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異界蒼穹
異界蒼穹 連載中

異界蒼穹

來源:掌讀520 作者:維恩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亞嘶 奇幻玄幻 維恩

簡介:無意中落下凡界的異界之王亞嘶在一個暗黑的夜裡帶走了一個正在逃亡的明族聖女,面臨著暗黑魔族的窮追不捨,惱怒的他終於在一個天降災難的夜裡一舉殲滅了這些在世為惡的暗黑魔族......展開

《異界蒼穹》章節試讀:

第7章 懼怕


維恩嘆了口氣,聽着屋外那漸漸遠去的腳步聲,這才悄悄地打開房門,偷偷地望向了屋外。

還站在門口的樹樁讓維恩驚嚇到,正要再次關上房門的他卻被樹樁一把推開,嘴裏惡狠狠地罵道:「你這老頭在懼怕什麼?這樣的動作把我們都給嚇壞了。」

維恩頓時一陣驚詫,獃獃地望着眼前的樹樁,驚奇地問道:「你們不是要找我們兩個出氣嗎?」

樹樁搖搖頭,嘴裏喃喃地說道:「只是想讓你和我們一道說服王回去見見王后,哪怕是一天也好,王后都快急瘋了。」

維恩鬆了口氣,扯過一把椅子,一屁股坐在上面。

許久看着那還呆站着的樹樁,連忙請他坐了下來,端過桌邊的熱水,小心奕奕地遞到了他的手中。

一杯熱水下肚後,樹樁再次重提剛才的話語。

維恩頓時一臉的沉悶,小心奕奕地說道:「這王和我並不親近,我的命是他救回來的,前些天就想回地上去了,卻還是沒能回去,如果由我去幫你們說服的話,恐怕會讓你們失望的。」

樹樁失望的表情頓時在臉上表露無疑,維恩嘆了口氣,再次望向了屋外。許久的功夫,才見樹樁沉悶地站起,靜靜地走出了他們的房間。

到了門口,卻再次轉身,那一臉哀求的表情讓維恩頓時難以拒絕,只好勉強地應下了他的請求,但卻明確地告訴他自己也許沒有完成任務的本事。

但是開心的樹樁此時已不去想這堅難的任務,不停地向他說著道謝的話語。維恩連忙把他送回了房間,這才痛苦地走了回來。

書生那一張高深莫測的臉龐讓他更添了一絲的冷意,維恩摸了摸自己那已是毛骨悚然的肌膚,窩進了床間,閉上雙眼念起陣陣地定術,強迫自己掃去了那紛雜的意念,沉沉睡去。

寢宮裡的亞嘶和心魚此刻還沉浸在那一陣陣的歡愉之中,完全不知這宮中剛才所發生的一切。

忽然那條可怕的白蛇再次出現在宮殿門口,兩隻閃着綠光的眼睛獃獃地望着這一片金色的宮殿,尋思了許久,才猛然又撲入了殿內。

被這一陣聲響驚起的一群精靈,瞬間跟在了白蛇的身後撲向了殿後。

那一雙雙凝目相望的眼睛讓白蛇有些膽戰心驚,但此時的它已顧不上害怕,身形迅速地沖向他們。

聞着鼻間傳來了陣陣妖氣,精靈們警覺地閃過,一道道的掌風在瞬間從他們的手中發出,被掃中尾巴的白蛇頓時感受到了一陣熱辣辣地疼痛,整個身形迅速捲曲,道道的妖氣和毒氣再次迷漫了整座皇宮。

精靈們唯恐被這毒氣熏到,身形迅速地撤回了房內,緊閉上房門,這才鬆了口氣,運起意念讓一個接着一個的元神在這個時刻出竅,再次奔到了殿後。

愣了半晌的白蛇詫異地看着眼前這幾個與維恩有着天壤之別的精靈,口裡呼出了陣陣的妖氣。

幾個元神卻在此刻飛速地撲到了白蛇的七寸處,當這些元神接觸到它的皮膚之時,白蛇被嚇壞了,嘴裏發出了陣陣的嘶叫聲音,不停地甩動看頭顱,傾刻就把他們的元神甩向了遠處。

被撞得東倒西歪的元神們頓時被嚇得六神無主,個個迅速飛回了自己的身軀里,任憑那白蛇如何的發威,都不肯再次奔出。

此時的亞嘶和心魚正從一陣愉悅中疲軟下來,癱倒在一旁的亞嘶不時的喘着粗氣,宮殿里那陣陣的嘶叫讓二人一陣驚詫。

亞嘶迅速披起衣物,奔向了那發出聲響的走廊。白蛇巨大的身軀正盤旋在一道房門處,口中的長舌正時不時地在房門上添動着。

憤怒的亞嘶意念一起,一道金光纏向了這隻白蛇。瞬間被纏住的白蛇嘴裏發出陣陣痛苦的叫聲,口中的妖氣吐向了亞嘶的身軀。

聞着這一股噁心的腥味,亞嘶煩悶地發出了道道的金光,瞬間把白蛇的身形籠罩住。

逃脫不了的白蛇痛苦地大叫,聽着這陣陣的叫聲,房間里的人群嚇得把自己藏在被窩中不敢動彈。

看着它那痛苦的樣子,亞嘶一陣大笑,從身體里發射出去的光線再次加強,道道的光線纏繞在白蛇的身上。

一會兒功夫,白蛇便已奄奄一息,亞嘶得意地收回了那道道的金光,徑直走到它的身旁。

忽然一道白光閃過,白蛇已在瞬間逃之夭夭,驚呆了的亞嘶身形一閃,順着它逃去的方位奔去。

遠處的山林里依然翠綠如茵,迎着天空中的太陽綻放着那美麗的身姿。

奔入了叢林中的亞嘶環顧四周,卻不見白蛇的蹤跡,只好又退出了這片山林。

抬眼望向了遠方,卻依然沒了白蛇的身影,心中的驚奇讓他運起天眼,望向了這一片蒼茫,但還是不見那白蛇的身影。

無奈的他只好又退回了宮殿,那悶悶不樂的樣子讓心魚很是擔憂。

許久亞嘶開口問道:「你們這光明一族仇人真多。」

心魚嘆了口氣,淚水再次充盈了她的眼睛,「王,我們光明一族之人身上的血液里有一種可以抗拒暗黑族人魔力的功效,但如今因為這樣的懷璧而遭受了滅族的慘狀,如今的光明一族已經是死的死傷的傷,能夠存活在這個世上的也許就只有我和爺爺了,但這些傢伙卻依然不肯放過我們。」

看着她那一付楚楚可憐的樣子,亞嘶的心裏無比的傷感,伸手把心魚摟在懷中,嘴裏喃喃地說道:「不怕,我有在,我一定不會讓你們出事的。」

心魚的眼淚在這一刻從眼眶中落了下來,滴滴落在了亞嘶的肩膀上,陣陣地抽泣聲同時響起。

許久那還在抽泣的心魚才強忍下了心中的痛苦,擦去了臉頰上殘留的淚水,勉強地停下了陣陣地抽泣。

看着她那悶悶不樂的樣子,亞嘶心疼地帶着她飄出了宮殿,閑逛在那美麗的山林之中。

片片的綠草從中長出了幾朵美麗的小花,這小小的點綴瞬間讓這片翠綠的山林增添了一份生機。

望着眼前這美麗如畫的景色,心魚心中的傷痛卻還是無法忘卻,滴滴的淚水再次落下,瞬間把身邊的綠草掛上了滴滴的露珠。

遠處一陣鳥鳴吸引了二人的心神,亞嘶抱起心魚身形瞬間飄去。那一片驚慌的鳥鳴聲還在繼續,但二人的眼前卻已不見了生靈的蹤影。

這密密麻麻的樹木和着半空中慌張的鳥叫聲,頓時把這片本該是寧靜的山林渲染成了恐怖的地域。

心底泛起的陣陣寒氣讓心魚打了個冷顫,遠處的山澗忽然冒起了一股濃濃的妖氣,透過這重得的森林飄向了他們的鼻喉。

亞嘶鼻間的金光瞬間迸發,道道的光線把心魚緊緊圍繞,這才止住了妖氣的入侵。

鬆了口氣的亞嘶凝目望去,那條白蛇此時正盤旋在山澗處的樹林之中。

亞嘶意念一起,帶着心魚奔到了白蛇的身旁,一道白光瞬間劃成一道弧線閃過,這條白蛇再次逃得無影無蹤。

詫異的亞嘶運起天眼,望向了四周,方圓上千里的地方竟然無法尋找到這條白蛇的蹤跡。

回想着它剛剛露面的那一瞬間,亞嘶抱起心魚飛快地在這一片山林里四處尋找,許久還是找尋不到。

天色在他的尋找中漸漸的暗了下來,夜幕也在瞬間降臨了這一片大地。亞嘶無奈的帶着心魚回了宮殿。

殿里的一群人此時已圍在了宮殿的大門口等候着亞嘶二人的歸來。

看着他們那一張張期待的臉龐,亞嘶發出了陣陣地苦笑,帶着心魚奔進了寢宮裡。

房門瞬間緊閉,留下了屋外那一群還在疑惑的傢伙。

維恩嘆了口氣,拉着書生走回了房間,抬頭看着這金光閃閃的四壁,再次被閃花了眼的書生伸手在牆壁上敲打了數下,傻傻地笑道:「要是臨走時能敲一塊下來帶走,那該有多好啊。」

一旁的維恩忍不住笑了出來,伸手撫摸着這一片的金光,裝出了一臉貪婪的模樣,「要是能夠都帶走,那就更好了。」

書生的臉頓時一片通紅,連忙轉過頭去,不敢直視維恩的眼睛。

看着他那連耳根都紅了的樣子,維恩哈哈大笑,走到他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語重心長地說道:「有時候人性的貪婪就在這麼一種時刻中體現。」

書生點點頭,收回那還緊盯着這金光閃閃的牆壁的眼睛,再次窩回了床間。

忽然遠處的一陣叫聲把他們再次驚起,瞬間奔到了宮殿里的幾尾白蛇讓打開房門的維恩大吃一驚,手忙腳亂的關上了房門。

那幾尾白蛇卻在他關上房門的瞬間奔進了屋子,一陣慘叫從書生和維恩的嘴裏發出。

寢宮裡的亞嘶迅速奔來,道道的金光瞬間籠罩了他們,那被蛇咬到的傷口此時已呈現黑色的創口。

劇毒在瞬間傳遍了二人的全身,在金光里打着冷顫的他們腦袋一陣陣地眩暈,怒極的亞嘶手中的金光射向了那幾尾白蛇,傾刻斃命的它們軟軟地落在了地上。

望着還在金光中眩暈的維恩二人,一道金光滲進了他們的全身,把那已泛出的黑氣逼出了體外。一會兒功夫二人已再次恢復。

亞嘶這才收回了法力,手一揮把他們那軟綿綿的身軀扔向了床間,傾刻間便已昏沉沉睡去。

退回了寢宮的亞嘶端坐在床間,嘴裏念出了一道咒語,把維恩屋內的那幾尾白蛇聚集在了自己的面前。

順着那道道咒語的幾條白蛇的屍體飄出了宮殿,亞嘶的元神在此刻隨着他們飄向了遠方。

在那片熟悉的山林里,亞嘶來到了一座洞穴之中,時不時垂下的一條條白蛇身上泛起的陣陣腥味,讓他有些噁心。

亞嘶意念一起,道道的金光裹住了他的元神,那被隔開的氣味那他的鼻間一陣的輕鬆,元神順着那一條通道一陣猛衝,一會兒功夫,但已奔入了洞穴深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