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霸道总裁›大小姐她又飒又撩
大小姐她又飒又撩

大小姐她又飒又撩夏喻之

标签: 夏喻之 大小姐她又飒又撩 霸道总裁 顾随
经典力作《大小姐她又飒又撩》,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夏喻之顾随,由作者“夏喻之”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如果连妹妹都离开,那他不会原谅自己。酒吧的灯光昏暗,顾随的卡座处却是来了几个人将他团团围住。顾随收起眼底蕴起的烦乱燥郁,冷静无波的看向来人。为首的一人,白皮纤瘦,但看着顾随眼中满是恶毒的神色...
状态:连载中 时间:11-02 16:55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烟雨酒吧。
顾随孤身坐在一处卡座,按照情报去到望海没有找到鬼医邪牙,这让他的情绪有些烦躁。
给大若打去电话,在听到沁沁病情随时有复发的可能更是燥郁起来。
若是找不到邪牙,沁沁的病便得不到根治的可能。
如果连妹妹都离开,那他不会原谅自己。
酒吧的灯光昏暗,顾随的卡座处却是来了几个人将他团团围住。
顾随收起眼底蕴起的烦乱燥郁,冷静无波的看向来人。
为首的一人,白皮纤瘦,但看着顾随眼中满是恶毒的神色。
“罗哥,就是这个人,他抢了我的人,我给你双倍钱,你给我好好收拾他。”
男人语调阴柔,指着自己的手指微微翘起。
顾随眯了眯眼,神情肃然,冷冷开口。
“我们认识?”
罗哥一身腱子肉,光头上纹着一个骷髅,看着顾随也不免眼中一亮,嘿嘿一笑上前。
粗大的手掌压在顾随的肩头上。
“小子,听说过不打不相识吗?而且你抢了他的金主,这么做可不厚道啊。”
顾随微微蹙眉,并没有想起来他口中说的是谁。
只静静的坐在那处,大有一种临危不乱之感,浑身气度华贵无比,一脸漫不经心的问道。
“所以,你是来找打吗?”
罗哥眉头一抖,很是欣赏他的嘴硬,待会就先抽烂他的嘴。
“小子,你抢了这个人的金主,又顶撞我,今天就算是耶稣来了也救不了你。”
罗哥打小就是学渣,觉得自己刚刚说了一句很有水准的话,顿时豪气干天。
顾随唇角掀起一丝弧度,但眼神冷若冰霜。
“是吗?”
说着便抬手握住罗哥压在自己肩上的手腕。
下一秒,一阵杀猪声从顾随的卡座处响起。
“啊—啊!!”
顾随唇角的笑犹如嗜血杀神一般,只看的见他轻飘飘的就将罗哥的手给抬了起来。
阴柔男觉得罗哥在怜香惜玉,顿时不满。
但顾随却迅速的带着罗哥的手腕一推一拉。
“咔嚓。”
声音清脆,直接将罗哥的手臂给卸掉了。
阴柔男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
“你们还看着干什么!给老子打!”罗哥急赤红脸的嚎叫起来。
身后几个小弟这才反应过来,纷纷朝着顾随而去。
顾随微微一侧身便避开一人,正要还手时,外层响起一个声音。
“罗魏!你他娘的,老娘的男人你也敢动!”
夏喻之接到消息就飞速赶来,见到这么多人欺负顾随一个人,顿时红了眼,随手抽起一个酒瓶朝着最近那个小弟啪的一声盖头敲下去。
人群顿时喧哗。
顾随朝着夏喻之看去,就见她手中举着一个酒瓶,眼神恶狠狠的瞪着自己身旁几人,一身气势大有势不可挡之态。
女人神情让他有片刻恍神。
夏喻之扔了酒瓶赶紧到顾随身侧。
“小随随你没事吧。”
说着就开始扒拉顾随,但扒拉一会儿后手就放在胸口上下不去了。
夏喻之真没想到顾随的身材这么好。
诶呀妈呀,腹肌!胸肌!小随随身材真好呀!
在察觉她的不对劲后,顾随皱着眉头将女人的手拉下去。
夏喻之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反倒很是自然的流露出担心他的神情,又是看向地上的男人,恶狠狠的骂道。
“罗魏!你要死吗?老娘的男人你也敢动?”
说着就又朝着罗魏揣了几脚,罗魏被踹的头脑发蒙。
赵经理是个人精,知道现在正是时候,赶忙出来打圆场。
阴柔男花了钱不仅没教训到顾随,反倒是炸出夏喻之这么个大美女,大富婆。
嫉妒的心理快要将他给折磨到扭曲。
看着夏喻之连哄带骗的安慰顾随,嫉妒的怒火不断燃烧,快要将人给折磨到爆炸。
就在夏喻之带着顾随离开的时候,看着顾随一脸无所谓的倨傲姿态,心中恨的不行。
就在二人转身离去时,鬼使神差的举起地上破碎的酒瓶子朝着顾随扎去。
“小心!”
赵经理根本阻止不了,急急的叫了出来。
夏喻之转眼看去的时候酒瓶子已经到了跟前,但还是下意识的要去阻止。
阴柔男的偷袭,顾随自然能躲开,但看到夏喻之给自己挡的那一刻,心中蓦然动了一下,就这样站在她身侧将她扯了回来,生生挨了一下。
破碎锐利的瓶口刺破手臂,顿时涌出一道道鲜红。
夏喻之心疼的一脚将阴柔男踹飞。
医院。
夏喻之看着顾随,修长的身躯依靠在床上,宁静美好,怎么看都赏心悦目。
顾随肯定是喜欢自己的,不然怎么会给自己挡,果然刀子嘴豆腐心。
vip单间内。
白炽灯柔柔投下,顾随拧了拧眉心。
没什么大事,但夏喻之偏偏要让自己留下来观察一下。
看着女人一直紧看着自己,不禁觉得好笑。
“小随随,你好点没?”
顾随斜睨了她一眼,“托你的福。”
夏喻之“好点了是吧?”
顾随“无妄之灾。”
夏喻之“……”
女人心虚的扣了扣手指。
她喜欢顾随,闹得满城风雨,所以让不少人误会他是酒吧的少爷,也缠的他不放。
夏喻之朝着他笑笑,想要解释一下。
“那个,顾随,我也没有想到事情会这样,但是我保证…”
还不等她说完,顾随倏地面色青白起来,捂着心口的位置,表情隐忍,眉心紧紧拧着。
“顾随,你没事吧?”夏喻之见他这种情况,来不及多想,刺破手臂不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除非身体还有其他病情,她来不及多想,下意识的就把住顾随手腕,用一根指腹去探他的脉搏。
这种心刺痛的毛病因为顾沁同样也会有,顾随已是习惯,但却不习惯这个时候身侧有人触碰自己。
顾随因着刺痛,只当夏喻之在握着自己的手腕。
“放开。”
艰涩低沉的声音从男人口中传来。
“你心脏有问题你不知道吗?”
夏喻之脱口而出,虽语气严厉,但眉目间都是担心。
顾随情绪有些躁乱,却因为夏喻之这一句话顿时忍下去,不知怎的,他脑中闪过一个荒诞的想法。
惨白的脸色,扯出一个似有若无的笑意,似不经意的问她。
“你怎么知道是心脏。”
夏喻之想也不想的说道。
“废话,你捂着心口,难道会是脑袋疼吗?”
顾随被她的话堵了回去,觉得自己实在是乱则生乱。
鬼医邪牙。
呵,就因为那日夏喻之也在,自己就生了这么一个荒诞的想法,不过是误打误撞罢了。
见他恢复正常,夏喻之眉头紧锁“小毛病你为什么不早点治?”
小毛病?顾随看着她,自己的病确实不是什么大事,但夏喻之是怎么知道的?
顾随心中有了疑问,但夏喻之立马给了他答案。
“你是缺钱吗?缺多少你告诉我,我给你。”
顾随瞬间明了,在她眼中,只要有钱,什么都是小毛病。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