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無極魔帝
無極魔帝 連載中

無極魔帝

來源:掌讀520 作者:凌雲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雲海 凌雲 奇幻玄幻

簡介:一個門中天才偷練魔功,被人陷害,九轉生死之後踏入魔道一途! 從此以後,天大,地大,魔在我心,魔隨我意,踏着漫天仙佛的屍體,成就無上魔道! 億萬生靈,百萬神魔,紅顏枯骨….. 開啟一段輪迴生死之謎!展開

《無極魔帝》章節試讀:

第一卷 東荒大陸第2章 天才的隕落


「你們師徒感情真令人感動。怎麼,二師弟你下不了手嗎?」欲斬草除根而親自趕來的流月真人冷笑道。

流風真人頓了頓,道:「大師兄,此事請你不要插手,師傅老人家已經答應不取雲兒性命了。」

「哼!」流月真人冷哼一聲,道:「凌雲擅自煉魔功,違反祖訓,今日不除,我滄瀾宗還如何在東荒立足?」

「哈哈哈」凌雲忽然大笑了起來,憤怒的看着流月,吼道:「流月,你少扣帽子,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師徒兩人的奸計,今日若我凌雲不死,他朝定然十倍奉還於爾等師徒兩人!」

「放肆,膽敢如此對我說話。」流月大罵一聲,雙手一揮,探出一雙金色的大手掌,手掌泛着一股殺意直接朝着凌雲罩來。

凌雲雖然天資卓絕,但如何是滄瀾宗四大弟子之首的流月真人的對手。流月真人一掌拍來,暗藏殺機,絕不會給凌雲絲毫生機。

金色的手掌鋪天蓋地朝着凌雲而來,強大的氣勢鎖定凌雲的氣機,除了硬抗之外毫無他法。

「想殺我,沒那麼容易!」

凌雲大吼一聲,忽然周身散發著一股魔氣,魔氣沸騰,氣勢遠比之前強大的多。他怒吼着,手握着拳頭朝着那金色的手掌轟去。

流月真人冷冷的笑了笑,看着一旁的流風真人,道:「二師弟,看見沒有?你還有什麼話要說嗎?」

「轟!」

一聲大響,金色的手掌散發的金光淹沒了那道道魔氣,直接碾壓而下,儘管凌雲動用了魔功依舊無法抵擋流月的攻擊。

「啊!」

金光散發處傳出了凌雲不甘憤怒的吼聲。

「孽畜,去死吧!」流月真人沒有絲毫的留情,再次探出大手拍去。

強大的威勢壓在凌雲的身上,此時凌雲根本無法動彈,被拍落在地上,不屈的半跪着,不停的吐血,雙眼閃爍不屈。

「夠了!」一直看着沒有動手的流風真人終於忍不住動手了。

流風真人身影一閃雙手划動着,金光四射,沖向了那遮蓋而下的金色手掌。就在流月那手掌即將拍落而下之時被流風真人擋住了。

流月臉色一沉,叱喝道:「二師弟,你難不成要護短嗎?」

流風面色憤怒,卻又不好直接戳穿流月,畢竟沒有真憑實據。

「大師兄,得饒人處且饒人,你已經達到目的了,何況師傅也說了,只要廢掉他的修為,壓在後山無落崖面壁十年便可以了。」

流月氣的直咬牙,看了眼流風,思索了片刻,道:「那好,此子魔功已經有所成就,是你來廢還是我來廢?」

流風猶豫不決,看着被鎮壓的不能動彈的凌雲,他實在不忍。俗話說,一日為師終生為父。凌雲對他也尊敬有加,此番要他親手廢了凌雲的修為,這無疑是親手將凌雲送入絕境。

流風真人也清楚凌雲的性格秉性,寧願死,也絕不願淪為一個廢人。但若不成為為廢人,將變成死人!

流月在一邊冷笑着,看着猶豫不決的流風。他很想斬草除根,直接抹殺凌雲,但也確實不好動手,畢竟先前滄瀾宗宗主有言在先,廢掉凌雲修為,鎮壓在禁地無落崖十年便可。

「罷了,還是我替你動手吧。」

說著,流月真人手一揮,往前一步,推開流風真人,接着大手往下一探,將滿頭大汗,氣息十分虛弱的凌雲抓在手上。輕喝一聲,一道道金光亂竄,沖入了凌雲的體內。

「呃啊啊!」

「流月,啊啊!」

凌雲痛苦的慘叫着,雙眼通紅,大口的吐着鮮血,他感到五臟六腑,奇經八脈都被那灼熱的金光腐蝕掉,全部打碎,他想反抗卻無能為力。

「大師兄,夠了!」流風真人再也看不下去了,憤怒的吼了一聲,全身爆發著氣息沖了過來。

流月真人冷笑一聲,雙手一仍,凌雲整個人如一灘爛泥被丟在地上。

「怎麼?二師弟,難道你還想跟我動手嗎?」

流風臉上閃現着怒氣,看了眼流月,說道:「你已經廢了雲兒的修為了,為何還要打碎他的經脈?為什麼?」

流風真人天性善良,不喜與人爭鬥,而流月真人卻擅於權謀之術,處處刁難流風與凌雲。多年來流風真人能避則避,不能避則忍了下來。可此刻他卻再也忍不住了。

泥菩薩也有三分火氣,眼看着自己的愛徒被人廢掉修為倒也罷了,就連經脈也被打碎。

流月有些不以為然的回答道:「二師弟剛才你也看到了,此子不但偷練魔功,並且還以魔功反抗於我。若不廢掉他,以後難保不出麻煩,我沒有直接抹殺他算是給你面子了。」

「你。」流風一聽怒不可遏。流月擺明了是想斬草除根才會如此狠毒。

「哼,二師弟勸你好自為之!」說完,流月真人十分的得意的朝着滄瀾宗而去。

風蕭蕭,地面之上還殘留着淡淡的法力,凌雲整個人面如死灰,全身死氣沉沉,白衣早已被血液所染紅。儘管他有一股頑強不屈的鬥志,可事實是殘酷的。修為被廢倒也算了,此時他的全身經脈也被流月廢掉,流月徹底的斷絕了他的後路,從此後,如果沒有奇蹟發生,他將永遠的淪為平常人,終身無法修鍊,甚至連普通人都不如。

「雲兒。為師」流風真人臉上儘是不忍,憤怒,無可奈何之色。

凌雲沒有回答,他艱難的想要爬起來,卻感到周身軟綿綿的沒有一絲力量,全身被抽空。

「師師傅徒兒不……不怪你!」凌雲極其艱難的低聲訴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