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楚王独宠重生妃
楚王独宠重生妃

楚王独宠重生妃慕云墨

标签: 奇幻玄幻 封江清 慕云墨 楚王独宠重生妃
长篇奇幻玄幻小说《楚王独宠重生妃》,男女主角慕云墨封江清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慕云墨”所著,主要讲述的是:若麒麟瑞兽,天生尊贵,气质端华。这便是楚王封江清了。楚王封江清是皇上最为疼爱的九皇子,手掌五十万锦衣卫,只是人虽生的极为貌美,但是却是头上顶着“活阎王”的称号,便是不为别的,这楚王最是惯性而为,有时候就是圣旨不对他的口味,他也是向来不接的,皇上也只会任他而去。而这活阎王更不是个会怜香惜玉的,有时候每...
状态:连载中 时间:11-06 16:22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这个时间也是他看好的,刚好相国国师今日这么一闹,这些宰相府里的人也不会来纠缠慕云墨。
慕云墨一怔,动了动右手,这才想起来其间还有个纸条,打开手,手中的信条已经是不能看了,伸手无奈地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我忘记了。”
封江清挥手退下青叶,慕云墨也没再阻拦。“你这是怎么了?”
慕云墨站起身子,“揪了一个叛徒出来罢了。”
这话说的轻巧,封江清便是已经知道这叛徒想来也是慕云墨那身边的带着的丫鬟之一了,毕竟慕云墨这般心性的人,能露出这般神情的,想来也只能是这般了。
封江清看着背对着自己而站的 ,透露出淡淡难过情绪的慕云墨,上前两步,慢慢扳过她的肩头,将她紧紧地拥在怀里。
慕云墨一怔,眼前的男子容颜俊美,修长的身影似乎是含着无限的让人安心的力量,她只觉得似乎整个人都有了一个支撑。
但是,到底是男女授受不亲,慕云墨伸手想要推开封江清。封江清却是更加使劲了些,“你不是把本王当成娘亲吗….你就当我是你娘亲吧…今日不去了,你且休息休息吧。”
慕云墨也自知这种男女体质上天生的差别,便也没有再抗拒,只是仍旧是很有些不自在,“三星海棠的毒可是拖不得,你….”
还不待慕云墨说完,封江清就轻声“嘘”了一声,“别担心,有我在。”
这句话说完,慕云墨心中还能想着这毒又不是你解,你在有什么用, 想完,慕云墨又觉得自己实在是没心没肺了些,有些无奈地摇摇头,感知着这份让人心安的体温,反正都如此了,是不是她放肆一次也没有问题。
慕云墨伸手回抱住眼前的封江清精瘦的腰,将头埋在他的胸膛上,“我很难过,谢谢。”语气里带着平日里所没有的疲倦。
封江清垂眸看着怀中的女子,他虽然没有亲眼见到方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看着眼前的少女的样子,也是大抵能猜出来的。他知道慕云墨平日里瞧着对什么事情都不上心,实际上也不过是不会表达罢了。
她身边的丫鬟都是她辅助十二万信任的人,最后发现这不过是一场骗局,实在是让人难过。
封江清拍了拍慕云墨的后背,没有说话。
在这样温和宽厚的怀抱中,慕云墨也渐渐平静下来,还有些思绪万千,她本就是性子极为偏执的人,开始时一旦有了对南舒的怀疑,便永远无法放下释怀去原谅,更何况后来出了这么多事情,她不由得叹口气,世事无常,阴差阳错实在是数不胜数,谁又能真的未卜先知呢?
想着想着,慕云墨便阖上了眼睛。
封江清感受到怀中的人儿呼吸渐渐绵长舒缓起来,清唤了几声,不得答应之后,才有些无奈地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心,他真是被当成了娘亲不成,伸手将慕云墨打横抱起来放在床榻上。
封江清立在床头,看着慕云墨熟睡的面孔,分明是那么熟悉的模样,却是完全不同的性子,方才将慕云墨抱着怀里,他才分明有一种真实感,感受到他真的重来了一世,感受到慕云墨还活着,感受到慕云墨没有被封白华害死。
只是这一世的慕云墨分明也不一样了,她聪明睿智,她有心机有段,她不再痴迷封白华,她不再像上一世一样温柔隐忍,但是不管是因为什么,不管是哪样子的她,他都会爱她会守护她,只因为她是慕云墨,是他心头动不得的朱砂。
这日下午,慕云墨倒是出奇地睡得很好,没有噩梦,也没有打扰。
离宰相府不远的山头,新修的坟墓似乎是个把时辰就修建好了,并不华丽也不大气,却也并不显得多么粗糙,该有的都有了。面前的石碑上,却是没有字迹,也不见尸体主人的性命,也不见到底是谁立的墓碑。
两个女子在墓碑面前,一个跪着一个站着,面前是一个正在燃烧之前的铁盆,还有一个插着几根红烛的香炉,
跪着的女子是南絮,南絮一边不停烧着值钱,还哽咽着嗓子,道,“南舒,我一直都当你是我的好姐姐,这一辈子你都是我的好姐姐好朋友。希望你下一世能投个好胎,别再像这一世这般不由自主。”
青叶虽然到底还是不能理解南舒这般的行为,但是自从来了慕云墨身边,也是同南舒相处了一段时日,南舒性情温柔,每每像个邻家大姐姐一样,许多温情也是这么多年,她在锦衣卫里所没有体会过的,时至此处,她也只能叹息一声。
两个人都还是有些心情沉重的,从来都是极为欢乐蹦跳的南絮都沉寂了下来,两人回府的时候,慕云墨还在睡着,倒是难得慕云墨睡得沉稳,两人也没有打扰,只是轮流守着夜。慕云墨最后也没有去吊唁南舒,主仆一场,最后倒是不知道该如何碰面,也实在是有些荒唐了。
直到深夜,睡梦中的慕云墨忽然蹙起了眉头。
她看见慕子月踱步走到身前,淡绿色的长裙同自己大红的长裙交织在一起,蹲下身来,在自己耳边低声说道,“慕云墨,我的好姐姐,亏你竟然还是避世谷的徒弟,你但凡若是长点脑子,都不会落得这个下场,阿华到底对我才是真心的,避世谷老谷主的去世,避世谷如今这样残破不堪,还有你丧命,都是拜你自己所赐!”
这又是那个梦,又梦到上一世死去的模样,心中窒息的痛苦在不停翻腾,虽然不是第一次,虽然知道这只是个梦,但是那股窒息的感觉却依旧炽烈。
“你长在庄子里,是半点都不懂人情世故,真是极好利用的,我能有今天,还要多谢你了。”依旧是熟悉的封白华的声音,慕云墨自嘲一笑。
以往这个梦做到这里便会截然而止了,慕云墨正要叹口气的时候,却发现这个梦还在继续,她睁大眼睛。
她看到封白华伸手揽过了慕子月,在她尸体的面前,对着慕子月情话翩翩,许尽誓言,就在这时,远处一道黑色身影踏风而来,她心中咯噔一跳,心中冒出个不可置信的猜想。
待那人近了,露出那张清贵的面容,她才发现是封江清无疑。
封江清在她尸体便顿住身影,伸手微微有些颤抖地拥住了她的尸体,探了她的鼻息,几乎是一瞬间,甚至更短,她分明清晰地看见封江清红了双眼,狠狠颤抖地双手将她轻轻放下,拔出腰间的佩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着封白华而去。
但是与此同时,四面八方也涌出一群黑衣人,封白华早已经揽着慕子月躲在了这群人身后,嘴角勾起嘲讽得意的笑容,显然是蓄谋已久。
封江清纵然武功绝世,却也挡不过那铺天盖地的箭,且那箭都是早就准备好的火羽箭,这树林里最是容易引燃。
封江清却并不在乎这些,径直往封白华处而去,到底是不要命的打法,且封江清的武功又是师承隐世高人,倒是也撕裂了条口子,只是在封江清的长剑刺入封白华的胳膊的时候,封江清的后背也被几支羽箭刺入,嘴角留出一抹血迹。
封白华反手一掌,带着内力,将封江清逼退几步,封白华的身前便又围了人上来,封江清踉跄着走到慕云墨的尸体旁边,这才倒了下来。
慕云墨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切,眼泪喷涌而出,她看到封白华小心翼翼地拥过了她,在她耳边道,“不怕,有我在,不用怕。”
这般命数两拆红尘无常,慕云墨忽然惊醒了过来,猛然坐起,才发现自己已经是满脸的眼泪,方才梦中都是上一世的结局吗?
似乎那一句,“不怕,有我在。”还在耳边。
上一世她阴差阳错进了楚王府,封江清也一直都对她以礼相待,她也一直尚未多想,只当她也不过是封江清拿来当个空架子王妃罢了,如今看来,倒真的是她眼瞎,竟然一直拿着封江清的好心去献给封白华,还害了封江清的性命。
慕云墨心中很不是滋味,封江清封江清,连念了几次这个名字,似乎是上一世这一世的封江清一直出现在她眼前,关心她呵护她爱护她,这般深情种种让她如何回报?
正是慕云墨出神的时候,忽然窗外一声惊雷打断了慕云墨的思绪。
也是那雷声实在是颇为惊人,轰隆隆地震耳欲聋,似乎是要将天空都震碎了开来一般,伴随着雷声的道道闪电也是不断刺亮了整片天空。
慕云墨蹙着眉头,看着外面的天色,眨了眨眼睛,从床上站起身,打开窗户,倒也该是个清晨的时候,天上却是黑乎乎的一层层乌云,俨然就是暴雨来临。
慕云墨阖上窗户,正是思考着什么。
南絮这个时候便是轻手轻脚推开门进了来,面色还有些不太好,看着慕云墨站在窗户前还有些惊奇,“小姐,怎得这时候起来了?奴婢看着天凉了,想着来给小姐加件被子。”
慕云墨看向南舒,浅浅笑了笑,“无碍,如今是什么月份日份了来着?”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