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穿越重生›穿成病娇太子掌中娇
穿成病娇太子掌中娇

穿成病娇太子掌中娇祁嫣

标签: 祁嫣 祁润 穿成病娇太子掌中娇 穿越重生
穿越重生小说《穿成病娇太子掌中娇》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祁嫣”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祁嫣祁润,小说中具体讲述了:”叶辰很清楚,与其说是祁嫣自个招惹的麻烦,倒不如说是因为嫁给了他后,成了某些势力的眼中钉,欲除之而后快。祁老将军年纪大了,即将回京述职,他手里还有十万兵权,那些人所图谋的,便是这兵权的归属。闻秋听到后,对太子的选择,不作评价。摇了摇手中的香扇,漫不经心的说道:“郁大夫让人带了口信,祁嫣找他要了些草药...
状态:连载中 时间:11-12 19:00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两日前,卫霄派人去了一趟天星阁,不惜重金打探消息。

正巧当时闻秋人在天星阁,注意到事关金荷一事,拿不定主意,私下找叶辰商量了一下。

当时叶辰给出的回答就是,把所有知道的消息,全部放给卫霄。

闻秋很惊讶叶辰的做法,却还是照做了。

殊不知,叶辰想要的,就是让京城这摊浑水,越搅越浑。

这些时日,叶辰一直都在关注卫丰一事,根据不断掌握的消息,他发现事情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这背后牵扯人脉甚广。

助卫霄一臂之力,才能看清这汹涌暗流之下的秘密。

另外。

祁嫣所在意的,还有一点,刚刚兰序亭宏卫身后的人怎么回事,看自己的眼神很惊恐?

那恐慌的目光,仿佛是在看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魔王一般。

祁嫣自问,来到这里,当众出手只有两次,且皆因唐延等人。

一次是降服唐延,另一次是救唐延。

结合那日唐延所述,加上今日宏卫有提及,这几人刚刚伤病痊愈。

祁嫣八成猜到,这几个护卫便是那日刺杀唐延的杀手。

只是……

自己那毒粘上一点,便能要了性命,这几个人是怎么活下来的?

除非卫霄身边,也有懂医的人。

马车上,祁嫣和叶辰各怀心事回了郊外庄子。

……

三日后。

晌午时分,馨艺宫。

金荷为卫德妃准备好了每日的茶水糕点,便退了出去。

见四下无人,金荷便走在通往后花园的青石板路上,刻意的兜兜转转的绕了一个大圈,这才来到了一处僻静无人的花园。

“今日天气晴朗,不知可有信鸽飞过?”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金荷对着空气说道。

“信鸽早已飞过,送信的人已等候多时。”

暗处传来声音。

紧接着一个女人的身影,从角落里的树后走出。

“城里最新的消息,都在这里。”

那女人年纪颇大,声音低沉,一身妇人的打扮。

对方来到金荷面前,递给金荷一个黄油布裹着的信件。

金荷不动声色扫了一眼妇人手中的东西,见到熟悉的黄油布,这才放下警惕。

“此前从未见过你,一直和我接头的白鹤去哪了?”

金荷接过妇人手中的油布,将其拆开,取出里面的信件后,信件上的蜡印完整无损,也有白鹤的私印在上面,这才将它藏于胸前。

随后将自己早已准备好的密信,也塞进油布内,递了回去。

白鹤是代号,和金荷接头人的称呼。

用油布包裹信件,是依靠油布极好的保护性,防止里面的信件意外损坏,里面全是机密信息,一旦损坏后果不堪设想。

“白鹤今日接到一个紧急任务,所以才换我来和你接头。”

妇人说话的时候,在接手油布时,突然抓住了金荷手腕。

金荷不悦的皱了皱眉头,心生恼意。真不知白鹤是怎么带的人,竟这般无礼!

金荷将手腕抽回来,低声喝道“你在做什么!”

妇人却一脸平静,“刑部侍郎连同卫相爷联合上书燕帝,近日刑部要带人进宫彻查卫丰死的事。婚宴那日你有参与,若要调查到你头上,莫因这事而暴露身份。”

金荷深深吸了一口气,谈正事要紧,便回答道“近日,燕帝在御宣殿见过定国公,不知二人商议了什么。后宫一切如常。”

随后,妇人略有深意的看了金荷一眼,“你气色不是很好,打探情报固然重要,你且小心行事,好好休息。”

妇人不再多留,言罢微微一跳,如同飞燕般轻身翻墙而去。

偌大的花园,只留下金荷一人。

妇人出了皇宫后,径直来到了睿王府。

一路畅通无阻的走进王府后,直奔睿王所在书房。

此时,书房内,卫霄和叶恒正在喝茶。

“见过睿王,奴婢回来了。”

妇人欠身行礼。

“月嬷嬷免礼,怎么样,确定了吗?”

叶恒放下手中茶杯,看向对方。

“趁着接头的时候,奴婢给金荷把过脉了,确定金荷的确刚刚堕胎,气血亏空,整个人看起来也很虚弱。”

月嬷嬷回道。

她叶恒的暗桩,六品武者,又懂些医术。故这次试探金荷,才会派她前去。

叶恒示意月嬷嬷先行退下后,卫霄高兴的一拍桌子,猛然站了起来,“金荷堕胎的事实,已经掌握。接下来只要找到,婚宴那天金荷和我二弟在一起苟且的证据,她绝对跑不了!”

自与祁嫣在兰亭序分开后,卫霄便与叶恒提出了要调查金荷一事。

这几天,他们可没有空闲,一直在暗中布局!

卫霄的高兴,叶恒视而不见。

他撑着下巴,百思不得其解,“祁嫣提供的计策,的确不错,我有两个疑点。第一,祁嫣与金荷并不相熟,她是如何知晓金荷有孕的?第二,祁嫣是怎么知道金荷隐藏了身份,还有人会和金荷接头的?”

“不管她是怎么知道的,她提供的计策,给我们带来的是好消息。”

卫霄此刻可管不了祁嫣是怎么知道的,他看向叶恒,“睿王,我们此前抓到的那个白鹤,可有问出什么消息吗?”

“白鹤不是普通人,他受过特殊训练。不管我们用了什么办法,死活不说出身份。”叶恒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沉声道“事到如今,只能用些特殊手段了。”

卫霄想了想,提议道“听说刑部那边,对于逼供审问很有一套,不如让陈侍郎派人来帮帮忙?”

“好,你去请吧。”

叶恒没有拒绝他的提议。

位于睿王府后院,有一破旧的平房,那个叫白鹤的男子,此刻就被绑在这平房内的木桩上。

“天子脚下,堂堂睿王竟敢做出当街掳人的事!你眼里还有王法吗?”

白鹤破口大骂。

他的大吼大叫,叶恒正好带人走了进来。

听到白鹤还有力气骂自己,叶恒不怒而笑,“我若不当街掳人,又怎会知道我母妃身边最信任的女官,竟会将宫内的消息向外传递呢?白鹤,今日我请到了贵客,且看你还能不能像前几天那般,什么都不说。”

随后,睿王叶恒身后,陈楚河走了出来。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