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辰少的私宠娇妻
辰少的私宠娇妻

辰少的私宠娇妻酝酿

标签: 刑厉威 小说推荐 花襄蕊 辰少的私宠娇妻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辰少的私宠娇妻》,是以花襄蕊刑厉威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酝酿”,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心悠,我不想吓你的,都是那个人不好,是他打的……”话到这里,她突然意识到说了很不应该的话,连忙禁了口。“他打的电话?你是说刑厉威啊?”唐心悠一愣,听出花襄蕊的话外意,不禁怒从中来,“走!我跟你去找那个王八羔子,把你折腾成这样了,他就想甩手了是吗?”“心悠,你误会了!”花襄蕊连忙拉住冲动的唐心悠。“...
状态:连载中 时间:11-21 16:14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总体来说这是一副很不错的画,感觉就有些奇怪了。

刑厉辰到底为什么要用这幅画来做文章?

“蕊儿,你说这画挂在家里什么位置好?”回家的路上,刑厉威看了眼拍下的画,征询花襄蕊的意见。

“厉威……”花襄蕊眉头下意识地蹙起,为难地开口。

“蕊儿,你想说什么?”刑厉威见状,笑着看她。

“其实厉威,我想拍下这幅画,并不是因为我喜欢啦!”到了现在,是必须要说了。

“那是为什么?”刑厉威听后,眉头一挑,有些惊讶。

“因为我听说妈妈一直有收藏画的习惯,而这幅画光看内容,就给人一种意义非凡的感觉,我想妈看到也会喜欢,所以就想拍下送给她。”

还好据她所知刑厉威的母亲是比较喜欢画的,否则现在还真的没有比较合适的理由把画转赠给司徒静。

“原来你是要送给妈妈的!”刑厉威听了这一解释后,虽然惊讶,但更多的是喜悦,“想不到蕊儿你这么体贴,只是这样一来,你今晚不是白走一趟吗?果然还是应该让你再选一件的。”

这样想来,他就更加懊恼没让她再选上一件,全程就只拍下这么一件。如此一来,把这一件送给了妈,她却没了礼物。

“没关系的,给妈也是一样的,都是自家人,怎么能算是白跑一趟呢?”花襄蕊面带惭色,笑得很不好意思!

其实不管是买那幅画,还是现在要转赠给婆婆,都不是她的真实意愿,她只是受了刑厉辰的胁迫,不得不那么做。

刑厉威顿觉心中一暖,看向花襄蕊的眼神更加温柔。

窗外夜色如水,洒照在窗前的那幅画上,画中男女笑容像是不散的阳光,满纸都是甜蜜的味道。

花襄蕊将头枕在膝间,端详着那幅画。这幅画怎么看都是在寓意美好的爱情故事,实在看不出其他端倪来。因而也更加猜测不到刑厉辰的用意。

就在刚才,刑厉辰发来短信,再次命令她把这幅画转赠给司徒静。

她的行踪已经被刑厉辰完全掌握了,不照着他说的去做,是根本没办法摆脱他的。

次日,花襄蕊早早地梳妆打扮好,就在客厅等候着刑厉威下来。

那幅昨晚放在她窗台下的画已经让人搬了下来,放到客厅,只等着刑厉威下来,再让人搬上车。现在趁着这个时间,她还想再多看两眼这幅画,也许能发现些什么。

楼上传来脚步声,是刑厉威下来了,花襄蕊收回目光,冲他微笑“厉威,我们今天就把画送去给妈妈吧!”

“你确定吗?”刑厉威闻言,含笑着看她,“如果你喜欢可以收下的,再送其他的给妈就好。”

“不不,就这幅好了!”花襄蕊一听,慌忙摇头道,“昨天我们不是都已经说好了吗?我可不是那种出尔反尔的人。”

虽然她到现在为止还没猜测出刑厉辰才目的,但是这幅画留在她身边就是个定时炸弹,还是尽快照着刑厉辰的意思送出才好。

半个小时之后,车子驶进了林园小区,停在了司徒静的别墅外。

司徒静虽然独居在此,但是地方却是非常宽敞,前有花园,后有游泳池。司徒静已是年到半百,但平素保养有方,再加上衣着品味不俗,单从外貌根本看不出她的年纪。

“怎么一大早就过来了?吃过饭了吗?”司徒静从楼下走来,见到儿子和媳妇,脸上即刻绽开了笑容。

“妈妈,我们吃过了。”花襄蕊笑着作答,嘴里的“妈妈”却喊得生硬。到底是看着她长大的静姨,一下子改了口,还真不习惯。

“妈,我们今天过来,是想送一件礼物给您的。”刑厉威说完,便让人把画搬了进来。

“这是我们昨晚在海夜慈善晚会上拍来的,知道您喜欢画,蕊儿便说送给您。”

“是吗?那我得要瞧瞧了!”司徒静一听这话,乐不可支地走了过来。

她向来爱画,不但爱收藏,也爱品评。一大早地就收到这么好的一份礼物,怎么能不开心?

司徒静满面笑容地走过去,亲自撕开了封住画的画纸,画的内容呈现于眼前,她的身体却是猛地一震,面上的笑容瞬间消失。

“这画是哪儿来的?”司徒静转头,阴沉着脸看向花襄蕊,怒声发问,“为什么要送这样的画给我?”

“妈妈,我……”花襄蕊惊慌地开口,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总不能说是刑厉辰故意摆她一道吧?

“妈,您怎么了?”刑厉威被母亲的反应骇住,赶忙走近询问,“您是不是不喜欢这幅画?”

“厉威,你住嘴,让她说!”司徒静冷声喝道,充斥着愤怒火焰的目光瞪住花襄蕊。

这还是她印象中那个温和可亲的司徒阿姨吗?为什么才嫁给刑厉威几天,她就见到了二十多年也没见过的司徒阿姨?

她不是不知道原因,是因为那幅画,但是现在她百口莫辩。

在司徒静愤怒的注视之下,花襄蕊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心惊胆战的埋着头。

“妈,您就算不喜欢也不要迁怒于蕊儿。这幅画是从慈善晚会上拍来的,本来就不值几个钱。”刑厉威心疼地看了眼花襄蕊,见母亲还是不依不饶的,便站到了花襄蕊的面前。

“既然是不值几个钱的东西,为什么还要拍下来,送给我?到底安的什么心啊?”司徒静恨恨地咬牙,目光透过刑厉威直视着身后的花襄蕊,眼里闪着针一般锐利的光芒。

“妈,蕊儿真的没有那个意思。您要是不喜欢,我这就拿走!”刑厉威皱着眉头看向母亲。

不过是一幅画,何必如此小题大做!

“站住!”司徒静压着怒火,沉声一喝,阻止了刑厉威的行动。

转而看向那幅画的时候,眼中的那丝针芒噌地放大,烈火般燃烧起来。

“这样的东西也配留在世上吗?它不配!”司徒静怒声吼完,大步走过去,将立起的画推倒。

已经装裱好的画应声落地,玻璃碎开,洒了一地。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