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斬天成聖
斬天成聖 連載中

斬天成聖

來源:掌讀520 作者:葉凡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凡 奇幻玄幻 徐夫子

簡介:九龍拱衛,天下擇主! 葉凡,一個擁有人族與巫族的混血少年,踏上了祖龍大陸的璀璨舞台,追溯亘古的傳說,尋找失落的遺迹,重現武者的輝煌;凡人之軀,修成仙聖,出神入化,諸般神通,掌控穹蒼,縱橫八荒六合
天難滅,地難葬;天劫,無法讓其毀滅,天威,無法讓其屈服!既然天不容我,我便以力斬天,成就無上仙聖
展開

《斬天成聖》章節試讀:

第一卷 潛龍蟄伏第3章 青紅皂白


秦家在武皇城也是一個很大的世家,與蕭家族的實力不相上下,而且在朝中也有很高的地位,在明武帝國,秦家和蕭世家在朝中,一文一武,而且多年來也素有不合,不過這些事情皇帝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沒有過多干涉;維護國家的穩定,必須要掌握一定平衡,如果朝中文武首領相處和睦,這才另皇帝心生不安;帝王權術,就在於此。

葉凡平時除了去打些零工,經常也到郊外去抓捕一些野生動物,去換取一些散錢,補貼家用,偶爾也會自己帶回家,和雅琪一起,美美的吃一頓。

葉凡轉頭看南城門,現在離城門關閉還早,趁着這些時間可以到城外去抓捕一些野雞之類的野味,可以拿回家好好吃一頓。

想到這,葉凡便往着南城門走去……

一路走出來,葉凡也沒有看到先前闖出城外的那一隊人,不知道去了哪裡,看了看四處曠野,葉凡走到一處山丘之上,這裡已經是皇城好幾公里之外了;周圍只有一些零散的農夫,偶爾看見一些背着大弓和砍柴刀的農民進山打獵。

葉凡從八歲的時候就打死了一條野狗,那次是一個意外,從此他就發現自己身體的力量超出常人,如今已經十二歲了,表面上看起來文文弱弱,但若是比拼力氣,即便是尋常大漢也不一定是葉凡的對手,所以這幾年來,葉凡經常外出打獵,每次都會打到不菲的獵物。

最近聽說這一帶,有不少野禽出沒,所以葉凡才來到這裡,站在山丘之上,葉凡四處看來看,不一會嘴角露出少許的微笑。

縱身跳下三四丈的山丘,葉凡輕輕的走到一處林立外圍,鼻子輕輕一聞,側耳傾聽,連上浮現一抹笑容,很顯然這裡附近有野禽的出沒。

果然,不一會,在葉凡隱蔽不遠處,一直野禽,突然出現在葉凡眼前,這是一直肥大的山雞,『咯咯』的叫個不停,葉凡正要出手抓捕的時候,突然身子一顫,似乎有一股極其危險的氣息瀰漫了他整個身體。

『嘎』那肥碩的山雞一聲慘叫,一支黑色的箭支破空而至,瞬間插入了山雞的身體,一箭斃命,藉著一聲長嘯聲從不遠處傳來;

「哈哈,進入運氣不錯,射到一直山雞」一個囂張無比的聲音從山林出傳來。

葉凡心中一沉,這個聲音他很熟悉,就是剛才在武皇城大街上那個囂張的聲音,一點也沒有變化,葉凡想到這,一陣鬱悶,難道這些人也是出來打獵的?

葉凡也知道這些人不好惹,本來想悄悄離開,卻不料,有一支箭破空而至,目標直指葉凡,頓時葉凡全身神經一陣,一股冷汗,好在葉凡多年來也獵殺不少的野獸,所以很快便反應過來,順勢躲過那支箭,但那箭的速度太快,葉凡的左肩依舊被擦傷,一道道深深的傷口,隱隱的看到裏面的白骨,葉凡深吸一口氣,身體一跳,跳出了樹林,站在了那些人的對面,右手捂住左肩傷口,鮮血潺潺流出,染紅了他半邊的胸膛。

葉凡雙眼如野獸般的看着眼前的幾個人,冷冷的說道:「為什麼對我放箭?」

很顯然那公子哥一愣,他旁邊的一個中年男子,『咦』了一生,說道:「我還以為是一隻山雞呢,沒想到是一個小屁孩。」

葉凡臉色更冷,那個領頭的青年男子,也有些詫異,看着葉凡,冷笑道:「小子,你鬼鬼祟祟的躲在這裡做什麼?莫非你想行刺本公子?」

「哈哈」旁邊的幾個青年哈哈大笑。

葉凡沒有說話,就這樣看着眼前的幾個人,深深壓下身體的痛楚和無邊的憤怒,轉身便離開,就在這個時候,那公子騎着大馬,攔住葉凡的去路,冷笑道:「小子,老子問你話呢,你敢不回答?說,是不是來行刺本公子的?」

「我不認識你,為什麼要行刺你?」葉凡冷冷的說道。

「嘿,你不說實話,是吧?老子會讓你說實話的,你們幾個過來,將這小子給我綁回府里,本公子要好好的審問審問。」那公子不屑的看着葉凡,招了招手。

「你不要欺人太甚?」葉凡憤怒道。

「嘿嘿,本公子就是欺人了,怎麼地?看你那窮酸樣,也敢來行刺本公子?不自量力」那青年歪着腦袋,看着葉凡,手中的鞭子狠狠鏟了下來。

葉凡退後一步,伸出右手,抓住那鞭子,順勢一拉,那青年一驚,整個人被葉凡從馬背上拉了下來。

身後幾個青年滿臉驚駭的看着眼前這一幕,沒想到這個世界上還有人敢把秦家二公子給從馬背上扯下來,而且還是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孩子?每個人看到葉凡的眼神都變了,似乎他已經是一個死人,得罪了秦家二公子,可不會有好下場的。

「呸」那二公子被摔得七竅生煙,狠狠的站了起來,但也有些心悸的看着葉凡,沒想到這個小孩的力氣會這麼大?

二公子用手指着葉凡,滿臉怨毒的說道:「好,很好,敢讓本公子出醜,本公子要讓你生不如死。」

「你們幾個愣着做什麼?過來給我把這個小畜生給我綁起來」二公子吼道。

那幾個人才反應過來,全部撲了過來,葉凡忍住左肩的痛楚,左閃右避,那幾個人始終抓不住葉凡,只有那個剛才射箭的中年男子,眼中似乎有些吃驚,看着葉凡的動作,完全是一種本能的動作,這是一種多年和動物廝殺的結果,而且躲避的身法也比較粗淺,也沒有使用一點的真氣,完全靠着身體的強壯來閃躲。

「這到底是哪一家的小孩?不簡單」那中年男子神色有些變化的說道。

那二公子見幾個人抓不住葉凡,連上一陣青紅,對着那中年男子大聲道:「你還不把這小畜生給我抓起來?」

那中年男子眉頭微微一鄒,卻沒說話,雙腳一蹬,人已出現在半空中,葉凡閃躲之中本後傳來一道危險的氣息,不顧左肩的傷口,敞開八字,不再躲避,轉身逃開,眼神一縮,看到那中年人一掌拍了下來。

這人是個高手!

葉凡不敢和他硬碰,身子一側,躲開了那中年人的攻擊,但葉凡左肩朝下,整個人滾了下來,肩膀上傳來一陣撕裂的痛楚,葉凡一個驢打滾,站了起來。

那中年人臉色一變,沒想到葉凡躲開了他的攻擊,自覺臉上無光,一陣怒容,那中年人在此成掌,左右夾攻,霹向了葉凡的面門;葉凡退無可退,避無可避,拼盡全力,伸出雙手,迎向了中年人的手掌。

「嗤……」葉凡臉色一變,整個人的氣息迅速的消退,臉上突然變得蒼白起來,那中年人的掌力渾厚,一股無形的真氣湧出,葉凡始終不敵,整個人如風箏斷線的倒飛出去,撞斷幾顆樹木,最終落在灌木叢中,生死不明。

那中年人收回掌力,很是不屑的看着葉凡到底的地方,其他幾個青年,都看向十幾丈遠的葉凡,哈哈一笑,葉凡的死活,他們才不會關心。

那公子的臉色這才好了一點,罵道:「這個小畜生的力氣真大,死了活該。」

其他幾個青年笑聲附和,那中年男子看着二公子,問道:「二公子,身體沒受傷吧?」

「我沒事,回去吧,就讓這個小子死在荒郊野外,他媽的,今天出來真是晦氣,被一個小傢伙給扯下馬,你們回去可不許給別人說,聽見沒有?」二公子一臉憤怒的看着眾人,大聲道。

「是,我們不會說的,二公子請放心」那幾個青年附和道。

二公子臉色這才有所好轉,騎上大馬,鞭子一扇,大馬嘶鳴一聲,速度飛快的離開,其他幾個人相互對視一眼,無奈的搖了搖頭,都相繼離開了叢林,很顯然,一個平民的死活,他們是不會放在心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