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都市妙僧
都市妙僧 連載中

都市妙僧

來源:掌讀520 作者:大黃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大黃 奇幻玄幻 黃毛

簡介:女人是老虎! 小和尚謹記老和尚的話,下山了
咦,不對呀! 既然女人是老虎,師父為什麼讓我來保護老虎? 會不會咬我? 且看小小玄僧腳踩九州屍,俯首揮臂山河顫, 泡美女,做生意,無往不利; 捉妖怪,除惡魔,戰無不勝; 賊老天,不還我大老婆誓不罷休!展開

《都市妙僧》章節試讀:

第8章 老不要臉


事情緊急,易為了抄近路當眾翻過三米多高的圍牆顯露了不俗的身手,卻不想還是引來了麻煩,就在他腳尖輕點牆面,身體往前飄行未沾地時,一枚暗器疾射而至……

「哼!」

冷哼一聲,易哥虛空踏步,腰部借力,身體憑空橫移兩尺開外,非常輕鬆的躲過襲來的暗器,暗器失去準頭,直接打在巷子內的牆壁上,「砰」的一聲脆響掉在地上,竟然是一塊瓦片。

「咦!臭小子,老夫竟然看走眼了。」

暗影處傳來一聲驚呼,聽上去很蒼老,但中氣十足,話音未落,一道灰影鬼魅般閃身而出,橫在易哥面前。

「老傢伙,你好不講道理,剛才用傳音術恐嚇我不算,現在又用石頭丟我?」

易冷眼瞧着面前的灰衣老者,很無語的道。

「什麼?你敢說我老人家不講道理?你這臭小子仗着會點三腳貓的武功敢欺負我家妞妞,我傳音警告你,你還故意親妞妞的嘴,你當我老人家的話是放屁嗎?」

羊肉串攤前,易突然欺身林逸欣面前,將她抱在懷裡,事發突然,灰衣老者沒有來得及時出手,由於人很多,這才傳音警告易趕快放手,結果不想易非但不買帳,而且還當眾親了林逸欣,如此一來,讓暗中保護林逸欣的灰衣老者憤怒之極,自然不會放過易。

「我還有急事要去辦,沒有功夫理你!」易心中着急,不願意多作糾纏,正要繞過灰衣老者離去。

「想走?」看到易想逃走,灰衣老者豈能放過,左手如鷹爪般猛扣易的肩頭。

「我沒時間和你打!」易沉肩扭腰,右腳尖踏地將身體甩出去十多米遠,連頭都不回的繼續離去。

「哼!你欺負了我家妞妞還想跑?看拳!」

一招走空,灰衣老者吃驚不小,卻更堅定了他摸清易真正實力的想法,老傢伙得理不饒人,飛身上前通臂一拳猛擊易的後頸,易腳走「之」字,閃身讓開,灰衣老者再次出腳,易又輕鬆躲開……

整整三分鐘,易招招閃躲,灰衣老者卻還是不依不饒,讓易因為林逸欣哭泣時那分愧疚感覺蕩然無存,眼瞧着灰衣老者又是一掌拍來,便不再客氣,同樣一掌迎了上去……

「砰」的一聲,好像兒時街邊崩爆米花的聲音在耳邊炸響,灰衣老者悶哼一聲,連退了十多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人越老越要知進退,休要再來纏我,否則後果自負!」

易的身影化成一朵在夜色中飄浮的白雲閃過幾下,便消失在巷口,他的話卻在灰衣老者的耳邊響起,灰衣老者震驚的瞧着離去的易,嘴裏驚呼道:「我一定是在做夢,一定是夢!南海凌雲步,少林般若掌,還……還有傳音術,這些絕學怎麼可能被一個少年練成?」

夜色瀰漫,霓虹閃爍,喜歡泡吧的夜貓們出動了。

古時秦淮名妓讓多少文人騷客痴往,千年過去,如今畫舫不在,琴聲消散,佳人無蹤,秦淮街之上,酒吧餐廳矗立,更堪比那曾經逝去千年的繁華。

絕色佳人酒吧。

雖然這家酒吧從外表看起來不是很大,但火爆程度絕對能數得上秦淮酒吧街前幾名,除了酒吧內那強烈節奏感的電子音樂,震耳欲聾的DJ喊麥,五彩繽紛的鐳射燈閃……

酒吧門被推開,一身白衣的易走了進來,驚呼道:「靠,這頭母豹子好歷害?」

原來,他的眼神瞬間便被舞池正中上一名身材火辣的舞女吸引……

因為要找人,易直接往裡走,卻被一個濃妝艷抹的嫵媚女人攔住,酒氣熏人的嗲道:「小帥哥,陪姐姐喝一杯酒好嗎?」說話的同時,還往易身上靠過來。

「我對你這樣女人不感興趣!」

下山快一個月了,老和尚口中的「老虎」易也見到了許多,形形色色各有特點,但他最討厭女人濃妝艷抹,瞧着面前女人嗲聲嗲氣的模樣,很噁心,因此態度上面毫不客氣道。

「嘻嘻!小弟弟開個價吧?」

嫵媚女人毫不掩飾對易的興趣,言語非常露骨。

「讓開!」易揮手拍開女人的手,臉色一冷道。

「哼!老娘就不讓開,你能怎樣?」話不順耳,讓嫵媚女人柳眉一豎怒道。

「滾!」易眼中冷意閃過,突然探手抓住嫵媚女人,隨手丟了出去!

「啊……」

完美體驗了一把空中飛人感覺的嫵媚女人尖叫着飛出去二十多米遠,跌落在酒吧一處陰暗角落裡的卡台上。

「靠,你他媽的敢動我的妹子,找死!」

隨着人肉炸彈落下,五六個正在喝酒的男人猛然站起,叫罵聲中沖了過來,其中一個刀疤臉男人掄起手中酒瓶,照着易的腦袋砸下……

易根本沒有閑功夫理會其它人,他的目光鎖定了正在尋找的目標,就在酒瓶將要砸到自己頭上時,他的身體不退反進,險而又險的躲過砸下來的酒瓶,身體前沖的用肩頭狠狠的撞在刀疤臉男人寬厚的胸口,砰的一聲悶響,刀疤臉男人的身體被撞飛出去,魁梧高大的身軀直接將身後四名同伴砸了個人仰馬翻……

「敢動疤哥,你等着瞧……」

刀疤臉男人昏死過去,其它四個同伴酒也醒了大半,瞧見易一臉淡定的模樣,心中明白事情出乎意料的棘手,紛紛攥緊了拳頭說狠話,但底氣明顯不足!

「哼!等着瞧你妹!」

見到四個男人沒膽衝上前,還指着自己放狠話,易冷哼一聲,衝上前一陣拳打腳踢,沒挨過兩分鐘,四個傢伙滿臉是血的賴在地上求饒:「大哥!饒命!你大人有大量,我們幾個兄弟瞎了狗眼,您就把我們當個屁放了吧!」

打架鬥毆這種事情在酒吧里並不鮮見,屬於常有發生的事故,但卻很少會出現這種以一敵五完勝的局面,一身白衣的易年紀明顯不大,但他動作漂亮,下手狠辣,直讓人無法將他和十六七歲的年紀劃等號,眾人矚目中,易並未站在原地,而是直接向酒吧角落走去……

昏暗燈光下,酒吧僻靜角落,一個年輕的女人坐在那裡醉得很歷害,昏暗的燈光下,一頭如瀑布般的秀髮垂在肩頭並遮住她的半邊臉,黑色束腰連衣裙包裹着她曼妙修長的美好身材,柔嫩白晳的玉手晃動中端着一隻高腳杯,滿滿一杯紅酒剛剛沾嘴即被仰脖灌下,酒杯剛剛放到桌上,兩個衣着光鮮的撩菜男很紳士的又為她倒滿一杯……

易直接上前,探手奪下女人手中的酒杯,動作很粗魯的將她抱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