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天才萌寶腹黑爹地
天才萌寶腹黑爹地 連載中

天才萌寶腹黑爹地

來源:萬讀 作者:歐陽立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廖薇 歐陽立 霸道總裁

青梅竹馬十年,他的新娘不是她
她霸王硬上弓,睡服了富可敵國的景大少
安柔一夜之間消失的無影無蹤……五年後,她帶着一對萌寶回國,躲過,藏過,還是被他抓個正着
「當年我發過誓,抓到你,一定讓你下不了床
」……展開

《天才萌寶腹黑爹地》章節試讀:

第3章 我有沒有女人味?


豪華大型私人郵輪上,正舉行着一場婚禮。

安柔冷眼看着面前的一對璧人,一襲藍色長裙在風中搖曳。

「等一下!」

她叫停了這場可笑的婚禮,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她看去。

「這女人是誰啊?怎麼直接朝新郎新娘走去?」

「會不會是歐陽少爺的情人啊?來砸場的?」

說話聲全部傳入新娘廖薇耳中,她嘴邊的笑意立刻僵住,心一下子慌亂了起來。

視線一轉,當看到前面的女人時,心猛地一沉!

沒有人會傻到放自己的情敵來婚禮上搗亂,更何況,這是她苦心經營的一切!

「柔柔......」歐陽立將廖薇的手一下子放開,腳步一轉,眉眼間的冷漠悉數散去,極盡溫柔。

廖薇急了,立刻伸出手去拉他,「立,我才是你的新娘,安家已經倒了。」

聲音很輕,但是拉他手的力道不輕。

安柔臉上帶着笑意,一步步走來。

「柔柔,你聽我......」歐陽立在她眼裡看出了淡漠,心不由得一慌。

「恭喜你,新娘很漂亮。廖家家業雖然不是很大,但也不小,的確可以幫到你。」安柔展露笑顏,隨後拿出一個亮閃閃的紅包。

「就算安家倒了,但這點禮還是給的起的,祝你們新婚愉快。」

話音一落,手中的紅包帶着十足力道,朝歐陽立砸去。

鈔票砸了歐陽立一臉,紛紛揚揚地灑落在地,細細去看,上面還有絲絲血跡。

她輕笑一聲,「喜事當然要喜慶點,光送錢哪夠,乾脆撒點狗血在上面,紅上加紅啊。」

歐陽立急了,一把抓住她的手,「柔柔,你明明知道,我愛的是你。乖,別任性。」

「立,你胡說什麼?!」廖薇顏面被掃,這個男人,是她的丈夫!

她不淡定了,直接掀開頭上白紗,雙眼裡儘是恨意,「安家倒了,你還以為你是高高在上的安家大小姐?你和立,根本不可能!立刻給我滾!」

她和安柔一直是同班同學,那時候的安家,如日中天,權勢極大,所有人都巴結安家。

安柔冷艷高貴,是學校出名的冰美人。

呵呵,現在安家被查,產品不合格,負責人全部被關進大牢。

歐陽立就算娶一個平凡女孩,都不能娶有案底的女人!

「放心,該走的時候我自然會走。」安柔看着躺在地上的錢,繼續說,「紅包收了,算我們認識一場。」

在場的媒體記者立刻將這一幕拍下,今天真是大戲連連啊!

廖薇臉都黑了,更是大叫起來,「誰把這個女人放進來的,快點給我轟出去!」

隨着她的大叫,場面越來越混亂,到處都是議論聲,拍照聲,還有人直接錄起了視頻。

就在最混亂的時候,突然啪的幾聲,整艘輪船的燈全部熄滅,場內漆黑一片,看不清雙手。

「啊......」有人尖叫了起來。

就在這時,一隻大手捂住了安柔的嘴巴,另一隻手控制住她的肩膀。

連叫的機會都沒有,她明顯感覺到一枚藥丸塞入她嘴巴。

她死死地咬住唇瓣,但因對方力氣太大,最終,她被迫吞下這枚藥丸。

「烈葯,有你好受的。」對方發出一記嘲諷的笑,隨後趁亂將她往人群中一推。

腳踩着七八厘米的高跟鞋,安柔一下子重心不穩,重重地摔倒在地。

黑暗中,不過幾秒的時間,她已經渾身熱起來。

該死的,那葯發揮作用了!

啪。

船上的燈突然大亮,人們在適應光亮後,這才看清了蜷縮在甲板中央的她。

一時間,譏笑聲四起。

畢竟,她現在的模樣的確很狼狽。

長發微微有些凌、亂,被冷汗濡濕,一縷縷貼在臉頰處,渾身無力,讓她連站都站不起來。

安柔強撐着,抵抗身體里一波又一波襲來的熱流,身子輕顫不止。

唇瓣被她咬得失了血色,雙頰卻是緋紅一片。

她快要忍不住了!

突然,甲板上出現了不少黑衣男人,他們步伐極快,站在一旁開了路,分明是訓練有素。

直到一個男人的出現。

男人一襲裁剪得體的手工西服,襯得身姿更加修長,手腕上百達翡麗的腕錶格外耀眼,還有那之前在拍賣會上拍出天價的祖母綠襯衫袖口,無一不在彰顯男人身份的尊貴。

四周不少人倒抽一口冷氣,沒想到權傾黑白兩道的景少,竟然也會出席這場婚禮。

男人獨有的清冽氣息不斷飄入鼻中,這味道就是催化劑,藥效越來越厲害。

安柔額頭上儘是冷汗,小腿都顫抖起來。

她快抑制不住自己,真的好想緊緊地抱住這個男人。

「想抱就抱上來,別克制自己。」男人低沉的聲音傳入安柔耳中,話音裡帶着幾分戲謔。

這聲音......安柔突地一驚,她猛地抬頭,拚命睜大眼睛,帶着幾分不可置信,「是你?」

「不錯,還知道我。」說完,他修長的手一顆一顆地解着紐扣,動作極慢,帶着些誘惑意味。

安柔咬牙,就知道這個男人,不安好心!

可現在,她不能留在這裡!

她只能服軟。

「帶我走。」

她沒有發出聲音,只是嚅囁了幾下,男人眼神一凝,分明是看懂了。

幾秒後,眾人只看見,一向潔癖的景少竟然親自脫下西服外套披在安柔的身上,雙手一個用力,瞬間就將她打橫抱起,直往會場門外走去。

「柔柔!」

歐陽擠出人群,看着安柔被別的男人擁在懷中,恨得握緊了拳。

景北辰腳步一頓,轉身,笑得邪佞無比,「恭喜歐陽少爺新婚,不過,什麼時候需要瞧瞧眼科,可以讓我幫你聯繫最好的醫生。」

言下之意,竟是為她出了頭。

察覺到懷裡女人抖得更加厲害,甚至直接一口咬在了他的肩上。

景北辰悶哼一聲,冷了神色,加快了步伐離開。

……

直到離開了嘈雜的人群,安柔這才揚手,緊緊地揪着他的衣領,「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她的額間一片薄汗,身子仍然瑟縮不止。

「路過而已,哪有這麼多為什麼。」景北辰輕笑,低迷的嗓音在夜色里格外誘人。

安柔的心咯噔一下,婚禮在輪船上舉行,這艘輪船獨屬於歐陽家。

他和她說路過?

除非你在海上漂,才會路過!

更何況,景家是豪門中的權貴,所有上流社會家族都要高高仰望的存在。

「如果偏要說個理由,那就是,欣賞下你的慘狀。」

就算看不到他的臉,她也知道,他的嘴角一定是高高揚起的!

兩個人向來都是這樣敵對的存在。

「給我閉嘴,我現在沒心情聽你潑冷水。」安柔說完,就用高跟鞋踹了他一腳。

聽到男人悶哼一聲,這才解氣一般。

可下一秒,她的腹部就升騰出一股熱氣。整個身體忍不住一陣哆嗦。

景北辰已經將她抱出了會場,來到甲板上,皎潔月光照在她紅撲撲的小臉上,有種說不出的美。

認識她到現在,他還從未見過這麼小鳥依人的她。

「景北辰,我......我好熱。」安柔一改往日神態,雙手緊緊地圈住他的脖子,整個身體和他貼的密不可分。

說話的時候,紅唇微嘟,惹人憐愛。

景北辰摸了摸她額頭上的溫度,雙眼一眯,泛起一道危險光芒。

有人給她下藥了,真是不要命!

「好熱,難受。」安柔哼哼唧唧地將臉往他脖頸上貼去,右手不斷地在他皮膚上磨蹭着。

景北辰腳步一轉,往船另外一頭走去,一艘豪華私人遊艇就在大船旁邊。

「我受不了了......」安柔右手一把拉住他,左手不斷地蹭着自己,整個身體朝他靠來。

嬌媚呻、吟越發撩人。

「安柔,我拿盆冷水來。」景北辰沉下臉來,想要掙脫開。

哪裡知道她小嘴一嘟,撒嬌一般哼哼,「親我。」

景北辰低頭看着她,伸手捏着她的下巴,聲音低沉,「你知道我是誰么?」

話音一落,引來她一連聲笑。

「景北辰,我又不傻,這個時候了,我還會以為是歐陽立嗎?」安柔狠狠閉了閉眼,今天是他結婚的日子,他娶別人了。

青梅竹馬十年,他的新娘不是她。

看清楚她雙眼裡的凄苦,景北辰雙眼閃過一道危險光芒,隨後他重重甩落她的手臂,「自己惹的禍,自己解決。」

說完,他就起身離開。

還沒有走到房門,他就聽到砰咚一聲,立即轉身一看。

只見安柔重心不穩摔下了床,額頭上紅腫一片。

疼痛將她的理智拉回了一些,重新躺在床上,她拽住男人的手,「你老實說,我有沒有女人味?」

說話的時候,她的裙子已經亂了,露出瑩潤白皙的肌膚。通紅的小臉,披散在腰間的長髮,還有那若隱若現的春光。

這個樣子......她問他,有沒有女人味?

景北辰只覺得下腹一緊,眸中欲色彌蓋,如果再不走,他保證會吃了她。

等她醒來,就要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