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神通大主宰
神通大主宰 連載中

神通大主宰

來源:掌讀520 作者:林青木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潔 林青木

簡介:法天象地,袖裡乾坤、移山倒海、咫尺天涯,修萬古神通,荒古秘術者,被稱為神通大能
神通者,更可煉化陰陽,逆轉生死!一念之間,主宰天地,萬物生,萬物死!越界而來的林青木,習無上神通,獨步天下,走上一條神通主宰之路… 有詩為證: 一世紅塵一世緣,人間如夢夢如煙
仗劍漂泊弄日月,不羨清風不羨仙
這裡有神秘莫測的神通法門,這裡是一段歡樂清新的仙俠奇緣
展開

《神通大主宰》章節試讀:

第一卷 小子命緣本天成第2章 槓桿,逃脫計劃


林青木的乖巧,讓得神龜老祖此時對他的表現顯然頗為滿意,捋着鬍鬚,心情大好,笑吟道。

天地一烘爐。

萬物隨心煮。

神通自然取。

造化歸神府。

前世學中文專業的林青木,聽得神龜老祖吟的破詩,雖不解其意,但心中一動,於是隨口誦出一首詩道。

王師定中原。

八方報凱旋。

背水末鏖戰。

裹屍笑峰巔。

神龜老祖聽罷搖了搖頭,道:「詩倒不錯,但如今大羌王朝正是和平盛世之時,哪裡來什麼王師、鏖戰,歪詩歪詩!」

林青木聽罷笑而不語。誰知神龜老祖話音剛落,呆坐的唐依依自幼飽讀詩書,心思聰慧,眉目流轉,撲哧笑出了聲。

「小丫頭,笑什麼?」神龜老祖驚奇道,隨即嘴角微動,似在默聲吟誦,卻忽然臉色一變,望向林青木,桀桀怪笑道:「小兔崽子,你借詩又戲弄老夫,難不成真活的不耐煩了?」

神龜老祖的怪笑,使得林青木後背發涼,冷汗流淌不止,心中已是後悔剛才莽撞出言戲弄。

「臭小子,你用『王八背鍋』的藏頭詩來諷刺老夫,以為老夫我聽不出來?」這老妖怪哼了一聲,枯枝似的老手輕飄飄地向前探出,似有一股無形的力量朝着林青木奔去。

「咳咳……」林青木被這大力掐住脖子,猛地被提了起來。

唐依依啊了一聲,被這突然的舉動嚇了一跳,趕忙閉嘴不敢再笑了,只是暗暗為林青木擔心。

林青木想要掙扎,但那無形的力量卻是將他死死地將他控制在那裡,根本無法掙脫分毫。

突然,那燃燒着的火堆發出吡啵的火焰爆裂聲,在這破廟中清晰地回蕩着。

神龜老祖淡淡地撇了火堆一眼,而後將手伸了回來,無形的力量也悄然散去,林青木終於能夠喘口氣了。

「哼,再敢出言戲弄老夫的話,就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趕快加些乾柴,老夫好早點送你們上極樂世界。」神龜老祖說完,閉上眼睛繼續打坐。

林青木從地上站了起來,揉着自己的脖子,心中卻在暗暗地叫罵著,將這老傢伙祖宗十八代全部問候了一遍。

「不行,得趕緊想個脫身之策,小爺不能白白死在這裡!」林青木保持着鎮定的神態,心思卻在飛快地運轉着,將這破廟之內仔細地打量了一遍,看看有沒有可以幫助自己逃跑的東西。

他一邊撿着地上的枯草乾柴,一邊在心底盤算着如何才能逃脫這個老怪物的控制。

「你沒事吧?」此時唐依依轉過身來看看這邊的情況,心裏卻想着若不是自己被抓來這裡,也不會牽連到這個小乞丐了。

不得不說,她的心地還算是很善良的。

「沒事。」林青木擺了擺手,突然,地上一根長長的木棍引起了他的注意。

不知為何,腦袋裡突然浮現出自己中學時代學習槓桿原理時的情景!

「槓桿?還有那句經典的『給我一根槓桿,我將撬起整個地球』的話。」林青木喃喃地念着,眼睛突然一亮,再去看看那架在火堆之上的大鍋,心中已是有了一個逃脫的計劃。

「嘿嘿,老不死,看小爺不把你燙成死烏龜!」林青木在心底冷笑着,嘴角忍不住掀起了一抹詭異的弧度,這情景落在唐依依眼中,還以為是這傢伙嚇傻了呢,這種情況還笑得出來?

一想到要被那老妖怪給吃了,唐依依眼睛不由得變紅了,畢竟她只是一個十幾歲的小女孩,在這種情況下說不害怕那是騙人的!現在只希望自己父母可以早點發現自己被人抓走,然後派人過來救自己。

而想到了逃脫計劃的林青木,此時卻是強忍着讓自己鎮定下來,而後彎腰將這破廟中的幾根粗木棍都給撿了過來,並且還順帶搬回了一塊有小孩腦袋大小的石頭。

「臭小子,不要在我面前耍什麼花樣,不然待會有你好受!」神龜老祖看着那塊石頭,臉上有些疑惑的神色,但是他自持神通莫測,這小毛孩對自己造不成傷害,所以也沒有多說什麼,繼續閉上他那眼睛。

林青木朝他吐了吐舌頭:「老妖怪,讓你再猖狂一下!」當然,這話他只敢在心裏說而已。

接着,他將那大石頭給搬到了大鍋前面,而後特意找來一根還算粗長的木棍,小心翼翼地放在了大石頭的上面。

這舉動引得唐依依好奇不以,大眼睛呼眨呼眨,但看不出個所以然,反倒是那鍋里即將要沸騰的水,讓她眼睛又紅了,轉過頭去看着大門外的天空,希望她的父母如同天仙般立馬出現在她眼前。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鍋里的水也開始冒着泡泡,氣泡由小變大,眼看着就要沸騰了。

而在神龜老祖看不到的對面,林青木早已將粗木棍放好了位置,短的一端在鍋底下燃燒着,長的一端則是在他雙腿的旁邊。

時間彷彿在此凝固,破廟中除了火焰的爆裂聲外已是沒有任何聲響,氣氛詭異之極。

突然,一直閉眼打坐的神龜老祖突然睜開眼睛,似有邪惡的光芒在林青木跟唐依依兩人身上掃過。

「時間也差不多了,將你們兩個小娃娃煮了,免得夜長夢多。」神龜老祖自言自語道,這話落入唐依依耳中,卻是讓她差點哭了出來,她已是快要崩潰了。

而林青木額角卻是不斷冒着冷汗,盯着雙腿旁的木棍,計算着何時動手。這老妖怪一身邪術,肯定要趁他不備,才能對他造成傷害,從而為自己贏得逃跑的時間。

「小子,你剛才出言諷刺我,就從你先開始吧,到了極樂世界,可不要忘記我對你的恩情,哈哈!」神龜老祖突然盯着林青木,而後陰陽怪氣地笑了起來。

只見他雙手撐地,只是輕飄飄地拍了一下,整個人就從地上站了起來,而後他邁着步子,緩緩地走了過來。

「神龜老祖,你就發發慈悲,饒了我吧。」林青木垮下臉來,可憐兮兮地求饒着。

「沒用的,這老妖怪鐵石心腸,專吃人肉,他肯放過你才怪呢!」唐依依冷哼着,瓊鼻一挺,似乎有些看不起林青木這求饒的舉動。

「嘿嘿,這小姑娘說得不錯,老夫專吃人肉,特別是喜歡你們這些小孩子的肉,放了你我豈不是要餓肚子,不行不行!再說你小子肚臍之處是綠色,乃是天生的木德之身,老夫吃了你,神通之術會更進一步!嘿嘿」神龜老祖怪笑着,停下腳步,停在了距離大鍋前面一米的地方。「不過看在你剛才燒水跑腿的份上,老夫可以給你個痛快,不會讓你感覺到一絲一毫痛苦的。」

林青木趁着這個空當,已是把腳放在了木棍的一端,隨時準備踩下去。不過此時卻不是最好的機會,一來這老妖怪距離大鍋還有些距離,此時冒然出手,很可能讓他躲了過去,二來飛起的沸水勢必要濺到後方的唐依依,讓人家小姑娘受傷可不好。而只有當神龜老祖走近了,全部沸水潑到他身上,才能不讓唐依依受傷,同時也能給神龜老祖帶來最大的傷害。

林青木心念急轉,暗暗盤算,神龜老祖卻是沒有注意到這些,要是換在平時他也不會如此大意,但是眼下只有兩個小屁孩,他隨便就可以將他們弄死,用不着時刻提防着。

神龜老祖笑完之後,再次朝林青木走了過來,當距離大鍋只有咫尺之遙時,林青木卻是大喊道:「快看,好像有人來了!」

「不好!」神龜老祖一聽,霍然變色,以為追兵已至,連忙轉過頭去。唐依依也是變得振奮起來,她還以為是他父母派人來救他的呢!

然而兩人共同朝門外望去,只見天空繁星閃爍,月色如水,樹木隨風擺動,寧靜之極,哪有半個人影?

唐依依正疑惑着呢,卻是突然聽到一聲大喝:「老妖怪,受死吧!」

這聲音正是發自林青木,只見他猛然抬起雙腿,而後狠狠地朝着粗木棍的一端踩了下去。

從一開始起,他便打算用粗木棍跟石塊建立一個槓桿,並且早已盤算好角度,足以用較小的力氣支撐起這數百斤重的大鍋,趁老妖怪不備,將沸騰的開水潑到他的身上。

果然,原本不可能被林青木推翻的沸水大鍋,此時卻是忽然被掀翻了。

神龜老祖愣了,他怎麼也想不到,一個小毛孩,怎能在這片刻功夫將這大鍋推開,這可是有幾百斤重啊!

但此時他也只能眼睜睜地看着沸騰的開水潮自己身上飛來,連閃躲的時間都沒有。

頃刻間,整個破廟都是籠罩在了白色的水蒸氣中,接着便是那神龜老祖凄厲的慘叫聲。

林青木抓住機會,朝着大門外狂奔而去,一邊對還不明所以的唐依依大喊道:「快跑啊,你打算在這裡等死啊?」

「哦,你等等我。」唐依依回過神來,也是搶着朝門外衝去。

很快,兩人便是跑出了廟門,速度不減地朝着附近的樹林跑去。

「喂,剛才是怎麼回事,怎麼大鍋突然就翻了,那玩意加上水的話,那可是好幾百斤重啊!」

「現在沒有時間跟你解釋,先跑再說!」

「哦。」

一時間,兩個差不多大的孩子便在這深夜中狂奔起來,長長的影子在地上不斷搖晃,不知名的野鳥時而發出詭異的叫聲。

破廟中,煙霧緩緩散去,原本熊熊燃燒着的火堆已是被水給撲滅了,唯有一道披頭散髮瘦弱的身影,站立在破廟的中間,不斷地冒着白色的煙霧,詭異之極。

方才那麼多沸騰的開水,若是落到肉體凡胎的常人身上,就算不死也是要掉層皮的。但是神龜老祖不同,他本是修鍊神通之人,肉體強度遠非常人可比,稍稍抵禦那噬體的熾熱之後,便是恢復了正常。

此時他如同爆發的火山,被一小兔崽子擺了一道,傳出去可是會臉面無光的。

「臭小子,老夫要你不得好死!」這人恨恨地說著,而後腳尖跺地,頓時化為一道模糊的光影,朝着廟外飛奔而去。

月色深沉,照在神龜老祖毫無血色的面容上,森寒無比。

正是。

破廟驚魂為吃人。

怒向干戈險脫身。

一生一死有時盡。

何妨倚笑待後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