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首席的倔強前妻
首席的倔強前妻 連載中

首席的倔強前妻

來源:掌讀520 作者:顧小曼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凌瀟 現代言情 顧小曼

簡介:一次偶遇是巧合,兩次邂逅是緣份,三度相逢就是命中注定我愛你
第三次遇到她後,他不再當她是生活中的意外
她拒絕嫁入豪門,他步步緊逼,他說他要麼今生不娶,要娶就只娶她一人
這是超乎她預料的愛情,她拚命的逃避,卻最終墜入情網,不能……展開

《首席的倔強前妻》章節試讀:

第5章 眷戀


顧小曼想要反抗,才抬手,整個人就陷入了無意識的狀態中,昏昏沉沉,倒在了沙發座椅上。

男人們笑的越發的猥瑣了,卻不想他們的笑聲,被鐵一般的拳頭打散。

凌瀟人已經到了當場,三拳兩腳,將六個流里流氣的小青年給打趴在了地上。

拿出了手機,撥了個號碼,凌瀟找來了這片地界上的頭頭王大鬍子。

接了電話,王大鬍子不到十分鐘,就出現在了凌瀟的面前,十分恭謹的同凌瀟答着招呼:「老大,我來遲了。」

凌瀟也不同王大鬍子客氣,隨意的指了指地上的小混混,「你看着處理吧。」

言罷,凌瀟大手一抄,將顧小曼攬入了自己的懷中,抗在肩頭,大步流星的走出了酒吧。

至於包房裡的小導演,凌瀟早已忘記了他的存在。

走出酒吧,凌瀟將顧小曼塞進了自己的車子里,腳踩油門,車子疾馳而去。

車上,顧小曼兀自躺在那裡,口中就不斷的發出了喃呢之聲。

聽着小女人的喃呢細語,凌瀟就彷彿是聽到了天籟妙音那般,動人心神。

那一瞬間,凌瀟只覺得喝下酒的人是自己。

又一腳踩下了油門,凌瀟的車子急速前行着。

……

清早的陽光,透着百葉窗,折射進了房中,照在了還在沉睡的一雙男女的身上。

凌瀟已經醒了,他卻在裝睡,繼續享受着此刻的溫馨。

顧小曼經歷了一夜的迷離,她只覺得昨夜好漫長,自己好似經歷了許多那般。

有無數的人影,出現在了自己的腦海中,又有無數的人影,在腦海中消散。

可究竟發生了什麼,顧小曼不記得了。

還未完全睡醒的顧小曼,嘟囔了一句,「什麼啊?」就下意識的抬腿,想將身上的東西,踢下去。

終於睜開了眼,顧小曼瞬間又閉上了眼,天吶,一定是噩夢纏身了,怎麼會又夢見了這個渣男凌瀟。

再睜開眼,顧小曼又一次看見了凌瀟,才感覺到自己似乎和凌瀟,躺在了一起。

「凌瀟。」清早的房間中,傳來了顧小曼用盡全身力氣的嘶喊聲:「你這個混蛋,你對我究竟做了什麼?」

前半句話,顧小曼還喊得很有氣勢,一副興師問罪的架勢。後半句話,顧小曼整個人都好似祈求一般,向凌瀟求證着。

「昨晚的事,你不記得了?」凌瀟將顧小曼圈在在了自己的懷中,不許她逃走。

昨晚,顧小曼的記憶,回到了和柳心儀一起喝酒的時刻:「我和心儀在喝酒,你怎麼會出現,你究竟對我做了什麼?」

顧小曼哭了,莫名的為自己的失身而委屈:「凌瀟,你這個混蛋,我要告你,告你。」

凌瀟笑了,小野貓又伸出了她的小貓爪,朝着自己撓了過來:「顧小曼,聽好了。第一,我不是混蛋;第二,你告我,最後法院可能判的是你強了我。」

「什麼?」顧小曼幾乎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問題了。

凌瀟十分坦然的解釋着:「你的酒里,被幾個小混混算計了,我剛好路過,就將你救了。你就強了我。」

「什麼?」顧小曼再一次反問,她承認記憶復蘇,似乎真的有那麼回事。

「你為什麼不反抗?」下意識的顧小曼反問着凌瀟。

凌瀟一聳肩,帶着一臉邪魅的笑意,很無所謂的說著:「我想了想,你雖然相貌平平,胸也平,屁股也平。可我要是不幫你,只怕你會死,所以我就勉為其難的順從了。」

顧小曼只覺得自己的臉,一陣陣的燥熱。

羞澀的神情,都寫在了顧小曼的臉上:「不可能,不可能,你騙我的,我不會那樣的,不會……」

最後,顧小曼的爭辯,變成了低聲的嗚咽。

啜泣着,顧小曼好似突然想起了什麼一般,對凌瀟說:「你出去,我要穿衣服。」

「我不介意看你穿。」凌瀟隨意的說著,他發現調戲這個小女人也是件有趣的事,至少她被調戲時,會乖乖的收起她的小貓爪。

「我介意。」顧小曼氣得說不出話,如果自己不是光着,哪怕踢不到凌瀟,也會飛起一腿,朝着凌瀟踢過去。

凌瀟隨意的一聳肩,站起身來:「那我先穿衣服,穿好了就出去。」說著,凌瀟的嘴角不忘浮起一抹壞笑,同顧小曼說:「另外,我不介意你看我穿衣服。」

「誰要看你穿,無恥。」顧小曼用被子蒙住了頭。

不多時,就聽到了凌瀟極其慵懶的聲音:「我出去了,你自己穿衣服吧。」

鏡子前,顧小曼看着自己一身青紅交錯的痕迹,不禁的苦笑,莫不是深夜裡,自己真如凌瀟所說的那般瘋狂,整個人就失去了自我?

嘆了口氣,顧小曼胡亂的理了理自己的頭髮,推開了房間的門,就想要離開,卻不想迎面撞進了凌瀟的懷中。

「這麼眷戀我的懷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