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虎膽神偷
虎膽神偷 連載中

虎膽神偷

來源:掌讀520 作者:孫可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孫可 玉足

簡介:少年身具聖盜神偷傳承,偷偷香,竊竊玉,本想平平凡凡過一生,無奈現實苦逼人,只能硬着頭皮,周旋於各色美女之間,不亦樂乎
展開

《虎膽神偷》章節試讀:

第8章 幾近暴走


在車上,小薇講述了事情的始末。

原來,葉知秋剛離開不久,這個小女孩便闖了過來,被忽然衝過來的寶馬給撞了一下,小薇便急匆匆的衝過去救人,哪知那寶馬主人卻不依不饒的。

還好,受傷的不是小薇,如果是她,可能早就……

葉知秋在慶幸的同時也感覺到了憤怒。

小女孩很快便被送進了搶救室,葉知秋拉着小薇的手坐在長椅上抽着煙,雖然有護士過來勸阻,但都被葉知秋那血紅的眼睛給嚇到了。

不一會,醫院門口人影噪雜,還伴隨着女人的哭聲。

葉知秋抬頭一看,約莫三十五歲左右,紫色中等的一個女人沖了過來,甩手就要給葉知秋巴掌,還好葉知秋反應夠快,一把將其拉住。

「你這個畜生,還我女兒命來。」婦女撕心裂肺的吼道。

葉知秋一愣,隨即明白過來,看來是這個婦女誤會了,以為自己是始作俑者,聲音有些沙啞,剛要開口,卻聽小薇說道:「阿姨,不是哥哥傷害小妹妹的,哥哥只是救人。」

「救人?」女人首先一愣,很快便怒吼道:「不是他撞得人,怎麼會救?」

被冤枉的滋味讓葉知秋一陣無語,還有莫名的憂傷。

「大姐,等會你女兒醒了,你就會明白誰是真正的兇手。」葉知秋反而平靜下來,說道。

那女人本來本來還想不依不饒,可是樓道那頭再次傳來騷動,而這次為首的卻是那個胖子,跟在他後面的是妖嬈的女人和一群警察。

「就他,就他……」胖子一邊指着葉知秋,一邊怒吼着沖了過來,葉知秋冷冷的看了那人一眼,也大步沖了過去,而小薇卻在後面拉扯着葉知秋的衣服。

「啪啪啪」葉知秋甩手就是幾巴掌,又急又狠,打的胖子暈頭轉向不說,數顆白森森的牙齒脫落在地。

「葉知秋,你給我住手。」人群見葉知秋忽然發難,唯有妖嬈的女人再次尖叫,別人都不自覺的後退幾步,但後面傳來一聲姣好的女人聲音,怒氣沖沖的喊道。

葉知秋很聽話,停下了雙手,卻抬起一腳,將兩百斤的身體一腳踹飛出去。這時,警察們也走了過來,為首的卻是張麗。

「葉知秋,你是無法無天了是吧?」張麗看着眼睛中有些血紅的葉知秋,聲音有些冰冷的問道。

「你……你……你個混蛋,我會讓你……你和那個病秧子好看。」倒在地上的胖子見警察為他撐腰,痛苦哼哼的同時,怒聲說道。

聽到「病秧子」三個字,葉知秋「呼」的一下又沖了過去,抬起腳一下子踩在胖子的背上,那人很配合的發出一聲慘叫。

「快抓住他。」張麗的臉色越來越寒,在她面前打人,這還像話么?王寶強和趙大海和葉知秋最熟,也明白他暴打的人是誰,急忙上前拉扯。哪知平時看起來瘦弱的葉知秋,此刻就像是山嶽一般,兩個人根本就沒有辦法扯動他分毫。

治安處的警察們見狀,眼睛中滿是驚訝,很快都撲了過去,費了九牛二虎之力這才將暴走的葉知秋給拉開。

「如果你敢動她半根汗毛,我會殺了你。」葉知秋猛然抬頭,看着趴在地上被揍成豬頭的胖子,聲音猶如從地獄裏傳了出來,就連幾個治安處的警察都感覺到了那股冷意。

「賈少,你沒事吧?」就在這時,另一撥人跑了上來,看制服應該是交警大隊的,急忙扶起趴在地上的胖子,其中一個微微發胖的交警出言關懷道。

胖子指着葉知秋,想要說話,但看着咬牙切齒的他,將到嘴的話生生的吞了下去。

「葉知秋……」張麗話還沒有說出來,葉知秋卻很不客氣的打斷:「張大警官,人是我打的,我說過的話算數,他要是敢動小薇一下,我會殺了他。」

「啪!」張麗甩手在葉知秋的臉上扇了一巴掌,罵道:「混蛋,你知道你再說什麼嗎?」

葉知秋渾然不覺:「我說過的話依舊算數。」葉知秋看了一眼自己被抓牢的雙手,聲音依舊冰冷,眼神中卻是堅定之色。

那個哭喊着說葉知秋是「兇手」的女人從交警那邊明白過來,這一切算是怎麼回事?她一手拖着哭泣的小薇,來到葉知秋面前,就要下跪,葉知秋一愣,還是沒有來得及阻止。

「恩人,是我的不對!我……」

「嘩啦」手術室的大門忽然被推開,一個護士急匆匆的對眾人喊道:「誰是『O』型血,女孩失血太多,血庫告急。」

「我。」葉知秋下意識的說了一聲,一下子掙開拉着他的趙大海等人,便急匆匆的沖了出去。

手術室里,小女孩安靜的躺着,除過「滴滴」作響的儀器外便是慘白的燈光,這一切猶如葉知秋的內心一般。

為什麼會成這樣?難道這個世界就沒有溫暖了么?

他只是躺在了哪裡,不知道是如何抽血的,直到他感覺大腦一陣眩暈,臉色變得有些蒼白。拒絕了護士為他注射葡萄糖的要求,便獨自推開手術室來到外面。

人依舊不少,但是圍觀的人已經散去,小女孩的父親也來到了醫院,想要對葉知秋表示感謝,但看着他臉色蒼白如紙,將到嘴的話咽了下去。

張麗、趙大海、王寶強等人還在,看着葉知秋出來,幾人圍了過去,葉知秋很平靜,看了張麗一眼,道:「等我一下,我自己去警察局。」

小薇已經是淚流滿面,葉知秋低下身子,含笑着摸了摸她的小腦袋,道:「哭什麼呢?哥哥對你說過,小薇是最快樂的女孩,現在是,將來也是。」

「哥哥……」

「好了,哥哥先陪這幾位警察哥哥去一趟,等會秦阿姨會來接你,記得,不要胡鬧,等我回來為你煎藥。」葉知秋說完之後,打了一個電話,將小薇託付給她對着小女孩的父母說道:「大哥大姐,麻煩你幫我先照看一下小薇,等會有人來領她回去。」

說完放開小薇的手,對着張麗說了一聲「走!」率先向門外走去。

警察局依舊是那樣冷冷清清,審訊室中葉知秋坐下之後一言不發,對於坐在那裡的張麗趙大海三人視若無睹。

「葉知秋,你還有什麼話說?」張麗冰冷的問道。

「我無話可說。」出奇的是葉知秋不但沒有出言狡辯,反而對自己的罪行供認不諱。

反常的表現,讓張麗一怔,她不明白,今日的葉知秋變得讓她感覺不習慣,不由微微擔心起來。

幾人都和葉知秋有過交集,對於這個愛打架,卻總能找出無數理由的男孩,此時有一種難言的深沉。

「你知道你打的是什麼人?」張麗語氣轉柔,問道。

「什麼人?」葉知秋很淡的說道:「我不需要知道他是什麼人,他讓我看清楚,原來這世界這麼冷漠,那個小女孩有什麼錯?而那胖子又做了什麼?難道你張大警官不清楚么?」葉知秋的眼神無比的銳利,「我承認我有罪,但為了這事情你抓我,你讓我看輕你了,還有一點我也要告訴你,無論他是誰,我遇到他一次,我打他一次,他若是敢動我關心的人,我會讓他死無葬身之地。」

冷,猶如冰山上萬年不化的冰雪,讓這個炎熱的審訊室中,忽然處於寒冷的冬天一樣。

張麗沒有見過這般認真的葉知秋,現在的他渾身散發著一種讓她說不清的氣勢,甚至於讓張麗感覺在此有些不自在。

「你們兩個審吧,我有些累了。」忽然張麗有些無力感,面對一本正經的葉知秋,她不知道如何說,不過此刻,她真的很擔心,因為那個胖子在京城的能量不是一個普通小市民能抵抗的,就連自己也不能保護其周全,難言的擔憂,無助的感覺泛上心頭,而面對着現在猶如倔驢一般的葉知秋,她該如何?

「小葉,你這次闖了大禍了,哎……」趙大海語氣很平靜「賈家在燕京的勢力太大了,就像我們這些小警察他是不會放在眼裡的,這次你又打了他,恐怕……」

「沒有什麼恐怕,我會讓他付出代價的。」葉知秋很倔強的抬起頭,眼神變得有些發狂。

「哎……」王寶強嘆了一口氣,道:「今天的那個女孩是你妹妹吧?」還不待王紹宇回答:「你不為你自己着想,也要為你那未成年的妹妹,以及今日受傷的小女孩着想一下。」

葉知秋聽出了弦外之音,意思是這賈公子會對這幾個無辜的人報復。

「他沒有這個機會。」葉知秋忽然抬頭,猛然間,眼睛中更加的堅定,道:「放了我,我就不相信,這個世界沒有王法,難道他會一手遮天。」

面對着忽如其來的變故,趙大海和王寶強一驚,隨即說道:「小葉,你冷靜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