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一元鎖情
一元鎖情 連載中

一元鎖情

來源:掌讀520 作者:夜魅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夜魅 朴瑤瑤 現代言情

簡介:他是壟斷一切的股票界霸主,夜魅的地下老大,卻被一個醉鬼一樣的女人拉走?更加讓冷寒翼嗜血地想是,她留下來的毛票子是什麼意思?1張皺巴巴的1元錢?五年後相遇,「媽咪,為什麼這個叔叔和我長得這麼像呀?」小男孩趴着一個靚麗女人褲管問道
「那是他看媽咪的寶貝長得帥,所以故意整容和你一樣的……」這個該死的1元錢女人,天天在他身邊轉,偽裝技術一流,居然還睜眼說瞎話
「這個大忽悠,外加偷了他的種不認賬
好,很好,非常好,新帳舊賬一起算!」如鎖定獵物般盯着那張翻版自己的小臉蛋,若有似無揚起唇展開

《一元鎖情》章節試讀:

第一卷 第8章 惑情


坐落在t市的黃金地段的惑情酒吧熱鬧,五彩燈光的舞池忽閃忽暗。

舞台中央是,妖嬈的舞女水蛇般的腰靈活地扭動着,濃妝艷抹的臉精緻美艷,媚眼如絲,不停的放電,惹得台下的男子尖叫一片喝彩。

勁爆的音樂,迷離的幻燈,香醇的酒氣。

這是一個酒色場所,亦是一個享樂場所,曖昧縱橫,紙醉金迷是它的風情,正如這個酒吧的名字,惑情。

「惑情」原本只是律法之神的陸浩傑,為了方便自己才成立起來的娛樂場所,誰知道無心插柳柳成蔭,惑情竟然這個經濟危機和在他興緻缺卻的形式下,反而鶴立雞群,如日中天一般把周圍原先的酒吧,舞廳比了下去。現在的惑情已經已經發展成為陸氏企業一股不可或缺,中流砥柱的事業,經濟入賬到了日進金斗,讓人眼紅吶。

「帝,再喝一杯吧。」一隻塗滿蔻丹紅的柔夷翹着蘭花指地把盛着鮮紅如血液的液體的高腳酒杯遞到男人的唇邊,還時不時用故意拉低了自己的低胸禮服,企圖引出他的慾望。

先不要說她現在傍上的這個男人是多麼的不可一世,冷寒翼,冷傲集團最年輕的總裁,做事雷厲風行,不論是正邪兩道都必須對他禮讓三分,被外界稱之為:冷帝。

再加上他那,俊美異常,猶如鬼斧神工之作,刀削般深邃的五官,飛鞘入鬢的濃眉鷹挺,目光炯炯有神,鼻樑堅挺,高而風骨。

還有那微薄緊抿着的性感薄唇,不點而朱好似多一分紅則顯得妖孽,少一分又覺得欠妥。渾身上下,渾然天成的尊貴,氣勢如飛龍在天,高高在上,亦高不可攀,銳不可當。

就算有時候氣息冷然到冰天雪地,千年寒冰,彷彿他這樣的一個眼神就可以凍死對方,殺人於不知不覺中,但那金錢,權利,身份,皮囊的誘惑還是讓一些自不量力,卻亦不知悔改的飛蛾撲火,前仆後繼,爭先恐後的去自取滅亡。

海藻般微卷的長髮隨意在女人黑白分明的肌膚上的披散開來,釋放了它的妖嬈嫵媚,只是在某人眼裡就變成了至極的庸俗,噁心和下賤。

「寶貝可真體貼,就知道如何寵悅於人哦?」冷寒翼看着這個倒貼緊黏着自己,一副春心蕩漾,勾引自己的女人,眼底更加是陰霾一片。

深邃的黑眸滿是冰霜和鄙夷,哼,女人永遠是最低賤的生物,隨便玩玩就好。世界上最花言巧語的是女人,最貪得無厭的是女人,最冷血無情的是女人,最虛偽市儈,做作,無知,不要臉和尊嚴的還是女人……

「翼,最討厭了啦!」

果然,有時候得意忘形,或者不知天高地厚,自己幾斤幾兩重的蠢人還是不少。比如說:現在這個不知道犯了她恩主忌諱的女人。

濃重的煙熏妝不知何時已經被其蹭着暈散開來,塗得如夜晚下的霓虹燈的嘴唇隨着女人開口說話時,彷彿是一張一合的血盆大口,讓人看得更加噁心,鄙棄,就如同她廉價到負數的自尊自愛,早就不知道墮落了多久,墮落到何處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