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傾顏復華裳
傾顏復華裳 連載中

傾顏復華裳

來源:掌讀520 作者:安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安之 現代言情 騰雲

簡介:她不過是轉生而來的一縷孤魂,卻不曾想做了四梵天上那萬人敬仰的神女; 下界修鍊,用着無名小仙的身份拜他為師,卻從此捆綁在醉眠蔭中一晃千年
人說愛恨痴纏不過是轉瞬一逝,而她與他的羈絆卻早已不是那漫漫星河中的寥寥幾點; 當風華過後,他褪下溫潤的外表化身為魔
她,又將如何抉擇?展開

《傾顏復華裳》章節試讀:

第一卷 曾有容顏惑少年第4章 醉眠蔭


跟着遊絲等人上了畢殿,安之就告別了大家,畢殿的兩位師兄告訴她,順着前方的小路一直往上走,就可以看到參殿。

安之順着師兄們說的小路一直往上,一邊打量着身邊的景色,崑崙頂的範圍很廣,但分佈卻極其複雜,各個宮的位置雖不相同,但在每一方區域內的殿堂卻是錯落無秩。

就拿白虎宮來說,矗立在最下方的並不是白虎宮最好的也不是最差的殿堂,反而是處在中間位置的胃殿,而在整個崑崙頂最上方的殿堂卻成了白虎宮的末殿參殿。

對於這樣的布局安之很是不理解,但一路走來環境越來越清幽,這似乎也是一件好事,她向來喜靜,沒有人打擾的地方自然也能呆的舒服。

順着小路一直往前,很快便到了盡頭。小路的深處是一座不大不小的竹林,相比於下面那些富麗堂皇的殿堂略顯簡陋,但卻別有一番滋味。竹林的入口有一座簡易的木門,門的上方懸掛着一方牌子,上書,「醉眠蔭」三個大字。

安之說不清這是何種字體,但看上去卻覺得狂亂又洒脫,每一筆都似乎能看出寫這牌子的人心情的明朗,但又彷彿帶着隨手亂寫的隨意,讓人看了心下喜歡的緊。

推開木門,安之走進醉眠蔭,眼前的景色讓她豁然開朗。

和木門外的世界不同,這裡是一片翠綠,一條綿延到深處的小道,四周是成片的竹林,而在這片竹林的深處,隱隱約約可以看到一座竹屋的影子。

空氣中的味道很特別,安之一直以為竹子的味道應該和青草一樣,淡然中帶着一縷清香,可真的聞到才發現,那之中還參雜着一絲若有似無的苦澀。

順着小路繼續往前,竹屋的身影也漸漸展露。這裡彷彿是一個人間仙境,竹屋的背後是一座不算太高的小山,但卻因為地勢的關係將整個竹林環繞其中,只留下安之進來的那條小路通向山下,而竹屋的跟前卻有一條蜿蜒的小溪,順着竹林一直流淌到深處,不知通往何方。

竹屋的建築是二層式,下方只是一個巨大的檯子搭成的樓梯,直通向的二樓才是主人呆的地方。

讓人異樣的是,小溪的旁邊卻矗立着一顆巨大的榕樹,在這片竹子林麗的世界裏,獨樹一幟,而就在榕樹背陰的下方則擺放着一方青石檯子,在那檯子上面,橫卧着一抹白色的身影。

安之走進,將這宛如一幅畫的場景狠狠的刻進心裏,自此以後,無論過去多少萬年,每當回想起這一切的伊始,腦海中總會浮現這日的場景。

她想,這大概就是王禹偁筆下那不隨妖艷爭春色,獨守孤貞待歲寒的意境吧。

呆愣了片刻之後,安之才回過神來。順着小溪上的竹橋走近,來到榕樹下白衣人的身邊。

她這一世的定力極好,可當看清眼前人的容顏之後,還是不自覺的慌了神。

說不清是什麼樣感觸,她只是覺得一剎那間周身空氣中的苦澀都變得清淡起來,融匯着身前巨大榕樹的花香,調和成一種能讓人痴醉的味道,四散開來。

安之一直知道,她的八個哥哥各個樣貌出眾,都是龍神族裡數一數二的美男,可若要是到了這人的面前,大概也只能成了九牛一毛。

他很美,很漂亮,但卻不同於女人柔弱的美,反而帶了一絲不易察覺的邪肆。

她無法用語言去形容,只能任憑自己的思想,將這傾城的容顏刻畫進腦海。

他的發色是少見的純白,沒有像其他人一樣規矩的束起,反而懶散的披在身後,整個人柔若無骨的依靠在那裡,若不是可以看到他胸膛輕微的起伏,安之差點就以為這就是童話故事中那個被巫婆傷害的白雪王子。

長眠在這無人打擾的竹林里,等待着專屬於他的公主來將其吻醒。

她愣在原地,無法動彈,心中卻百轉千回,這就是她的師傅么?在未來的無限時光里,要和她共度千年的人,在這個靜謐悠然的竹林深處,和眼前的這個絕代傾城的男子……

但她還未想的通透,眼睛就瞬間張大,被目光所及的畫面震得說不出話,眼前的人緩緩的動了一下,像是剛剛睡醒的小貓,睫毛輕動,然後緩慢的,一點一點的,睜開雙眼,剎那間,天地失色。

她從來不知道,一個人的眼睛可以改變整個人的姿態。

也就是在片刻之間的事,她的整個身影就映進了那雙冰藍色的瞳眸中,緩緩地化開來。

安之只是見到他片刻的怔忪,然後那低沉中略帶沙啞的磁性嗓音就這麼傳來,他問,「你是誰?」

她猛地扭頭,視線轉到別的方向,刻意不去看他,嘴上卻悶悶地回答,「我叫阿之,是來拜師的。」

「拜師?」男子微愣,微低下頭細細的想了一會,說道,「我不記得自己有去收徒弟啊。」

安之撓撓頭,有些彆扭的看向他,「其實是我自己來的。師尊說選擇是雙向的,我沒有法力,其他殿主自然不會選我……」

「所以,你就來了這裡?」他挑眉,看向安之的眼裡多了一絲玩味。

「是。」安之點頭,穩定了自己的心態在去看他,依然會莫名的心跳,但卻比之前好了很多。

好在她鍛煉了九千年的定力,那雙純黑的眼睛已經可以在任何她想要的時候變得無波無瀾。

二哥說這是呆,但她卻不以為然,因為這些活了上千年乃至上萬年的神仙們自然不會明白,那種經歷了群體死亡之後而帶來的後遺症,有多麼的可怕。

眼前的男子思索了一陣,隨即輕輕一笑,站起身走到小溪邊望了望,說道,「可那不過是一個空牌子啊,你是怎麼想到要選這裡的?」

「因為保險。」安之回答,察覺到了眼前人的鬆動,身體也漸漸放鬆下來,「其他殿主肯定不喜歡我這個半點法力都沒有的人,所以與其一開始就去討他們的嫌,還不如選一個自始至終都沒出現的人。」

「你就這麼確定我會收你為徒?即便是你上了參殿來,我一樣可以趕你走。」他說,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

安之卻搖搖頭,不理會他的威脅,「你說得對,但當時的我別無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