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若愛已不在
若愛已不在 連載中

若愛已不在

來源:掌讀520 作者:滄靈瀾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凌澤熙 滄靈瀾 現代言情

簡介:他對她的不信任,無法動搖她對他至死不渝的愛
為了活着,她隱忍,腦海中卻是他的名字
但當真相大白於天下的時候,他卻再也觸摸不及她眼角悄悄隱退的淚痕,眉眼心間亦是無奈「算是我還你的……」 來不及說出的「我愛你」三個字,生生被掐斷……展開

《若愛已不在》章節試讀:

第一卷 脫胎換骨第3章 誰替我堅強


「如果可以換一種方式活下去,媽媽一定會替我高興的是嗎?」滄靈瀾抬起掛着淚水的臉龐問。

杜月蓉有些恍惚,她說:「瀾兒,如果換種方式可以讓你過的更好,活得更洒脫一些,那麼就去嘗試一下吧。」

她不知道的是她所謂的方式和滄靈瀾的「方式」,完全不一樣。滄靈瀾的方式就是將對他的愛換成等價的恨,只有這樣才會讓自己更堅強一些。

「瀾兒是最堅強的,媽媽相信你。」

堅強?是啊,躲在角落裡獨自舔着傷口的時候,在人前總是一張笑的無害的清純。傻傻的,卻總是被人利用,被人傷害,卻還是會替他們說好話,那個朝氣的小傻瓜,是不是早在易辰風攬着衣夢蝶的肩離開的那一刻就已經死了?

「嗯。媽媽也會好起來的。」滄靈瀾心裏卻想如果自己的母親離開了,那麼她一定不會放過他們,她一定會讓他們血債血償。

「嗯。會的,媽媽不怕痛,就怕苦了你。」

「媽媽,瀾兒不怕苦,只要你好好的。」滄靈瀾說完,昂起笑臉,替杜月蓉拭擦掉臉上殘留的淚痕,她說:「媽媽,我愛你。」

杜月蓉飽經滄桑的臉龐,映印出燦爛的光芒。「媽媽也愛你。」

與此同時,傑瑞集團總經理辦公室。

凌澤熙眼底是冰涼的一片,久久才幽幽擠出一句話:「她真的用了?」

「熙,你這最近沒問題吧?」李毅傑指了指自己的腦門問。

「她是真的用了?」凌澤熙沒說一個字,似乎都能聽到牙齒上下碰撞發出的聲響。

李毅傑稍微嚴肅了一點,卻還是改不了花花公子的語氣。他說:「熙,那張卡不是你留下的嗎?你留下的目的不就是為了讓她用的嗎?」莫名其妙不是?主動留下卡的人是他凌澤熙,怎麼感覺都好像自己罪孽深重,是不是當時應該攔着?話說就憑他能攔得住嗎?

這些話打死他他都不會說。「你是在生氣嗎?」彷彿發現了新大陸一般,李毅傑馬上來了興緻。

「生氣?哼,無非是個愛慕虛榮的女人,她還不配。」凌澤熙咬牙切齒的話語,聽在李毅傑的耳中儼然就是恨鐵不成鋼的意思。

「是,她不配,那你還生的哪門子的氣?」李毅傑就是不知道萍水相逢的人,至於嗎?莫不是他們以前認識?

「我有說過我生氣了嗎?」凌澤熙不咸不淡的掃了一眼李毅傑,然後彎起唇角淺笑,他說:「收起你那強大的好奇心,否則一定會讓你死的比豬還難看。」

窘汗!比豬還難看?貌似自己就這麼差勁不是?怎麼看都是十足的帥哥呀,李毅傑泛濫成災的小自戀,開始冒酸水,天妒紅顏呀!

「熙,你是不是嫉妒我比你帥才這麼說的?」李毅傑看起來很受傷。

凌澤熙心底猛然愣了。曾經也有人對自己這麼說過,只是……罷了。他嗖的站起身,心底莫名的煩躁,卻不知道為何。

電話響起的時候,他正朝着門口走去。李毅傑湊過去想要看一眼,卻發現不是熟悉的號碼。「不接電話嗎?」

「回拒!」說完凌澤熙便離開了辦公室。

「哎,你去哪?」李毅傑抓起電話,緊跟着追上前,然後當著凌澤熙的面將再次打來的電話接起來。「您好,哪位?」

滄靈瀾握着電話的手心裏全是汗,她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或者應該怎麼說。「哪位?說話……是不是打錯了?」李毅傑再次確認「不說話我掛了。」

「等一下。」滄靈瀾躲在廁所里,手機緊緊貼着耳朵。

「呵呵……原來有人在啊,還以為我在自言自語呢。不知道你找哪位?」李毅傑聽着電話中傳來的急促的急促的聲音,忍不住想要調戲。

「請……請讓這個手機的主人接電話,可以嗎?」滄靈瀾感覺好強的壓力,彷彿和自己說話的人就在自己的面前,卻不知道這份壓力來自何方。

「呀?熙,找你的呢,要接嗎?」

「不是讓你拒接的嗎?你接了就該由你來解決,你看着辦。」凌澤熙揮開李毅傑伸過來的手說。

想必凌澤熙根本就沒有把這通電話將滄靈瀾聯繫到一起,也不知道自己那天怎麼了,看到她無助的摸樣,會忍不住想要去幫助她,似乎根本就見不得她難過,分明他們才不過見過一次。

「熙說他沒時間,有什麼事情你可以和我說。」李毅傑說的無比的真誠。

滄靈瀾卻不知道要說什麼。只能任由李毅傑一個人在自說自話。「想聊什麼?天文地理,上天入地我無所不能,其實你可以考慮考慮我,其實我比熙更有魅力,時間久了,你就會明白,其實……」

「喂,喂,喂……」有毛病嗎?怎麼不說話?李毅傑當真糾結了。

「如果我說想要太陽和月亮同時出現在同一片天空下,你也可以辦到嗎?」滄靈瀾覺得好笑,卻又覺得這種話大多是謊言。

李毅傑顯然沒料到電話那端會傳出這樣的問話。同在自己身邊的凌澤熙也聽到了,他的眉毛好看的上揚了一下,心想終於是棋逢對手了。

「如果我說我能,今晚你就陪我一夜如何?」李毅傑本着玩玩的心態說。

滄靈瀾在心底狠狠的鄙視了他。「一夜情的魅力似乎比你的真心還要值錢。」

李毅傑的臉漲得跟豬肝色,他咬牙切齒的反問:「看起來你是在誇我了?不過你可以嘗試一下,是不是激情比愛情更值錢。」

凌澤熙自始至終都沒有開口,他只是抱着看好戲的態度在聽。

滄靈瀾無奈的嘆了口氣,她說:「他在你身邊是嗎?告訴他,錢我會還的,只是我沒有那麼多,只能慢慢還。」

愣住的何止李毅傑,還有身邊正襟危坐的凌澤熙。他微微蹙了蹙眉頭,是她?會還?他覺得有意思,很少會有女人在知道那張卡的奧妙還會說自己會還。

凌澤熙從李毅傑手中將電話拿過去。他痞痞的說:「用什麼還?」

李毅傑驚得下巴快掉下來了,這是什麼情況?凌澤熙從來不喜歡女人,身邊連只蒼蠅都不允許亂飛,現在正問着一個只見過一次的女人這樣的問題,果真他們有問題,李毅傑摸着下巴仔細的觀察着好友臉上的每一個細微的表情。

「我會努力找份工作,然後將錢還給你。還有……我現在很需要錢,可是我不知道原來你的卡是無限期的,如果我說我一次性會刷很多,卡不會有什麼問題吧?」滄靈瀾努力的找着合適的詞語。

凌澤熙的臉色並不是很好,卡有問題?這個女人不是腦子有毛病吧?他幽幽的說:「可以,你隨意刷。如果你有那個能力還的話,我很樂意接受。但是如果在我規劃的時間內還不上,我想我有可能會提一些苛刻的條件,怎麼樣?」

「……」滄靈瀾不知道他所謂的「苛刻」究竟有多麼「苛刻」,只是眼下,這是她唯一的辦法。她握緊手掌,落地有聲的說:「好!」然後直接將電話掛斷。

凌澤熙看着已經黑了屏,越發覺得有意思。敢先掛斷他的電話,敢如此明目張胆的說這樣的話,那麼如果還不上錢,他會想到更多的辦法來對付她。

李毅傑看着瞬間變得冷硬的一張臉,嘴角抽噎,果真是腹黑又百變,於是清咳了兩聲算是打破這種無形中的低氣壓。「熙,不去吃飯嗎?」

「去醫院。」

「醫院?你生病了?」李毅傑自知道說錯了話,馬上識趣的噤聲。

凌澤熙直接去了地下停車場,取出那輛騷包的賓利,卻心情大為不爽的看向副駕駛座上坐着的李毅傑。「下車!」不容忽視的語調,讓李毅傑想無賴都裝不成,只能悻悻的下車。

然後便瞧着賓利一陣風似的從自己身旁駛過。李毅傑摸着下巴,雙手環胸,低低的笑了,莫不是去找剛才那個女人了?好奇心果真是個好東西,行動遠比思維快的人,利索的找到自己的車也跟了上去。

伊麗莎白醫院。

滄靈瀾將洗好的水果端送到病房,然後很認真的削着蘋果皮。明明很大的一個蘋果,被削好之後卻只有一小塊大小。杜月蓉睡了一覺醒來之後,就那樣出神的看着滄靈瀾。

滄靈瀾看着被自己削成那樣的蘋果,心不受可控制的難受,卻還是強忍着對杜月蓉說:「媽媽,你吃吧,瀾兒沒用,總是削不好。」

杜月蓉寵溺的說:「只要是瀾兒削的,媽媽都愛吃。」然後儘可能大口的咬着蘋果。

滄靈瀾笑,使勁的笑,她說:「還是媽媽最好了。」

這樣溫馨的一幕看在門外的凌澤熙的眼中,卻是別有一番景緻。原來她的堅強都是裝出來,觀察入微的他,又怎麼看不出來,剛才她眼底一閃而過的難過,可是卻笑得那樣的燦爛,真是個傻女人。

凌澤熙轉身離開。他有着美好的家世背景,爺爺曾經是軍人,父親做過官,後來又下海經商,在新加坡創立了傑瑞。他也曾是y大的學生,後來在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商學院讀了碩士。

在他知道她動用了他的卡的時候,就查過她的資料。她也曾經是y大的學生,卻在四個月之前申請了退學,原因不詳。

回到車裡,驅車去了濱海廣場,任由海風吹亂他整齊的頭髮。夜景下映襯的剛毅的臉頰,更顯得有些魅惑人心,可是深鎖的眉頭,卻泄露了他的情緒,他有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