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不朽神瞳
不朽神瞳 連載中

不朽神瞳

來源:掌讀520 作者:蕭尋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蕭尋 陸宇

簡介:曾有人一式瞳術引得山崩地裂,將敵國三十萬大軍生生活埋
曾有人一式瞳術將數十高手傳送到數十億里之遙,數十年才堪堪歸來
晨霄大陸之上,乾靈宗內天才少年蕭尋,莫名被宗內高層連連打壓,鬱鬱寡歡
而就在他準備逃出乾靈宗的前一夜,一道上古器魂卻是來到了他的身邊
自此少年掌雷道,控瞳術! 一代傳奇故事……就此拉開序幕!展開

《不朽神瞳》章節試讀:

第一卷 乾靈宗第4章 簡直就是暴斂天物


「母親,您看到了沒有,有人在監視我。」蕭尋嘴角冷笑連連,隨即只見得他面上閃過一抹冷色,雙瞳之中,更是透漏出一股野獸一般的光芒:「我敢保證,這個人是乾靈宗之人!我在他身上感受到了乾靈宗功法的氣息!」

此刻,若是那個監視蕭尋的黑衣人站在這裡的話,定會無比的震驚!

自己,竟然被蕭尋發現了!

要知道,自己可是堂堂虛武境七重的武者,而蕭尋不過是一名五重武者罷了,蕭尋是怎麼發現自己的?

「母親,您知道嗎,被人監視的感覺,從小的時候,我就一直有,而監視孩兒的人,隨着孩兒的實力越來越強,變的也是越來越強,而近兩年的這位,我也是最近突破到了虛武境五重的時候,才完全感應到了他的存在。」蕭尋望着墓碑,深吸了一口氣,隨即緩緩說道,說道這裡,蕭尋面上冷笑再揚:「呵……虛武境七重的武者,乾靈宗好大的手筆啊!」

「呼……母親,我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乾靈宗這麼謹慎並且壓制孩兒,但是孩兒能夠感覺的出來,乾靈宗對孩兒有歹意!」緩緩的站起身來,望着母親的墓碑,蕭尋緩緩道。

這根本不怪蕭尋瞎想,而是是個人就能夠看明白了。不讓蕭尋進入內門,明顯就是不想讓蕭尋成長,而派人監視蕭尋,顯然就是不想讓蕭尋去別的宗門,畢竟蕭尋這一身大好天資,若是到了別的宗門,肯定會被當寶貝寵着的。

「母親,孩兒非是無義之人,但是這乾靈宗做的實在有些過分了,孩兒不想就這樣在這乾靈宗碌碌無為一生。」望着墳墓,蕭尋緩緩說道,說話間蕭尋的面上決然之色瞬間閃過,說道這裡,蕭尋微微一頓隨即又道:「孩兒準備去別的宗門闖蕩一番,若是浪費了上天給孩兒的這一身大好天資,簡直就是暴斂天物!哼,虛武境七重武者?我若想走,你還看不住我!」

沒錯,正如蕭尋所說,蕭尋若是想走的話,只需要略施小計,便是能夠將這看守之人甩開。

雖然自己的實力,放眼整個乾靈宗,並算不上什麼強者。但是,蕭尋卻是知道,自己的靈魂很之力很是強大!否則,也無法輕易的便是發現這位虛武境七重的武者,但是具體強大到什麼地步,蕭尋卻是不清楚。但是,蕭尋現在能夠保證的是,虛武境八重左右的武者,在自己面前,絕對無所遁形!

靈魂……可以說,是修士最為玄妙的東西,靈魂強,則修鍊越快,對功法感悟更深,總之有着數不清的好處……

無數的修士,想要增強靈魂之力,但是,想要增強靈魂之力,簡直難如登天。整個晨霄大陸,只有極少數的天材地寶可以增強靈魂之力,但是這樣的寶貝,在大陸上,只要一出現,勢必會成為所有人眼中的焦點,足以讓整個大陸為之天翻地覆。

而普通的修士,若是想提高靈魂之力的話,必須要達到凝神期,方才能緩慢的提升,但是那種方法……實在是太慢太慢!

可是,蕭尋自己卻是不知道為何,從自己開始習武之時,自己便是能夠感覺的到,每當自己的實力有所提升之時,自己的靈魂之力都會跟着為之飛快的增長。否則的話,自己也不可能以十六歲的年齡就達到了虛武境五重的地步。若是這件事傳出去的話,恐怕會震驚整個晨霄大陸,虛武境便是能夠提升靈魂之力……這實在是太恐怖了!

這還不算是最恐怖的!在蕭尋心中,一直有着一個藏着多年的秘密。

每當自己的靈魂突破之後,蕭尋便是能夠感覺的到,有一股強大的信息量,瘋狂的擠入自己的腦海當中,這些信息量當中,不包含任何記憶,不牽扯一點外事,但是海量一般的經驗!這些經驗能夠讓自己在修鍊功法之時,以最直觀的角度去解析,讓自己在戰鬥的時候,以最直接的出手角度去戰鬥。

那是一種特別玄妙的感覺,自己未曾看到任何戰鬥的畫面,但是每當和人戰鬥之時,卻是有着一種意志驅使着自己的身體,猶若一個萬戰老手一般戰鬥!

記得自己當初還是一個小小的虛武境三重武者之時,面對一個同階的高手,但是自己卻是只用一招便是將對方制服了!

自己出手的那一瞬間,無論是從招式的角度,還是出手的時間、力度來看,都猶若一個萬戰老手一般,那一幕讓自己的師兄弟們,包括自己的師傅,都無比的驚嘆!

這一切的來源,蕭尋都不知道。但是蕭尋知道,自己若是在呆在乾靈宗的話,對於自己來講,就是一種極大的犯罪!自己這一身天賦,到了哪裡,不得讓人當做寶貝一樣,而乾靈宗在打壓自己,這已經成為事實,不過……為何要打壓自己,蕭尋卻是不得而知。

「母親,孩兒這一走,估計會很久,恐怕短時間之內是沒有時間來看您了,但是孩兒給您許諾,三年!三年之內,我一定回來看您。」深吸了一口氣,蕭尋長嘆了一聲,目光落在了墳墓之上,流露出了一抹依依不捨之色。

「這乾靈宗,實在也是沒有什麼值得孩兒留念的了。」蕭尋站在原地長嘆依依,只不過,很快間,蕭尋話鋒一轉:「除了陸宇和師傅除外。」

陸宇自幼便是與自己極為投緣,無論何時,包括現在,也一直站在自己身邊,這不得不讓蕭尋感動。

而至於自己的師傅李羽宸宸,那就更不用說了,可以說自從自己的母親去世之後,自己的師傅便是對自己最好的人,有多少次,外院的七長老和八長老要難為自己,都是自己的師傅幫忙攔下的,否則的話,這些年自己在乾靈宗還不知道要受多少委屈呢。

「孩兒這一走,也不知道師傅會不會受到牽連,若是牽連到師傅的話,孩兒發誓,將來回來之時,勢必會將整個乾靈宗屠個雞犬不留!」冰冷的話語從蕭尋的喉嚨之中滾動而出,那包含了無限殺氣的言語,彷彿讓周圍的溫度都下降了幾個點似的。

不過,蕭尋卻是不太擔心,憑藉自己師傅的修為,就算是牽連到他的話,恐怕乾靈宗對其也不會做出什麼過激的事情的。

「咳咳……你先別發誓,先把我弄出來。」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滄桑的聲音悄然而起。

饒是蕭尋心性過人,也是在這一瞬間被嚇了一跳。

這三更半夜的,孤墳面前,一道聲音……

如果不是因為這一道聲音乃是一道男聲的話,蕭尋恐怕都會認為自己的母親詐屍了呢。

「你是誰?在我母親墳里作甚?」可以說,蕭尋的心性遠遠的超過同齡之人,冷靜的性格讓他很快便是從驚嚇中緩過神來,隨即,沒有任何猶豫,手掌之上,頃刻之間浮現出一片橙光,赫然是雷屬性玄氣。

聽着蕭尋警惕的聲音,那道聲音略微有些無奈:「咳咳,小子,你先把我挖出來再說。」

「你到底是誰,在我母親墳內鬼鬼祟祟,給我滾出來!」這無奈的聲音沒有讓蕭尋有一絲動搖,面色依舊警惕無比,隨即只聽其冷喝一聲。

「你這小子……哎……」似乎對於蕭尋的警惕沒有什麼辦法了,這滄桑的聲音長嘆了一聲。

不過,很快間,只聽得他話鋒一挑:「你難道不想知道你母親的死因么?」

「你知道?」聞言,蕭尋一怔,隨即立刻欣喜的問道。

「自然,不過,你要先把我弄出來再說,我就在你母親墳內,挖開便可見到我了。」滄桑的聲音幽幽盪起。

「這……」聞言,蕭尋有些猶豫,挖開自己母親的墳,這乃是大不敬的行為。

可是,母親的死因,畢竟是頭等大事,不得不說,這道聲音的一句話,便是插入了蕭尋的軟肋。

說自己的母親是自盡,打死蕭尋蕭尋都是不會相信的,可是這麼多年來,也一直查不到因果……

蕭尋不由狠狠的咬了咬牙,隨即冷聲道:「好,我這就把你弄出來,但是,把你弄出來之後,我不管你是個什麼東西,你要是不給我說出個子午卯酉來,我就算拼了命,也要將你挫骨揚灰。」

「你儘管動手就是。」

聞言,蕭尋點了點頭,隨即雙掌之上再度浮現出玄氣,對於一個虛武境五重的武者來講,即使沒有工具,一座小墳也是不在話下的,沒有幾分鐘,蕭尋便是將墳挖開。

推開棺木,一股屍體的腐臭味立刻傳來,而經過八年的歲月,蕭尋的母親,也早已化作了屍骨,這看起來,不由讓蕭尋一陣心痛。

不過,轉念之間,蕭尋的目光,在棺內搜索起來,卻是沒有發現半點生命的蹤跡,別說人了,連個耗子都沒看見……

「我在這,小子。」

而就在這時候,那道滄桑的聲音再度傳來。

聞言,蕭尋順着聲源望去,那赫然是一塊玉佩,正掛在自己母親的胸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