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霸道总裁›爱你不过演戏一场
爱你不过演戏一场

爱你不过演戏一场莫雨

标签: 爱你不过演戏一场 莫雨 霸道总裁 齐深
霸道总裁《爱你不过演戏一场》,讲述主角莫雨齐深的爱恨纠葛,作者“莫雨”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我果然没有说错,你就是当下贱的女人的料……”哪怕是女表子,也不愿自己的私照被人传出去吧,可是江嫣然就能坦然说出她不在乎!江嫣然讽刺的回道:“这不就是你想要看到的吗?我如你所愿……”“你是不是还不满意?可以找个男人来,我可以配合拍……”当一个人的信念毁了之后,还有什么可在乎的,而江嫣然现在就是这个状...
状态:连载中 时间:11-14 04:54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齐深在对于江嫣然的事情上十分谨慎,为了防止时间长了齐晴会再耍小聪明跑出来救江嫣然,硬生生把舞会给提前了两天,惹来了许多名门贵族的不满,但都碍于齐氏财团的势力也不敢说什么。

舞会。

灯光柔和地倾泻而下,优雅的圆舞曲响起,满场都弥漫着奢华的气息。

奢华,也正是齐家的代名词。

“深,小晴呢,你不会把她也给关起来了吧?”闻莫雨在会场找了一圈也没发现齐晴的身影。

齐深看着小黑屋的方向,轻轻地点了一下头。

“她可是你亲妹妹啊,把她那么一个爱自由的人给关起来你也真够残忍的。”闻莫雨循着齐深的目光望去,还以为齐深已经变态到把自己的妹妹也给关进小黑屋里了。

“那也是拜你所赐。”齐深撂下这句话便朝着人群走去了。今天来参加舞会的人很多,他不想在闻莫雨这里惹一身的不痛快。

觥筹交错间,有不少浓妆艳抹的女人故意挺了挺傲人的双蜂来接近刚刚谈完业务的齐深。

“哎,姐姐你干嘛去?”远处,一个长相清纯的女孩子拉住了她的姐姐。

“当然是去搭讪齐深啊,像他这样的商界奇才有没有女朋友的我可得赶紧给抓到手喽!”艳丽女人看着齐深的方向,得意地说道,那语气分明是胸有成竹。

女孩听了姐姐的话,抓着姐姐胳膊的手更加紧了,皱着眉头摇了摇头。

“你,你放开我!我告诉你啊死丫头,休想坏了姐姐我的好事,不然回家有你好看的!”女人指着妹妹的鼻尖警告,目光急切地盯着齐深的方向,生怕他下一秒就会跑了似的。

妹妹见姐姐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便松开手由她去了。

“齐少,有兴趣喝一杯么?”贴近齐深,女人的声音瞬间变得娇柔似水,不如之前对妹妹那般狠辣。

齐深斜眼看了一下那女人的身姿,只需一眼便能看出是什么货色。

“小姐,我们这里是高端舞会,不是什么乌烟瘴气的酒吧。”齐深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清冷。

“不能!”语气坚决得令人畏惧,似是在肆意喧嚣着齐深对这个女人的反胃。

女人终于觉得没面子下不来台,便灰溜溜地走了。

齐深看着女人妖娆扭晃的背影,在想这个女人真够下贱的。

下贱么?齐深又看了看小黑屋的方向,嗤笑了一声,那里的人才应该是真正的下贱吧!

在齐深的眼里,江嫣然连一个以色弄人的女人都不如。

而现在的小黑屋里,却是另一番景象。

昨日齐深把她锁在这里之后,江嫣然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绝望,两天来水米未进。

可就当刚刚舞会的音乐声响起时,江嫣然突然眼前一亮。翻身下床摸索着把这两天的饭狼吞虎咽全部都给吃了下去。

她想到办法了,她还有机会逃跑,成败在此一举!

江嫣然把碗里最后一个饭粒舔干净,看向那道阻挡了她自由的门,寄予了全部希望。

“哎呦…..”

江嫣然突然从椅子上摔了下去,倒在地上捂着肚子,发出痛苦的呻银。

“嫣然小姐,你怎么了?”门外把手的保镖听到江嫣然的叫声,关切地问道。

江嫣然是被齐深的重犯,一旦出了任何差池,可不是他们几个人能够担待得起的。

“我肚子痛,啊!”江嫣然把动静弄得更大。

“怎么办?”

“能怎么办,先去汇报给先生吧,由先生来决断。”

“啊,我受不了了!”江嫣然竖着耳朵听到了他们的对话,紧接着又发出了一阵呻银。

如果真的让齐深知道了那她的计划不就泡汤了,她岂能让他们得逞。

“还是先进去看看吧,要是先生来了只看到了一具尸体,咱们几个都得跟着陪葬。”其中一个保镖听着江嫣然惨厉的叫声,感觉应该是快不行了。

“你说的也对,还是先开门看看吧。”保镖说着掏出钥匙就要开门。

“这么多人?”江嫣然看着一下子涌进来的五六个保镖,低声说道,没想到齐深竟然会这么担心她这个赎罪品逃跑。

手电筒照射到江嫣然秀气的脸上的一刹那,她依旧紧紧地皱着眉头,一脸痛苦的神情。

“嫣然小姐,你怎么样了?”一个保镖俯身问道。

江嫣然慢慢地抬起了手,保镖识相地扶着江嫣然起来,过程中还伴随着江嫣然不断发出呻银。

好不容易站定,江嫣然见所有保镖都放松了警惕,从桌子上随手拿了一个花瓶便朝着保镖的脑袋上砸去,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那个被砸晕的保镖身上的时候,江嫣然趁乱跑了出去。

正是舞会,整座别墅里出了江嫣然和那几个保镖之外再无他人。空荡的别墅里,回响着江嫣然的脚步声。

“嫣然小姐跑了!”

一个保镖突然喊道,所有人都立即放下了那个还晕着的保镖,跑到外面去追人了。

江嫣然见已经有保镖从小黑屋跑出来追她,顿时加快了脚步,跑出了主楼。

后面的保镖追的紧,总在花园里这么跑迟早是会被抓住的。江嫣然见不远处有一栋小楼,灯光稀疏格外安静,应该是个藏身的好去处,便跑了进去。

保镖追的越来越近,江嫣然的体力也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眼看着后面的人就要追上自己了,江嫣然随手打开了一扇门,便钻了进去,气喘吁吁地用身体挡在门后。

“嫣然小姐,请您跟我们回去,我们不会报告给先生。”

“嫣然小姐,请您跟我们回去,我们不会报告给先生。”

同样的声音在漆黑的走廊里此起彼伏,江嫣然小心翼翼地将房间上锁,争取不发出一丁点声音。

“我刚刚好像看到嫣然小姐躲进这个房间了,我们进去查一下。”一个保镖指着江嫣然躲进的房间提醒道。

闻言,江嫣然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后面的保镖上前刚想要踹门,却突然停了一下,左右观察了一遍之后怼了一下身后的保镖说“查什么查,这可是大小姐的房间,这个时候如果闯了大小姐的房间,先生同样是会要了我们命的。”

“那我们再去别的地方查查。”

直到听到保镖的脚步声远了,江嫣然这才松下了一口气。用心思考了一下方才保镖的对话,他们说这里是大小姐的房间,大小姐?齐晴!

江嫣然猛的回头,却先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嫣然!真的是你!”齐晴坐在床边,瞪着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江嫣然。

“嘘,你小点声。”江嫣然生怕会被门外的保镖给听到。

齐晴不好意思地捂住了嘴,她方才见到江嫣然太惊喜了,忘记了门外还有人正在找她。

“嫣然,那些人为什么要追你啊,还说什么不会汇报给我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齐晴看着江嫣然已经瘦得皮包骨头的样子,满眼心疼。上一次见面两个人一起逛街的时候还是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这才是几天不见,就变成了这副样子。但是齐晴心思单纯,她是完全想象不到这些天江嫣然都经历了些什么的。

“说来话长。”被自己好朋友的哥哥强暴,这样的事江嫣然怎么可能还会有向齐晴倾诉的欲妄。

一想到自己这么多天来都经历了什么样的折磨,江嫣然的心里就隐隐作痛。她很想把她这些天来所经历的一桩桩一件件全部都倾诉给齐晴这个好闺蜜,可又实在是说不出口。

?只要能够逃离这里,来日方长,江嫣然有的是时间去细数齐深为她带来的一切苦痛与折磨。

“小晴,小晴我求求你了,你帮我离开这里吧,我求求你了。”江嫣然突然跪在了齐晴面前求她帮助自己逃跑。

“嫣然你干什么,你快点起来。”齐晴见江嫣然跪在了自己面前,着实吓了一跳。

这得是经受过什么样的磨难,才能做到为了逃跑下跪求人的。

把情绪极为不稳定的江嫣然扶起来坐好后,齐晴也陷入了深深的矛盾之中。

她想不明白哥哥为什么要囚禁江嫣然,有什么目的,又为什么要把她给折腾成现在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但是看江嫣然的样子也实在可怜,两个人做闺蜜这么多年,齐晴自然是知道江嫣然善良的本性的,一定不会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来,更何况两个人的感情还非常好。

左思右想下,齐晴决定帮助江嫣然离开这里。

“好,我帮你离开这里,谁让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呢。”齐晴微笑着给江嫣然捋了捋头发,试图给予她心灵上最大的安慰。

齐晴叫江嫣然先到里屋去躲着,自己则去开了门,她得先行解决了门外阴魂不散的保镖。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