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别动我的解剖刀!
别动我的解剖刀!

别动我的解剖刀!祁烙

标签: 别动我的解剖刀! 华钰 悬疑惊悚 祁烙
精品悬疑惊悚小说《别动我的解剖刀!》,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祁烙华钰,是作者大神“祁烙”出品的,简介如下:”“三月八日11:22分,受害者头颅于鸿运茶餐厅后厨被卫生部门工作人员发现。法医检查:头颅颜面部苍白、嘴唇紫绀,颈部自第四、五颈椎处断离,断离面参差不齐,有多片皮瓣,无生活反应,系受害者死后以单刃长砍器砍下,劈砍次数五次。”“八日12:11分,受害者躯体于家中为南都支队民警发现。法医现场尸体检查:躯...
状态:连载中 时间:11-13 20:02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五分钟后,刑警队、交警队、救护车与救援队同时到达现场,医护人员先利用救护车上的仪器设备检测被抱出来的那名刑警,过了好一会儿后,才遗憾的宣布他确实已经死亡。

与此同时,救援队几人商量过后,决定用电锯将警车一点点的切开,将车上被卡住的两名刑警先救出来再说。

这一过程,费时费力。花了整整一个来小时的时间,才将副驾驶室给彻底切开,将重伤垂死的刑警救了出来。好在其尚有生命体征,再考虑到李树荣伤势并不重,救护车便先将重伤刑警给拉回医院去。

相比副驾驶室,驾驶室便轻松了许多,很快便被切开了。在将李树荣拉出来的时候,或许是吃痛,又或许是自然醒转,他呻吟一声后终于睁开了眼睛。

有点儿迷茫的扫了下四周,他忽然想起什么,瞪大眼睛问道“该死,物证呢?笔记本哪去了?”

祁烙走上前来,拍拍他的肩膀说“笔记本已经被撞你们的人取走了。你们……唉,你人没事就好。”

“那他们俩呢?”李树荣依旧非常激动,挣扎着想站起来。他伤势不重,但却有点轻微的脑震荡,身子晃了晃后又忍不住坐下了。

祁烙微微沉默,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迟疑一会儿后,他终于实话实说,告诉他那两名刑警,一死一伤,且伤重的那个并没脱离生命危险,就算能抢救回来,恐怕也得落得个终身残疾。

“该死,该死!”李树荣狠狠的在地上砸了几拳,只打的地面血肉模糊。忽然,他想起了什么,用只有他与祁烙听得见的声音说“祁队,U盘还在我身上!我多留了个心眼,把U盘放在我的帽子里。”

祁烙眼前一亮“好,等会你暗中交给我,别让其他人知道了!”

见他不着痕迹的点点头,祁烙又看向华钰“你帮老李看看吧。”

“好。”华钰蹲下身,先仔细检查了他的腿,又问了点儿情况,翻了翻他眼皮,随后说“大腿、脚踝中度擦伤,股四头肌有轻微挫伤,不成大碍。另外,有点儿轻微脑震荡,建议还是住院观察一段时间。”

“听见了吧老李?”祁烙蹲在他身边,右手勾住他的肩膀,说道“听钰钰的话,休息两天,这桩案子就交给我们了!”

与此同时,李树荣抓住了他勾上自己肩膀的手,悄悄将U盘塞进他掌心,同时迟疑着说“这……我又没大碍,应该……”

华钰将这一幕看在眼中,立即扭过头去,故意冷冷的说“不要这么恶心的叫我,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还有李队,轻微脑震荡的确没有大碍,但若不注意休息也可能导致病情恶化。若是伴有脑挫伤甚至颅内出血,还可能引起偏瘫。”

“如果你不想提前因伤退休的话,以上的话就当我没说,你继续坚持带伤工作吧。”

“呃,那还是算了。”李树荣赶紧说道。

祁烙收回自己的手,将U盘放回口袋里,同时感激的看了华钰一眼,他当然知道她是在帮助自己吸引注意力,当即顺着话说“老李,我让人带你去医院,我们勘察下现场便也回专案组了。”

“好!”

目送李树荣上车离开,祁烙长呼口气,开始仔细检查起现场来。其实也没什么可探查的,受害刑警死因明确,也不需要带回去解剖检查了。

又过了一会儿,华钰的手机响起,是单子涵打来的。她立即接通电话,问道“单科长,怎么了?”

单子涵说“华主任,受害值班民警的死因查明了,系枪杀。他一共中了三枪,两枪打在腿上,一枪打入胸腔,将肺部撕裂最终死亡。作案枪械正是昨晚缴获的那把。”

“另外,物证鉴定中心与枪管中心联合做了该枪的弹道测试,对比档案库中的弹道记录,确定该枪为六年前一刑警工作中丢失的枪支。”

“明白了,你打一份尸检报告出来,稍晚些可能要开会。”说完,华钰便挂断电话,并将此事转告给祁烙,并感慨道“失枪引发命案,死的还是在编民警,那位六年前失枪的同事恐怕……”

“唉。”祁烙叹口气,摇头说“所以很多警察并不愿意配枪。对咱们而言,绝大多数时候枪都不是武器,而是累赘,都怕的要死。”

“毕竟,一旦配枪就说明任务具有一定的危险性,而且任务全程都得死死的看着,一旦丢了就是大过,万一丢枪犯了案,还得追究连带责任。”

华钰不置可否,说“这里没什么事了,咱们赶紧回省厅一趟吧。此案已经死了两位同事,绝对不能再拖下去了。”

“嗯。”祁烙点头,思索片刻后压低声音说“你不能和我一块回去。虽然我手中有U盘的事除了你之外没人知道,但还是有一定的危险,你……”

“得,要咱俩分开,你又出了事,我不就成了唯一的嫌疑人了吗?”华钰撇撇嘴“我看我还是跟你一块儿吧。”

祁烙一愣,发觉她说的也有道理。虽然自己绝对信任她,但刑警办案的过程中并不能讲信任二字,她是除了李树荣外唯一知道U盘在他身上的人,若他真出了事,她很难洗脱嫌疑。

因此,挣扎片刻后,他只得点头说“那成吧,你和我一块,不过得保护好自己。另外,专案组那边我暂时是无暇顾及了,老李又得住院一段时间……所以,等回到省厅,你就立刻赶回专案组去,暂时负责主持大局吧。”

“也好。”华钰没有意见,只是说“但法医原则上是不具备主持指导专案组破案的资格和权力的,这事你还得和顾厅说,取得他的首肯,否则别回头还得叫我交份检讨。”

“知道知道,不会让你无端受委屈的!”祁烙苦笑,向已到场的刑警交代几句后,便与华钰一块上了车准备离开。

开了几公里后,华钰转头看了几眼,说“嘿,老祁,你有没有发现,后边那辆黑色轿车似乎一直跟着我们?”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