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此後相戀
此後相戀 連載中

此後相戀

來源:掌讀520 作者:蘇紫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南風瑾 現代言情 蘇紫

簡介:她故意接近,誘惑他,卻不想真正淪陷的卻是自己
當看到他擁着另一個女人入懷時,卻不想原來自己只是她的替身
情殤心碎時卻發現自己竟然懷孕了
「女人,你是我的,這輩子都別想逃
」 「我寧願死也不要當別人的影子
」 五年後,偶然相遇,她指着對面的某男:「兒子,他就是你的那個混蛋爹地
」不屑冷嘲
某男一臉的陰暗:「該死的女人,別太囂張,這次你跟兒子誰也別想逃
展開

《此後相戀》章節試讀:

第2章 報仇


等到蘇紫在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中午了。

渾身撕裂一般痛的要散架一般,慢慢睜開眼睛,看着房間里的一切,昨晚的零星畫面慢慢的浮現。

「該死的,真的被那頭肥豬給吃了。」氣憤的說著,一把撩開被子,剛要下床,眼睛瞥到了白色床單上的那抹刺眼,心裏咯噔一下。

自己寶貴的清白,居然是被那個肥豬給拿走了。還有那個見死不救的混蛋,心底狠狠的咒罵著。

「我不會放過你們的。」狠狠的說著,撿起地上的衣服趕緊穿在身上,逃離似得離開了。

桀拿出手機,撥通了那個電話:「少爺,那個女人離開了。」

「派人跟着她,隨時向我彙報。」電話那頭傳來冷冷的聲音。

掛了電話,南風瑾冰冷的黑眸看向窗外,犀利的眸光彷彿要射穿雲霄,直逼九天。

想起昨晚,冰冷的薄唇不由勾起一抹弧度,第一次自己對女人的身體如此不受控制,明知道她不是珞兒,可是那柔若無骨,生澀的吻技,淡淡的體香,讓他不由的貪戀,想要。

蘇紫拖着疲憊的疼痛身體,回了學校。

身心疲憊,身體更是痛的要死,倒在床上就睡著了。

不遠處一雙犀利的眸子死死地盯着學校的大門口,轉身離開。

南風集團總裁辦公室,南風瑾看着手裡的資料,眸光微微眯起。

蘇紫,聖南大學大三服裝設計系的學生,晚上兼職殘陽酒吧陪酒員,從小和阿婆相依為命,生活社交極其簡單。

「原來是個學生啊。」南風瑾淡淡說道:「好了,你出去吧。」

桀離開,南風瑾的目光又落在了手裡的資料上,那雙鳳眸如此的相似,冷哼一聲,可是在怎麼相似也不是她啊。

犀利的眸子看向落地窗外,純白色的紗窗隨風輕盪,呈亮的光芒穿透紗窗,拉落下輕薄細膩的柔光。

「洛兒,你到底在哪裡,三年了你為何還不出現?」聲音寡薄清涼,多了一絲惆悵。

等到蘇紫在醒過來的時候,才發現已經是晚上十點了,沒想到自己一覺睡了這麼久。身體的疼痛稍稍緩解了下,越想越氣,該死的居然被那頭豬給吃了。

她可是很記仇的,錙銖必報,居然主意打到了你姑奶奶的頭上了,哼看我怎麼收拾你。

想着從衣櫃里拿出一條黑色的蕾絲弔帶短裙,塞進包包就朝殘陽酒吧奔去。她知道那個肥豬每天都會到那裡去,而今晚就要去報仇。

此刻,殘陽酒吧最熱鬧的時刻,舞池裡人們瘋狂的隨着音樂搖晃着水蛇腰,貼身熱舞,燈紅酒綠間一片萎靡曖昧。

蘇紫在人群中搜索着那個肥胖的身影,終於在靠着舞台最近的那個偌大的真皮沙發發現了那個混蛋的身影。

冰冷的薄唇一漠恨意划過,瞬間隱藏起來,轉身朝吧台走去。對這裡最是熟悉,除了春毒物就是幻情物,而她要的就是後者。

轉身走向洗手間,換上了自己的那件黑色蕾絲超短裙,畫了一個濃濃的煙熏妝,又帶着一個紅色的蝴蝶面具這才滿意的走出來。

直朝一抹高的舞台上的三根晶亮的鋼管走去,頓時音樂一轉。

所有人震驚中,一個黑影出現在舞台上,背對着大家,如海藻般飄逸的長髮垂落腰間,玲瓏的曲線身材讓人想入非非。

頓時整個台下歡呼一片,人群雀躍,腳尖,驚呼蓋過音樂。

蘇紫伴着音樂,腳尖點地,身體柔若無骨,瞬間攀上那晶亮的鋼管,如水蛇一般,一個撩人的舞姿,慢慢轉過身,紅色的蝴蝶面具更是帶着幾分神秘,幾分輕佻。身體纏着那晶亮的鋼管緩緩落下,美得如盛開的嬌艷欲滴的玫瑰。

舞姿極盡魅惑,挑逗至極。頓時全場的氣氛被帶到了最高。

所有的男人歡呼驚叫,陣陣高呼蓋過一切。

蘇紫不屑的瞥了一眼台下的人,眼睛落在肥豬那尾隨的臉上,嘴角一絲輕嘲的冷意划過。

瞬間轉身,攀上另一根鋼管,身體一個倒掛,頭朝下,腳朝上,更是尖叫震天。

看的所有人人直流口水,尖叫震天。

不遠處,角落裡一雙修長的黑眸慢慢眯起,嘴角撫上滿意的笑容:「這個女人有點意思。」

音樂停,舞畢,所有人還沉侵在剛才的驚人艷舞中,久久不能回神。

蘇紫已經越過舞台,走向了那肥豬。

肥豬沒想到驚世舞娘居然會朝自己走過來,一臉的興奮得意,猥瑣的笑看着蘇紫,恨不得馬上將她壓在身下,狠狠的佔有。

紅色的蝴蝶面具下,冰冷的俊彥滿是厭惡,瞬間隱藏起來,毫不客氣的一隻手拎起肥豬的領帶,沖他拋了個眉眼,轉身朝後台走去。

肥豬一見,早就被迷得暈頭轉向了,哪裡還想的了那麼多,起身趕緊追上去。

蘇紫將他領到了一樓最裏面的VIP包廂,她知道哪裡平時都是不對外的。

肥豬急切的不行,衝進來就要朝蘇紫撲過來:「小美人,讓哥哥好好疼疼你。」

看着那迫不及待的肥豬,蘇紫故意嘟着嘴:「哎呀,門都沒關,人家會害羞的。」嬌滴滴,酥麻入骨的聲音一出,肥豬早就被迷得暈頭轉向了,趕緊去關門。

蘇紫順勢拿起了玻璃櫃里的紅酒,倒了兩杯。

肥豬哪裡還有心情喝酒啊,撲過來一把從後面抱住蘇紫:「寶貝,你的舞跳的太好了。」說著頭埋在她的脖間……

蘇紫趁機,將早就藏里那包葯倒進了酒杯,冰冷的嘴角一抹狠辣划過。轉過身,一臉的嬌羞:「哥哥,你這麼心急會嚇到人家的,人家可是乾淨啊。」

聽到這話,肥豬更是興奮:「哈哈,哥哥肯定會讓你爽的。」

「那我們先喝杯酒,喝完才有激情啊。」蘇紫說著,拿起那杯帶料的酒遞過來。

肥豬接過來,一口猛地灌下去幹了:「寶貝,快來吧,我已經等不及了。」說著將酒杯一丟,大手一把抱起蘇紫朝沙發奔去。

「啊,輕點,人家好痛。」蘇紫故意說著,心裏早就罵了他八倍祖宗了。

她很是不爽,厭惡至極,肥豬粗魯剛要行動,只覺身體頓時軟弱無力,動彈不得。

蘇紫見狀,眸底滿是得意。

「哥哥,你怎麼了?」故意說著問道,知道是葯起了作用,酒吧別的不行,藥效卻是一流的。

「我,我沒事,不知怎麼就沒力氣了。」肥豬說著,額頭上滿是細細的汗珠,很是不舒服。

「哥哥,既然你沒力氣,那我們就換個玩法。」說著慢慢從他的身下起來,將他剛才的衣服拿過來,抽出皮帶和領帶。

「你,你要幹什麼?」肥豬頓時一身的警覺,瞪大眼睛看過來,可是身體絲毫動彈不得。

蘇紫魅惑一下,修長的手指拂過他的胸膛:「哥哥,人家不過是想跟你玩點重口味,你不會是怕了吧。」

說著還衝肥豬拋了個媚眼,頓時被電的不行:「哈哈,好,都聽你的。」一臉的笑。

蘇紫用皮帶綁住他的腳,領帶綁住他的手,一臉的得意。

拿起剛才的酒瓶碰的朝牆壁摔去:「啪。」的一聲碎了一地。

撿起一片鋒利的碎片走過來,暈黃迷離的燈光下,那晶瑩的玻璃折射出的寒意,讓人不寒而慄。

肥豬這才意識到危險:「你,你要幹什麼?」

聽到這話,蘇紫不屑的冷哼一聲:「幹什麼,當然是敢幹有意思的事了。」說著拿起襯衫塞進他的嘴裏。

看着肥豬,不由的抿了下薄唇:「敢上你姑奶奶,去死吧你。」說著鳳眸一抹狠辣划過,手裡的碎玻璃狠狠的朝那扎去。

「啊!」

肥豬頓時一聲沖低哼的痛吼,鑽心的疼痛襲來,嘴巴被堵住,臉色蒼白的不行,痛的額頭上滿是汗珠。

看着那殷紅的鮮血流出,蘇紫鳳眸凜然冷笑,轉身離開。

好驚險,好刺激,好解氣,趕緊直奔洗手間,換上自己的衣服。

「快,快,封住所有的出口,不能放走一個人。」門外傳來保安焦急的聲音。

一定是有人發現了什麼,蘇紫頓時擔心的不行,趕緊將那身衣服和面具丟進垃圾桶里,臉上的濃妝還沒來得及洗掉,奔出門去。

必須趕緊離開這裡,想着朝舞池的人群奔去,角落裡的虞哲邪眯着眸子,看着舞池裡的人群,眼角卻瞥到了冒失撞進來的蘇紫。

微微一愣:「她是?」一身休閑與臉上的濃妝很是不搭,而且那驚慌的眼神極力的在掩飾什麼,嘴角微微勾起,起身朝蘇紫那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