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易龍志傳
易龍志傳 連載中

易龍志傳

來源:掌讀520 作者:易皓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易皓 陳辰

簡介:一場意外讓主人公易皓同學掉落到一個奇怪山洞裏,獲得了傳說中的八霸龍之一的契約神獸而後接觸到不同於現實的諸多怪異之事,並逐漸揭秘出很多謎題.展開

《易龍志傳》章節試讀:

第4章 震撼


在路途中,易皓望向車窗外不斷後退的綠化樹,心情十分焦急,雙手緊握,經常換坐的位置,就像坐不穩一樣。忽然他很想問黃君儀一個問題,但好像與現在的情況不搭調,不過再三思考後還是覺得問,即便她已經告訴自己要自己幫她偷東西,說:「你為什麼要找我?又為什麼要幫我?據我所知,你這麼一美女校花,我就不說了。我們以前似乎沒什麼交集吧?」

「偷東西就用你了,我自己找人搞掂吧。而其他你不用知道。反正你不用擔心,我不是壞人,我不會害你的。」黃君儀說,然後專心開車。

聽到她的話後,易皓竟然心裏很舒暢,沒有疑問,即使還是不知道答案。難道是因為她的驚人的美麗,還是其他?

接下來,易皓沒有再和她說話。仍舊是望着窗外的綠化樹,一直到達青荊鎮。因為易皓知道她開的車速已經很快了,所以也沒有催促她,大概過了大半個小時到達了青荊鎮。回到家鄉,易皓很熟悉地給黃君儀指路。由於鄉村小路,路面狀況不好,還要躲避行人等一些情況花費了半個小時終於到達易皓的家。

放眼望去都是一片泥瓦廢墟,曾經的高樓房此時都已被地震給打壓下去了,從此時所呈現的情景可以想到當時的地動山搖。到處殘垣敗瓦,塵土厚厚地蓋在它們之上。

易皓的家是由一間低矮的兩層泥磚樓房和五口人組成,樓房外層沒有裝砌瓷片,總的來說是一件比較簡陋的房子。這房子是幾乎耗盡了易皓父母一生才建成的安樂窩,但現在一場地震把他們的窩給震倒了,無異於一場巨大的精神打擊。

易皓看到如此的情景後,眼淚不禁滑落雙頰。不知道是因為看到到處到時殘垣敗瓦還是因為看不到父母的蹤影。黃君儀很想上前安慰他一下的,但她此時都被這樣的場面震撼了。雖然曾經在電視上看過震後的情景,但當自己親臨現場時又是一種不同的感覺!

易皓像瘋了一般跑向地震區,看到其他的樓房不僅有一堆磚石,還有一灘血跡,就是說明有人被砸傷了,但自家的屋子變成了一堆磚石,沒有一個人影在。他無助,他彷徨,他手足無措。他蹲下用雙手捂住頭在發愁,想起自己父母的充滿皺紋的笑臉和佝僂的身影。由於是昨晚的地震,現在救援都已經基本結束了,只有一些來撿一些可以用的東西的人。

但易皓見到有人走過時,就走上前問這些人,他急忙挑了一個距離比較近的人:「這位大叔,請問現在的災民安置在哪裡?」

「就在村裡的那間小學,出了這麼大的事,學校也停課了,驚動了省里的官員,所以他們現在暫時都在小學裏住着。」

「好的,麻煩您了。」易皓對大叔感謝後對黃君儀說:「走,去村裡的小學那裡。」說罷就往小學走去。

此時呆住了的黃君儀聽到易皓的喊話後也跟上去。一路上,他們都是踏磚踩瓦的走去,他們發現整天村都成了一片廢墟,只有學校這棟舊建築荒涼空洞地佇立着,使得原本不高的學校顯得更外的高大。他們看着這間歷經滄桑的建築,原本就破舊不堪的了,現在經過地震後就就有點像比薩斜塔了。易皓二人走進校門,映入眼帘的是那群不停走動的醫護人員,醫護人員不停地幫傷者換藥,他們穿着的白袍都傷者的血染上了紅色,連額頭上的汗都沒空去擦,任由它們流到眼睛、鼻子和嘴巴里。然後就是一群受到不同程度傷的村民,不過這些都只是輕傷的,涉及到生命危險的都送到大醫院去了。

易皓和黃君儀走上前去禮貌地問了一個中年醫生:「大夫,請問這裡有叫易天和王瑩的傷者嗎?我是他們的兒子,我很擔心他們。」

中年醫生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少年,看見他如此的穿着,就轉頭看向易皓旁邊的黃君儀,不禁驚訝了一下她的美色,但很快就緩過來叫來一個年輕護士,問:「這裡有叫易天和王瑩的傷者嗎?」

那年輕護士居然也是一等一的美女,她穿着比其他護士都潔白的護士服,可能是因為她的年輕,還是實習護士不能參與一些實質性的救援工作,只能負責一些查閱工作。如蠶絲般的頭髮隨着白帽下輕輕地飛揚着,那明亮有深邃的大眼睛是那麼動人,細密的眼帘,讓人覺得連睜眼閉眼間隙都是那麼襲人的。白凈的皮膚如櫻雪般嫩滑,世界上怎麼會有如此美麗的護士?此女只應天上有啊!她那雙明亮有深邃的大黑眼珠直視易皓的眼睛,讓易皓不敢和她對望,似乎怕她讀出他的心底的想法。而當她視線掃到黃君儀的臉上和身上,還有全身時,都不免有點嫉妒,因為她們都如此美麗,如此絕色。不過她沒有敵視黃君儀,反而對她微微一笑算是打了招呼,或許是她們都屬於同一類人。她納悶、疑惑,甚至不解這樣的男人身邊怎麼會有這樣的佳人。

年輕護士見過人後就低下頭翻閱那本已經掏出來的有關於傷者的登記資料的文件,大約過了一會兒,一把柔軟的讓人想睡眠的聲音響起:「沒有這兩個人的信息,所以他們應該不在這裡,你們可以去大醫院去看看有沒有他們。」易皓此時沒有任何享受的心情,或者說這樣的美女根本就不是他這樣的鄉村窮小子能得到的。

而易皓是一個受古中國傳統文化影響,是一個十分孝順的孩子,從小就立志將來要好好孝順父母的,但現在聽到年輕護士的話後,本就悲傷的易皓心咯咚一聲一下子跌倒了心谷底,他心急如焚,兩行清淚不斷的流。

這時一旁的黃君儀也顧不得彼此的熟悉程度和對地震的驚訝了,走上前拉了拉易皓的衣袖,然後把從包里拿出的紙巾遞給他,說:「現在不是傷心的時候,我們去大醫院去找找看,說不定他們逃過了地震,沒有受傷呢。」

聽到黃君儀的話後,易皓接過紙巾擦了擦眼淚,然後十分認同地說:「對,我們現在去大醫院。」

重新振作的易皓和黃君儀有匆忙地走去停車處出發到大醫院。在車上,易皓含淚再一次對黃君儀說:「雖然我不知道你具體是什麼人,為什麼會找上我。但我還是很衷心地對你說一身謝謝!」男人哭不可恥,重要的是真情實感。

黃君儀一震,然後又平靜地說:「等找到伯父伯母再說吧,你給我指路,我們去大醫院了。」

在他們出發到大醫院的過程中,易皓感覺這是他到目前為止人生中過得最漫長的時間,這段時間裏面的每一秒都在不停折磨他,煎熬着他。

不幸的事再一次發生了,昨晚地震的兄弟和鄰居又來訪了。可能沒有昨晚的大哥狂暴,但它們終究是一家子,脾氣火爆。

餘震來了,地面在劇烈地搖晃,本就質量不是很好的建築在上一次的地震中苟存下來卻沒能在這一次倖免,一座大概六層樓高的建築一下就下榻了,煙塵滾滾,震耳欲聾,不斷有人跑出,地震聲夾帶尖叫聲慘叫聲哭聲塌倒聲,電線杆,廣告牌,還有綠化樹都紛紛像在戰爭中倒下的軍衛,形成一個非常混亂的畫面。

易皓和黃君儀所在的車也不停地搖晃,但黃君儀也是訓練有素的人,她臨危不懼,巧妙地一個漂移躲過了前面一棵朝他們倒下的大楊樹。可他們沒想到的是由於青荊鎮的地質性質是疏鬆的土壤,經過一個中級的地震後勉強沒有地裂,但現在再來一個餘震,那就是使得本來就不穩定的地表裂成了一條長十米寬一米左右的縫。地裂的地方又剛好就是那條在整個鎮上唯一的瀝青公路,公路一下就分成了兩段,而黃君儀為了躲避那棵樹而連車帶人掉進了縫。

「啊!」黃君儀握住方向盤不斷打轉,可已經晚了。汽車剎不住,徑直往地縫裡鑽,嬌美的嫩臉露出驚怕的表情,此時她的雙手沒有握住方向盤,反而捂住自己的眼不敢看。

汽車在掉落的過程中,不斷地和岩石摩擦,那閃爍刺眼的火花就像煙火一樣噴出,還有車體與岩石的碰撞弄得車體不斷搖晃。易皓看見黃君儀的驚怕後,他鬆開離開座位上前一把抱住黃君儀,一隻手從光潔的背後面抱住她的肩,另一隻手則保住她的頭,這樣就可以全方位地保護她。易皓瞬間聞到她身上傳來的清香,一頭青絲飄柔。但他真的是沒有享受的閑情,現在最緊急的是保住小命,他自己死了是沒所謂,但拉上這個一個超級大美女去地府就是罪大滔天了。

黃君儀鬆開雙手,抬頭看着易皓滿是鬚根的下巴,頓時雙眼含淚,同時臉上緋紅緋紅的,畢竟從小到大除了父親以外,都沒被別的男人抱過,不過她此時真的很害怕,所以雙手也緊緊地抱住易皓,接着又趕緊埋首在易皓的胸懷,彷彿有易皓的保護,就算世界末日也不怕。

地震也似乎停下了,緊接着的一聲巨響,車子停下了,但依舊是搖搖欲墜,似乎再動幾下車就要墜毀下去一樣。此時的易皓和黃君儀頭受了不同程度的傷了。易皓因為要保護黃君儀,所以他的後背和頭部都被掉下的玻璃劃傷了,鮮紅的血液像顏料一般染紅了易皓的身軀,而黃君儀則相對好很多,只是手臂被一些玻璃劃破皮,他們的血都交融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