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總裁的千金寵妻
總裁的千金寵妻 連載中

總裁的千金寵妻

來源:掌讀520 作者:任佳惜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任佳惜 煜哥 現代言情

簡介:他與她自幼相識,青梅竹馬
可一場蓄謀已久的算計,卻讓兩人的關係陷入混亂而尷尬的境地
過去的寵溺疼愛一夕間煙消雲散,霸道冷酷才是他的真面目
他說,我不愛你……他說,我想娶的人是你姐姐…… 她無地自容,狼狽逃離,以為自己以後不會跟他有任何交集,意外卻再次降臨,將兩人緊緊地聯繫在了一起……展開

《總裁的千金寵妻》章節試讀:

第5章 去旅行吧


算了,不要想了,她不愛他了,一切都過去了。

只不過,今天看到他眸中的自信和志在必得,她忍不住就一番諷刺,沒想到,真的好痛快,果然,女人當自強,根本不該那麼順着男人。

可是,會不會引起懷疑……

卻見眾人相互對看一眼,同時伸出大拇指,出奇一致地對她道,「悅悅,幹得好。」

任悅寧默然,果然是她想太多。

那之後,任悅寧來看過任佳惜一次,姐妹倆都不知道該說什麼,氣氛很沉默。

一直以來,任佳惜跟任悅寧都並不親近,甚至,她以前是有些討厭這唯唯諾諾的姐姐的,總是一副低眉順眼的樣子,沒有一點豪門千金該有的傲氣和風範,上學的時候還會被欺負,看得她心煩。

身為g市任家的大小姐,怎麼能被欺負,說出去都丟死人了。

偏偏,任悅寧很喜歡照顧任佳惜這個妹妹,有什麼都會想着她。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任佳惜很看不慣她總是小心翼翼地討好自己,好像自己很可怕,真是的,她是她妹妹好不好!

幹嗎要這麼卑微樣地對她好,她想要的,是一個自信,強大的姐姐,而不是只會低着頭,羞澀微笑的姐姐。

任悅寧則又是另一種想法了。

從小,任佳惜就聰明伶俐,乖巧懂事,模樣漂亮的跟娃娃似的,嘴巴特別甜,很討人喜歡,在家是小公主,在學校里,學習成績一直是第一名,老師的寵兒,同學們的偶像。

有這麼優秀的妹妹,任悅寧一點都不嫉妒,反而很開心,她知道,自己不聰明,不會說話,跟妹妹一比,沒有什麼出彩的地方,她生性溫柔善良,知道自己應該要好好照顧妹妹,所以有什麼好東西都會留一半給妹妹。

可惜,妹妹看起來好像不怎麼喜歡她,不過沒關係,她對妹妹好就可以了,但骨子裡透出的那份懦弱,使她總像是在討好任佳惜。

自然而然的,任佳惜更不待見她了。

想法南轅北轍的姐妹倆,因此,越發疏遠。

就在幾個月前,任悅寧突然有了些變化,不再老是粘着任佳惜,什麼事都要幫她做,反而經常不見蹤影,神神秘秘地不知道在幹什麼。

任佳惜本來有點不習慣,不過想想這也是好事,偶爾看到任悅寧時,她不再是一副膽怯懦弱的樣子,眉宇間多了些自信堅強,也不會老低着頭,任佳惜還是挺歡喜的。

對於和秦和煜稀里糊塗地發生了關係,任佳惜心裏難受又愧疚,她愧對自己的姐姐,她知道,任悅寧有多喜歡秦和煜。

其實認識他們的人,都知道。

任悅寧是很容易懂的那種人,她的愛戀,全都顯現在臉上,不摻雜任何東西。

這也是秦和煜之前答應和她訂婚的原因,也許不是因為愛她,只是,男人都很享受一個女人這樣愛着自己,那能夠滿足他莫名的虛榮心。

而現在,任悅寧和秦和煜退婚,聽媽咪說,還跟他徹底鬧翻了,任佳惜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任悅寧是為了她,才這樣做的吧!

只要這樣想,任佳惜心裏就有暖意浮上來,她猶豫了一下,先出聲喚道,「姐。」

任悅寧一愣,看着她如畫般的眉眼,有些不自在,輕笑道,「你近兩年就很少喊我姐姐了,現在這樣叫,我還有點不習慣呢!」

任佳惜不由臉紅,她對這個姐姐,的確不怎麼好。

「姐,對不起,雖然太遲了,我還是要跟你說一聲,對不起。」任佳惜說,眼神很真誠。

為了以前,還有秦和煜。

任悅寧身子一震,微微偏頭,沒有直視她,「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快速地丟下一句話,任悅寧就走出了房間,門「咔嚓」一聲關上,任佳惜有點不解她的反應,想了想,輕輕嘆息了一聲。

門外,任悅寧垂着頭,胸口快速起伏,握緊雙拳,聲音模糊如天外的呢喃,「已經,遲了,早就已經遲了……」

「從我看到你們……我決定報復的時候,就已經遲了……我為復仇而來……我怎麼會……放過你呢……」

她募地抬起頭,雙眼通紅,臉上滿是凄涼,和深深的怨恨。

那是,令人心驚的瘋狂!

任佳惜每次臨睡前,都喜歡望一會兒外面的夜景。

任家住宅的地理位置很好,從她這個角度看下去,蜿蜒小徑的兩邊,路燈燈光明亮,照得外面的一切都清清楚楚,白日里漂亮的風景,晚上看,別有一種朦朧的美,她非常喜歡。

但這一晚,她很意外地,在家門前看到了秦和煜和任悅寧的身影。

兩人就在任家花園外不遠處,任佳惜的視力不錯,看得出來,他們好像在爭執什麼。

任悅寧一直避着秦和煜的觸碰,秦和煜卻不罷休,到最後,突然就把任悅寧按到他的車身上,強行吻了起來。

任佳惜看到這裡,將沉重的窗帘扯開,徹底隔絕視線。

她躺到床上,手指無意識地捏着小熊玩仔,心裏說不清什麼滋味。

秦和煜,秦和煜……

到底為什麼?

你喜歡姐姐,她原本也喜歡你,一切都好好的,沒有人會阻止你們,我也想你們幸福,可是,你為什麼要把我扯進來?

我們從小一起長大,你對我一直那麼好,我把你當成親人,我以為你會成為我的姐夫,明明你也把我當成妹妹不是嗎?

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你差點毀了我,你知道嗎?

你對我做出這種事,卻說我勾引你,你不會對我負責,只有姐姐是你想娶的人,而我們之間只是一個錯誤,你知道我有多難堪嗎?

你難道不明白,被人知道了這件事,他們會說我們姐妹爭一夫,而我是個狐狸精。

任家根本丟不起這個臉,我也丟不起這個臉。

最重要的是,你明明知道我有多麼在乎這種事,我還跟你說過,我要跟我最愛的男人結婚,我要把我所有的美好全都給他,可是,你竟然親手毀了我的驕傲,讓我這麼恥辱。

你怎麼就忍心呢?

輕輕閉上眼睛,任佳惜的眼角終是沁出了一滴淚。我的和煜哥哥已經消失了,再也……找不回來了……

第二天早上,任家的主人們陸續到客廳吃早餐,看到桌子前坐着的人,都十分驚訝。

把自己關在房間里十幾天的人,終於出來了。

任佳惜若無其事地一一跟他們打招呼,等到人坐齊了,傭人把準備好的早餐端上來。

到她的精神很不錯的樣子,大家都放心了些,安靜地吃着早餐。

任家一向是食不言寢不語,他們再想關心什麼,也要等吃過東西才可以。

等到所有人吃得差不多了,任佳惜站起來,笑着說,「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眾人齊齊望向她,齊穎還緊張地問了一句,「惜惜,出什麼事了?」

近日來女兒的遭遇和表現,讓這個母親的心一直懸着,生怕又出現什麼意外。

任佳惜安慰地看了她一眼,接著說,「是這樣,反正我跟學校請了一個月的假,還剩下十幾天,我不想窩在家裡,我想去a鎮旅遊,散散心。」

任振江夫婦一聽,都不同意,齊穎勸道,「惜惜啊,這以後有的是機會去,你幹嗎非得要在這個時候去?好不容易休息幾天,你在家獃著多好,去旅遊很累的,聽話,別去。」

任奶奶倒是很贊同,年輕人,就應該到處走走,而且啊,「去散散心也好,想明白點,這人啊,心裏就舒坦了,老在家憋着,憋出病來怎麼辦?」

獲得支持,任佳惜趕緊走到她身後,雙手環住她,臉頰貼着她的臉蹭了蹭,撒嬌地說,「謝謝奶奶,就知道奶奶對我最好了。」

任奶奶十分享受孫女的親昵,呵呵的笑。

老爺子看着爺孫倆,也沒說反對的話。

任悅寧臉上掛着柔柔的笑容,她一向支持妹妹的決定,「我也覺得惜惜去散散心挺好的。」

齊穎顰眉,略有些不悅,任佳惜又走到她旁邊,得意地宣告勝利,「媽咪,現在三比二,你和爹地輸了,就讓我去嘛!好不好?」

她又搖了搖任振江的肩膀,恬着小臉,雙手合十,「求你了爹地,我以前還去過姑婆家呢,她家那麼遠,a鎮好近的,玩兩天我就回來了,你就答應了吧,好不好嘛?」

任佳惜的姑婆嫁的是個華僑,現在定居在法國巴黎,雖然相隔甚遠,但是和任家的來往還挺密切的。

這能一樣嗎?

任振江想,那都是我們一家人一起去的,現在你一個人……

不過看着女兒強烈要求的小臉,他什麼話也說不出來了,拍拍她的發頂,點頭同意。

任佳惜立刻歡呼一聲,又睜着大眼睛,看向齊穎。

齊穎這下可算是一比四了,再說,她也招架不了女兒這幅模樣,只能勉強答應了。

「謝謝媽咪,我好愛你哦。」任佳惜湊過去給了她一個響亮的吻,齊穎忍不住笑,母女倆抱成一團,兩張有些相似的臉上,笑容美麗而溫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