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女總裁的戰神
女總裁的戰神 連載中

女總裁的戰神

來源:掌讀520 作者:秋香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王經理 秋香

簡介:他玩世不恭,潛隱花都,原本只是為了尋找那終極的秘密,卻沒想到桃花運不斷 他就是姜山,遭人背叛,當他重新踏入都市之時,必將是一場腥風血雨,他發誓將屠盡一切仇敵!展開

《女總裁的戰神》章節試讀:

第4章 鐵血往事


她不知道,姜山這個時候卻在想其他事。

「這個女人,看來,生活的也不安全吶。」在他這個專業人士看來,這輛明顯經過專業軍工改裝過,增強了防彈能力的路虎車,彰顯了它的主人不安的環境。

「果然。」姜山不在動來動去,閉上眼睛開始養神。

車燈一路穿行,來到城區一處高檔電梯公寓停了車,徐水卿踹了一腳正在假寐的姜山,丟過來一個車鑰匙。

「B棟六單元十二號6樓,自己上去,這房子是我小妹在住,她現在在美國留學,沒有一兩年不會回來,你自己先住着。」說完,遞了一個「滾」的眼神給正在裝着楚楚可憐想要她送上樓的牛皮糖保安,轉身就開着路虎打着車燈遠去。

目視着徐水卿的車離開,懶洋洋,帶着笑的姜山表情慢慢凝固了,變成的冷漠,輕輕拋了拋鑰匙,深沉而悠遠。

上樓,開門,這套房子大概有一百二十平米,布置溫馨簡潔,在桌上還擺放着青春馬尾的靚麗少女笑起來甜甜的照片,以及她和徐水卿的合照,青春少女眼神純潔,不染俗物,和一旁表情沉靜,彷彿被陰雲籠罩的徐水卿形成鮮明的對比。

姜山掃了一眼,就不再在意,從浴室洗了一個澡出來,坐在沒有開燈,被黑暗籠罩的房間沙發上,閉上眼。

這一刻,彷彿周圍都凝結了,他聞到到了硝煙和火藥特有的氣味,一面長劍和刀鋒的交錯的旗幟飄揚在燃燒的戰場上的場景,這一刻,彷彿從他的記憶最深之處蘇醒。

「教官,我們被包圍了,兄弟們都負了傷,已經走不了了,我們掩護您走!只要您在,鐵血傭兵團就會永遠存在,兄弟們的意志就會永遠的存在這個世界上!」臉上已經被子彈貫穿的眼睛的軍裝打扮的戰士用嘶喊聲在這一刻似乎覆蓋過了戰場上永不停息的槍火聲。

一群每一個人都帶着累累傷痕的戰士們用堅毅的眼神看着他,臉上儘可能露出一生中最後的笑容。

然後滔天的炮火和火箭炮帶出長長的燃燒痕迹,覆蓋了整個戰場,將記憶中那一張張鮮活的笑臉撕成粉碎。

「鐵血!」彷彿重回那一幕,姜山眼神尖如刀鋒,血脈膨脹,從喉嚨之中發出一聲長長的嘶吼,猛然坐了起來,冰冷的顏色和城市明暗的燈光卻提醒他,已不在戰場之上。

他用手握緊,藏在T恤後面有一個金屬銘牌,上面有三十六個名字,代表了三十六條對他而言鮮活而曾經存在的記憶,對他而言,永永遠和他活在一起的記憶,這段記憶是他永永遠背負的記憶。

「兄弟們,安息吧,我會找出當初陷害我們的兇手,重新恢復鐵血傭兵團的名譽。」姜山默默念着一段傭兵團中最後文青氣質,被他們叫做眼鏡的小兄弟最喜歡的一句名言。

一個士兵最好的歸宿,就是死在最後戰場的最後一顆子彈。

第二天下午,酒吧還沒有正式開門,姜山過去準備打掃的時候,一進門就看到大廳上,徐水卿一襲黑色旗袍端坐在沙發上,手中慣例點着一支煙,看到姜山來了,給他打了一個眼神示意他過來坐。

「吸煙有害健康。」姜山大大咧咧的一屁股坐在對面沙發上,手指習慣性的將徐水卿手中的煙掐滅,看的徐水卿莫名一愣,從這個懶懶散散的傢伙身上似乎看到了一個成熟的影子,鼻頭莫名一抽。

結果就看到這個傢伙悄悄把桌上那個昂貴打火機悄悄踹到自己腰包里的舉動,剛來的回憶心情瞬間澆滅。

「要你管。」被大家公認為夜店帶刺的女王徐水卿露出了自己也沒有察覺小女生吵架置氣的表情,伸出手張開:「拿出來!」

「嘿嘿」一笑,姜山一臉都沒有被看後應該有的愧疚表情,從腰包里拿出了火機,乖乖遞了過去,還隨口評價了一下:「牌子貨,值得收藏,就是太娘,不是我的品位。」

這不廢話嘛,要你評價。

徐水卿翻了一個白眼,隨即意識到自己失態,端正表情,點煙,抽了一口,才緩緩開口。

「我讓人去查過,沒有查出什麼,我知道你來歷不一般,黑的白的,還是從什麼,我不過問,你的目的是什麼,我也不過問,這是你的私事,但是你現在竟然跟着我,就是我的員工,有件事,我需要你幫個忙,你自己決定。」

她看着面前這個一臉懶散就是一普通服務生的青年,卻想着自己早上拜託一個很有權勢的朋友查一查這個叫做姜山的傢伙,誰知道幾乎手眼通天的朋友啥都沒有查出來。

這種情況,她也有了自己的判斷,十有八九應該是有軍中背景,或者保密單位,才會這樣,她也不是什麼雛,這一段話就擺正了自己的立場。

「水卿姐,好說,好說,您說事。」姜山笑了一下,不承認也不否認。

「昨晚上竟然有混混敢來我這搗亂,你幫我查一下這群小混混背後是誰。」徐水卿沉思了一下,緩緩開口,黑色睫毛在藍色燈光下顯得很有成熟的魅意。

徐水卿在市區里經營連鎖酒吧,做這麼大的生意,背後不是沒有人,自從在丈夫去世之後,形勢就有點不對勁,周圍形形色色的人越來越多,黑的白的,現在竟然有街上的小混混過來砸場子,這不可想像,徐水卿敏感的感覺到這之間一定有聯繫,不方便找身後那些人,正好身懷身手的姜山出現,才有了這麼一幕。

「好。」姜山一秒遲疑都沒有,點頭,然後訕笑:「水卿姐,這個忙幫了,是不是有什麼獎勵?」

「你想要什麼,你說。」徐水卿有些怒意,這還什麼都沒有做,就敢要好處。

「升職,加薪啊。」姜山臉皮更厚。

「做成之後再說。」

「王經理,王經理,老闆說,我要升成經理了。」姜山蹦躂着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