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地骨神相
地骨神相

地骨神相王无情

标签: 地骨神相 悬疑惊悚 梅如画 王无情
悬疑惊悚小说《地骨神相》是由作者“王无情”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王无情梅如画,其中内容简介:而城复于隍则是地骨相书中比较“凶”的阴宅一类,在三部六类九大门中属于妣部下凶类死门,是非常非常不吉利的阴宅。城复于隍中的“城”指的是阴宅,复通“覆”,指建造和覆盖,隍指“地沟”或是水沟一类的排水沟。城复于隍的字面意义就是将阴宅修建在排水沟前面,后面的骨相便是大凶。并且在公墓周围栽种了许多针叶松,原本...
状态:连载中 时间:11-17 16:40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从逻辑上,整件事情被我理通顺了。可我还是觉得有些事情被模糊化了,说不通。张雪将刚才收起来的碧玉麒麟又拿了出来,放在了我的手中。“张九爷家丢的就是这个,当时是我拿走了。”
这一点,又在我的意料之外。张九爷家丢掉的碧玉麒麟其实一直都在张雪的手中,我早就应该想到这点,但我却没有向这方面去想。我问她“整个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
张雪让我把碧玉麒麟收起来,说“我给你讲个故事,你听完了应该就明白了。”
张雪不太擅长讲故事,我听到最后也只是把她所讲的话在心里重新组织了一遍,这才得到我如下的结论。
大概在二十年前,张九爷、唢呐张的爷爷、梅如画的爷爷还有我的爷爷共八个人在找了一个为一支五十多人的探险队当保安的工作。
那支探险队挂着探险队的名号,实际上是一支由地骨师组成的救援队伍,其目的是什么,除了我爷爷谁也不知道。后来我才明白,我爷爷是一名地骨相师,专门为人家看阴宅吉凶,参加这支探险队,其实也是我爷爷的意思。
张雪对我说出这个环节的时候,我便猜想到那支探险队的实际领导人应该是我爷爷他们八个人。
我问张雪“他们的真实目的是什么?盗墓?不是盗墓的话,那去深山里救什么人?”
张雪说“他们的确是去救人的,他们当时去的地方就是云盘山,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在云盘山遭遇了一种怪物被困住了,他们出不来,别人也进不去,他们也不能向外呼叫支援,于是他们就铁了心留了下来。
后来他们碰见了一个当地人,找到了安家寨,于是他们又在安家寨里生活了下来,就在这个时候,他们找到了一个麒麟八子中的一个。”
我想了想,问“照这样说,麒麟八子不是在同一个地方找到的?”
张雪说道“是,不是在一个地方找发现的,麒麟八子是在八个不同的地方找到的。他们找到其中一个之后,就发现了麒麟八子上的秘密,然后他们出了安家寨,结果遭遇那些怪物的袭击,人员死伤大半,只有他们老兄弟几个跑了出来。”
“那么你呢?”我问道,“张九爷是在什么地方找到你的?”
“不是张九爷找到的我。”张雪语出惊人,“是你爷爷找到的我。”
我又觉得奇怪了,唢呐张说是张九爷找到的张雪,怎么到了张雪的嘴里,情况又改变了?张雪见我发呆,说道“的确是你爷爷,我记得他。但在我的身份和去留问题上,他们兄弟几人产生了分歧,你爷爷要带我回来,而其他人要杀了我,同时,他们在我身上发现了一样东西。”
我忙问“是什么?”
“金篆玉函。”
我没听说过什么叫金篆玉函,还没问,张雪便拿出了一个玉片一样的东西交给了我。玉片有二十厘米长,两个手指头那么宽,通体晶莹,上面还刻着一些奇怪的花纹。
“这个东西当时就是在我身上找到的。”张雪说,“但我不记得这个到底是做什么的,你爷爷告诉我,这是金篆玉函。”
我奇怪了,问她“我爷爷当时就没告诉你这是什么吗?”
张雪犹豫一下,说“本来要告诉我的,还没有说出口,你爷爷就死了。”
我一愣。
我预感到,我爷爷的死,和张雪有一定的关系。正想问,忽然听身后梅如画的的声音问我“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我立即收起了金篆玉函和碧玉麒麟,找了个理由搪塞了过去,回到了帐篷里。
回来后我的脑海里一直都在回忆着张雪说过话,这个不太喜欢说话的姑娘语出惊人,每一次张口都能说出一些惊天动地的话来,这一次也不例外。
我希望我的预感是错误的,不希望张雪和我爷爷的死有着任何关系。
我也在想着二十年前他们到底碰到了什么才导致全员覆灭,张雪还有许多话没有说完,要等到下一次她再说话,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张雪的记忆里出现了断片,有些部分她完全记不清了,我希望能通过一些事情来引起她的回忆。
我爷爷他们老兄弟几个在山里找到了金篆玉函和碧玉麒麟,之后发生的事情张雪并没有说出来,事实是我爷爷他们确实死了,张九爷是最后一个死的,看来我爷爷他们的死,和张雪和金篆玉函,和碧玉麒麟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我在寻找着下一次和张雪谈话的机会,可惜一直到天亮我们收起了帐篷之后也没有等到这个机会。张雪再次陷入沉默,不管问什么,一句话也不说。我意识到张雪是在自我保护,她想说的被梅如画或者唢呐张中的任何一人听到之后,都会带来无法想象的灾难。
二十年前,我爷爷老兄弟八个人和张雪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经过一天的休息,我们算是恢复了大部分体力,我们继续前进,这一次的目标是安家寨。从地图上无法寻找到安家寨的具体位置,只能通过打听来得知,可这深山老林里想要找到人却不容易,但是我们在下午三点多的时候,看见了前方出现了一个房屋。
房屋是用木头修建的,用望远镜远远的看去,没看见人。我们立即来到了房屋附近,再次检查还是没有发现有人活动的迹象。我们想要过去,张雪却拉了拉我的手臂,示意我不要过去。
张雪意识到了危险,但是唢呐张和梅如画却不以为然。而我们现在需要补充淡水,食物,必须要找一个能够容身的地方再次休整,否则的话我们的食物和淡水耗尽了,遇到突发晴况将无法面对。
来到房屋外之后,看到房屋大门敞开,但是没有人。房屋有个围墙,院子里种满了烟叶,因为没有人照顾,大部分烟叶已经死了,就剩下那么几颗还在顽强的活着。我让唢呐张到屋子里检查一下,然后和梅如画在附近寻找有没有人活动的痕迹,结果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
过了一会,唢呐张从屋子里出来了,对我说“三七爷,你进来看看。”
我跟随着唢呐张来到了屋子里,屋子里有一张桌子几张床,床上的被褥和蚊帐都在,除了一些必要的生活设施,另外还有一些专业的勘探设备。但是,唢呐张让我看的不是这些,而是让我去看桌子上的照片。
我以为这只是一张普通的照片,但当我拿起照片的时候,才发现照片上的人正是我爷爷,另外,我在照片里还发现了张九爷。
我爷爷他们的确来过这里,这个小屋也许就是他们当年在这里休息的小站!我立即把梅如画叫了过来,梅如画看见了照片之后,也觉得我所说的是对的。我们的爷爷辈们的确在这里停留过。看了一会,梅如画忽然说“这个人是谁?”
照片里有九个人,除了我们的爷爷辈,还有一个人不梅如画和唢呐张都不认识,唢呐张和梅如画也纷纷摇头。这个人看来不在我爷爷他们来兄弟几人当中,或者说,这个人也许只是一个向导。
“我爷爷的七个老兄弟我都认识。”梅如画说,“但是这个人我不认识。”
我仔细的看了看,这个人的穿着打扮和我爷爷他们不同,年龄看上去也比我爷爷他们小很多,她的名字和身份成了迷。
我翻过照片,照片的背面有一行字一九九零年勘探队全体队员留影纪念。九零年,距离今年正好二十年。我把照片拿给张雪,让她对应着照片里的人,询问她是否全都认识,张雪看完了之后,指着那个我们不认识的人说“高千尺。”
“这个人就是高千尺?”我顿时想起来在通道内被害死的那个人留下的信息,“那他现在也在这里?他还活着?”
张雪又不说话了,我决定寻找一个机会再次好好的问一问她。
除了照片,我们还发现了一些关于云盘山和安家寨的资料,从资料中我们才了解到云盘山和安家寨的具体情况,大体上和张雪对我说讲的差不多,有出入的部分是安家寨的具体位置。
二十年前,我爷爷他们来到这里之后,和那些地骨师们一起救人,但是他们没有救到他们想救的人,却是在墓中遭遇到了怪物的袭击,他们的人死伤惨重,已经无法支撑他们继续搜救下去,所以只能放弃。安家寨就是那个时候建立起来的,不属于村落,而是一个临时的避难点。与此同时,我从资料中分析出来,安家寨和加油站在地骨上处于一头一尾,加油站属于黄门的大门,而安家寨则属于黄门的尽头。
翻完了资料,梅如画和张雪一起出去弄点东西吃,唢呐张则是到附近巡逻一下,看看需要不需要设计陷阱。而我则是留在了屋子里继续翻找能不能用得上的东西。
当我继续翻着那些资料的时候,却在一堆资料纸片里找到了一本发霉的日记本,日记本上的署名,正是我的爷爷王金海!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