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閃婚:總裁萌寵小嬌妻
閃婚:總裁萌寵小嬌妻 連載中

閃婚:總裁萌寵小嬌妻

來源:萬讀 作者:覃木子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劉響 覃木子 霸道總裁

他與她在兩條不相交的軌道上相遇
「大叔,你不要不理我
」覃木子眼眶裡含滿了淚水,緊緊抓住他的手臂,生怕他一不小心又離開了
「傻丫頭,我怎麼會離開呢?」歐陽城溫柔的用指腹為她擦拭着淚水,「丫頭,除非你放棄我不會離開你
」不,即使你離開我,我也會偷偷的在你身邊看着你不會讓你離我太遠
展開

《閃婚:總裁萌寵小嬌妻》章節試讀:

第二章 大嗓門


「嘿,這兒。」一個瘦弱分明帶有點痞氣的男孩手舞足蹈的招呼着。

「咦,你們怎麼都在這兒啊?」

身穿一身潔白的長裙,米白色的小單鞋,披散着頭髮被風吹散在塔的臉頰。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在人群中來回掃描着,像是在探索着什麼,顯得格外的俏皮。

「」嘿嘿,木子啊,我給你說個驚天地泣鬼神的大事啊,等會聽到了可不要說怕怕哦。」」痞氣的劉響嘴裏叼着一根香煙,雙手插在前面的褲袋裡,越發顯得跟個二世祖沒什麼區別。

「額……」覃木子一向習慣了這群朋友的瘋瘋癲癲,假意低着頭咬着牙讓她顯得有些無辜、可憐……

「你說對吧,什麼事。」怯怯弱弱的聲音更讓眾人覺得她有些可憐,旁邊的人忍不住瞪了瞪劉響這個罪魁禍首。你這個害人精,說的那麼神秘嚇她幹什麼。

劉響有些無辜的悻悻然摸了摸鼻子,開口道,「我們剛才查到了你跟我們不是一個班。」

「哦?」然後呢?

「然後那個女老師有點凶,跟哪個倚天屠龍記裏面的峨眉掌門一樣。」劉響一本正經的說著。

話畢。

「噗~~~~~」覃木子和其餘眾人忍不住捧腹大笑。

劉響不知為何眾人笑成一團,卻也感覺到是因為自己剛才的哪句話產生的效果,頓時臉上掛不住面子。原本黝黑的臉蛋瞬間紅的跟個猴屁股似的。

「你怎麼知道?」一雙楚楚動人的雙眸凝視着他。

「切,當然知道了,問的其他學長學姐呢,我姐她們也在這個學校讀高中。啰,不信問他們了。」劉響指着旁邊那些還在笑的小夥伴們。彷彿在說我沒說謊,這裡全是證人。

覃木子撇過頭看向人群,閃撲撲的大眼睛在人群中盯着他們轉。探視着他的話的真假。

「嗯,是的,你們班主任是個女的,但是確實有點凶。」人群中五一不在勸說著她去換掉班級。生怕小白兔被大灰狼吃的骨頭渣渣都不剩。

「額,?我換班這個好像不可能吧,都是分好了的。」覃木子猶猶豫豫的說著,內心有點害怕,換班級這麼重大的事兒萬一爸爸不同意怎麼辦。再說了本來都沒怎麼考好,又不是理想的學校隨便哪個班都行了。

「矮油,怎麼不可能,現在還沒有正式開學,隨便打個招呼就行了。」劉響恨不得直接把她拖走。

眾人看着覃木子一臉猶猶豫豫的,全部都把眼神寄托在劉響身上。

「哎呀,別考慮了,來嘛,我們人多熱鬧。」劉響得到了眾人的支持,一臉嚴肅的樣子真心讓人害怕那個魔鬼老師。

「算了,我去報道看看吧。你們報道沒有啊?」

眾人倒,忍不住仰天長嘯啊,覃木子你究竟是什麼做的啊,一副油鹽不進的樣子,失望,太讓我們失望。了

「報了,你去看嘛,我們等你過來。」劉響看着她像是看着自己女兒恨鐵不成鋼的樣子,無力的抬起手招了招。倚靠在身後的休息台上。扭過頭閉眼假寐。

旁邊的人聽了嘴角一抽一抽的。瑪德,不作不會死,可以去當演員了,演的這麼逼真。

覃木子也愣了一會兒,尷尬的摸了摸兩腮的耳發。說了句拜拜跑去教學樓報道。

走在熟悉的校園裡,綠綠蔥蔥的花壇彷彿為教學樓披上了一件新的綠衣裳,周圍一切都是那麼的熟悉,只是換了兩批學子。

唉,覃木子一聲感慨,要是中考多考0點分,是不是就不用在這裡了,但是沒辦法,世上沒有後悔葯可以買呢。

放了一個暑假,覃木子突然就很沒方向感,想退回去找他們帶自己去報道,但是想想又覺得自己很沒出息。居然連個教室逗找不到。心裏默念着:怎麼辦,該怎麼找教室,嗚嗚。

在校園裡接連的東找西竄,終於老天不負有心人。

覃木子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走到門口看到教室裏面一位穿着像個二十多歲的年輕姑娘一樣正在寫着什麼,心裏感覺很奇怪:就是這個老師嗎?怎麼會凶呢?看起來還可以啊。

覃木子又伸着腦袋往人群中瞅了瞅她,還可以吧這老師,他們怎麼說她凶呢,哼,報道完了跟他們說吧。居然欺騙我有效的心靈。

正在跟同伴們鬧得熱火朝天的劉響忍不住打了一個噴嚏,忍不住大吼,「哪個不長眼的在背後罵我呢?」

殊不知,那個不長眼的正在經歷生死煎熬。

覃木子其實有些膽小怕生,因為從小生活在鄉下,沒有經歷過什麼大世面,初中考了一個不錯的學校,發現這裡的人大都很聰明,因此無論怎麼樣總是感到很自卑。

她就一直看着他們報道登記。一直等啊等的。

也許老天可憐這個傻女孩吧,在送走了一波又一波的學生後終於只剩下一個了,

這時突然又來了一個女孩,覃木子第一眼看她給人感覺很好,人也漂亮。很想大膽的嘗試一下交一個朋友,便湊過去小聲微笑的問着她:「你好,你也在這個班嗎?」

「嗯,是的。」女孩也笑着回答她

覃木子很高興她居然會理她,證明還不錯;,讓她自卑的心得到了了一絲絲的滿足,心理冒出了許多粉紅色的小泡泡。「嘿嘿,有緣哦。我叫覃木子,你叫什麼名字啊?我們可以交個朋友嗎?」

「可以啊,我叫陳曉婧」。女孩笑靨如花的看着她,伸出了雙手跟着她打着招呼。

兩個女孩不一會兒就打成了一片。

……

「」你最好把頭髮染回去,女生燙頭髮像個什麼樣子,這裡是學校,不是搞社會,不準染髮,穿背心……」一道嚴厲的聲音打斷了她們之間的對話,

兩個人回頭一看正是剛才那位長相還可以的老師。

突然腦海里冒出劉響他們的話說這老師很兇,

心理對這個老師的印象頓時一落千丈啊,瑪德,遇到這麼個霸氣的女老師,怎麼活啊。

突然,心裏一個機靈,想到前幾天弄得頭髮,心理忍不住叫囂,我不想被被學校處分啊。

覃木子忍不住想偷偷的溜出去。

「唉,覃木子,你想去哪裡啊,都快到我們了。」陳曉婧喊住準備偷溜的覃木子。

覃木子被這叫喊聲立馬豬豬了腳步。扭過頭,臉上露出潺潺的微笑。「呵呵,沒什麼,到處看看,恩,到處看看。呵呵。」

覃木子渾渾噩噩的被陳曉靜帶着報道,站在旁邊不肯離開,因為自己真的不知道拿這個頭髮怎麼辦,以為頭髮不管拉直還是燙、染都要被罵。急得真心一把剪掉。一想起最後還是鼓起勇氣聲音斷斷續續的問着那個老師:「老師,那……那個我是那那個前……兩天才拉的頭髮。」

「……」

「我想問的是,我這個把頭髮拉直了……會不……會受到處分噢。」說這話的時候可以看到覃木子一直繃著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臉,終於斷斷續續的說完這話了,覃木子感覺自己心都快跳出來。早知道媽媽拉自己去把頭髮拉直了的時候就不同意了,嗚嗚,現在可怎麼辦。

老師看着覃木子要哭的樣子認真的回答着她,也許是看見這個女孩緊張的樣子,不忍心把話說的太重再把幼小的心靈打碎吧 「噢,你那個啊不會,拉直沒得事,主要是那些燙的染的。」

「噢~~~謝謝啊,老師」

覃木子說完深深地鞠了一個躬彷彿在謝老師不殺之恩。然後飛也似的跑出了教室,彷彿後面有才狼虎豹跟着她,

留下手握着簽字筆的老師和原地定住的陳曉靜被她的飛也似的奔跑弄得一臉懵逼,只看見心裏一群烏鴉飛過。

覃木子就跑到過道里急速地拍着自己的胸脯,喘着大口大口的粗氣,哎呀,嚇死我了,真的是心都快跳出來了。真的是個魔鬼老師。這可咋辦呢。

劉響一馬行人等的也不耐煩了,半天也沒看到人影。快中午了,太陽也是那麼毒。雖然站在陰涼處,但也熱得不行感到快被烤焦了。雪糕雪糕都扔了一地的垃圾了。卻還是沒有看到個人影。

終於快等到花兒都快謝了的時候,一行人終於看到了覃木子飛也似的奔出來的影子。心理忍不住送了一口氣。

「哎哎哎,這老師好可怕,嚇死我了。」覃木子拍着胸脯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一旁的高希希也來給她順着後背說道「那你還想在那個班讀嗎?畢竟要讀三年的。」

「額,我也不知道,我已經交了錢報了道,想換也不行了吧。哎,算了吧。」覃木子杵着難看的一張臉惆悵着,自己不報不行啊,有那個心想換班也沒那個膽啊,這個老師真的像個母老虎啊,不大不小的校園,以後抬頭不見低頭見啊。當然這些話也只能心裏嘀咕着不能告訴她們。

「算了吧,我都在這個班了,反正大家都離得不遠。」覃木子深深地嘆了一口氣,露出如春風般和諧的微笑,小小的酒窩讓整個臉頰顯得越發的俏皮可愛。

一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無言的沉默着,也不知道說什麼好,怎麼留都留不住。乾脆算了。

「那咱們去吃飯吧,快到中午了,正好找個地方坐下來歇歇,大熱天的一群人站在這裡也熱。」劉響一邊拿着紙巾擦拭着額頭的汗水,一邊一臉不耐煩的望着眾人,準備帶着眾人離開。

一行人說著收拾地面的一些東西準備離開學校。

「那我們去逛街吧。木子,咱們還就都沒見了。」

高希希,覃木子的閨蜜。天性活潑好動,熱情。人際關係很不錯。卻唯獨真心與覃木子交友。

高希希挽着覃木子的胳膊撒着嬌,像是自家的女兒索要過年大紅包似的。

「呵呵,咱們明天玩吧,今天我有事,」覃木子想着自己還有事,有些歉意的說道。

「走吧,我送你們一層。」

覃木子送走了眾人,心裏忍不住鬆了一口氣。看着他們離開的背影眼神突然變得暗淡,眼眶裡忍不住有些紅印,不只是委屈還是心疼。

他知道劉響是這群人中的孩子王,也是高希希的拜把子哥哥。

兩個人雖然不是親兄妹,只是同學之間玩熟了比較下年齡最後演變成這樣,但是他們彼此關心,不是親兄妹勝似親兄妹。想着自己從小跟家裡人關係不怎麼好,從小寄住在外婆家,除了外婆,也沒什麼感情好的人了。

所以從小就沒有什麼親情,安全感可言。

自己也很想要一份被呵護的感覺,可是自己卻是家裡孩子中的老大,沒有哥哥姐姐。怎麼會有那種呵護感呢?雖然才16歲,懂不了什麼,但是人都是渴望被愛的吧,她也是如此。

覃木子看着越來越小的身影逐漸消失在人海,轉了轉身。走向宿舍,此時的天空是格外明媚,光芒淋淋洒洒的穿梭在樹梢之間。

可是覃木子卻覺得此刻心裏一片荒涼,卻怎麼都溫暖不了人心。

覃木子來到宿舍整理東西,發現跟陳曉靜一個宿舍,倆人彷彿是上輩子的知心故友一般。原本冷冷清清的宿舍不一會兒就被倆熱弄得熱火朝天。

第二天,大家都來到了學校報道。學校人山人海,雖然在這裡呆了幾年,但是現在以新生的身份來到這裡,心裏有別有一番滋味。

來到宿舍,覃木子看見宿舍都快擠不下了,數了數床位才知道原來要跟10個人一起住,頓時感到很恐慌,自己初中住宿舍都才5、6個,現在這麼多,每天不擠死在這裡嗎。

「 哎,累死我啦,五樓耶。誰這麼缺德安排到這裡啊。」突然一個大嗓門在宿舍響起。

「 哇,木子,你也住這裡啊,哇嗚,真好啊第一次住校有個認識的人。」大嗓門一看見木子就來了一個大大的熊抱。瘦小的覃木子就這樣被嚇得不能動彈。

「額,那個……咳咳能不能鬆開啊。」覃木子感覺到自己被她勒的快喘不過氣來了。

「嘿嘿,不好意思啊,太激動了。」大嗓門尷尬的摸了摸挺翹的鼻樑,說著便放開了她

木子拍了拍胸脯,鬆了口氣,看着她感覺莫名其妙,以前也只是認識,基本沒說過話,怎麼就這麼開放。很不喜歡她這個樣子。即使心裏再怎麼不舒服,也只能忘塵止步。

覃木子看着她大包小包的東西很是嚇人。這是搬家呢?還是搬家呢?

「那個,你怎麼這次住校啊,我記得以前都是走讀嘛。」

「我媽出去了,沒人帶我啊,我就來住校啊。」大嗓門一臉埋怨的語氣,彷彿自己被家人丟了不要似的。紅撲撲的氣鼓鼓的一伸一縮像是吹不脹的氣球似的。忍不住讓人去戳一戳。

覃木子看見忍不住捂嘴笑了笑,心裏還是嘀咕着:父母不在家就住宿,自己一個人樂的自在,我們想走讀都不可能。哎,真是不一樣的家庭有着不一樣的生活啊。

「想念的歌靜靜地唱給你聽,我願變成……」一段好聽的手機鈴聲讓覃木子頓時回了神。

「喂,希希。」

「……」

「噢,我在517。」

「……」

「嗯,好的。」

「誒,木子,是誰啊?」大嗓門開口問着。

「嗯,她要過來~~~~」覃木子話沒說完就看見門外飄進來一個人。

兩個人有再來一次讓覃木子直嘔吐的熊抱。

「好啦好啦,都這麼大個人了,還這麼的矯情。」

覃木子望着倆人還抱成一團依依不捨的模樣直翻轉身白眼,今天都遇到些什麼人吖。遠離智障窩最好!

晚上回到各自教室,老師分配了發完了書本,就開始定班委。

「同學們,大家都知道我們是個二尖班,所以呢大家成績不相上下。班委大家先自願報名,然後我再根據你們的自身情況考慮。」魔女老師此時的發話讓木子又驚又喜。

原本以為魔女老師直接點名呢,沒想到居然這麼公正,覃木子頓時欣喜若狂。此刻心裏十分慶幸自己來到這裡。

覃木子初中三年單人班裡的團支書,也想自己高中三年一直擔任下去。其他什麼職位統統不在乎。耳朵一直仔細聽着老師念班委名字。生怕錯過了自己的最佳選擇。

「團支部書記有誰要來?」終於聽見魔女老師講這個了。覃木子的心頓時砰砰砰的亂跳,整個臉蛋兒、耳根子紅的快熟透了。心彷彿快的不受自己的控制了。兩隻眼睛眼巴巴的盯着講台,順勢掃描着班裡的其他同學,生怕有人搶她心愛的食物。

果然。

「我來」一個高高瘦瘦戴着黑色眼眶的穿着白色襯衣的男生突然站起來用爽朗好聽的聲音回答着。

覃木子聽見那聲音,頓時覺得晴天霹靂,心「嘭」的一下就碎了,周圍的聲音全被她隔離,悶熱的夜晚仿她卻感到寒冷刺骨。那冷氣彷彿要刺穿她的心

過了好久覃木子才回過神來,然而教室里一片安靜,講台上的魔女老師也離開了。

覃木子心裏隱隱的失落,這已經是結局了嗎?

覃木子隨着剛才傳來的聲音望去,想看看到底是什麼人?

天,怎麼是他。覃木子一下子剛才自負的心一下子就焉了氣了。

她認識他,初中一個班的團支書,以前團支書大會經常見面,雖然沒接觸過,但是聽說他做事能力很強。在很過次五四青年節評選都聽到有他的名字或者他所在的班級。

木子只知道他報了名自己就沒有機會了,腦子裡屏蔽了周圍的一切,感到委屈,無助,低着頭讓眼淚在眼眶裡轉的心疼也不讓它掉下來。

憑什麼放棄,還沒公布最後名單,就不一定是他的。再說了,自己也有三年的經驗,誰說女子不如男。我偏要巾幗不讓鬚眉。

覃木子振作精神,深吸了一口氣,胡亂用手把眼淚一擦,彷彿置身世外如臨大敵奔赴沙場一般直接衝到辦公室。

「報告」

「進來」

「老師,我……我想申請當團支部書記。」那嘀咕聲,果真有的事想想是勇氣可嘉,做的時候勇氣還是跟烏龜一樣遇到危險就要縮進龜殼。

「噢?這個職位有人報了啊~」魔女老師放下手中的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

「嗯,我初中也當過三年團支書,我也覺得我可以的。」嗡嗡嗡的聲音彷彿做了什麼不可饒恕的事一樣。

魔女老師抬頭看了看她,讓人看不出她到底在想些什麼。「他,我找他以前班主任也了解過,為人做事還可以……」

覃木子聽了腦袋感覺停止轉動了,真的沒希望了嗎?眼眶瞬時變得紅潤起來,但還是隱隱的忍着不想讓別人發覺。

「另一方面,其實我覺得你還可以,主要他是男生,這方面工作任務重,女生的話可能有點太累,對了,你叫什麼名字?」那紅紅的眼眶還是沒能逃出魔女老師的法眼,魔女老師看着她快哭了的表情溫柔的說著。

「覃木子」

魔女來時聽了她的話看了看旁邊的成績單,臉上一副欣喜的表情。

「噢,你的成績還是不錯噠,尤其是英語,以後認真學,班委這個嘛,以後有機會我會先考慮你的。」魔女老師轉過頭一臉誠懇的望着她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着她。

覃木子不知道怎麼度過這個晚自習的,只知道現在很難過,一直很難過。

回到宿舍,收拾好一切爬到床上準備好好的睡一覺。

突然手機叮的一聲,打開一看,原來是劉響。

「今天怎麼樣啊,有沒有習慣你們那個魔女老師啊。哈哈,讓你來我們班不來。我們兩個班有好幾個都是換了班的。」

覃木子看見了頓時睡意全無,什麼換班。還有這種事,「不是吧,真的可以換?」

不一會兒,消息又來了「當然撒,難道我還騙你不成,哎呀,給你說你不信。現在還可以轉吧,只要還沒入檔案都行。」

「QQ聊吧」覃木子一咕嚕從床上跳起來,驚得其他人停下手中的動作齊刷刷的看着她。

覃木子感覺到周圍一群目光圍着她,抬起頭想看看今天一整天都處在患得患失里產生了錯覺了。

劉:「喂,在」

兔:「嗯。你說的是真的?」覃木子忍不住有些小激動,想在確認一遍。

劉:」肯定撒」。

兔:」對了你超過A一中的分數了,你怎麼不去那裡讀書呢?」

劉:」哈哈,不想去了,那個剛過的分也只能去普通班,還不如在這裡混個尖子班,再怎麼說這裡尖子班比那個普通班好吧。另外,嘿嘿,這裡人多,大家在一起好玩嘛不想去了。」

「……」

覃木子只覺得很羨慕,要是自己是那個分數絕不會就在這個地方,又差又窮。然而老天就像開玩笑一般,每次都是差那麼一點。

翻平了身,雙手雙腿張開,擺了一個大字,像躺屍一般落寞。今天發生的挫敗慢慢消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