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武侠修真›病娇王爷太腹黑
病娇王爷太腹黑

病娇王爷太腹黑紫嫣然

标签: 商亦晴 武侠修真 病娇王爷太腹黑 紫嫣然
紫嫣然商亦晴是武侠修真《病娇王爷太腹黑》中的主要人物,梗概:商亦晴把右手中指竖在唇间,作了个噤声的动作,示意老张不要说话,进了后门,就一路朝她所住的厢房走去。刚来到厢房,她还没有打开房门,就看到厢房的门“忽”的一声给人推开了,接着从房中露出一张怒气冲冲的老脸。商亦晴一看到这张脸,不自觉露出讨好的微笑,嗫嚅着道:“爹,你怎么在这里?”“我不在这里等着,怎么会知...
状态:连载中 时间:11-13 10:41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方子南微微抬头,眸光在商亦晴的脸上掠过,看着她气势汹汹的样子,忽然间觉得有些好笑,只是不动声色,淡淡的问“你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这还用问吗?”商亦晴挥挥拳头,示威似的用两只眼睛瞪着他。

方子南好奇心不断的攀升,第一次和她见面时,他只记住了她的狼狈。可是现在,他也不过才见她第二次,她就已成为了他的王妃,真是造化弄人?想起上一次见面之事,方子南微微的讪笑,亮晶晶的眸子直视着商亦晴,只是不语。

“笑什么笑?”商亦晴给他的讪笑给激得怒意滋生,黑白分明的双眸发出不可遏制的怒火,一触及发!

方子南也不理她,只是去解开身上的喜服。

“你干什么?”商亦晴还没想好,是先打他一顿出出气呢,还是先骂他一顿解解恨,却没想这个容王方子南,居然开始脱衣服,她脸上变了变色,忍不住问。

“洞房花烛夜,你说我干什么?”方子南清定的眸光闪出一丝慧黠。

好哇!这个家伙真的是卑鄙无耻,谁要跟他洞房花烛了?商亦晴想到这里,用手指着他的鼻子,一字字的说“你听清楚了,本小姐决不会跟你洞房。而且你上次那么对我,我说了再见到你,一定要你好看。你听好了,现在本小姐准备揍你!”

“哦?”方子南终于有所动容,微挑着眉头,戏谑的看着她,仿佛很是质疑。

“不要以为你是我老公我就不会揍你,像你这样的人,就应该受一点暴力教育!”商亦晴说到这里,忽然想到,自已穿着一身喜服,如果动起手来,一定不方便,也开始解衣服上的扣子,准备轻装上阵。

这下轮到方子南吃惊了,他没想到商亦晴居然也开始脱衣服,她刚才明明说过要跟自已动手的,怎么会脱衣服呢?真是太奇怪了!

商亦晴把身上的大红喜服脱了下来,只穿着一件中衣,她甩了甩手,觉得轻便了许多,往床前走两步,只一伸手,就抓住了方子南的衣领,恶狠狠的道“现在我要揍你了,你就准备满脸桃花开吧!”

“慢着?”方子南并没有用力的挣脱她的钳制,只是淡淡的问“你为什么要打人?”

“这还用问?上次你抢我的花,看到我被歹徒非礼也不管,落井下石,见死不救!你还好意思说?”商亦晴挥出拳头,拳头只及方子南的鼻尖数寸。

“别急!”方子南只轻轻的说了一句“你现在是我的王妃,新婚之夜,动手打夫君,你好大的胆子?难道你就不怕么?”

“我当然怕了,不过如果不好好的教训你,我实在难咽这口气!”商亦晴说出这句话,就对准他的左眼,闪电般挥出一拳。反正她顾不了那么多了,这个人不管是不是她的夫君,就凭他当日所做之事,打他一顿都不解恨!如果不是那天有人仗义相救,那后果真不堪设想。

她一拳挥了过去,方子南好像动了一动,又好像完全没动,她以为打中了,但定晴一看,乃是贴着方子南的左脸,却没有打中。

见鬼了!

商亦晴挥拳又至,方子言又似乎动了一下,乃又扑了个空。

这会儿商亦晴可气了,松开抓着他衣领的左手,两只手都握成拳头,虎虎的连打了好几拳,也不管是他的左眼还是右眼,鼻子还是下巴,都打了下去。

方子南好像动了五六下,每一拳都贴着他的脸肌而过,但没有打中他一分一毫。

忽听方子南提声道“够了!”

商亦晴想挥掌,不用打改用劈,这家伙有点邪门,要打起精神对付他才行!一掌劈出,手背挟在方子南颈间肌肉和与下颌骨髂之间,她虽然用尽气力,可是手掌像是被什么西黏住了似的,拔不回来。

“你放开我!”商亦晴气得两腮通红。

方子南微微一笑,一侧首,欠身而退。商子晴本来手仍给他挟着,一面生气一面发力拔出,猛的给他一松,一下子撞在喜床的床栏上,真是又气又羞,差点没把鼻子气歪!

方子南见她薄怒轻颦,本想逗一逗她,不知怎么的,想到一些事情,血往上冲,脸竟生生的涨红了。

商亦晴可是新仇旧恨,跺脚大喝,反手一巴掌掴过去。

她这一掌,根本没有打中方子南,反而给他用手握住“你闹够了没有?”

“你说什么?什么闹够了没有?”商亦晴气得抓狂,看来这个什么狗屁王爷根本不像外面人说的那样弱不禁风,凭她的身手,居然不能动他一分,实在叫人窝气!

方子南松开她的手,冷冷的道“你不是我的对手,不要再打了,还是早点休息吧。”

商亦晴越想越生气,上一次他落井下石,这一次她使足了力气也没有打中他,真是太窝囊了!想到这里,忽然抬腿就是一脚,没想到她这一脚,结结实实的踢中方子南的心口,方子南大呼一声,往后倒去。

商亦晴有些错愕,因为她也没有想到居然能踢中方子南,更忘了他是身体羸弱的病人,看到他往后倒,自已先倒吓一跳,急忙上去扶他“喂,你怎么样了?你没事吧?我还以为你能躲开呢?”

方子南也没料到竟给她踢中心口,一时觉得胸闷气堵,苍白的脸给憋得通红,商亦晴急得又是拍背,又是顺胸,他才吁出一口气来。

商亦晴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他上次做的事情固然可恶,不过她也踢了他一脚,那就算扯平好了,更何况他还是个身体瘦弱的病人,又是她的老公,她总不能结婚的第一天就死老公吧?

回过这口气的方子南,苍白的脸上蒙着一层红晕,他好像也有些生起气来,不悦的道“你想打死我啊?”

“谁让你上次那么对我,这次的事就算扯平好了!”商亦晴松开了扶着他的两只手,往后退了一步,两手叉腰的站在那里,虽然说了扯平了,她心里还是很不服气。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