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鳳凰劫
鳳凰劫 連載中

鳳凰劫

來源:掌讀520 作者:藍河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二小姐青夢蜻 現代言情 藍河

簡介:她,是殺手界第一人,卻遭深愛之人背叛
睜眼,入目卻是一片猩紅
既已重生,她發誓:棄情絕愛
可,情之一字,千百年來,又有幾人能逃過?展開

《鳳凰劫》章節試讀:

第一卷 初涉江湖第7章 再遇藍宇凌


三天後,有消息傳來一股強大的勢力與鈺軒對上,情況不容樂觀。雲陌奉命與鈺彤下山,協助鈺軒。

臨別前,兩人成功的飾演了一出爭鋒相對、含沙射影,成功的瞞騙了天滅等人。

「雲陌,你覺得是哪方的勢力?」一離開雲山的勢力範圍之內,鈺彤便蹙着眉頭看向身旁紅衣黑馬的雲陌。

「不知道。」雲陌搖頭,眼中閃過一絲慎重,冷聲道:「但是能夠將鈺軒逼到如此地步,一定不是易於之輩。真是越來越熱鬧了。」

「越亂對我們越有利。」鈺彤冷哼一聲,好奇道:「對了,方才天滅那老不死的拉着你說什麼?」

「血玉。」雲陌勾唇,冷冷的吐出兩個字。

「血玉?他讓你尋找血玉?」鈺彤心中一驚。

「這血玉到底隱藏着什麼秘密,天滅到現在還不死心。」雲陌眼中閃過一道寒光,道:「他除了讓你監視我,想必還有別的任務吧。」

「隨時向他報告你的行蹤,以及你體內的蠱毒是否有異。」鈺彤冷嗤一聲,道:「他怕你會步你娘的後塵,脫離他的掌控。」

「哼,恐怕要讓他失望了。」雲陌冷哼,眉眼之間一片冰冷。

情?摔過一次的人,絕不可能在同一個地方摔第二次。那種可笑的東西,她不需要!

看着雲陌冷淡漠然的神情,鈺彤張了張口,想說什麼,卻終究咽了下去。算了,一切,還是順其自然吧。更何況,現在的雲陌真的不能動情!

「駕!」一聲清喝,兩匹馬兒絕塵而去。

悅來客棧是寧遠縣最好的客棧和酒樓,正值中午,酒樓高朋滿座,客似雲來。多是些普通百姓,不過倒也有幾個拿着刀劍的江湖中人。

「你們聽說沒有?」一粗壯漢子神神秘秘的開口問着同一桌的幾人。只是那魁梧的身軀配上那一番表情,當真是有些滑稽。

「什麼事兒啊?神神秘秘的?」另一名男子似被這神秘的模樣感染,壓低聲音,好奇道。

「藍葉山莊啊!你們不知道嗎?聽說天絕教的教主就是當年藍楓和雲若素的兒子。現在,人家來為父母報仇來了!」那大漢一臉得意的宣布自己聽到的消息。

「這個我知道,聽說那雲陌武功高強,連藍名都不是他的對手啊!」

「我也聽說了。你們說,這次藍葉山莊該怎麼辦啊?」

「我說你們瞎操什麼心啊?藍葉山莊的勢力有多大,你們還不清楚?我看這個雲陌也要步他父母的後塵了。」

「唉……藍名公子當初也真是的,畢竟是親兄弟啊,怎麼能下的去手呢?」

「你知道什麼,藍葉山莊是名門正派,怎能和天絕教那樣的魔女扯上關係?」

一時間,那一桌的聲音越說越高,直直將其他人的聲音都蓋了下去。

「名門正派?呵呵呵……」一聲嘲笑自角落傳來,尖銳的話語,直傳入幾人耳中,那幾人面色一變,臉色不善的掃過每一個人。

「喂,剛才是你說的話?」那幾人使了個眼色,起身走向說話之人,厲聲呵斥。

「哈哈哈……」那人只顧埋頭喝酒。一襲白衣染上酒漬、泥污,烏黑的發凌亂的披散着,那人年紀應該不大,但背影卻給人一種孤寂、灰敗的感覺。

「爺跟你說話呢。」那大漢沒有得到回應,見所有人的視線都停在他身上,頓時惱羞成怒,抓起桌上的酒罈子狠狠砸在地上。

清脆的破裂聲,酒罈摔成碎片,酒水灑了一地。

「哈哈哈……」那人也不怒,看着碎了一地的碎片,大笑着朝門外走去。

「你給我站住!」屢次被無視,那大漢怒火中燒,見那人依舊不理,便抬起一腳,狠狠踹向那人。

「兄弟們,給我打!」那大漢尤不解氣,朝身邊的眾人喊道。

「打!」在咒罵聲中,拳頭像雨點般砸下,狠狠的落在那人的身上。

「哼。」一聲冷哼,如平地驚雷。眾人還未明白過來,那幾個拳打腳踢的人已經被震退到一旁。

「你是什麼人?敢管……」為首的大漢罵罵咧咧的抬頭,卻在看到來人後生生將話吞了下去。

「你幹什麼?」鈺彤皺了皺眉頭,有些不解的看着身邊的雲陌。

雲陌從不多管閑事,今天這是怎麼了?

「起來。」一聲冷喝,雲陌沒有回答鈺彤的話,只冷冷的看着背靠牆角,粗喘着氣的男人。

聽到雲陌的話,那男子渾身一震,微微抬起頭。露出那張俊逸、年輕的臉龐。

此人,竟是藍葉山莊的藍宇凌!

雲陌冷冷的看着藍宇凌,相比於日前在藍葉山莊見到的藍宇凌,如今的他,早已沒有了當初的意氣風發,那雙本該乾淨、溫暖的眸子,滿是悲哀和譏諷。

「為什麼救我?」藍宇凌澀聲問道。

他是他殺父仇人的兒子,以雲陌對於藍葉山莊的憎恨,此刻就算不落井下石,也絕不該會救他。

為什麼?雲陌蹙了蹙眉。她為什麼救他?不知道。

或許是因為初見時,他那雙乾淨溫暖的眸子。或許是因為他渾身散發出的陽光氣息。或許是因為他是藍名的兒子,所以她不想讓他這麼舒服的死去。又或許是因為別的什麼。但是,她清楚地知道,她不喜歡看到他變成現在這個模樣。

「懦夫。」不屑的冷哼似無情的利刃,直刺進那顆年輕的卻已傷痕纍纍的心臟。霎時間,鮮血飛濺。

藍宇凌心中一痛,雙手緊握成拳。他想開口反駁,他什麼都不懂,憑什麼來指責他?他根本就不知道他所承受的痛苦。但是,看着那雙冰冷漠然、平靜無波的雙眸,他竟什麼都說不出來。

與他相比,雲陌從小父母雙亡。他雖不知道雲陌在天絕教過的是什麼樣的日子。但是,只要看着雲陌那雙冰冷的眸子,他就知道,他所承受的痛苦絕對不比他少。

他無法想像,從小背負着仇恨的雲陌是怎樣熬過來的;他不知道,那一身武藝,要付出多少努力和多少汗水才能得到;他不明白,當雲陌在面對那些本該至親,卻是仇人的藍葉山莊,是怎樣的心情。

雲陌的冷漠讓他心痛,這個比他還小的男人,所承受的,比他多太多。相比之下,他有什麼資格頹廢?父債子還,他怎能懈怠?

看着藍宇凌眼中逐漸浮現的光芒,雲陌眸光微閃,翻身上馬,與滿臉疑惑的鈺彤離開。她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