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青年高手
青年高手 連載中

青年高手

來源:掌讀520 作者:梁風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梁風揚 燕津來

簡介:他的風格狂野無邊,他的功夫站在頂巔,他的飛刀寒芒盡顯,他的艷福接連不斷—— 豪門大小姐,熱辣御姐,風韻的眼鏡娘,強悍的功夫女王,出神入化的美女神醫,狂野的俄羅斯女郎,浪漫的法國紅玫瑰美女…… 狂野的賺錢,狂野的艷福,狂野的人生,狂野就是任性
展開

《青年高手》章節試讀:

第6章 有求必應


花蝶沒敢提袁雁山,生怕把司機給嚇尿了,她故意顯出了很輕鬆的樣子,妖媚一笑說:「丹青,快點做決定吧。」

「好吧,聯繫梁風揚!」唐丹青無奈說。

司機聽到了梁風揚的名字,笑呵呵說:「清湖縣,三大狂,高飛、雁山、梁風揚!雖然梁風揚排在第三,但那是為了押韻,其實三大狂里,最狂的就是梁風揚了!小青年梁風揚,功夫高,仗義,人真的很不錯。」

唐丹青和花蝶對梁風揚的為人並不是很了解,不過就是在幽境湖邊見過一次面,調侃打鬧了一番。

聽到的士司機這麼說,唐丹青和花蝶就能肯定了,梁風揚是個很仗義的人,可梁風揚對身邊的朋友仗義,會對她們兩個外地來的人仗義嗎?

梁風揚就算是全縣三大狂里最狂的一個,他真的惹得起多金的袁雁山嗎?

唐丹青靈機一動說:「師傅,你說梁風揚是全縣最狂的,那麼梁風揚敢和袁雁山叫板嗎?」

司機說:「梁風揚雖然是全縣最狂的,可他可沒有袁雁山有錢,也沒有袁雁山的關係網大,一份奈何下,估計梁風揚是不會招惹袁雁山的,而袁雁山也不會無端在梁風揚的面前耍拽,如果惹惱了梁風揚,我覺得他敢把袁雁山給弄死!」

唐丹青和花蝶更加明白了,在清湖縣很有名氣的梁風揚,是個功夫很高,一身是膽的人。

唐丹青最終還是撥通了梁風揚的手機,此時的梁風揚還和曹雅芝一起在服裝店照顧生意呢。

看到是個陌生號碼,而且顯示的是燕津,梁風揚那顆強有力跳動的火紅心臟,那顆很想和大美女睡覺的心,差點就從嗓子眼跳出來。

「曹姐,你看,唐丹青和花蝶聯繫我了。」

「我的樹神,是不是真的?也許是騷擾電話,想套你的錢。」曹雅芝笑着說。

梁風揚接了起來,微笑說:「喂,你好,你是騙子嗎?你想讓我給你匯款嗎?我錢多人傻,快點說,你想讓我匯多少給你?」

「梁風揚,我是唐丹青,我和花蝶遇到麻煩了,桃園大酒店的袁雁山想欺負我們,我們能去找你嗎?」

果然是唐丹青,居然被三大狂里的富豪袁雁山給盯上了,一般的女人,被袁雁山給盯上了,總沒個好,全縣的人都知道,袁雁山玩起女人來很有手段。

以前梁風揚和袁雁山雖然互相不服,但並沒有鬧出過太大的矛盾,梁風揚雖然很狂,天不怕地不怕,但他平時更想把日子過好,如果不是麻煩找到了他,他是不會主動惹麻煩的。

就在此刻,來自大都市燕津的兩個美女很需要他的幫助,他是否要發揚新時代好青年的優良品格,大放光芒呢!

「你們兩個在哪裡?我去找你們!」

唐丹青很感動,說出來的話都帶着哭腔:「我們就在幽境湖附近的土路上。」

「你們等一會兒,我很快就到。」

梁風揚這就瘋跑出去,曹雅芝感覺到這事非同小可,得罪袁雁山可不是鬧着玩的,可當她剛喊了一聲,風揚,你站住,梁風揚就已經騎着電動單車沖了出去。

「路上的車輛請避讓!路上的行人請避讓……」

伴隨着梁風揚的一路吶喊,神奇的情景出現,路上的車輛,不管是中低檔車還是高檔車,甚至包括奔馳級別的車,都讓到了一邊,為梁風揚的電動單車讓路!行人也都快步跑到了路邊,驚恐地看着風一般快速行駛的電動單車。

「梁風揚真牛!」

「一般人誰敢惹他?會被他一腳踢出腸子的!」

「全縣第一狂可不是吹出來的!」

梁風揚以他可以達到的最快速度趕到了唐丹青和花蝶所在地。

「丹青,你看,他來了!」

唐丹青透過玻璃窗一看,梁風揚果然來了,她的丹鳳大眼瞪圓了,真不敢相信,一輛電動單車可以跑這麼快。

果然是剎不住車了,眼看着電動單車就朝的士沖了過來,要撞上了,出租司機都嚇傻了,如果撞壞了梁風揚的電動單車,他還不得賠個的士的錢?否則梁風揚尿他一臉啊!

更神奇的情景出現,梁風揚騰躍的瞬間就把電動單車推到了一邊,當電動單車全速朝玉米地衝出去,梁風揚的身體卻凌空翻騰,穩穩地站到了的士前蓋上。

「牛叉!」

看着站在的士前蓋上的梁風揚,花蝶忍不住喊出聲,不管是以前在泰國還是後來到燕津,她都沒見過這麼狂野的人。

坐騎是電動單車的梁風揚玩出的狂野,勝過了蘭博基尼和法拉利,也勝過了血性狂暴的黑市拳壇。

當唐丹青、花蝶和的士司機都下了車,梁風揚還在的士前蓋上站着,偏頭看着天,面色深沉,一副毛都不怕的牛叉樣子。

「風揚,抽根煙。」

出租司機掏出了紅塔山,朝站在的士前蓋上的梁風揚遞了過去,這才讓梁風揚從這種奧特曼的狀態中解脫出來,輕快跳下了的士前蓋,連他自己都說不清,剛才的特技是怎麼玩出來的,我為何如此狂野?

梁風揚接過了紅塔山,叼在嘴裏後,出租司機很殷勤地給他點燃了煙,然後很心疼地朝車前蓋看去,硬生生被梁風揚給踩出了兩個坑啊!

梁風揚吹出一口煙氣,對着唐丹青和花蝶笑了笑,這才朝車前蓋看去:「踩壞你的車了啊,給你五塊修車!」

「風揚,看你說的,你十年九不遇才給我的車前蓋上站一次,踩壞就踩壞了,這是我的榮幸啊,如果你找我要錢,我都給你,你的錢,我堅決不能要!」

「我一看你就是個懂事的人,可你今天如果不收下我的五塊錢,你就休想走。」

「好好好,錢拿來!」

「給你。」

梁風揚掏出了一張五塊的紙幣遞給了的士司機,笑着說:「你好像還不能走,開上車拉着兩個美女跟我走。」

「好!」

的士司機這才明白過來,梁風揚給他的五塊,不是讓他拿來修車的,而是的士費。

梁風揚從玉米地里把電動單車扛了出來,跨到了車上,優哉游哉騎着,的士跟在後面。

很快就到了風揚服裝大世界,唐丹青和花蝶下車後,的士開走了。

梁風揚的腳步是瀟洒的,唐丹青的腳步是優雅的,花蝶的腳步是熱辣的。

有人用好奇的眼神看,有人用貪婪的眼神看,也有人用邪惡的眼神看。

「你們快看那兩個美女,好漂亮啊,她們兩個應該都不是清湖縣的人。」

「看那打扮和氣質,倒像是外地的。」

「要不要上去打個招呼,興許還能吃到點豆腐呢!」

「你簡直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你沒看到,跟在她們身邊的人是誰?全縣第一狂梁風揚!」

那幾個社會混子最終也沒敢上來和兩位美女打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