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武侠修真›侯府娇宠
侯府娇宠

侯府娇宠秦云舒

标签: 侯府娇宠 武侠修真 秦云舒 萧瑾言
最具实力派作家“秦云舒”又一新作《侯府娇宠》,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秦云舒萧瑾言,小说简介:吱嘎——,满院萧条蔓延入室,清瘦女子靠在卧榻上,戴在脸上的轻纱随着连绵不止的咳嗽声上下起伏。听着这阵咳嗽,女子嘴角上扬弧度更加厉害,她知道,秦云舒的日子不多了。看到来人,秦云舒双手用力的撑住床板,声音平淡,透着无尽的冷漠,“你来做什么?”昭如玉轻笑一声,揭下斗篷,一步一缓尽显名门贵妇姿态,极其轻蔑的...
状态:连载中 时间:11-14 14:27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磕——,清脆的茶盏声落桌,视线稍稍一转,楚琉璃就看到了秦云舒,当即起身走上前来。

“我已得到消息,楚郡王早早派人送了昭府庶女回去,说来也巧,你猜怎么着?”

瞧着楚琉璃欣喜不已,眸里尽是兴奋,即便秦云舒心里清楚,也疑惑的扬声问,“到底怎了?”

满满的好奇,浓浓的深究,大大满足楚琉璃,只听她哼了一声,然后爽快笑道。

“狼狈不堪丢在昭府后门外,里面的老太婆出来一看,差点没气晕过去,多辱没家风!”

楚琉璃一边说一边绕着秦云舒走,像转圈圈一般,随即扬手猛的拍在她身上,声音陡然一大。

“活该,被送到乡下别庄了。叫她臭不要脸擅自闯入宁江宴会,叫她冲撞我!”

秦云舒装作恍然大悟,淡淡笑着,“确是一件喜事。”

“我就说嘛,楚郡王出手,那叫一个快准狠。昭府庶女这辈子,怕是毁了。”

楚琉璃乐呵呵的说着,仔细的瞅着秦云舒,“你日子过的不错嘛,可以随意出府?我出趟宫,不容易啊,就差下跪了,最后……”

说到这,她又猛拍秦云舒的后背,站在不远处的府门管事看的可谓心惊肉跳,听说琉璃公主力气贼大,他家小姐都被狠打两下了!

“还要谢谢你呢,母后一听找你,立马同意我出宫,瞧你面子大不大?”

“往后公主想来,派人知会一声就可。”

楚琉璃的眼睛笑成了一条缝,“你这人,真不错,性情比起宫里那些人,好多了!我倒不希望你嫁给太子哥哥了,更不希望你入宫。”

皇宫仿若大染缸,一旦入宫,很多人事物都变了。

秦云舒明白她的意思,也知这句话是她的真心实意,“旁人心心念念的皇宫,对我来说,不感兴趣。”

楚琉璃挑起眉眼,上上下下打量她,“你和别家贵女真不一样,今日时辰不早了,我好不容易出皇宫,非去集市玩不可,先走!”

一声落下,朝着秦云舒眨眼,尽显女儿家的俏皮,毫无骄纵姿态。

秦云舒浅浅笑着,恭敬有礼的送楚琉璃出府。

管事看着楚琉璃身影彻底消失,长长的吁了口气,忙跟着大小姐,“公主那两下打的厉害,要不要拿些药膏?”

乍一听,秦云舒没明白,细细一想才知意思,“姑娘家的打趣罢了,我没事。”

说着,她朝云院走去。这两日,她不会再出府。不然,父亲又要怀疑了。等后日庙山,她再出去,想到这,不禁又欣喜几分。

在府中的两天,秦云舒没有歇着,派柳意出去采买藏黑绸缎丝线。

她的绣工不算好,平常需要什么,都叫绣娘进府,为她量身定做。

父亲也不以闺阁女子礼仪要求她,那些贵女一定要学的刺绣,因她不喜,父亲从未要求。

这一次,她不断琢磨绣品,柳意仿佛受到惊吓一般,她也不解释,每当刺绣时,连忙遣走柳意。

是一个男子荷包,尚未出阁的女子,不管被谁看到,终是不好。所以,她偷摸的绣。

两天,她一有时间就绣,第二天临近亥时,终于绣好了。

纵然因为手生,手指上被扎了好几下,甚至扎出血来,可看着已经完工的绣品,深深满足了。

这份礼物,瑾言会喜欢吧?都是他喜欢的色彩,毫不花哨,素朴典雅。

想她上辈子都没给他绣过东西呢!

秦云舒这么想着,唇角不禁扬起,即便入睡,枕头边都放着荷包。

第二日,她早早起床,穿了一身淡黄衣衫,颜色鲜亮的如同迎春花一样。

走到府门时,王管事站在那,特地等她一般。账房管事和府门不同,账房才是日日呆的地方。

“大小姐,老爷一早吩咐,给您支些银两。”说着,一袋银子递了过来。

秦云舒顺势看去,瞧着不少呢,纵然如此,她也拿了,回程路上给庄姨娘置办点东西。

和上次一样,她没有坐秦府马车,雇了一辆前往庙山。今日天公也作美,阳光明媚清风四溢。

一个时辰后,秦云舒下了马车,一步一缓顺着台阶往上走。

庙山是一座不高不低的山,山头上有一座小庙,庙里僧人不多,因为风水不错,前来求签的人,也不少。

庙的相反方向,便是山头另一角,杂草丛生没人料理,几乎无人来此。

可这里野生野长的迎春花很美,金灿灿一片,迎风摇曳。

她来的早,并未看到萧瑾言。她之前就说了,到这看迎春花,他定能找来。

秦云舒耐心的等着,最后清出一块草地,顺势坐了下来,想着没多久瑾言也该到了。

然而,日头渐渐升向天空中央,她都没见到他。秀眉不禁拧起,这时候还没来,他不会来了吗?

不,不会的,若不来,依他的性子,定当面回绝她。既沉默,便是首肯默认。

也许有事耽搁了,她再等等。虽然这么想,心仍旧有些不安。

当太阳从中央往西偏斜时,秦云舒从迎春花处走了出来,他会不会在庙里等?

可能性很小,可她还是走向寺庙,还未进入,一阵女子欣喜声从里传来。

“小姐,上上签呢!您相中的萧校尉,日后必有鸿途!所有贵女都仰望您呢!”

“僧人就那么随意一说,你还真信了?”

面上这么说,双眼止不住的泛出喜色。

秦云舒认出是谁了,昭府嫡女,宁江宴会上见过。

“庙山寺庙解签厉害,都说您嫁的并非常人,那人是要名垂千史的。依照僧人描绘,不就是萧校尉!年岁对的上,山中猛虎嘛!”

秦云舒侧立树旁,因繁茂枝丫遮挡,主仆两人没看到她。

原来,昭府嫡女是来求签的,求的不仅是姻缘,更是未来夫婿的仕途,而那僧人在萧瑾言的前途上,说的分毫不差。

脑海里尽是刚才两人的对话,秦云舒眉头不禁拧起,望向寺庙的眼神也复杂起来。

渐渐的,隐在袖内的双手不禁握起,这一世,她不信命。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