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武侠修真›贵妃每天都想争宠
贵妃每天都想争宠

贵妃每天都想争宠秋风瑟瑟抖

标签: 武侠修真 皇帝 莲花 贵妃每天都想争宠
无广告版本的武侠修真《贵妃每天都想争宠》,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莲花皇帝,是作者“秋风瑟瑟抖”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尚宫局给分了个叫小青的小宫女伺候,说是来伺候她的。但分的人也不过是个半大的孩子。且刚入宫来什么也不懂。谁照顾谁,还说不定呢......
状态:连载中 时间:11-16 16:47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赏花宴上。

贵妃翻开最后一首诗词,开始念了起来“金秋时节凉风起,稻田果树金灿灿。馒头一二三四个,五谷六畜安天下。”

念到最后,贵妃不由得“噗呲~”笑出声,这首诗对仗平仄就不说了,用词真是太直白。

皇帝听了,差点被呛着,拼命压着嗓子才不至于失态。

心里暗暗想,这小妃嫔是有多爱吃啊,连馒头都出来了,又回味了一遍,皇帝越想越好笑,脸上的笑意渐渐加深。

底下的妃嫔们也掩着嘴开始笑了起来,怎么有人能做出这么直白的诗作来,好歹隐喻一下啊!

左右交换眼神,都在猜测是谁写的。

场面顿时一片嘈杂。

见此情景,莲花涨红了脸,心里直呼好丢人啊好丢人啊,以后没脸见人了,特别是在万岁爷面前,啊啊啊!

贵妃笑了一会儿,眼底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不屑,对着莲花的方向说道“这可是苍澜院的莲答应写的?这首诗很是有趣。”

这首诗毫无水准,字写得也不如何,可见这个答应肚子里一点墨水都没有。

皇帝笑着点头附和。

莲花满脸通红局促地站起来,心想自己这首诗意境没有,什么都没有,可不就只剩有趣了吗?贵妃娘娘好会说话啊,太照顾她脸面了。

冲着贵妃和万岁爷行了个礼,嘴里喃喃地说道“正是奴婢,奴婢…奴婢…”

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总不能说谢谢娘娘夸奖,未来再接再厉吧,这也不合适啊。

嘴里喃喃半天憋不出一句话来。

徐昭仪看了一眼莲花,并没有觉得这首诗粗俗,反倒是觉得写得很可爱,看这个小答应站着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倒是比其他人真实得多。

皇帝含笑地看着莲花,怎么有这么可爱的小妃嫔呢,行事出人意料,每每令他开怀不已,这趟赏花宴没白来。

就在此时,一个声音呲笑出来,在一群低笑声中尤其突兀,众人纷纷看向声音来源。

原来是李美人!

她脸上带着讥笑,见众人都看向她,有些尖酸地说“娘娘,臣妾看啊,很可能是莲答应正饿着肚子呢,您瞧她,连话都说不出来,诗句里又是馒头又是畜生的,实在粗鄙,这莫不是没吃过饱饭,心里想什么就写什么吧。”说着咯咯咯笑起来。

早在贵妃娘娘念莲花诗句众人忍不住笑出声时,李美人就是笑得最大声的,只是那时候声音比较嘈杂,不是很显眼。

在她看来,这首诗也配叫诗?真是污了娘娘和万岁爷的耳朵!

后面看到原来写诗的人,正是当日和她撞衫的那个讨厌的答应,似乎自己遇到她后就一直开始倒霉,所以看她特别不顺眼,现在有机会奚落她,自然要不懈余力。

更何况,大家都在嘲笑她呢,不差她李美人一个。

场面瞬间变得尴尬起来。

刚开始大家只是单纯的笑,虽然心里也觉得首诗难登大雅之堂,但是面上还是要过得去的,没有这么直白公开嘲讽的,在宫里最讲究给人脸面了,没有像李美人这样的。

莲花低垂下头,难堪极了,若是往常被李美人针对,被罚被跪被耻笑也就算了。

可是这种场合,特别是在万岁爷面前被人如此奚落,她感觉要比平时难堪一万倍。

皇帝的脸瞬间拉了下来。

周常在见气氛不对,开始打圆场“李姐姐,话不能如此说,莲答应的诗,首句还是很不错的,想是时间紧迫,后面没发挥好。”

看似帮莲花找了个理由打圆场,其实也是在说莲花的诗不好,侧面认同了李美人说的,否则大家用的时间一样,怎么就她后面写成这样呢?

赵美人瞥了一眼李美人,跟着说道“李妹妹,莲答应做的诗虽不如何,却很真实自然,大家总是读得懂的,而你的诗,姐姐读了几遍都不能意会,不知妹妹是想表达何意。”就差说李美人的诗狗屁不通了。

她与李美人一向不和,她们同一品级,李美人处处爱与她别苗头,令她十分不喜。

而李美人年纪比赵美人小,对总被赵美人称呼为妹妹也十分不满,宫里一般品级高的叫品级低的做妹妹,总感觉被叫妹妹就是被压了一头。

因此李美人也十分不喜赵美人,闻言立刻炸开了“姐姐读不懂那是姐姐才疏学浅,多读些书为妙。”

赵美人一听,也不乐意的,正想反驳。

“好了,众位妹妹的诗各有千秋,本宫和万岁爷自有定论。”贵妃很气恼。

本来气氛好好的,万岁爷看着也很高兴,没想到被个不懂眼色的李美人一下子破坏殆尽,不得不压着怒气制止她们的争论。

对底下的人说完,贵妃又换上笑脸,转头对着万岁爷说道“万岁爷,如今姐妹们的诗都已看过,接下来就到评出头名了。”

听贵妃这么说,众人的注意力一下子被转移了,都眼含期盼的看向主位。

只有莲花还站着,低垂着头看向地面,也没人叫她坐下,像个任人宰割的羔羊,跟赏花宴像隔绝开了似的。

皇帝没有说话,脸色很难看,眼睛盯着末座的莲花,他看不到她的表情,不知道她现在如何,心中有些焦急,心里怒气也越积越深。

贵妃看皇帝盯着莲花看不说话,心里有些不安起来,见莲花还站着,加了一句“莲答应,坐下吧,姐妹间的玩笑话,你无须介怀。”

莲花感觉很难受,眼眶酸涩不已,强忍着眼泪,抿着唇不说话,向贵妃福了一福,低垂着头坐下。

“啪!”听到贵妃的话,皇帝直接将茶盏丢到了桌子上,茶杯翻倒,水泼了一桌子。

他冷笑一声,双眼扫向下方的众多嫔妃,冲着众人怒道“玩笑话?粗鄙?是馒头粗鄙,还是五谷六畜粗鄙?尔等入口的,莫非不是这些粗鄙之物?”

这一怒问,让人人噤若寒蝉,无人敢答。

皇帝走下主位,走向各位妃嫔,继续怒气冲冲地说“作为朕的妃嫔,尔等养尊处优,享受民间供奉,却不懂民间疾苦,不知五谷杂粮、三牲六畜对百姓的重要,多少百姓盼着秋日丰收,过个饱年,尔等可知?”

之前说话的几人已经开始瑟瑟发抖,不敢直视君颜。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