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再愛我一次
再愛我一次 連載中

再愛我一次

來源:掌讀520 作者:葉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晨 孫菲菲 現代言情

簡介:她們的相遇源於一場誤會…… 一次車禍,她孩子沒了,他卻冷冷道:「藍月涼,婉婉不是那種人,別用你的齷齪思想來陷害她!」 婚禮現場,有個女人拿着醫院報告,囂張宣布:「我懷了他的孩子,藍月涼,你給我讓位!」 好啊,讓就讓,藍月涼遠走高飛,她成全他們! 四年後,她帶着萌寶寶歸來,卻又碰上了他! 「天天是我的孩子?」他表情陰鬱
她挑眉一笑:「司先生,你想太多了
展開

《再愛我一次》章節試讀:

第4章 恥辱的一巴掌


「可我看你們天天膩在一起,不像沒什麼關係的哦!」

藍月涼嘆氣,懶得再解釋,自己早晚會用行動證明的。

一天平淡度過,下午最後一節課上完,想起司葉晨強硬的說過晚上一起吃飯,藍月涼又開始愁眉不展。

「回家啦!」孫菲菲過來招呼她。

於是兩人結伴往校外走,剛出教室兩步,就被一個女孩擋住了路。

這女孩秀氣漂亮,小巧的臉上化着精緻的淡妝,一身衣服素雅清秀,長發披肩,給人的感覺分外恬靜,但她現在的表情卻有幾分挑釁,抬高了下巴冷冷睨着二人。

孫菲菲有些不耐:「麻煩你,讓一下。」

女孩冷眼白她一眼,塗滿丹蔻的手指指向藍月涼:「你走開,我要找她。」

「你找我?」藍月涼一愣,「可是我不認識你。」

「我也不認識你。」女孩微微一笑,字字清朗,「我叫東方婉。」

真是個少見的姓氏,藍月涼也微微一笑,伸出手來:「很高興認識你,東方小姐。」

她的手空蕩蕩的擺在那裡,東方婉沒有握,又是之前調戲的表情,藍月涼有一絲尷尬,卻又堅持着這個姿勢。

東方婉默默的直視着她,細長的眼眸里,敵意越加明顯,突然一道狠光閃過,她倏地抬起手,對準藍月涼的臉頰,狠狠的甩了一巴掌!

「啪!」

藍月涼一下子懵了,孫菲菲也愣了,過往的同學也都愣了。

臉上麻麻的,隨之是火辣辣的劇痛,東方婉真是下了狠手,她臉上的五指印都清晰的顯透了出來。

孫菲菲最先反應過來,頓時像吃了火藥似的大罵:「誰啊你!有病吧你!敢這樣打我家月亮!信不信老娘抽你!我命令你!現在!向她道歉!」

東方婉「哼」一聲,冷笑道:「對於橫刀奪愛的賤人第三者,本小姐從來不客氣!想讓我道歉,你先搞明白你身邊的賤人是哪個吧!想害我?蘇青涼,你真以為你有這本事?」

蘇青涼!

這是藍月涼第二次聽到這個名字了!

孫菲菲還在大罵,但藍月涼已經知道是怎麼回事,她強忍着臉上火辣的痛楚,一字一頓,忍着怒氣,解釋道:「你認錯人了,我叫藍月涼,不是蘇青涼。」

東方婉一怔,旋即又冷笑出來,惡毒的道:「蘇青涼是你的藝名吧?你的臉我早就記在心裏了,現在別裝的完全不認識我!賤人,就憑你,想害我,還早的很呢!」

漸漸有兩三個同學靠了過來看熱鬧。

孫菲菲一看,忙說:「有什麼事出去再說,你非要把事情鬧大是不是?」

「鬧大?」東方婉冷笑一聲,故意把聲音放大了些,「你們還怕丟人?我就要把事情鬧大,怎麼樣!」

藍月涼一手握緊成拳,指甲狠狠嵌入手心,臉上還在努力維持着風度:「我說過你認錯人了,我根本不是什麼蘇青涼,我叫藍月涼,從頭到尾,我只有藍月涼這一個名字!」

旁觀的同學三三倆倆的小聲議論,傳進她們的耳朵:

「藍家大小姐啊,我認識她,的確沒叫過什麼蘇青涼啊。」

「我也覺得啊,這個人是不是故意來找事兒的?」

聽見同學的議論,東方婉也不慌,反而言辭鑿鑿,大聲質問藍月涼:「那好,你說你叫藍月涼,我問你,你認識司葉晨嗎?」

藍月涼心底騰的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如實回答:「認識。」

東方婉一臉嫉恨的表情,眼神也更兇狠,繼續冷笑着問:「那你告訴我,在清韻酒吧,和他上床的,到底是蘇青涼還是藍月涼!」

藍月涼臉色刷的一下,蛻變成了灰白色!她心臟的位置,彷彿被一個大鎚狠狠敲了一下,正中她最脆弱的位置!

東方婉瞭然點頭,用惡毒的語氣反問:「現在還用我問嗎?蘇青涼?」

藍月涼眼前一片暈眩,隨後漸漸找回意識,虛弱的搖頭,聲音里的信服力連自己都不相信:「我真的不是蘇青涼,那晚……那晚他認錯了人,我也是受害者……」

「哼!」東方婉鄙夷的瞥她一眼,厭惡的移開視線,冷冷道,「從來沒聽說過還有認錯人這回事,晨哥哥又不是白痴,怎麼會認錯人?你勾引了他,還不敢承認嗎?現在上也上過了,就妄想着坐上司家太太的位置?我告訴你,做夢!」

藍月涼抬眸,正正的盯住東方婉,道:「我從來沒有。」

「啪!」

又是一個脆亮的巴掌聲,打斷了她的話!

東方婉眯起眼,嘴裏吐出兩個字:「婊子!」

藍月涼捂着臉,咬唇迎着東方婉的眼睛,手心都被自己掐出血了,眼睛在眼眶裡來回打轉,就是忍着不落下來!她心裏反覆的說,不能哭,哭了就是承認了!

「真沒想到藍月涼是這種人!」

「她也是有身家背景的,何必用這種下賤的方法呢?」

「你哪裡明白,和司家比,藍家算什麼?她想攀上司總也是理所當然的……」

「嘖嘖,正主找來了,小三顯形了喲……」

旁人的議論聲再次傳來,句句如針,扎在她的心上,藍月涼倔強的昂着頭,死死盯着東方婉。

東方婉被她看的全身發毛,下意識的退了一步,惡狠狠道:「你瞪我幹什麼,別以為你做的事我不知道,你以為你懷了晨哥哥的孩子,我就拿你沒辦法?」

圍觀的眾人再次震驚了,藍月涼竟然已經懷孕了?

新一輪的議論開始,各種骯髒難聽的語言全都鑽到藍月涼耳朵里,她身旁,是孫菲菲緊緊拉着她的手,心疼的撫摸她的臉頰,可是無論孫菲菲怎麼做,旁邊那些議論都像一雙雙無形的手,扒光了她的衣服,讓她無地自容!

東方婉退後了幾步,遠遠的欣賞着這一幕,覺得心裏終於出了一口惡氣,實在大快人心。

她身後有人來了都不知道。

「婉婉?」

東方婉下意識回頭,看到來人,立刻慌亂起來:「啊……晨,晨哥哥!」

司葉晨涼薄的勾了勾唇,拿眼神瞟了瞟被圍觀的藍月涼和孫菲菲,把視線移回東方婉身上,淡淡的問:「你在這幹什麼?」

「我……」東方婉心虛的低頭,「沒幹什麼……」

「你啊你,真不聽話。」司葉晨溫吞吞的笑起來,口氣里滿是寵溺,他走近了她,低頭看着她輕顫的眼睫,語氣里有幾分無奈,「我不是說了,這件事,讓我來解決么?」

「可是我……」東方婉嘀咕了幾聲,最後委屈的閉嘴,眼眶裡蒙上了一層水霧。

「乖,先回我車上去。」

司葉晨拍拍她的背,給她一個溫暖的懷抱,東方婉乖乖的去了。

安撫走了東方婉,司葉晨再把視線投向藍月涼。

她緊緊抓着孫菲菲的手,臉上手指的紅痕愈加清晰,看着都覺得替她疼,可她只是抿着嘴,墨黑的眼瞳如小鹿一般,濕漉漉的又滿是無辜。

現在她的眼神里有幾分期待,似乎在等着他的解釋。

司葉晨心底微微嘆了口氣,只低聲問:「你沒事吧?」

「她被打成這樣。」孫菲菲張口就來,被藍月涼一掐手腕,又不甘心的閉上了嘴。

「沒事。」藍月涼搖搖頭,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麼,但向別人示弱,撒嬌扮嗲什麼的,不是她的風格。

司葉晨似乎很心疼她的傷,欲言又止,最後只說:「那你好好休息。」

說完他轉身就走。

「司葉晨!」下意識的,藍月涼叫住他。

「怎麼?」他站住,回頭,很不解的看她。

他就這麼走了?東方婉這麼一鬧,自己的名聲不就這麼毀了?他不該做些什麼嗎,至少給一個解釋不是么?還有今晚約好的一起吃飯,還吃不吃了?

藍月涼腦子裡有一大堆的念頭,可面對着司葉晨茫然的表情,她竟什麼都說不出來,最後緩緩搖了搖頭:「沒事。」

司葉晨點頭,大步離去,可能是不想讓東方婉等待太久。

藍月涼低頭,嘴角嘲諷的扯了扯,看見了沒,其實在司葉晨心裏,自己什麼都不是。

圍觀的人默默的散了,她們也慢慢離開了,一路上孫菲菲替她叫不平,大罵那個東方婉,本來在她眼裡,司葉晨和藍月涼是一對命定佳偶,可半路又摻進來一個東方婉,反而藍月涼成了小三。

那個東方婉到底是什麼身份,從來沒聽過司葉晨身邊有女朋友或情人啊!

她小心翼翼的問藍月涼,藍月涼當然也不清楚。

事實上,藍月涼對司葉晨根本不算了解,甚至還沒有孫菲菲知道的多。

她反而安慰孫菲菲,說道:「正好我也不想和他有什麼牽扯,現在有一個女人纏着他,倒省了我不少麻煩,今天這事就算我倒霉好了,大不了以後看見他們,我就繞道走……」她還自我安慰,小聲補充,「希望以後他也不要來找我了。」

但剛到晚上,司葉晨的車就停在了藍月涼的家門外。

藍廣誠對司葉晨已經是默認的態度了,兩人在客廳聊的盡歡,藍月涼閉門不見。藍廣誠以為二人吵架了,只微微一笑也不干預,司葉晨也不着急,繼續在客廳氣定神閑的陪老爺子說話。

足足等了一個多小時,藍月涼小聲叫保潔的李嬸去看司葉晨走了沒有,李嬸片刻回復道:「司總說,見不到你,他就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