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春日游
春日游

春日游三尺锦书

标签: 宋云娴 张琪 春日游 现代言情
宋云娴张琪是《春日游》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三尺锦书”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宋云娴摇头苦笑,“我是有孕了。”“啊?”谨烟瞪大眼睛,“您……您……孩子是谁的?”说出这句话,谨烟忙狠狠拍了一下自己的嘴。还能是谁的,不就是那个大奸臣,大恶棍的。“我是侯府的三夫人,一个寡妇,却怀了当朝大理寺卿的孩子,说出去定让人戳脊梁骨,吐沫星子都能淹死我......
状态:连载中 时间:11-25 15:52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七哥。”
慕容令宜迎上去,亲密的抱住霍渊的胳膊,“我见到江远,才知道今儿你也来了。”
霍渊一笑,很宠,“镇国公夫人送了请帖,我不好不来。”
“今儿分明是相亲宴,你来做什么!”
慕容令宜娇嗔道。
“你能来,我不能?”
“我不管,反正你不能。”
霍渊仍旧笑,“好,我下次听你的。”
听了这话,慕容令宜才满意了,她往花厅那里看了一眼,问道“刚才七哥一人在花厅?”
霍渊笑,“倒是见过一只野猫。”
宋云娴咬牙,心里吐槽道你才是野猫,不,你是野狗!
慕容令宜这才满意,正要说晃到站在一旁的宋云娴,才想起她还在,立马赶客“三夫人,那边的海棠花开得不错。”
宋云娴知道慕容令宜在赶她,她也想走,但看着霍渊里衣领口的一抹胭脂,实在迈不动脚。
这要是被慕容令宜发现了,又得重蹈上辈子的事!
“我也听说镇国公府有一片海棠园,此间正是盛放的时候,远远的望过去,一团团一簇簇的,如云似锦。”
宋云娴一边说着一边暗暗冲霍渊使眼色,奈何他看都不看她。
宋云娴气得差点厥过去,眼下只能硬着头皮道“郡主,不如我们一起去看看?”
慕容令宜皱了一下眉,这人怎么这么不通透,只能直白道“三夫人去看吧,我和霍大人有事说。”
“那……我就不打扰了。”
宋云娴说着转身,可实在不甘心。
若让慕容令宜发觉什么,必定会针对她。
而眼下她还没精力,也没本事对付她,只怕落得上一世的下场。
这样想着,宋云娴故意绊了一跤,“哎哟。”
她跌坐在地上,故意捂住小腹,装出痛苦的样子,当然是让霍渊看的。
可他竟理也不理,带着慕容令宜往外面走了。
宋云娴心还是痛了一下,他是真的不管她和孩子的死活。
这边,霍渊和慕容令宜来到湖边凉亭。
“我怎么觉得那侯府三夫人怪怪的,刚才你们不会在一起吧?”
霍渊挑眉“在一起做什么?”
“自然是……”慕容令宜话到嘴边,脸一下红了,气得跺了跺脚,“七哥!”
“她是寡妇。”
“寡妇怎么了,寡妇也有不守妇道的。”
霍渊举杯抿了一口茶,“也对。”
“你不会是看上那个宋云娴了吧?”
“令宜,你知道我的心思。”
慕容令宜抿了一下嘴,“我知道你心里只有一人,可她都是皇妃了,你总不能为了她一辈子不娶妻吧。”
“不娶。”
慕容令宜叹了口气,脸上闪过失落。
“你到底找我什么事?”
“皇上有意将我许配给肃平王世子陆长安,那个病秧子,我可不喜欢,你给我想想办法。”
慕容令宜母亲当朝长公主,皇上的一母同胞的亲姐姐,父亲是威远大将军。
霍渊转着手里的茶杯,思量了一下,道“太子意图谋反的证据是你爹呈给皇上的,虽然立了功,可皇上生性多疑,对你父亲和长公主反而生了嫌隙。
肃平王是异姓王,而且手握重兵,皇上此番让你嫁给世子,一来是替皇家拉拢肃平王府,二来也是试探你们将军府。”
“那我该怎么办?”
“不能嫁,嫁了你就是皇上手里一枚棋子了,只能任他摆布。”
“我娘也是这样想的,只是苦于没有办法推掉这亲事。”
“所以长公主让你来找我?”
慕容令宜吐吐舌头,“七哥最疼我了,不会舍得我往火坑里跳。”
“亲事先应下来,向皇上表明你们将军府的忠心。”
“啊?”
“这陆长安活不了多久的。”
慕容令宜见霍渊这么说,定然是知晓什么,当下也就放心了。
这时,她不经意晃到霍渊的领口,那上面竟有一抹胭脂。
慕容令宜眼里闪过一抹阴沉的晦色。
宴席摆在海棠园,男席和女席中间只隔着一颗花团锦簇的海棠。
宋云娴被国公府丫鬟安排入席,谢文晴和她一桌。
席间,谢文晴一直有意无意往对面瞟,一脸的娇羞,宋云娴顺着她目光望去,但见霍渊坐在对面,姿态慵懒,一身墨色长袍,更衬得面若美玉。
从这个角度望去,海棠花与他相映成画,只是不及他惊艳。
宴席开了,那慕容令宜绕了一圈过来,同时倒了一杯酒递到她面前。
“三夫人,怎么只喝茶呢,来,我与你喝杯酒。”
宋云娴心中顿时一紧。
两人又不熟,身份地位也差了一大截,喝什么酒呢。
而且慕容令宜一过来,大家伙都有意无意往这边瞅。
宋云娴看着面前这杯酒,心思转了转,猜想这慕容令宜可能是看到那胭脂红了,心里又恨又无奈,面上只得赔笑道“我不会喝酒。”
“一杯而已。”
“真不能喝。”
“三夫人不给面子?”
“……我染了风寒,早上喝了药,大夫吩咐不能喝酒。”
“真的?”
“不敢骗郡主。”
“我怎么觉得你就是在骗我。”
酒已经倒上,还是慕容令宜亲自倒的,送到宋云娴面前,她却不接。
这么多人瞅着,她堂堂郡主如何下得了台。
慕容令宜一挑眉,“这不简单,太医院院判的公子就在那边,请他来给三夫人你看看,是不是真的风寒了,是不是真的不能喝酒。”
宋云娴心下一紧,若让大夫一看,那她怀孕的事岂不要暴露。
“郡主何必为难我。”
慕容令宜眼睛一眯,低声道“我就是想知道你到底有几个胆子敢骗我。”
“……这不,大夫来了!”
话落,一个身着素色锦袍,头戴玉冠,长相温润的男子走来……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