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畫心
畫心 連載中

畫心

來源:掌讀520 作者:桑桑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桑 桑桑 現代言情

簡介:葉桑就算放低了姿態,把自己的自尊踩到泥土裡,得到依舊是最蒼白最無力的「對不起」三個字
她對着林築咆哮道:「你最好一點點都不愛我,因為只要有那麼一點點,你一定會後悔今天這麼對我!」 葉桑遇到了周陸,有了一種從所未有的感覺,她感覺自己正被仔仔細細地呵護着,妥妥貼貼地珍藏着,就在這個男人的手上,嬌弱得像個瓷娃娃
展開

《畫心》章節試讀:

第4章 又一次失敗的告白


桑桑沮喪着臉對比她更沮喪的VIVI如是說,VIVI堅持不信桑桑的解釋,一口咬定是她傷心過度了才哭不出來的,最後的結果就是桑桑寫了一篇長篇大論來表明自己的心跡,委婉地提出自己心中的白馬王子跟那個竹馬差了十萬八千里那麼遠,VIVI才放棄了對她的糾纏。

本來就是醉酒後的胡鬧,VIVI卻一本正經地督促桑桑將那篇大論傳進了QQ空間,並表示對告白失敗這事兒相當愧疚,一定要按照桑桑這篇大論里的內容來幫桑桑物色一個白馬王子。

桑桑酒醒了也就把那篇半真半假的大論給忘記了,哪知道VIVI對這事兒一直耿耿於懷,現在正手握大論,一本正經地盯着桑桑。

桑桑瞟了一眼那篇文章的題目《我心目中的白馬王子》,立即有了一種外焦里嫩的感覺,絕對是被雷擊了!她一邊恨恨地往嘴巴里塞了一隻鳳尾蝦一邊恨恨地想,今晚一定得把這篇文章給刪了,一定!

VIVI拿了餐巾擦了擦桑桑油膩膩的嘴角,低聲說:「你也注意點你的形象!」擦完了左瞧右瞧,看到臉上沒別的地方沾着醬汁兒了,才說道:「現在,頭向後轉,看窗邊的那個男人!」

桑桑茫然地轉過頭去,再跟見鬼了似的把頭迅速地轉了回來,慌忙豎起菜單,遮住自己的臉。

「怎麼,害羞了?」

桑桑從菜單的一角里露出一隻眼睛來,無奈地說道:「我咋就這麼背啊?」

原來窗口坐着的不是別人,正是剛剛路上訛她修車錢的那個金邊眼鏡男!桑桑從頭到尾把她的糗事兒述說了一遍,說完還小心翼翼地說道:「千萬不能讓他見着我的臉!」

VIVI一頭黑線,把她面前的菜單抽掉:「你背對着他坐着,擋臉幹嘛呀,要擋也是擋後腦勺啊!」

桑桑這才回過味來,在這事兒上,自己反應是不是有些過激了,她又回過頭去,瞥了瞥那個男人,他在專註地看着面前的雜誌,自始至終沒有轉過頭來看這邊一眼,右手邊上還放着一杯喝了一半的礦泉水,桑桑不知道怎麼回事,看到他神情自若的樣子,心裏又有點堵得慌。

心裏掂量了一下,又小心翼翼地說道:「他還問我要電話號碼來着。」

「……」

VIVI的眼睛裏立刻閃出賊光來:「你給了沒?」

桑桑壓低聲音說道:「我把賣商鋪的騷擾電話給他了……」說罷,又情不自禁地露出一個奸笑來。

VIVI氣得眼冒金星:「你是真傻還是假傻呀,我瞧着這是要追你的節奏啊!」

「明明就是討債的節奏!」桑桑想起那張俊臉,又想起那跟俊臉不搭的冷漠態度,心中又開始哀嚎了,她怎麼總是走背字,儘是遇人不淑呢?

「小桑……」VIVI的尾音拖得很長,聽得桑桑一個哆嗦,隱隱約約覺得面前一群烏鴉飛過。

「你要是再找不到男朋友,倫家會傷心的啦……」話未說完,桑桑已經被她的肉麻口氣嚇出了一地的雞皮疙瘩。

為了避免她再這麼肉麻下去,迅速地抽出一張面紙,將自己的電話號碼寫上,還特地交給VIVI檢查無誤後,這才站起來無奈地說道:「我這就把號碼送過去,人家看不看得上我可就不關我事了!」

「放心,如果他真是討債的,我替你賠了,一輛Q7而已,我咬咬牙還是能拿出來的!」VIVI一邊拍着胸口保證一邊露出一口小白牙,全然沒有了剛剛那一副凄凄慘慘切切的肉麻模樣。

咖啡廳的空調開得很足,桑桑那一頭濕漉漉的頭髮終於有了要乾的跡象,全部炸了開來,就跟一隻公獅子一般,她隨意地捋了捋,突然之間頓住了,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玻璃大門。

VIVI順着桑桑的目光看過去,看到了一個美女,高挑的個兒……正好與桑桑形成鮮明的對比!一頭美麗的大波浪柔順地貼在腦後……正好跟桑桑形成鮮明的對比!美女化了淡妝,可以看到兩片飽滿豐潤的唇,寬檐的帽子使她看起來風情萬種,最最關鍵的是她穿了一襲美艷的抹胸及地長裙!更更關鍵的是,那襲美麗的長裙正正是桑桑覬覦已久的,奈何桑桑個矮體瘦,那條長裙怎麼試都跟套了個布口袋似的。

桑桑欣賞完了美女,咂巴了兩下嘴,捧上寫有自己電話號碼的面紙大義凜然地向著金邊眼鏡男走去。

一想到自己告白失敗的慘淡經歷,桑桑的心立即就慫了,她一邊走一邊挪,彷彿過了半個世紀之久,終於挪到了眼鏡男的桌邊,戰戰兢兢地將面紙遞了出去。

「桑桑!」

突然傳來VIVI的尖叫聲,桑桑迅速轉頭,只見一抹靚麗的長裙幾乎貼着她的眼睫毛晃過,還夾帶了一股香風,香風怡然地越過桑桑從容地落座在了眼鏡男的對面。

VIVI終究叫晚了一步,眼鏡男已經接過了面紙,正準備打開,眼見着就要再一次告白失敗,而且是再一次當著正宮娘娘的面告白失敗,再而且這個正宮娘娘無論哪個方面都不比她不止高了一籌兩籌,桑桑做了今天以來第三次艱難的決定,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把搶過面紙,不太雅觀地擤了一通鼻涕之後,旁若無人地將慘遭蹂躪的面紙隨意地丟在眼鏡男腳邊的垃圾桶里,然後轉身,離開。

桑桑臉蛋紅撲撲地回到自己的桌前,灌了一杯花茶壓驚,拍着心口說道:「幸好我夠機靈,成功化險為夷!」

「成功個毛毛雨,把倒追失敗換成了倒追未遂好吧?不過說真的,那個美女的眼光跟你還真像,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

VIVI杯中的咖啡已經見底,便從桑桑的面前搶過一隻小杯來,潤了喉之後才說道:「只不過人家要啥有啥,你要啥沒啥!」

桑桑泄了口氣,本來就不強健的自信心又弱小了幾分,她轉過頭去,怔怔地看着那個美女,似乎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VIVI已經喝光了一壺水,正在吩咐服務員加水,還一邊向著桑桑擠眉弄眼,提醒她要把一百八的茶給喝回來,一想到那一百八,桑桑急得頭疼,只能敞開了肚皮跟茶壺拚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