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超級打工仔
超級打工仔 連載中

超級打工仔

來源:掌讀520 作者:張三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張三 李雲

簡介:窮鄉僻壤的天堂村,身世坎坷的苦逼小農民張三連個三流大學也沒能上完,只能走上打工之路,成為基層的車間工人,受人欺負和凌辱
不過,再弱小的人也有他的逆鱗和底線,在一次酣暢淋漓的痛罵之後,張三否極泰來,健壯的體魄,一步步走向人生的巔峰
創建全球最牛的三豐農業集團,天堂村成為世界第一村,張三成為華夏國最強最帥的小農民……展開

《超級打工仔》章節試讀:

第一卷第6章 就是喜歡三哥


張三搖搖頭:「叔叔,我不想上學了。家裡為了我上大學欠了那麼多的債,我要去打工,把欠下的債全部還清,再給爺爺奶奶好好地修修墳,這樣我心裏也好受點。」

吳天貴歉然道:「三兒啊,你別怪叔,叔雖然答應了你爺爺,可是,叔實在是想不出辦法呀,你知道,翠蘭馬上也要上大學了,我們全家也在勒緊着褲腰帶呢。要不,你再申請一點助學貸款吧?」

張三看着爺爺的屍體,搖搖頭:「爺爺一走,我再也沒有心情上學了。再說,我現在孤身一人,無牽無掛,到哪兒都能生活下去。」

「可是,你爺爺的心愿就是讓你上完大學呀。」

「叔,我知道你是為我好。」張三喃喃道,「我會上完大學的,社會也是一所大學。」

「唉……」吳天貴重重地嘆了口氣,「那好吧,我也不勸你了,總之你再好好想想吧。」

吳天貴說罷,看着手裡的那沓百元大鈔,錢並不多,四五千塊的樣子,但感覺沉甸甸的。

他嘆息地搖搖頭,轉身走出了屋子。

出了大門,女兒吳翠蘭還站在大門口,低着頭,絞着手指,心事重重的樣子。

「翠蘭,你還沒滾呀。」吳天貴一見了女兒就來氣。

「爸,我想跟三哥說一句話就走。」

「有什麼好說的,趕緊滾。」

「幹嘛那麼凶嘛,人家又沒惹你。」吳翠蘭白了她爸一眼,不滿地嘟噥着。

吳天貴看看四周的幾個鄉鄰都在忙着,走到女兒的面前,指點着她的額頭,低聲斥責道:「臭丫頭,你想跟三兒好,門都沒有!你們剛剛那樣子,說出去丟死人了!」

「爸,三哥是好人。」

「我知道他是好人,可是你看看他家裡這個環境,人也長得不怎麼樣。」

「長得怎麼啦,平平凡凡普普通通的,就是過日子的人嘛。」吳翠蘭撅嘴犟道。

「你小小年紀,懂個屁。總之,你別想着他。」

「爸,三哥上完大學,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上什麼大學呀,他現在不想了。再說,他到那個破學校學什麼畜牧獸醫,將來能有什麼出息呀。」吳天貴氣沖沖地,然後又語重心長地道:「翠蘭,你馬叔叔家的杜鵑姐都考上了錦城的師範大學,你也要給爸媽掙口氣呀,不能比馬杜鵑考差了。」

吳翠蘭氣道:「爸,我的事你別管。你太小瞧人了!我不想跟你說了,我相信三哥將來一定會有出息的!」說罷一跺腳,氣哼哼地走了。

吳天貴沖女兒的背影叫道:「我跟你說臭丫頭,你要是不好好讀書,將來考不上一個好大學,老子就不讓你回家。」

「不回就不回。」

吳翠蘭說著,快步向家裡跑去。

吳天貴出去跟馬德奎說了張三的情況,馬德奎一聽就急了,跑進張三的屋子,急道:「三兒,聽說你不想上大學了,是不是真的?」

張三點點頭:「是真的,馬叔叔。」

馬德奎馬着臉,斬釘截鐵地道:「不行。這個大學你一定要上完,咱們村裡現在只出了杜鵑和你兩個大學生,全村人就是砸鍋賣鐵,勒緊褲腰帶,也要把你供完。」

「馬叔叔,您別急,聽我說嘛。」張三滿面淚水,跪在地上懇切地道:「馬叔叔,我知道您是為我好,想讓我念完大學,將來能成材,有出息。可是,現在爺爺奶奶都死了,我再也沒心情念下去了,爺爺奶奶含辛茹苦地把我撫養大,他們就是我的精神支柱,我考大學,念大學,全都是為了讓他們高興,將來幫他們一塊兒養豬養羊,現在他們一走,我的精神支柱全垮了,再也立不起來了。」

馬德奎痛心地道:「三兒,你學習認真努力,馬叔叔是看着你從小學、中學、大學一步步成長的,你現在的大學只有兩年沒念了,中途退學太可惜了,將來你一定會很後悔的。」

張三搖搖頭:「不,馬叔叔,我絕對不會後悔的。」

「三兒,叔叔實在是不忍心吶,你還是再好好考慮考慮,叔叔一定會發動全村人,幫你度過這個難關的。」

「馬叔叔,不用了,我已經決定了。村裡的人都不富裕,我不能拖村裡的後腿。再說杜鵑讀書比我聰明,她剛剛上大一,也要花很多錢,翠蘭也要上大學了,您和吳叔叔還是把精力全都用在她們身上吧。」

「唉……」馬德奎長長地嘆了一口氣,搖搖頭,眼窩裡滾出兩顆老淚。

在張三的堅持下,爺爺的後事還是以天堂村一慣的習俗,風風光光地下葬了。

那幾天,張三天天躲在家裡哭呀恨呀,哭爺爺奶奶一把年紀辛辛苦苦地將他拉扯大卻沒享着一點點福就撒手西歸了,恨他的父母心狠自私生了他卻沒養他丟給一對老人照管。

張三從小到大都沒見過自己的父母,聽爺爺奶奶說,他爸因為在外面打工搶劫殺人,被判了無期。母親一氣之下就離家出走了,從此再沒有回來過。

那幾天,張三趴在床上不吃不喝也像死了一樣。

那幾天,只有小黃不離不棄地守在他的身邊,即使肚子餓得呱呱直叫也不離開半步。

最後,張三還是想通了,將家門鎖好,帶着小黃到爺爺奶奶蛋墳前跪下磕了幾個響頭,把小黃託付給了村長,然後回學校辦退學手續。

西川農學院的院長聽說張三要退學,十分不舍,特地召見了他。

農學院雖然位於錦城,但是在很偏遠的郊區,所設專業多半是農科,主要是為少數民族地區培養農學人材,在西川省眾多的大學中毫不起眼。

農學院有一千多畝,佔地面積雖然大,卻多半是些八、九十年代的老建築,院長也是個年過花甲的老教授,姓李,戴着老花眼睛,頭髮都全部白了。

李院長將張三讓到辦公室里坐下,親自給他倒了杯茶,和藹可親地說:「張三啊,說說看,你怎麼要退學呢?」

張三低頭黯然道:「院長,我不想上學了。」

李院長搖搖頭:「不會的,你不是不想上學。不想上學的話,你怎麼會那麼認真學習,努力鑽研,上周還代表我們學校取得西部九省區農業大學畜牧育種類學科比賽一等獎,聽說你不但在畜牧獸醫專業有紮實的理論知識和實踐經驗,還選修了農學專業,對各種果樹的種植也很感興趣。」

張三老老實實地點點頭。

「說實話,我很少見到像你這樣肯用功的學生,我希望你留下來繼續完成學業,這對你將來的發展肯定會有好處的。我知道你家裡發生了很多事情,學費和生活費我們學校都會替你考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