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超級公子
超級公子 連載中

超級公子

來源:掌讀520 作者:林逸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寧馨 林逸

簡介:頂級豪門後代流落街頭,成為無良老道士的徒弟,武道,醫學,琴棋書畫無所不通,無所不精
剛入大學便卷進一場風暴,在都市混的風生水起
醒掌天下權,醉卧美人膝
展開

《超級公子》章節試讀:

第3章 穆瑤,他是誰


「你幹什麼?放開我,色狼!」穆瑤掙扎着,她的小腿可還沒被男人摸過,何況還是個陌生男人,長的像民工的男人。

「你的膝蓋骨有點錯裂,需要校正,如果你想你以為走路一扭一扭的,你就叫吧!」林逸惡狠狠的威脅道,其實心裏爽呆了,哪裡有這麼嚴重,無非就是骨頭受到撞擊,表面產生了點淤血罷了,只要休息一陣就無礙了。

果然穆瑤被嚇住了,任憑林逸捏摸着,她的腿被林逸摸得痒痒的,使勁的忍着不叫出聲來。

林逸是個善良的樸實孩子,善意的提醒道:「想叫就叫吧!」

穆瑤臉一紅,旋即就又想到了這句話的額外意思,頓時狠狠的瞪了林逸一眼,牙關咬的緊緊的,丟死人了,竟然被小學弟調戲了,該死的。

捏了一分鐘左右,林逸覺得差不多了,再摸就會被發現了。

又從袋子里摸出了一瓶黑糊糊的小藥瓶,然後在穆瑤的愕然下,肉疼的滴了一滴在她的膝蓋上,再次輕輕的揉着,力道把握的恰到好處。

瞬間,藥水透過皮膚侵入骨頭,冰涼冰涼的,酥酥痒痒的。

感受到藥效的神奇,穆瑤好奇的看着林逸,驚奇道:「這是什麼葯啊,這麼有效果?」

林逸自得的說道:「這藥水是我家祖傳的,對傷經動骨最有療效了,小時候我很調皮不好好練功,經常被老爺子揍的滿身青腫,只要塗抹這藥水,保管第二天又生龍活虎的。」

想起小時候的趣事,林逸面露緬懷之色,也不知道師傅現在怎麼樣了,沒有我在他身邊肯定很孤獨吧。

穆瑤見林逸半天不說話,抬頭一望,見林逸的眼神飄向遠方,對着天空,那雙又明又亮的眼睛顯得格外深邃,猶如無底洞一般深不見底,穆瑤雖然是大三學生,但她的社會經歷告訴她,這是個有故事的男人。

等藥效浸入皮膚後,林逸再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個裝有白色粉末的小瓶子,用藥勺舀出了一勺倒在擦破皮的傷口上敷着。

穆瑤神奇的看着林逸如同變魔術般,一個接一個的從身上掏出的小藥瓶,好奇的問道:「這個白色粉末是什麼葯?」

「這種葯叫生肌粉,專門是祛除傷口疤痕的,你的膝蓋不是擦破了點皮嗎,敷着它過一兩天就會長出新皮膚,而且還不會留下痕迹。」

「真的?」穆瑤驚喜的道。

林逸點了點頭。

「那你能不能把這瓶生肌粉送給我,不,我買,出多少錢都願意。」穆瑤眼睛發亮。

林逸翻了個白眼,搖了搖頭,心想真以為這生肌粉是街上的大白菜啊想買就買,這瓶生肌粉可是林逸好不容易才搞到的,世上至此一份別無分號。

「真小氣。」見林逸搖頭,穆瑤嘟嚷了句。

「這個生肌粉原料太過珍貴稀少,我也只有這麼一小瓶,或者說世上就只有這一瓶。」

「哇,這麼珍貴啊,那就算了吧。」穆瑤感嘆了句,也不再追問生肌粉的事情了,問道:「現在我能走了嗎?」

林逸拋開雜緒,道:「藥效現在才剛剛發揮,最好還是不要過於運動,免得留下後遺症。」

穆瑤覺得林逸說的有道理,因此伸出了蓮藕般的手。

「幹嗎?」

穆瑤沒好氣的白了林逸一眼:「扶我起來啊,難道你想要我一直坐在地上給你看啊?」

呃……

林逸差點摔倒,原來這妞知道自己剛才暗中偷窺她啊。罪過罪過,下次偷看的時候一定要小心點。

不過,林逸還是扶起了穆瑤,摟着穆瑤柔軟的楊柳細腰,聞着充滿玫瑰清香的香水味道,深深的吸了口氣,剛剛熄滅的渴望之火再一次滾滾燃燒了起來。

穆瑤是學生會的主席,新生報到的事情都是由她負責,穆瑤給學生會的幾個部長說了聲就在林逸的攙扶下向自己的寢室走去。

兩人邊走邊聊。

「對了,我叫穆瑤,你呢,也是這一屆的新生嗎?」

「嗯,我叫林逸,是今年的新生,考古系的!」林逸如實答道。

「考古系?」

「怎麼,考古系有什麼不好嗎?」林逸不明所以。考入考古系還是費了老大的勁呢,不是他不聰明,實在是沒那個時間和精力,別的高三學生幾乎把全部的時間精力投入到學習中,林逸呢,大多數時間都裝神棍幫人看相算命賺錢了,誰叫老傢伙是個好吃懶做的主呢。

「呵呵,沒什麼,想起了學校論壇里的一篇帖子:藝術系的花、中文系的草,建工系的和尚滿地跑,考古系最悲催,花沒有,草沒有,甚至連尼姑都沒有,簡直寸草不生……呵呵,呵呵……誒,林學弟你為什麼報考古系啊?」

穆瑤笑了好半天,才好奇的問道。

江南大學雖然是國家級重點大學,但並不是所有專業都是強項,例如考古系,考古系在江南大學可以說是最小的專業了,每一屆只開一個班,人數定為四十人,一直在學校里沒有什麼存在感。

聽穆瑤說的有趣,林逸也呵呵的笑了起來,暗道怪不得自己找了半天都沒找到報名點,誰知道這個江大第一小系在哪個旮旯獃著呢。

「我以前經常看中央台的尋寶節目,慢慢的對它產生了興趣,而且不是有句話說:亂世黃金,盛世收藏么,現在暴發戶這麼多,古董業非常火爆,我想以後這個專業也會很吃香。說不定哪天撿個漏就夠我一輩子吃喝了。」

穆瑤詫異的看了林逸一眼,這傢伙的思維還真是與眾不同,確實也是,最近國內掀起了一陣古董熱,這個專業也確實很有前景。

兩人一路邊走邊聊,漸漸的也熟絡起來了,穆瑤雖然外表靚麗,但並不是平常那些美女冷冰冰的性格,她非常健談,性格熱情,短短的一段路程中,林逸就和穆瑤熟悉了幾分。

當然作為學校當之無愧的校花級美女,林逸攙扶着穆瑤有說有笑儼然如同情侶版的親密,還是讓江大的男生們驚詫不已,穆瑤雖然熱情似火,但不是親密的朋友,想要更進一步絕不可能。

穆瑤的寢室到了,說道:「我到了,你可以回去報名了,記得考古系的報名點在體育場最左邊。」

林逸點頭,準備返回去報道。

就在這時,一輛蘭博基尼跑車吱呀一聲停在了林逸的腳邊,一個滿臉陰戾的男人從車上走了出來,一臉陰狠的盯着林逸。

「穆瑤,他是誰?」

從蘭博基尼下來的是一個身高大概一米八的男人,臉龐英俊,但臉色較為蒼白,高高挺挺的鷹鉤鼻,留着一頭飄逸的長髮,渾身上下全部清一色的名牌,路易威登的衣服,普拉達最新款鞋子,鑲鑽的LV牌皮帶,就是林逸這個地道的屌絲男也認得。

整身的裝扮超過十萬人民幣!

典型的高富帥!

比林逸這個全身上下加起來不到兩百塊錢的屌絲,確實要拉風的多。

如果,不是倚着蘭博基尼,盛氣凌人的用中指指着林逸,或許他會更讓女人着迷。

不過,從這傢伙那滴溜溜轉過不停的眼睛,虛白的臉色,輕浮的步伐,林逸知道這傢伙是空有其表。

所謂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大概亦是如此。

「穆瑤,他是誰?」

卓清河怒氣騰騰的質問道,想他卓大少還想着趁開學來見見日思夜想的可人兒,討討美女的芳心,然後抱得美人歸。可令他氣憤的是,剛到學校就看見自己追了三年的女人竟被一個土的掉渣的男人挽着手臂有說有笑。

卓清河很受傷,也感覺到很沒面子!他追求穆瑤很久了,好像有三年了吧,這三年里他變着花樣追求穆瑤,什麼送磚石豪華跑車,或者組織什麼浪漫的燭光晚餐求愛,可沒有一次得償所願,甚至連小手都沒摸過。

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

得不到的東西往往最具勾引力,想想他卓大公子,明遠集團的少東家,母親是教育局的實權科長,本身也比較優秀,被譽為江大的四大公子。從小到大他看上的東西那樣跑掉了的,因此強烈的心理作用讓卓清河欲罷不能,發誓不追到穆瑤,讓她在床上唱征服就誓不罷休!

理想很豐滿,可現實很骨感!

饒是帥氣多金的卓大公子在穆瑤的手下也是連連吃癟,在江大的校園裡成為不大不小的笑柄,往往有冒着酸氣的同學癟癟嘴說道:看看卓大公子這個高富帥都吃癟了!你這個屌絲還妄想癩蛤蟆吃天鵝肉。

這樣一來,幾乎江大的幾萬學子都知道卓清河在追求穆瑤,原本圍着穆瑤團團轉的,自以為能報的美人歸的學長們黯然神傷,迫於權勢不得不退出,而且穆瑤幾乎成了卓清河的禁忌。

現在見穆瑤被一個土鱉摟着纖纖細臂有說有笑,卓大公子當然醋性大發。

他不能承認自己竟然被一個土鱉打敗!

穆瑤原本不想理會卓清河的無理取鬧,但現在她不能不管,她可是知道卓清河小肚雞腸睚眥必報的個性,要是自己不管,倒霉的肯定是林逸了。

「卓清河,你是我什麼人,我找什麼男人由得着你來管嗎?」穆瑤皺了皺眉頭,不悅的反擊道。

「我是管不着,可我看上的女人別人休想染指,何況還是個鄉巴佬?」卓清河陰狠的說道,還不忘鄙視的看着林逸。

「卓清河,這是我們兩得事,與林逸無關,你要是敢找林逸的麻煩,我要你好看。」穆瑤杏眼圓瞪,如同一隻母老虎一般護着自己的幼崽,說不出的兇惡。

「喲呵……心疼了,你看看你找的好男人,到現在還有興趣優哉游哉的在一旁看好戲,真是個極品啊!」卓清河怒極反笑,熟悉他的人知道,這是他發怒的前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