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剩女也瘋狂
剩女也瘋狂 連載中

剩女也瘋狂

來源:掌讀520 作者:林貝貝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國松 林貝貝 現代言情

簡介:誰說剩女就一定輸給別人,剩女也有剩女的精彩世界,看一個剩女如何成功將好到無話可說的絕頂「好男人」收入囊中
展開

《剩女也瘋狂》章節試讀:

第8章 高手支招


「小兩口出來了,怎麼樣了,住的地方還好嗎,我們這裡也就這麼一間房子,能夠住的也就那間房子了,希望你們不要嫌棄就好!」看着司徒若文扶着林貝貝出來,黃偉傑笑着說道,從認識到現在他就一直都是笑嘻嘻的樣子,不管是誰都沒有辦法不喜歡眼前的這個老人。

林貝貝剛想否認自己和司徒若文之間的關係,可是想到自己已經和司徒若文達成了口頭協議,也就沒有說什麼了,也不知道具體會有什麼樣的協議,想着想着林貝貝竟然開始有點擔心自己的安全問題了,好歹自己也是黃花大閨女一個啊,不過為了自己最愛的小說,她可是什麼都豁出去了。

司徒若文很滿意林貝貝的表現,看了一眼林貝貝之後勉強的笑着說道:「在這個地方能夠有住的地方已經是非常的不錯了,而且今天要不是您的幫助,我們兩個都不知道會不會凍死在那裡了,沒有寫您已經是我們的錯了,怎麼能夠挑剔什麼了呢!」

黃偉傑笑了笑,不過看着自己的弟弟似乎不怎麼歡迎司徒若文和林貝貝的出現,於是說道:「好了,不說了,還是趕緊吃飯吧,飯菜涼了就不好吃了。」

沒多長時間晚餐就解決了,吃過晚飯之後黃逸聞就回房休息了,這裡是黃逸聞最喜歡的地方,不僅僅是因為自己最親的親人在這裡,也因為只有到這裡之後他才能夠完全的將平時的那些瑣碎事情拋諸腦外,至於會發生什麼事情他一點也不擔心,反正回去之後自己是不想有這樣輕鬆的時間了,所以還是抓緊時間享受這裡的每一分鐘,因為該休息的時候就要好好的休息。

晚上的山上還是很冷的,而且這裡也真的是非常的冷清的,所以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娛樂活動,林貝貝自然也就回到了房間,而且在林貝貝看來自己還是先回房搶到床鋪再說,他不認為司徒若文是一個會把床讓給自己的紳士。

而司徒若文卻是一直都在外面坐着,因為他知道黃偉傑一定會找自己的,而且黃偉傑肯定會有很多話想要告訴自己,而且一定是對自己很有幫助的事情,所以還是等在外面比較合適。

收拾好所有的東西之後黃偉傑就來到了外面,看着司徒若文坐在外面好像是在等着自己就笑了笑,這個年輕人比他想的還要聰明很多,看來是值得自己幫助的,於是走過去笑着說道:「山上的晚上是很冷的,這樣坐在外面難道你就不怕凍着了嗎?」

「沒事,吹吹冷風就當做是讓自己的頭腦清醒一點好了,而且這裡的空氣真的非常不錯,現在這裡完全沒有任何的信號才是真正的擺脫了平時的一切煩瑣事情,也只有現在其實才能夠讓自己鬆弛下來的。」司徒若文說道,雖然他很想笑一個,不過是在是因為做一個嚴肅地鐵面總裁時間太久了,司徒若文也不怎麼習慣隨便的就笑了。

黃偉傑很欣賞的多看了幾眼司徒若文,其實他很清楚現在司徒若文一定非常想知道自己究竟會說什麼,不過卻還能夠這樣冷靜的談論別的事情,看來這的確是一個不錯的青年,於是說道:「之前我也聽到逸聞說過一些合作的事情,只是我已經太多年沒有碰這些事情了,所以他也不怎麼會將這些事情告訴我,只是有時候會吐吐槽罷了。」

司徒若文眉毛動了一下,不過卻還是不動聲色的說道:「來到這樣的一個地方,我想應該沒有多少人願意繼續談論工作的事情吧,能夠好好的休息一下這才是最重要的,而且每個人所追求的東西不一樣,也就想的不一樣了。」

黃偉傑笑着點了點頭,越加的欣賞司徒若文了,說道:「你不要嫌棄我這個老頭子話太多了,其實我是因為很少能夠有人這樣陪我聊天,所以只要是看到了人就很想說一說,這嘴巴現在就不像是自己的了。」

「沒事,您有什麼想說的都可以說,像您這樣在這個山上這麼多年的確是非常的不容易的,一個人在做山上一住就是幾十年,我想一般人是做不到的,像您這樣的人更應該值得我們尊敬才是。」司徒若文說道,這都是他最真實的想法,估計現在已經很少有人能夠做到這樣了,不圖名利也不怕寂寞和孤獨。

黃偉傑嘆了一口氣,說道:「其實我來到這裡也是有我自私的原因的,我和我的妻子是在這裡認識的,不過在四十年前我的妻子難產去世了,之後我就因為太思念我的妻子大病了一場,病好之後我就來到了這裡,一住就是四十年了啊,時間過得還真的是很快的。」

「很抱歉勾起您的往事,對不起。」司徒若文抱歉的說道,只是沒有想到黃偉傑竟然是為了自己所愛的人而做出了這麼大的犧牲,只是他不明白究竟什麼樣的愛能夠讓一個人這樣的付出,現在他不能夠體會,不過以後也許就會知道了,當他真正愛上一個人的時候。

黃偉傑搖了搖頭,說道:「沒什麼,四十年了我也已經看開了,而且對我來說我的妻子永遠都是我最美的回憶,只是我這種自私的作法對我的女兒是不公平的,在她還在襁褓中的時候我就將她交給了我的弟弟和弟妹。四十年來逸聞兩口子能夠幫我照顧我的女兒我已經非常的滿足了,如果沒有他們我也不能夠安心的在這裡守護我和我妻子的回憶,而且逸聞也非常疼愛我的女兒,他是一個非常愛家和顧家的好男人,只是我好像不是一個合格的父親,也不是一個稱職的哥哥。」

司徒若文似乎知道了黃偉傑想要說什麼了,於是說道:「不過我想您的女兒還有黃總應該都能夠理解您的,就如您所說黃總是一個非常愛家和顧家的好男人,所以我想他一定非常愛自己的家人和自己的妻子,也就能夠理解您這麼做的原因了。」

黃偉傑滿意地點了點頭,想不到自己只是提點了一下司徒若文竟然就已經知道自己最主要是想說什麼了,繞了這麼久也足夠了,現在也該回到主題上了,於是說道:「沒錯,逸聞是一個非常疼愛自己妻子的好男人,他對家人的愛遠遠超出了你我的想像,要不然他也不會拋下那麼多重要的事情來陪我這個老頭子的。」

「所以在做很多事情的時候黃總考慮更多的是家庭,而不是公司的事情,雖然說公司的效益問題這是不得不考慮的事情吧!」司徒若文大膽的猜測到,他想這應該就是黃逸聞所說的原則了,家庭才是他最重視的。

黃偉傑點了點頭說道:「所以一般情況下逸聞的合作對象都是有家室的,而且都是非常可靠的人,他的合作對象一定都是有非常美滿的家庭的,而且也一定是一個非常愛家的人,家庭式他考慮最多的,至於其餘的事情就由我的女兒還有他的長子決定了,他們都是非常優秀的人才,現在也是公司最主要的高幹。」

原來想要拿到合同第一就是要讓黃逸聞知道自己是一個非常愛家的男人,其次還要讓黃偉傑的女兒和黃逸聞的長子知道自己的公司是很有實力,以及自己的個人能力很出眾才行的,司徒若文更加感激的看向了黃偉傑。

「其實這些年來黃總已經慢慢地推出了公司的事情了,差不多都應該是下一輩在處理了,只是這些事情一直都是外界不知道的罷了,對嗎?」司徒若文大膽的說道,既然黃偉傑透露了這麼多了,應該不會介意再多說一點關於黃逸聞以及黃逸聞公司的事情的。

黃偉傑笑了笑,說道:「的確,這些都是外人不知道的,我的女兒靜瑤現在是公司的總經理了,在十八歲的時候就開始正式接受公司的事情,大學的時候也一直處理公司的各種事情,所以她絕對算的上是現在非常成功的女性了,不過可能是因為受到她二叔的影響,她絕對不是外表看上去的那麼強勢,她是一個非常念家的人。至於逸聞的長子家銘更是非常的出色了,現在已經坐到了副董的位置了,雖然說他的出生有部分的影響,不過最主要的還是靠個人實力,僅僅三十六歲就有現在的成就真的是很不錯的,公司的主要事情都是他在處理,除了一些逸聞自己要處理的大事情之外。家銘有一個非常出色的妻子,不僅僅在工作上對家銘很有幫助,在家裡也是非常出色的,是真正的賢內助,現在也靠自己的本事成為了營銷部的部長了,他們兩口子都受到了他爸爸的影響。我們整個家估計也就只有家傑是一個例外了,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他就是不喜歡公司的事情,相反非常的喜歡繪畫,所以逸聞也就讓他自己去發展自己的特長了,現在也算是有點成就了,有了自己的畫廊,而且也是小有名氣的了。」說起自己家的事情黃偉傑就滔滔不絕了,看得出來他也是非常愛自己的家人的,而且對於自己家人的成就也是非常的讚賞的。

司徒若文也知道了很多,黃偉傑的話讓他知道自己想要拿到合同最主要的就是讓黃逸聞家所有人都看到自己是一個非常負責,也非常愛家的好男人,雖然目前還有一點難度,不過這一切可能都要依靠林貝貝了。

「靠自己的能力能夠做到這樣他們的確是非常出色的人才。」司徒若文肯定的說道。

「哈哈!」黃偉傑笑了笑,然後看着司徒若文說道:「不過和你比起來他們還是輸了,只是在家庭這一方面估計除了家傑他們應該都勝過你一籌了,好了,時間不早了,等會會更冷的,還是早點回去休息吧!」

黃偉傑說完就進去了,而司徒若文卻依舊坐在那裡,過了好幾分鐘之後才進屋了,雖然只有幾分鐘的時間,可是司徒若文卻是想了很多,也知道自己接下來究竟該怎麼做了,看來有個高手支招就是要好一些,有了黃偉傑的提點,接下來司徒若文的行動應該很好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