么都抛诸脑后了,就算慕容柔设计他,他也可以控制自己不必输那么多啊。

他知不知道十万两银子,放到平民平姓家里,两辈子都花不完?知不知道以镇国侯府现在的实力,赚十万两银子也要大半年时间?

眨眼间输掉十万两白银,他出手可真够大方的,若是慕容越夫妇泉下有知,肯定会被气的跳起来!

慕容雪眸底涌上浓浓的怒意“慕容烨现在在哪里?带我去见他。”

“是!”冯涛沉声应下,苦涩的容颜瞬间喜笑颜开“大小姐稍等,小的马上命人备车……”

“还备什么车,直接出府,走近路,尽快赶到武安侯府。”慕容雪目光清冷慕容烨好赌,下的赌注又极大,冯涛往来的这段时间,他肯定又赌了好几局,输了不少银子,再耽搁下去,刚收回来不久的那百万两账款,可能就要全部被他输进去了。

慕容柔是知道他嗜赌,方才对症下药,用这种方法算计他的吧,真是聪明。

“是!”冯涛答应一声,随慕容雪出了府,引领着她在巷子里左转右转,不知转了多少弯后,来到了一座府邸前。

大门上方,‘武安侯府’四个烫金大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牌匾下,文武官员,以及贵族的夫人,千金们进进出出,络绎不绝,笑容满面的礼貌问候。

贵重礼物堆积如山,管家喜笑颜开的指挥着丫鬟,小厮们来来回回的搬运。

慕容雪嘴角微弯,目光冷若寒冰慕容柔,我来破解你的阴谋诡计了,你准备好倒霉了吗?

武安侯府花园,宋老夫人穿一袭暗青色绣福纹的褙子,头戴镶嵌红宝石的立体绣抹额,精神矍铄,坐在老太君们之间,笑语晏晏。

“宋老夫人,你的寿辰,你家长媳怎么不出来招待客人?”六铺子一事闹的满城风雨,慕容柔连带着整个武安侯府都臭名远扬,林老夫人来武安侯府做客,是因为和宋老夫人私交不错,也想顺便见见事情的始作俑者。

贵族夫人,千金们的目光也纷纷落到了宋老夫人身上,慕容柔一事被编成了数十个版本,在大街小巷传的沸沸扬扬,她们都是内院之人,早就想通了里面的弯弯绕绕,但宋老夫人是慕容柔的婆婆,她说的实情,绝对比她们猜测的更详尽,也更有趣。

“我罚她去佛堂闭门思过了!”宋老夫人淡淡说道。

“这是为何?”林老夫人明知故问。

“还不是因为我那长媳做错了事。”宋老夫人重重一叹“她平时看着挺温柔贤惠的,我也蛮信任她,将整个武安侯府的中馈都交给了她打理,没想到她竟然黑心的算计自家大哥的那一对孤儿兄妹,唉,真是家门不幸……”

众人相互对望一眼,眼观鼻,鼻观心,掏空人家铺子一事,是慕容柔一人所为,武安侯府其他人完全都不知情,如果不是事发了,他们估计还被蒙在鼓里呢……

慕容柔是武安侯夫人,她一人做了错事,整个武安侯府的名声都跟着受累,真是可怜……

望着众人眼中的同情之色,宋老夫人眸底闪过一丝笑意慕容柔设计掏空长嫂陪嫁铺子一事是事实,京城人都知道了,如果她否认,就是做贼心虚,会被人耻笑的抬不起头来,所以,她大大方方的承认了,再将实情删删减减,引导着人们朝对她有利的方向思考。

她的引导无疑是成功的,武安侯府被彻彻底底的摘了出来。

“咱们难得一聚,就不说这些遭心事了,惠惠,你去厨房看看水晶糕做好没有,端上来让大家尝尝鲜。”

惠惠是宋老夫人的二儿媳妇吴惠惠,是礼部侍郎之女,极擅交际,没了慕容柔的刻意打压,她游走在贵夫人、千金们中间,笑语宴宴,听到宋老夫人的吩咐,笑盈盈的福福身,急步走向厨房。

望着她快速远去的背影,林老夫人连连夸赞“你这二儿媳也是个聪慧的,此次寿宴,可是她操办?”

“可不是,她是初次操办宴会呢,这么多的事情,真是难为她了……”

慕容柔站在假山后,听着宋老夫人笑眯眯的回答,一口银牙险些咬碎寿宴是她一力操办的,宋老太婆想要栽培吴惠惠,将功劳全推到她身上也就罢了。

可在六铺子一事上,她怎么能将自己说的那么不堪?自己从铺子里拿来的东西,全用在了武安侯府,武安侯府里的每一个人,都没少得好处……

一名粉衣丫鬟走上前来,恭声禀报“夫人,镇国侯府大小姐来了!”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