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武侠修真›八零后修道记
八零后修道记

八零后修道记张叫花

标签: 八零后修道记 张叫花 张有平 武侠修真
武侠修真小说《八零后修道记》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张叫花”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张叫花张有平,小说中具体讲述了:因为爹娘的头一胎是男孩,按照计划生育政策,只能生一个。梅子坳水库的坝上用石灰写了一行很震撼的标语:跑了儿子找老子,跑了老子拆房子。张叫花之所以叫张叫花,原因是因为张叫花爷爷奶奶认为取个贱名好养活。叫花就是“叫花子”,本来只是作为小名的......
状态:连载中 时间:11-12 23:43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张叫花看到大水牛跑了没多远就在树上擦痒,就放心的去捡柴火去了。他的小竹篓也装不下多少柴火,所以他专挑松球捡。娘说松球最好烧,捡一竹篓可以坐一天的饭菜哩。

以前张叫花与金虎他们几个一起放牛,各捡各的,傍晚回家的时候,一人背了一篓子松球回去。现在张叫花与他们五个捡的松球全部放一个篓子了,没一会功夫就捡满了。松球捡好了,张叫花也没别的事情可干了。

“没事干,我就跳田字玩吧。师父说了要是下回还跳错,又要打手心了。”张叫花一直没有意识到,每次在梦中,他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就算把步天歌记得再熟,也没有什么用。

但是张叫花完全沉浸在对梦中情景的回忆之中,那个梦竟然如此真实,他竟然将所有细节记得清清楚楚。

“师父说了,这个田字格子的方位非常重要的,要用罗盘来进行校对。但是我今天出来的时候没把罗盘带在身上,真是可惜了。”张叫花抓了抓脑袋。突然眼睛一亮,“没有罗盘,我可以用太阳来辨认方位啊。师父曾经讲过,看太阳月亮的位置,也可以计算方位。我正好可以试一试。”

福至心灵,张叫花也许在这方面确实有天分,就凭借着老道士说过的一点经验,他竟然掐指算了起来,过了一会,他就已经大抵上将方位算清楚了,直接照着他计算出来的方位进行布置。

虽然地上画出来的线条歪歪斜斜,但是大致上已经与梦中老道士画出的田字格接近了。

“中元北极紫微宫,北极五星在其中。大帝之坐第二珠,第三之星庶子居。第一号曰为太子,四为后宫五天枢。左右四星是四辅,天一太一当门路……天理四星斗里暗,辅星近著闿阳淡。北斗之宿七星明,第一主帝名枢精,第二第三璇玑星,第四名权第五衡,闿阳摇光六七名。”张叫花在一片松树下光秃秃的地面上跳动着,丝毫没有觉察到,四周的树木竟然无风而动。空气中一种似有似无的东西在朝着这里汇集。

金虎他们几个一开始围在四周看张叫花跳来跳去,最后,却仓皇化作一缕青烟,钻入张叫花手中的铃铛上。那个铃铛似乎变成了一个漩涡,将他们一个个吸了进去。

一只野鸡从附近的灌木丛中蹿了出来,懵懵懂懂的走进了张叫花画的格子之中,进了格子,原本行动敏捷的野鸡一下子变得站立不稳起来。好像地面都是在不停地摇动一般。野鸡在格子里走来走去,却只是一只在一个格子里转来转去,最后将自己转晕了,一头栽倒在格子里。

张叫花将步天歌唱完,脚步停了下来,这一次,他的状态出奇的好,整个过程中,竟然没有任何错误,动作也非常连贯。一停下来,张叫花就看到脚边多了一只肥大的野鸡。

“嘿嘿,晚上有鸡腿吃了。”张叫花满心欢喜地将野鸡捡起,又去找了一些茅草编制成草绳,将野鸡的翅膀与双脚捆绑在一起,这样,就算野鸡醒过来,也别想逃走了。

“金虎、富贵、小栓、狗娃、满仓,你们在哪呢?”张叫花突然发现小伙伴们不见了,以前,他们总是在自己身边不远处的。但是现在他们五个同时不见了。不见了金虎他们,张叫花反而有些害怕了。越想越害怕,树林子里似乎一下子变得阴暗起来。微风一吹,树林里的各种枝叶发生各种各样的声音。在张叫花的耳朵里,如同群魔乱舞一般。

张叫花连忙将野鸡绑在竹篓上,再将竹篓背上,跑出那一片松树,跑进太阳之下,感受阳光的温暖。这才感觉好受了一些。

张叫花的大水牛已经跑出去老远,张叫花找了好一会,才在一片红薯地的附近找到了大水牛。不过与张叫花同时来到大水牛跟前的,还有哑巴爹张本瑞。

“叫花,你怎么放牛的?牛跑到这里半天了,也没看到你的人影,要是吃了我家的红薯藤,非要你赔不可。”张本瑞非常愤怒地看着张叫花。

“本瑞叔。我家的牛吃了你家的红薯藤没有?”张叫花面对一个比他高了很多的大人,一点也不胆怯。

“那倒是没有。幸好我来得快,不然这几分钱怕是要被吃掉一半不可。”张本瑞先是一愣,然后理直气壮地说道。

“我家的牛离你家的红薯地还有那么远。它怎么吃得到呢?再说了,我家的大水牛聪明得很,现在根本不吃这些东西。别说去偷,就算你把红薯藤给它吃,它都未必喜欢。”张叫花一开始还担心大水牛吃了别人的东西,那可就麻烦了。

张本瑞气得要死,“好好好,以后别让我看到你家大水牛偷吃我家的东西,否则我会杀了你家的牛吃肉。”

“那最好,我也顺便有肉吃。”张叫花可不怕张本瑞威胁。

张叫花背着竹篓赶着大水牛回到村子的时候,刘荞叶已经过来接了。看到大汗淋淋的崽崽,刘荞叶的鼻子都有种酸酸的感觉。

“娘,有肉吃了。我捉到了一只肥肥的野鸡哩。”张叫花看到娘过来,立即向娘邀功。

张有平比张叫花还晚到家里。张前龙家的人做事非常的小气,招待了帮忙的同村人两顿饭,就想方设法让村里人干活干到天黑。别人心里虽然有想法,却也是在不好说出口。张有平更碍着面子。他建房子的时候,村里很多人来帮忙。现在轮到他帮别人,自然是不好找借口的。

刘荞叶对丈夫回来得晚,略有怨言,“你也太老实,给别人干活干到这个时候。我们建房子的时候,散工散得多早。你看人家这架势,恨不得一天把所有的活全部干完不可。我看组上里好多帮忙的都提前回来了,怎么就你一个留在自后呢?”

“前龙这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张有平也很不满意。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