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拐个首富当老公
拐个首富当老公

拐个首富当老公顾风眠

标签: 初夏 现代言情 贺北溟
《拐个首富当老公》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顾风眠”的创作能力,可以将初夏贺北溟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拐个首富当老公》内容介绍:但鞋店外没有贺北溟惯开的车型,只看到一辆低调的商务车那车梁幼怡见吴镜汀开过,只是她不确定贺北溟是不是在车上因为车子的车窗关得严严实实,车窗玻璃又是深色的,从外面看不到车内的动静不过梁幼怡想,贺北溟应该不在车上的不然吴镜汀怎么可能下车办私事?梁幼怡收回目光,只是不免有些失落导购员这时已经结完帐,将小票和卡送到吴镜汀的跟前“先生,已经结完帐了,欢迎下次光临”吴镜汀接过后又朝初夏稍稍颔首,......
状态:连载中 时间:12-07 21:29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为什么?”
贺北溟抬头看初夏,眸光依旧幽深,让人窥探不出任何东西。
微仰着头的关系,他修长脖子上的喉结越发突出了一些,有种成熟男人要命的姓感。
但那双黑眸里自带的威压,哪怕他坐着也感觉是让人仰望着。
初夏慌乱别开了脸,只随便找了借口。
“我怕把你的车撞坏。”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男人的声音依旧很淡。
初夏迟疑了许久,最后给了模棱两可的回答“那等我下班看看能不能赶得上吧。”
帮贺北溟换完药,初夏又回到急诊室。
刚一进门,就听到王主任的吆喝“附近工地发生了坍塌事故,送来了很多伤患,都过来帮忙。”
“是。”
初夏连忙加入紧张的救援工作,暂时把要帮贺北溟开车的事情抛到脑后。
等到这一大批伤患都安置好,已是晚上九点半。
张若宁晚上有饭局,她跟完男科病患后,就直接信息告知初夏她先走了。
初夏脱下白大褂后,一个人从医院大门处走了出来。
看着马路上车水马龙,街上三五成群行人的笑脸,联想到自己的形单影只,初夏的鼻尖莫名发涩。
可这时,一道低沉又富有磁性的嗓音从她身后传来。
“下班了?”
初夏回头,就见贺北溟身高腿长的立于不远处。
他穿着白衬衫西裤,没有什么抢眼的装饰,可举手投足间的气质不凡,注定让他成了医院门口最瞩目的焦点。
昏暗的路灯下,初夏看不清他的表情,却看清他朝自己递出的车钥匙。
一瞬间,她记起了帮他开车的约定,心里五味杂陈,也顾不上去感慨那些有的没的。
“这都九点了,你还没走?”
初夏慢步上前,心里则吐槽着资本家压榨者的丑陋嘴脸。
“你没帮我开车,我怎么走?”
离开的方法有很多,例如他早上怎么来的,晚上就怎么回去。
再例如,他还可以打车,或者让家里的司机过来。
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问题多。
初夏不明白这男人到底是思想滑坡还是怎么着,不过她最后还是接过了车钥匙,硬着头皮再次握上那辆科尼塞克One的方向盘。
也许是有了昨夜的经验,今天她并没有错将油门当成刹车,也没有造成任何交通堵塞,只是这行驶的速度……跟乌龟爬行一样。
“这开到我那边去,不得天亮?”男人蹙起眉头,车内忽明忽暗的光线下,他眸底流窜着不明意味的光。
初夏尴尬一笑。
可她没敢加速度,生怕一个不小心碰坏了这辆比她命还贵的车。
就这样龟速行驶了有一段距离后,男人突然发话“停车吧。”
初夏如释重负,踩了刹车。
却发现这个路段,正好在她租住的公寓附近。
总感觉自己被套路了……
可贺北溟连回头看她都没有,径自推开了车门走了。
初夏只能锁了车,跟了上去。
“五爷,你的车钥匙……”
可男人接了车钥匙后,还是继续往前走。
最后,两人还真的走到了初夏那公寓门前。
和之前一样,初夏还是顶不住这个男人的眼神威压,开了门让他进去了。
刚一进门,男人将她打横抱起。
初夏惊慌不过一瞬,很快就主动环上了男人的脖子,戏谑一笑
“昨夜五爷可是用了一份长期酒水买卖合同才把我打发的,今晚又打算许我什么好处?”
对,她在自嘲,也在挖苦贺北溟践踏她的自尊。
男人低头看了看怀中的女人,见她笑意不达眼底,眉心一蹙“你想要什么好处,不妨直接说。”
初夏倒是没想到他会这么一本正经回答她,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然而她更没想到的是,贺北溟将她放到床上后,没有任何亲昵举动不说,反而还半跪在她跟前,卷起了她的裤腿。
他手上拿着一罐膏药,往她的脚踝上的红肿处涂抹。
“别乱动。”
贺北溟为她涂药那认真虔诚的模样,一度让初夏破防了。
泪水冲破了层层阻碍,就那么毫无预兆地落下了。
“很疼?”
不知道是不是初夏的错觉,她竟然从贺北溟简短的话语里听出了一丝丝珍视与怜惜。
“不疼。”
其实就扭了一下,她当时在电梯前揉了一会儿,感觉已经好了不少。
而且在救治坍塌工地的那些伤患时,她已经将伤痛忘记得七七八八。
可不知道怎的,贺北溟一帮她上药,她的情绪就崩溃了。
大概是太久,没有感受过类似于被宠爱、被呵护的感觉吧。
自从家里接连出事后,人人唯恐避之不及。
哪怕她受伤了,也没人会对她嘘寒问暖。
唯有贺北溟……
“没事了,这药的效果不错,很快就好了。”
大概见不得女孩子哭成这样,贺北溟轻拍着她的后背,声音也明显压低了,带着诱哄的意味。
可这般的安慰,越是让初夏的泪水如开闸泄洪般。
就像人们常说的,成年人的崩溃只在一瞬间。
贺北溟见状,轻拥她入怀,“一切都会好的。”
他低头吻了下来……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