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杠上腹黑教主
杠上腹黑教主 連載中

杠上腹黑教主

來源:掌讀520 作者:林小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小雨 現代言情 莫少天

簡介:新婚之日被拋棄的林小雨穿越成祁家大公子的棄婦,才知道原來那個林小雨是跟自己一樣可憐的女人罷了; 當她帶着其父不祥的孩子被趕出家門的時候,她就發誓,今天一定要好好生活,為自己,也為了孩子
某日,她遇到了冰山教主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塵封的心居然重新跳動了起來,她第一次發現他是個讓人心疼的男人
她是第一個主動說要保護做自己的人,楚昊天的心裏盪起了波瀾
她是棄婦,但是棄婦當自強,找個冰山教主當靠山,是非常不錯的
展開

《杠上腹黑教主》章節試讀:

第7章 痛定思痛,脫胎換骨


林小雨的傷好了一點的時候,就已經開春了,看着天氣漸漸變暖和,她就決定帶着雪魄離開京城。

主要是因為在京城裡她已經沒有了容身之地,斷斷續續的也從兒子口中得知,這些年那個變態的林笑笑總是把她折磨的奄奄一息,然後再好心的請大夫醫治,總之是絕對不會讓她死掉的。

所以她斷定,依林笑笑當天的表現來看,她是不可能這麼輕易放過她們的,所以她一定要離開。一路上跌跌撞撞的倒也吃了不少苦,但是還好兒子比較聰慧,凡是比她這個娘安排的好了一點。

兩人一起來到河邊,林小雨看着滔滔的河水,問道:「雪魄,我們去無煙城,好不好?」

雪魄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問道:「為什麼是無煙城?」

林小雨笑着說道:「在破廟裡聽他們說過,無煙城是除了京城之外最繁華的地方,我們到了那之後,娘親會想辦法賺錢,好好養活你的。」

雪魄沒有考慮直接說道:「嗯,娘親去哪,雪魄就跟着去哪。」

林小雨又摸了摸他的頭,她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懂事的小孩子,呵呵,想想現代社會的孩子都會嬌慣壞了。

無煙城除了代表着機會之外,同時也面臨著挑戰。要不然現代社會上也不會有那麼多人想往好的城市發展了。

但是沒有錢又什麼都沒有的她們,接下來該怎麼生活,這才是個問題啊!搖了搖頭,算了,不想了,船到橋頭自然直,車到山前必有路,總會有辦法的。

伸手牽著兒子的手說道:「走,我們現在出發無煙城。」

兩人手牽着手高興的走着,餓的時候經常用田裡的東西充饑,雖然生活窮苦,但是還是要開心的過活。

這時候林小雨無數次感嘆,原來老天爺還有一點對她很好的,那就是讓她來到了和平的年代,要是兵荒馬亂的,她想死的心都有了。

這已經是出來的第十天了,他們堅持了十天,按照茶館小二的指路,應該很快就能到達無煙城了。她心裏高興了起來。

但是貌似天公不作美啊,牽著兒子的手快速跑了起來,終於前面有個涼亭,她帶著兒子躲了進來,此時外面已經下了瓢潑大雨了。

雪魄看到娘親這個樣子笑了起來,說道:「娘親總是很狼狽,可還是好美。」以前他也會覺得娘親漂亮,但是總是冷冰冰的,現在的娘親經常會笑,他也跟着開心了起來。

林小雨把小娃娃抱在身上,在石凳上坐了下來,捏了捏他的臉,笑着說道:「我們家雪魄的嘴真甜啊,等哪天還不得騙到一大幫女孩子啊!」

雪魄沒有反抗,任由她捏着,娘親總是喜歡捏着他的臉,呵呵。

兩人高興的打鬧了起來,忽略了外面站着一群的人。

這時已經到她面前的藍衣人,為了引起他們的注意,特地咳嗽了兩聲,林小雨抬頭一看,前面嘩啦啦的一群人在雨里淋着,中間還有一頂轎子,雖然大雨滂沱,但是卻絲毫不顯慌亂。

藍衣人看到她停止了打鬧,上前說道:「我家主子想用涼亭,還望兩位移駕。」

林小雨看了看面前的人,又看了看不遠處的轎子和這漫天的雨,可憐兮兮的說道:「外面下了這麼大的雨,我們也實在是沒地方去了。」她現在還能用軟的,看對方架勢就知道來頭不小啊!

藍衣人看了看她,又轉頭看了看轎子,如果主子生氣的話,他是吃不完兜着走的。伸手指向外面,狠了狠心心說道:「請兩位移駕。」

林小雨看到這架勢從凳子上把雪魄抱在懷裡,說道:「那我帶着孩子在一邊坐着就好,絕對不會打擾你家主子的。」

藍衣人看到她這樣,想來只是個婦人應該也不會出什麼問題的吧,點點頭,算是同意了。

林小雨無奈的帶着雪魄躲到了亭子的一角,沒辦法,誰讓人家有氣勢呢。

藍衣人幫忙打着傘,林小雨迎面看到的是一個俊美無雙的男人,目光深邃,一身白衣顯得超凡脫俗。

看到他也在看向自己的時候,林小雨急忙低下頭,這樣的男人肯定非富即貴,她可惹不起啊!

白衣人看到林小雨母子,又看了看藍衣人,坐了下來,藍衣人急忙把茶具和點心都端了上來,恭敬的幫主子沏茶。

白衣人看着他說道:「軒,你還是那麼心軟。今天要是逸在這的話,估計……」

雖然他剩餘的話沒說完,但是齊軒知道是什麼意思,跪在他面前說道:「手下知錯,請主子恕罪。」

但是這麼嚴肅的氣氛,卻被雪魄的肚子咕咕叫打擾了,雪魄本來就很餓,看到面前這麼多美食,肚子不爭氣的叫了起來。

看到白衣人的視線,林小雨立刻擋在雪魄面前,對着白衣人說道:「對不起,你的手下並沒有錯,是我們母子打擾了,希望你可以饒了他,我們現在就走。」說完抱着雪魄就打算走出去,但是卻被白衣人叫住了。

白衣人還是第一次看到有女人敢在他面前這麼鎮靜,臉上沒有絲毫的愛慕之情,這倒引起了他的興趣。

林小雨停住了腳步,沒有轉身,當她打算當做沒聽到繼續走的時候,亭子外面的兩人伸出手中的劍擋住了她的去路,無奈林小雨只能停了下來。

白衣人笑了,笑得很美,但是同時也充滿了危險,說道:「你還是一個敢違抗我命令的人。」

林小雨看着懷裡的雪魄,無奈的轉過身來,臉上也堆滿了笑容,說道:「抱歉,我耳朵不太好使,呵呵。」

看到她難看的笑容,白衣人繼續優雅的喝着茶,對着她懷中的小人兒說道:「不是餓了嗎?要不要吃點?」

雪魄看看娘親,又看看他面前的美食,搖了搖頭,他可不希望做娘親故事裏的白雪公主,吃過好吃的之後,就一病不起了。

林小雨就這麼站着,看着面前的人在喝着茶,吃着點心,她根本就不明白他叫住她是為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