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契約情人
契約情人 連載中

契約情人

來源:萬讀 作者:蘇紫月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卓俊軒 懸疑驚悚 蘇紫月

生日那天,她的家族遭遇了再難,父母跑路,未婚夫遺棄,被神秘人侵犯……展開

《契約情人》章節試讀:

第4章 裸呈相對


雨夜,狂風暴雨肆意摧殘着殘枝敗葉,一棟孤零零矗立在半山處的別墅里,傳來陣陣驚喘。

豪華的卧房內,蘇紫月睜大了驚恐的眼睛,恐懼的看着距離自己越來越近的黑影。

想動卻動不了,想喊也喊不出,長發凌亂的散落在床頭,姣好的面龐上,布滿了淚痕,而她的雙手,被一條華貴的領帶牢牢的捆綁在床頭,嘴巴,也被貼着膠帶,對方下手狠辣,絲毫不憐香惜玉,她的嘴被封的死死的,一點空隙都沒有。

冷冽的氣息環繞在四周,黑夜讓所有的一切都變得邪惡恐怖,蘇紫月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到這裡來的,更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只記得自己和卓俊軒吻別後,就滿心歡喜的準備回家,卻在家門口被人打暈,醒來的時候,就是現在的狀況。

黑影一步步的逼近,蘇紫月發出「嗚嗚」的哭聲,身體拚命的想要往後縮,卻始終無法挪動分毫,「撕拉」一聲衣帛破碎之聲,她身上的粉色紗裙,已經碎成了片。

近乎完美的身材立刻毫不掩飾的呈現在一雙冷鷲的黑眸之中,柔美的身子此時劇烈的顫抖着,卻無法讓黑影燃起一點點的憐惜,反而令他的眸中散發出鋒利的光芒,岑冷的唇緩緩勾起,如同暗夜中的撒旦,帶着嗜血的殘忍。

毫不留情的扯掉女人身上所有的障礙之後,他緩緩的撕掉蘇紫月嘴上的膠帶,立刻,驚恐絕望的聲音響起,「你是誰,求求你放過我……」

下顎被狠狠的捏住,一陣揪心的疼痛蔓延過蘇紫月的身體,令她的眼淚掉的更加兇猛,此時的她,就如同一個待人宰割的小獸,激起了男人天生的征服欲,陣陣冷笑響徹在她的耳邊,令她的血液幾乎都要凍結,黑暗中,她無法看清男人的樣貌,只有那雙若隱若現的眸子,閃動着鷹梟般的光芒。

「求求你……」

不理會蘇紫月的哀求,那雙大手帶着冰冷的寒意,肆意遊走在她柔美的身體上,指尖下的柔軟令男人的動作慢了下來,似乎在感受那異樣的觸感,蘇紫月拚命掙扎了起來,只是,她的掙扎對於男人來說,實在是小事一樁,只是用一隻手緊緊的箍住了她的雙腿,她就再也動彈不得。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這裡……是哪裡?」

回答蘇紫月的,是沉默,男人只是專心的享受着手心裏的觸感,柔美肌膚帶給他的,是完全不一樣的感觸,這個女人果然是個尤物。

大手毫不留情的掠過女人身上的每一寸肌膚,引起女人的陣陣戰慄,蘇紫月的聲音都抖的不成語調,卻還是在絕望的喊着,「求你……放了我,我給你錢,你要多少錢都可以。」

男人冷哼一聲,健碩的身軀毫無徵兆的欺上女人的身體,如此明顯的舉動,終於令蘇紫月徹底崩潰,她尖叫起來,「滾開,你這個惡魔……」

男人唇角勾出冰冷的弧度,惡魔,不錯,今晚,他就是要當一次惡魔,徹底征服身下的天使。

「救命……」蘇紫月已經叫的精疲力盡,蒼白的唇劇烈的顫抖着,卻依然無法阻擋身上男人的動作,突然,她張開櫻桃小口,狠狠的咬住了男人的肩膀,瞬間,一絲淡淡的血腥蔓延在了她的唇邊。

男人悶哼一聲,蘇紫月的行徑已經將他徹底激怒,他冷哼一聲,大掌毫不留情的抓住蘇紫月的一對柔軟,狠狠的揉捏起來,同時,腰身的力量爆發出來,瞬間刺穿了蘇紫月。

「不……」巨大的力量彷彿在一瞬間將蘇紫月撕扯成了碎片,她不由自主的鬆開了口,感覺自己的生命已經快要流逝殆盡,下一秒鐘就死去吧,那樣,就不用再忍受着這恥辱,還有身體上劇烈的疼痛了。

偏偏,她的腦子卻無比的清醒,能夠清晰的感受到,男人停留在她身體里的碩大,他似是感受到了蘇紫月的緊緻與阻擋,並沒有急着進行下一步的動作,反而俯身,在她的耳邊低沉的道:「很好,果然是個純潔的天使……」

蘇紫月沒想到他的聲音居然如此好聽,醇厚中帶着一絲沙啞,如同陳年的葡萄美酒,直直逼向內心,她氣若遊絲的問,「你到底是誰?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這個,你不需要知道,好好享受你的第一次吧。」男人殘酷的笑聲伴隨着力量的起伏,徹底將蘇紫月湮沒,她絕望的閉上眼睛,淚水潸然滑落,一滴滴的砸在柔軟的床單上。

這一定是一場噩夢,一生都難以磨滅的噩夢,俊軒……對不起……對不起……

夢,碎了,心,也碎了——

三年後。

時間仿似指間流砂,彈指即過。

《寵妃》劇組裡,正拍攝着一組丫鬟被妃子打罵的戲碼,蘇紫月穿着一身丫鬟的服飾,頭上挽着兩個丫髻,正躺在地上,瑟瑟發抖着。

突然,一陣騷動,讓正在拍攝的鏡頭不得不卡住,蘇紫月仰頭望去,一個頎長挺拔的身影映入眼帘,俊逸的五官彷彿鐫刻的雕像,狂狷的眸只是淡淡的掃視了一圈,就足以讓整個攝影棚的氣息都冷下來。

蘇紫月聽到身旁有工作人員小小聲的議論起來,「居然是顧野宸,他是來探梁曼鈺的班吧。」

「一定是的,他好帥,我愛死他了。」

「愛?你有那個資格說愛他嗎?你知道他的女人有多少嗎?多少王公貴族的千金擠破了頭,想要得到他的青睞,可是據說在他身邊的女人,從來沒有超過兩個月的,唯有梁曼鈺,在他的身邊破天荒的待了九個月了,不知道還能堅持多久。」

「梁曼鈺真有本事,居然能攀上他,難怪能夠一夜之間大紅大紫,成為炙手可熱的影后級明星。」

這些言論讓蘇紫月不由得再次多看了顧野宸一眼,他深邃的眸光卻剛好掃過躺在地上的她,兩眼對視間,蘇紫月立刻覺得,似有一股寒意,瞬間從頭涼到腳。

飾演妃子的正是當紅影星梁曼鈺,看到顧野宸居然親自來,她異常興奮的拋下正在遭受她「虐待」的丫鬟蘇紫月,快步跑到顧野宸身前,又小心翼翼的拉着他的手臂,近乎撒嬌般的道:「夜,你來了。」

「嗯。」顧野宸淡淡應了一聲,身上的氣場並沒有一絲改變,依舊冷漠的嚇人。

蘇紫月低聲嘀咕了句,「誰找這麼個男朋友,是想被凍死嗎?」

她不在乎誰的男朋友來探班,但是別挑在這個時候好不好?她剛剛被「妃子」一腳踹在地上,他就來了,那不是說,這一腳,她就是白挨了嗎?

她的聲音並不大,就連站在她身邊的工作人員都沒有聽到,偏偏顧野宸似有意無意的再次朝她這邊瞥了過來,眼神中的冰冷直直讓蘇紫月打了個寒戰,立刻乖乖的閉了嘴,再不敢胡亂說一句話。

梁曼鈺依然膩在顧野宸的身邊,悄聲的說著膩歪的話,看樣子,如果不是在場這麼多人的話,她會直接猶如個八腳章魚般掛到顧野宸的身上,直到那雙冷鷲的眸子掃向她,面無表情的吐出三個字,「去拍戲。」她才不甘不願,依依不捨的重新走到攝像機前。

戲碼重新開始拍攝,隨着導演的一聲「開始」,蘇紫月跪在了地上,下一秒,就被梁曼鈺重重的踹倒在地,或許是為了在男朋友面前顯示自己精湛的演技,她這一腳踹的特別狠,彷彿真的跟蘇紫月有徹骨的仇恨一般,嫣紅的唇中恨恨的吐出兩個字,「賤人!」

蘇紫月被這冷不丁的一腳踹的差點斷了氣,剛才拍這一條的時候,梁曼鈺還只是抬腳時狠,落到她身上的時候,多少收了勁道,可是這次……,蘇紫月是真的被踹的兩眼發黑,把接下來要說要做的,全部忘了個一乾二淨。

「卡……」導演的聲音惱怒的傳來,「那個叫蘇什麼的,魔怔什麼?」

蘇紫月緩過一口氣,咬牙站起身,「對不起導演,對不起梁姐,是我的錯,我保證不會了。」

導演不置可否,只是揮了揮手,「重來。」

梁曼鈺不滿的撇了撇嘴,她還急着趕緊拍完,好和顧野宸親熱一番去,被個新人耽誤時間,真是倒霉。

「開始。」

又是毫不留情的一腳,比剛才還要重,當然,梁曼鈺這次加上了剛才的怨氣,蘇紫月兩眼一黑,毫無形象的摔落在地。

「卡……」導演有些惱火,「你到底會不會拍戲,誰介紹你來的?」

副導演忙點頭哈腰的過來,在導演的耳邊說,「是美譽的jack打電話,希望我們給他的新人一個露臉的機會,所以我就安排了這個丫鬟。」

美譽傳媒旗下有不少的大牌明星,和劇組也是經常的合作關係,他們的面子,劇組還是要賣的,導演忍下怒火,揮了揮手,「重來。」

蘇紫月揉了揉胸口,肯定已經紅腫了,剛才她偷眼看到,林蔓蔓都已經在旁邊急得直掉眼淚了,不過她能夠得到一個角色不容易,說什麼也不能半途而廢。

咬牙忍住鑽心的疼痛,她再次跪了下去,在導演喊開始之前,小小聲的對梁曼鈺道:「梁姐,麻煩你,能不能稍微輕點?」

「想做演員,還怕這點疼,乾脆回家睡覺好了。」梁曼鈺尖刻的說完,又是一腳毫不留情的踹了上去,不過這次蘇紫月有了防備,咬牙硬是挺住了,不過眼淚卻是不爭氣的奪眶而出,好在接下來就是哭戲,她反而演的自然的多,真正的梨花帶雨,總比演出來的要效果好,導演總算是滿意了。

這一切,全部都落入了那雙冷冽狂狷的黑眸中,蘇紫月的倔強倒是引起了他的注意,那個女孩兒雖然只是丫鬟的裝扮,卻自有一股清新脫俗般的淡雅之氣,和平日里多用脂粉堆砌出來的那些明星們,多少有些區別。

「夜,你今天怎麼有時間過來探班?」拍完一條的梁曼鈺,立刻用最快的速度掛回到顧野宸的身上,嬌媚的問道,和剛才狠戾霸道的「妃子」彷彿根本不是一個人。

「如果你不想,我馬上走。」顧野宸面無表情的說完,果然站起身就走。

梁曼鈺急得直跺腳,「夜,你好壞,你明知道人家不是那個意思。」

顧野宸的黑眸微微一凝,淡淡的掃向了角落裡正狠命揉着胸口的蘇紫月,「我來跟這個戲的進度,可能會在這裡待三天。」

「真的?」梁曼鈺又驚又喜,雖然知道這部戲是顧野宸的公司投資的,可是她從來沒有想過,顧野宸會親自來跟進度,說不是為了她都讓人難以相信。

「那,夜,今晚……」她欲語還休,更增嬌媚,顧野宸唇角勾起一絲不易察覺的弧度,低沉的嗓音道:「這麼等不及么?」

「夜……」梁曼鈺拖長了聲音,臉上飛起兩團紅霞。

——

蘇紫月捂着胸口,真心想要大聲呻吟,不過礙於這麼多人在場,尤其還坐着個「冷麵閻羅」,她多少有些顧忌,只能蹲在角落裡小聲的哼哼着。

因為接下來還有一場「丫鬟受刑」的戲要拍,所以蘇紫月只能咬牙堅持着,她可不敢奢望導演會為了她這麼一個新人而將拍攝計劃延後。

林蔓蔓從外面端了一杯開水回來,遞到蘇紫月面前,「來,蘇蘇,喝點熱水,看看會不會好一點。」

「謝謝你啊蔓蔓。」蘇紫月小心翼翼的接過水杯,喝了一小口,暖暖的感覺從心底升起,胸口好像果然沒有那麼疼了。

「那個梁曼鈺真狠心,就算是新人,也沒必要這麼欺負吧?」林蔓蔓想起剛才蘇紫月被踹的那一幕,就心疼的直飆淚。

「小點聲蔓蔓,人家好歹也是影后,教訓我這麼個小新人,也沒什麼大不了的。」蘇紫月淡淡的瞥了眼不遠處那高大冷酷的身影,梁曼鈺在他身邊,嬌小可人,果然很般配。

「影后怎麼了?影后就可以隨便欺負人嗎?不就是傍上棵大樹嗎?」林蔓蔓就是想替蘇紫月打抱不平,只有她知道,蘇紫月一步步走到今天,有多麼不容易,她沒有野心,更沒有像其他女明星一樣,費盡心機尋找「金主」來達到自己的目的,她只想求個三餐溫飽而已,如果蘇紫月真想爭什麼,以她的條件,就是想做天后,也不是沒可能。

副導演匆匆走過來,在蘇紫月耳邊低聲說了句什麼,蘇紫月點頭應了,就對林蔓蔓道:「咱們回去吧,今天不拍了。」

「不拍了?為什麼?」林蔓蔓奇怪的問。

「副導演說,看我剛才被踹的狠,怕我撐不住,所以今天放了我的假,讓我回賓館休息,明天接着拍。」

「副導演真好,蘇蘇,咱們算是碰上好人了。」

「嗯,趕緊回去吧,我疼的厲害。」

「好,好,回去我幫你看看,恐怕得擦點葯。」

回到劇組給演員安排的賓館裏,蘇紫月卸了妝,又洗了個熱水澡,才裹着浴巾坐在了大床上,讓林蔓蔓給自己上藥。

蘇紫月沒有經紀人,林蔓蔓是她從小的好朋友,自從家族企業破產,父母雙雙失蹤了之後,蘇紫月就一直住在林蔓蔓的家裡,後來,她不想一直麻煩人家,所以就到美譽做了個助理經紀人,慢慢的,轉行做了藝人,而林蔓蔓也就出來幫她了,算是蘇紫月名義上的經紀人。

蘇紫月當藝人,也只是為了掙錢糊口,養活她跟林蔓蔓兩人而已,什麼大紅大紫,一夜成名,她從來沒有想過,能夠有個小角色演,有點酬勞,她就很知足了,剩下的時間,她都在到處打聽父母的下落,她不相信,父母會就這樣拋下她不管。

上完葯,林蔓蔓下樓去買吃的東西,這時,蘇紫月的手機接到一條短訊,她拿出來一看,原來是副導演發過來的,「你到703來一趟,我給你講一下明天的戲。」

蘇紫月心道副導演真是個好人,迅速穿好衣服,她就毫無戒備的朝着703而去。

走到門口,蘇紫月禮貌的敲了下門,卻意外的發現,門並沒有上鎖,聽不到裏面的回應,蘇紫月小心翼翼的推開門,小小聲的喊,「副導演?」

依然沒有回應,不過旁邊浴室傳來的嘩嘩水聲卻告訴了她答案,蘇紫月有些尷尬起來,是進是退?

猶豫了一會兒,她就決定還是先走,等會兒再來,腳還沒有退出房門,浴室的門卻毫無徵兆的打開,露出了一個濕漉漉的頭和光—裸的肩膀。

蘇紫月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就去捂眼,耳邊卻傳來副導演超鎮定的聲音,「蘇紫月來了,先進來,我馬上就好。」

蘇紫月手指小小的開了一條縫,眼睛從縫裡望出去,才發現副導演也就只露出了一個頭和肩膀,下面的部位依然還在門裏面,她這才鬆了口氣,接着又為自己的大驚小怪臉紅,「副導演,您忙,我不急。」

閉着眼睛越過浴室,蘇紫月才鬆了口氣,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平復一下自己跳的咚咚作響的小心肝,這才打量起副導演的房間。

在安排房間方面,劇組絕對是看人下菜,像是蘇紫月,住的就是一個普通的雙人間,到了副導演這裡,就變成了豪華的單人間,不用說,像是導演,還有梁曼鈺那樣的影后,一定就是豪華套房,抑或是總統套房了吧?

「蘇紫月啊,今天表現還不錯,以後努力一點,前途可是不可限量啊。」

就在蘇紫月在心裏腹誹着人與人之間的不公平之時,副導演已經裹了個浴巾出來了。

他這麼隨意的模樣,頓時讓蘇紫月再次渾身不自在起來,拜託,我和你還沒熟到可以「裸」呈相對的地步吧?

在蘇紫月眼裡,副導演此時和沒穿衣服,基本上沒什麼區別,除了重要部位用一條白色的浴巾裹住以外,其它所有的地方都毫無遮掩的映入蘇紫月的眼中,蘇紫月都不知道眼睛該往哪兒看,一不小心看到某人黑乎乎長滿腿毛的兩條腿時,她差點沒吐出來。

「副導演,我今天的表現,還……還不錯?」

望着天花板,蘇紫月對副導演的話表示質疑,她都ng了四次,還叫不錯嘛?

「你是新人嘛,能有今天的表現,確實已經很不錯了,況且,我們都看得出來,今天是梁曼鈺的錯,她下腳太重,換了是誰,也得躺在地上起不來,你只是四次就過了這條,很不簡單。」

副導演的話頓時讓蘇紫月有熱淚盈眶的感覺,好人啊,真是說中到她心坎里了,她頓時忘了副導演此時的形象,一激動,抓住副導演的手,伯樂啊。

只是目光隨即就觸及了那比腿毛還多的胸毛,又是一陣噁心泛起,蘇紫月忙不迭的抬頭,只是,手……抽不回來了?

「蘇紫月啊,其實,我看得出來,你很有潛力,如果能有好的發展機會,想紅起來,也不是什麼難事,不過你也知道,想要有回報,總得有點付出……」

蘇紫月越聽越不對勁,同時,有雙咸豬手已經默默的放在了她的大腿上,慢慢的,往下移……

「副導演,」蘇紫月猛然間站起身,力道猛的差點讓自己趔趄,不過她很快穩住了自己,往後退了一大步,臉紅脖子粗的道:「我……明天的戲,我有台本,我還是自己回去琢磨吧。」說完就想逃。

身後響起了悠悠涼涼的話語,「如果你今天表現的好,我明天就去跟編劇說,讓這個丫鬟起死回生,然後被皇帝看上,一朝寵幸,成為妃子,跟梁曼鈺一爭高下。」

蘇紫月的腳步慢了下來,如果真能那樣,自己的戲份就會突然多了好多,片酬,自然也就不可同日而語,只是……

副導演慢慢站起,咸豬手扳上蘇紫月的肩膀,「你知道,我跟編劇是多年的交情,我的話,他一定會聽的。」

蘇紫月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眼瞅着那隻咸豬手從肩膀上一路下滑,到了自己的腰上,然後,慢慢揉捏……

「副導演,您還是讓我明天就受刑死了吧。」說完,蘇紫月再不遲疑,飛快的打開房門奔了出去,身後,還傳來副導演氣急敗壞的聲音,「蘇紫月,你這個不識抬舉的臭丫頭,枉費我還想提攜你,你就等着被虐死吧。」

蘇紫月低着頭一路狂奔,一不小心一頭撞上了一塊鐵板,她揉着額頭呲牙咧嘴的抬頭,一雙幽暗深邃的眸子出現在眼前,她驚喘了下,一連退了三大步,脫口而出:「冷麵閻羅,哦不,顧……顧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