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武侠修真›刁蛮小药凰
刁蛮小药凰

刁蛮小药凰宁小药

标签: 刁蛮小药凰 宁小药 宁小药宁 武侠修真
热门小说《刁蛮小药凰》是作者“宁小药”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宁小药宁小药宁,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宁小药从床上跳了起来,光着脚直奔屋子里的铜镜,看见镜子里的人后,宁小药双手抱住了自己的脑袋,为什么要让她面对如此惨烈的人生?!她这会儿的这张脸,不就是那个穿着龙袍,被亲妈毒死的倒霉蛋的年少版吗?!谢太后只道自己的这个女儿毕竟是个女儿身,在乎自己的相貌,起身走到了宁小药的身后,谢太后说:“圣上,要是还...
状态:连载中 时间:11-14 02:43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多了三百多号人的帝华宫,看起来依旧让人感觉巨大而空旷,高太医看着面前突然就多出来的三百多伤号,却很想去死一死,他一个人怎么可能忙的过来?!

谢太师刚回府,就又被谢太后召进宫中,听了慎刑司发生的事后,谢太师沉默了半晌。

谢太后恨道“我们看错了她!”

谢太师看一眼长女气得发白的脸,低声道“是看错了她,若是心中对她有提防,白日里刑场之上,臣就不会着了她的道。”若是知道这是只会吃人的狼,在刑场时他就会多想想,堂堂的帝王怎么会被方堂几个人挟持出宫?宫里的御林军都是死人?谢太师这口气闷在胸膛里也出不来,那时候他但凡多想一下,他们父女也不会落到这个被动的境地里。

谢太后手指在坐榻的扶手上摩挲了一下,担心道“三日之后的大朝,会不会出问题?”

谢太师倒是不担心这个,笑了一下,跟谢太后说“楼子规一死,圣上就会知道,她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无用功。”

谢太后相信楼子规一定会毒发身亡,只是她这会儿就是心中不安,“宁玉是跟何人学得武?这事父亲怎么就一点都不知道?”

说到这个,谢太师的脸色有些难看了。

“偏偏她的奶嬷嬷在她入宫之前病死了,”谢太后说“父亲,这个嬷嬷是你安排的人,宁玉跟我们不是一条心,你确定这个奶嬷嬷是得病死的?”

这个世上知道宁玉是女儿身的人,不过四人,宁玉自己,谢氏父女,还有就是这个已死的,奶大了宁玉,一直陪伴在宁玉身边的奶嬷嬷了。

谢太师摇了摇头,“现在再查这个婆子的死已经没有意义了。”

谢太后能懂父亲这话的意思,这个嬷嬷是病死的,还是宁玉杀的,这对他们来说,结果都一样,他们已经将宁玉送上了皇位,所谓养虎为患,就是他们如今做下的事。

“太后娘娘耐心等上三日吧,”谢太师跟谢太后道“只要楼子规一死,圣上就不得不对您低头。”

“这人啊,”谢太后想着在慎刑司时,宁小药和楼子规站在一起的模样,冷笑道“忠义廉耻那都是假的,为了权和命,楼子规如今还记着太子的仇了吗?”

谢太师在一刻无比庆幸,他多安排了一步棋。

宁小药这时坐在御膳房的长桌前,一个人吃了三大碗米饭,一碗红烧肉,外加一碗仙贝汤。

黑老大蹲在长桌上,冲宁小药叫唤“傻妞你是饭桶吗?”

宁小药一仰脖把红烧肉的酱油卤子都喝下肚了,说了句“滚蛋。”

黑老大说“我要跟你谈谈督师的事。”

宁小药把空碗往长桌上一掼。

被宁小药请出厨房的御厨和帮厨的小太监们,站在院门外,听见圣上在厨房里掼碗,更是大气都不敢喘了。先前还有不少人认为当今圣上是个属绵羊,不过今天宁小药这一通忙活下来,帝宫里谁再认为圣上性子软,好欺负,那谁就是傻瓜,作死的货。

“督师是你爹啊?”宁小药拿筷子戳黑老大的脑袋,“你能换个话题谈人生吗?”

“喵呜,”黑老大趴在了宁小药的跟前,轻轻地,撒娇似的冲宁小药叫了一声。

宁小药打了一个寒战,警惕道“你想干啥?”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啊。

“圣上,”黑老大说“你要还督师清白啊。”

宁小药的脑子跟黑老大就不在一条线上,翻白眼说了句“对不住了啊,我已经把你家督师睡了,清白这玩意儿没有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黑老大身上的毛又炸了,好想咬死这个傻妞,肿么破?!

“我对猫生不太在行,”宁小药伸头看了看空了的汤锅,没啥可吃的了,只得伸舌头舔了舔嘴唇,跟黑老大说“我们就此别过吧,你去找猫谈猫生,我去找人类谈人生。”

黑老大看宁小药站起身要走,忙张嘴咬住了宁小药的袖子,说“你要替督师洗清罪名才行啊,督师很可怜哒,喵呜~”

宁小药又坐着不动了,要想了解一个人的全部,就得从这人的脑残粉那里打听。

黑老大趴在长桌上,从楼子规的出生开始说起,什么元帅夫人死于产后见红,楼督师少年从军,父兄战死,家人死得只剩下一个小侄子,还是个病得半死的,什么订了六个姑娘,环肥燕瘦都有,只是没有一个活着当新娘的,什么楼督师打过多少仗,剿过多少匪,连楼子规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黑老大都如数家珍地跟宁小药说了。

听到最后,宁小药都想哭了,这人是什么命?这还不如被丧尸啃算了,就这么一个人过一生,那得多可怜,多寂寞啊?不,应该说,这样的人生有何意义?

“喵呜,圣上,你就帮帮督师吧,”黑老大伸爪子轻轻挠挠宁小药的手,“督师不是坏人。”

“嗯,”宁小药红了眼圈,点了点头,说“我会帮他的。”

“真哒?”黑老大瞪圆了猫眼。

宁小药说“我以我的人品和节操发誓!”

“好,”黑老大跟宁小药认真道“你只要能还督师清白,我以后,我以后就再也不叫你傻妞了。”

宁小药……,好大的一份谢礼,这还不如送兔子呢!

黑老大看宁小药瞪眼瞧它,便又加重了谢礼,说“以后你在我心里,就是个比娇娇还要好的姑娘了。”

宁小药感觉不太好地问“娇娇是谁?”

“工部洪尚书家的母猫,我们全京师的猫都在追求娇娇呢,喵嘎!”黑老大小声说。

宁小药“呵呵。”好想弄死这个黑胖团子!

宁小药站起身走,黑老大追着宁小药说“傻妞,你不能骗猫。”

宁小药说“你刚说不喊我傻妞的!”

“你还没还督师的清白,”在这一点上,黑老大有自己的坚持。

宁小药又踹了黑老大一脚,走出了御膳房这一溜排厨房里,最大的这间厨房。

方堂这时带着十来个帝华宫的小太监到了御膳房,小方将军这辈子也不知道什么叫客气,推开拦路的管事太监,一头就闯进了庭院里,抬头看见宁小药,忙就要给宁小药行礼。

宁小药冲方堂摆了摆手,说“一天见十几回面,就不要问好了,再问好我也不可能变得更好了。”

方堂彪呼呼的真就站着不动了,问宁小药说“圣上您吃过饭了?我家督师把龙禁卫们都带到帝华宫去了,这会儿高太医正给他们看伤呢,臣来找点吃的。”

“里面有很多的大白馒头,”宁小药跟小太监们说“去搬吧,有吃的就搬。”

小太监们进厨房搬吃的去了。

方堂跑到宁小药的跟前,小声问“万一饭菜里有毒怎么办?”

宁小药把手一挥,底气十足地道“不怕,有我在呢。”除了那个坑爹的合欢散,宁小药相信自己可以解百毒的,至所以她拿那个合欢散没办法,那是因为合欢散它就不是个毒!

宁小药说的是自己,听在方堂耳朵里,圣上这话就是在说,现在宫里,没人敢惹他。“圣上,臣听说太师他又进宫了,”方堂跟宁小药汇报。

宁小药撇了撇嘴,那两个货指定又在憋着坏呢,“你跟我说说这次的事吧,”宁小药跟方堂说“督师跟北胡王庭互通书信,这是肿么回事?”现在还督师清白最重要,至于太后殿里的那个两货,宁小药又撇了撇嘴,不行就武斗,她砍丧尸的时候,那俩还不知道在哪里呢!(时空都不同,你拿这个比,有意义吗?o(╯□╰)o)

一说楼督师的事,方堂就激动,小方将军挥舞着手臂跟宁小药说“那信一定是莫都假造的!”

“谁?”

“北胡的大汗,就是个蛮人,”方堂跟宁小药解释了一句。

“那太师的手上怎么会有这封假信的呢?会是太师造的假吗?”宁小药问,那俩个货假遗诏都能造出来,造个假书信又能是多难的事?

“信是从北胡王庭的王帐里拿出来的,”方堂摇头道“那个探马不是太师的人。”

“那他是谁的人?”宁小药问。

“那是先帝爷派去北胡王庭的细作,”方堂小声道。

小太监们这时或抱,或抬,或扛着装馒头饭菜的大筐,大锅,蒸笼什么,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宁小药让这些小太监在前边走,她和方堂走在后面。黑老大还是追着宁小药跑,小动物有小动物看人的方法和标准,宁小药帮着小海东青救主人,小动物们不会认为宁小药是为了自己的权势,在收卖人心,它们只会认为宁小药是个好人,是个可以放心接近的人类。

宁小药弯腰把黑老大抱了起来,往肩头一放,让黑老大蹲自己的肩头上。

看看这只胖成球,全身漆黑,没有一根杂毛的黑猫,方堂的嘴角抽了抽,说“圣上,您养黑猫?”

黑老大身上的毛毛突然就又炸了起来,黑猫被人类认为能跳尸,会通灵,不是个吉利物,所以这个世界没有人愿意养黑猫,黑老大很清楚自己这一身的黑毛毛有多遭人类的嫌弃。

宁小药不在意地把头点点,说“是,是我养的,我们还是谈督师吧。”这位方小哥也是个拿不住重点的,有木有?楼督师还等着清白回来呢,他们谈什么猫噻?

黑老大的胖球身子抖了抖,从嗓子的底部发出了一声“喵呜”,伸爪子轻挠一下宁小药的脖子。这个傻妞是个很好很好的人,黑老大决定从现在开始他再也不叫宁小药傻妞了。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