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誰曾許我一世心
誰曾許我一世心 連載中

誰曾許我一世心

來源:萬讀 作者:葉瑩瑩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瑩瑩 易灃晟 現代言情

葉瑩瑩以為用愛可以焐熱易灃晟那顆冰冷的心
到後來,她才發現
有些人不愛註定就是不愛,不管你付出多少!展開

《誰曾許我一世心》章節試讀:

第5章 你是我的


「你不知道嗎?易灃晟喜歡的人是你妹妹葉青青!大學的時候,他們在一起了,當年他可是說,非葉青青不娶!」

「聽說易灃晟要和你結婚,我們都驚呆了,因為那個時候易家的公司出了點事,需要資金周轉。」

「葉青青半個月前回來了,整天跟易灃晟在一起,瑩瑩,你真的不知道這些嗎?」

雙耳充斥着好友尹娜娜的聲音,就像一根針,一下一下扎入葉瑩瑩的皮膚,直到血肉模糊為止。

她不知道易灃晟娶她,是因為易家出事了。

更加不知道,他愛的人是葉青青!

結婚三年,易灃晟不管如何冷落她,她忍受着。

她想只要一直努力,總有一天可以把易灃晟那顆冷漠的心捂熱。

可她錯了!

撕心裂肺的痛佔據身•體,葉瑩瑩麻木走在大街上,腦袋一片空蕩,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樣回到別墅。

看到屋內一片通明,葉瑩瑩雙眸一怔,知道易灃晟回來了。

一進屋,只見易灃晟面色陰沉坐在沙發上,茶几上放着一份白紙黑字的協議書。

眼尖地瞅見『離婚協議書』幾個字,葉瑩瑩僵硬住了。

「離婚吧。」易灃晟突然開口,拉回她的思緒:「葉瑩瑩,我不愛你,我不想再浪費時間。」

冰冷的話語撲面而來,冷得葉瑩瑩心肝脾肺都在顫抖。

「你不愛我,愛的是葉青青,對嗎?當年你想娶的人是她,對嗎!」葉瑩瑩竭嘶底里質問道。

易灃晟眼眸微眯,扯了扯嘴角。

「不止當年,我現在想娶的人,也是青青!」易灃晟用平淡的語氣,說出最殘酷的事實:「我愛的人由始至終都是青青!若不是當年易家出事,需要一大筆錢,而你•媽因為你患有心臟病,執意讓我娶你,說是要完成你的心愿,我這輩子都不會娶你!!」

葉瑩瑩踉蹌幾步,心痛得難以呼吸。

「簽字吧,趁着我們沒有孩子,離婚對誰都好。」

「呵呵……結婚三年,你從沒碰過來,哪裡來的孩子了?!」旋即想到什麼,葉瑩瑩一聲冷笑:「原來你一直在等這一天,等葉青青出國回來,等着跟她舊情復燃!!」

葉瑩瑩哭得梨花帶淚,可易灃晟仍舊那麼的冷漠和無情。

「等你哪天想通了,簽完字,我再回來。」

冷冷扔下這話,易灃晟頭也不回離開。心痛到無以復加,勉強撐着的她一口氣斷了,葉瑩瑩突然倒在地上。

「噔噔噔……」

刺耳的鈴聲一遍又一遍響起,葉瑩瑩艱難睜開眼,拿起手機。

她發現,未接來電里,除了葉母的,還有一個陌生號碼。

爾後,葉瑩瑩鬼使神差撥打那個陌生號碼。

「姐姐,好久不見,還記得我嗎?」

嬌柔而甜膩的聲音划過耳膜,即使化成灰,葉瑩瑩也認得出,這是她的好妹妹葉青青的聲音。

坐在咖啡店,葉瑩瑩打量三年不見的葉青青。

她始終不明白,葉青青既然和易灃晟在一起了,為什麼不告訴她?

讓她傻傻地喜歡上易灃晟,傻傻地以為自己有機會。

「姐姐,我臉上沒東西吧?」葉青青笑盈盈道。

以往她軟糯的聲音,讓葉瑩瑩愛惜,可現在卻覺得十分刺耳。

「青青,你為什麼不告訴我,大學的時候,你和易灃晟在一起了?!我什麼都知道了!!」

葉青青一聽,笑了,笑得嫵媚而涔着毒。

「我的好姐姐,你都知道了,不過會不會太遲了?嗯?!」

眼前的葉青青陌生得讓葉瑩瑩心臟揪痛,下意識抬手捂着胸口。

觸及到葉瑩瑩的手勢,葉青青譏諷一笑。

「你也只會用心臟病來威脅別人而已,這正是我最討厭你的地方,要不是你的,我九歲那年也不會被人綁架,葉瑩瑩,我現在看你一眼,都覺得噁心!!」

那一刻,葉瑩瑩愣住了,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當年她十分自責自己沒有照顧好葉青青,葉家花了三年才把葉青青找回來。

在葉青青回來的那天,葉瑩瑩激動得睡不着,她發誓以後要加倍愛葉青青。

可她沒想到,葉青青對她恨之入骨。

瞅見她痛苦的模樣,葉青青心裏暗爽。

「既然你們在一起,易灃晟為什麼還要娶我?!」葉瑩瑩用力質問。

葉青青突然起身,走到她身旁,一字一頓道:「我用絕食求灃晟哥,他才答應娶你的。」

葉瑩瑩渾身顫抖,一股寒涼從腳底竄上腦門。

「葉瑩瑩你說我對你多好,連喜歡的男人都讓給你。」葉青青笑臉如靨:「對了,醫生說過你活不過三十,好好享受接下來跟灃晟哥在一起的時光吧,我的好姐姐。」

葉青青的笑聲如同魔咒似的,一遍遍在她耳邊縈繞,侵入她的神經。

葉瑩瑩痛苦地眼淚直下。

當天夜晚。

葉瑩瑩看到風塵僕僕進來的易灃晟,眸光緊縮,眼裡抹過一絲堅決。

「易灃晟,我們離婚吧!」

「你說什麼?」易灃晟眉頭緊皺,問道。

葉瑩瑩冷靜抬眸,深呼吸一口氣:「離婚協議書我已經簽了,明天去把剩下的手續辦了吧!」

本以為這是她一輩子都不會說不出口的,可發現說出來後,一身輕了。

這段婚姻本不屬於她,所以她才會過得那麼痛苦。

既然易灃晟不愛她,那就放過彼此吧,讓他和葉青青雙宿雙棲,也算是她對葉青青最後的補償。

易灃晟抿嘴不語,有那麼一瞬間,他想要撕毀那份離婚協議書。

雖然他知道要跟葉瑩瑩離婚,但是看到葉瑩瑩決絕的表情,他沒有鬆口氣,反而胸口有點悶。

那一刻,他不禁想起結婚的時候,葉瑩瑩雙眼滿是愛意,對他說『我愛你』。

「呵呵,昨天還死活不肯離婚,今天就想通了?」語氣儘是譏諷。

「是啊,既然你不愛我,我也不愛你,趁着我們沒有孩子,好聚好散,不好嗎?」葉瑩瑩擠出一抹微笑。

話音一落,易灃晟突然撲到沙發上的葉瑩瑩,冷聲道:「看來你結婚的時候對我說的『愛』是個笑話而已。」

心尖上突然被狠狠割了一刀,葉瑩瑩用盡全力露出個笑容。

「是啊,你現在才發現嗎?易灃晟。」葉瑩瑩深呼吸一下,又道:「我不愛你!」

易灃晟蹙眉,心中忽然冒出一種不明不白的滋味,可很快消失不見。

半響,易灃晟起身,整理衣•服。

「離婚可以,不過要在一個月之後,明天爺爺回來了,打算住一段時間,他老人家身•體不好,不能受刺激。」

冷冷扔下這話,易灃晟走了,根本不給葉瑩瑩拒絕的機會。

房門關上那一刻,葉瑩瑩不再壓抑自己,嚎啕大哭起來。

夜晚,五光十色的酒吧。

葉瑩瑩高舉着托盤在人群中穿梭,自從提出離婚,她決定賺錢養活自己,白天在小公司當文員,晚上到酒吧做兼職,有時候還要抽出時間陪易老爺。

她這麼拚命,為的是不讓自己想起易灃晟。

突然,跳舞的人撞過來,葉瑩瑩踉蹌幾步,不小心落入到一個寬大的懷抱。

「她還沒來得及道歉,頭頂處傳來一陣悅耳的笑聲。

「小瑩瑩,想不到我們再次以這樣的形式見面啊。」

葉瑩瑩一愣,連忙抬頭,滿臉驚愕,

「學長?」

葉瑩瑩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韓明軒,而且以大學第一次見面一樣的情景。

韓明軒看着葉瑩瑩,眼裡的愛意快要溢出來:「這些年過得好嗎?」

葉瑩瑩低頭不語。

見狀,韓明軒嘴角抿起,神色心疼。

葉瑩瑩和易灃晟的事情,他已經聽說了。

「易灃晟對你不好,當年我就不應該放棄!」韓明軒摸着葉瑩瑩的腦袋,滿臉後悔。

葉瑩瑩一頓,吃驚看着韓明軒。

面對韓明軒的深情,她無以回報。

此時,在酒吧的角落,易灃晟冷眸微眯,看着葉瑩瑩和韓明軒有說有笑。

一股無名火在胸口亂竄,快要把他燒起來。

她說不愛她,是因為找到新歡了嗎?

可惡!

葉瑩瑩竟然敢給他戴高帽!!

摔下酒杯,易灃晟怒火中天走過去,拉住葉瑩瑩的手。

「跟我回家!」

葉瑩瑩訝異一陣,接着冷靜下來,道:「易灃晟,我的事情跟你沒有關係!我們說好各過各的!!」

他們可是說好了,除了在易老爺面前演戲,私下他們互補干涉,直到離婚為止。

易灃晟臉色一沉,怒火更甚。

「你是我的妻子,你的一切都跟我有關!!」易灃晟咆哮道:「葉瑩瑩,不要挑戰我的底線,我再說一遍,跟我回家!!」

易灃晟抓住葉瑩瑩的胳膊,用力往外拉,絲毫不顧她的感受。

此時此刻,易灃晟只有一個想法,把葉瑩瑩帶回去,然後扔到床•上狠狠教育!!

「放開我,易灃晟,我還要工作!」葉瑩瑩使勁掙扎。

突然手上一緊,易灃晟陰鷙看着抓住他手腕的韓明軒。

「韓明軒,你想管我的家事?!」

「小瑩瑩說了,不想跟你回去,而且你弄疼她了!!」韓明軒怒瞪易灃晟,三兩下把他的手掰開,只見葉瑩瑩的手腕紅了一片。

頓時,易灃晟心底湧現一絲心疼,可看到韓明軒對葉瑩瑩關心,轉而被憤怒所覆蓋。

上來就是一拳頭,易灃晟直接把韓明軒打趴下,順勢將葉瑩瑩帶走。

回到別墅,易灃晟直接把葉瑩瑩扔到床•上,瘋了似的撕扯葉瑩瑩的襯衫,瘋狂而帶着懲罰地吻着她的唇。

這是她等了多年的吻,可此時卻十分諷刺。

看着身下木然而沒有任何反應的女人,易灃晟怒火更甚。

「你迫不及待找到新歡,不就是寂寞了嗎?怎麼現在一副不情願了?裝清高給誰看?」

譏諷的聲音划過耳膜,葉瑩瑩狠狠咬唇,淚水在眼眶裡打轉。

葉瑩瑩委屈的模樣,直叫易灃晟氣憤,讓他更加瘋狂,動作毫無溫情,將她佔為己有。

那一刻,葉瑩瑩傷心欲絕,她沒想到,易灃晟竟然在她提出離婚後,對她表現出興趣,這是多麼的諷刺啊!!

葉瑩瑩咬緊牙關,狠聲道:「易灃晟,你這樣對我,葉青青知道嗎?」

易灃晟突然停下來,愣了愣。

「既然你喜歡葉青青,為什麼不娶她?」

「你以為我不想嗎?若不是當年你•媽執意讓我娶你,若不是你有心臟病,青青害怕你受到刺激,求我娶你,我根本不會娶你!」

易灃晟的話,如同一杯毒酒,讓她墜入深淵。

眼淚奪眶而出,葉瑩瑩用盡全力質問道:「既然你不喜歡我,為什麼還要碰我?」

對上葉瑩瑩倔強而氣憤的眼神,易灃晟憤懣不已,掐着她的下巴。

「即便我不要的東西,別人也休想得到。葉瑩瑩我們還沒離婚,你就想給我戴高帽,沒門!!」話音落,易灃晟的動作一次比一次劇烈。

葉瑩瑩如同玩具一樣被翻來覆去,身•體的痛,和心上的痛,一同刺激她的神經。

第二天醒來,葉瑩瑩接到葉母的電話,直奔醫院。

「爸,你怎麼無端端暈倒了?」

「老•毛病,養一段時間就好。」葉父笑道。

葉母一聽,憤憤瞪一眼,「還不是你愛生氣的緣故,醫生說了,你可不能亂生氣了。」

葉父和善笑笑,葉母仍舊不悅嘮叨着。

看着父母,葉瑩瑩淡淡一笑,心裏一片悲涼。

這才是夫妻,而她和易灃晟只是用一紙婚姻綁着的陌路人。

站在醫院走廊,葉瑩瑩眼眸微眯,盯着跟前的葉青青。

葉青青盈盈一笑,從口袋裡抽出一張化驗單和B超單。

「姐姐,我懷孕了,孩子是灃晟哥的。」

葉瑩瑩當場怔住,雙眸圓瞪看着葉青青手上的單子。

粉唇一張一合,她發現自己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葉青青笑了笑,輕聲道:「姐姐,你和灃晟哥快點離婚吧,你也不想讓爸知道我未婚先孕吧。醫生可是說了,爸不能亂生氣啰,要不然就會心肌梗塞而死。我的好姐姐,爸那麼疼你,你當然不會見死不救啰,對吧。」

看到葉青青得意的笑容,葉瑩瑩氣得渾身直顫抖,不假思索抬手,一巴掌扇過去。

她怎麼會有這麼不知廉恥,又冷血無情的妹妹!!

挨了一巴掌的葉青青沒有發怒,反而楚楚可憐含着淚。

「姐姐,我知道你討厭我,恨我搶走灃晟哥。可是我和灃晟哥是真心相愛的,當初我怕你傷心,才沒有告訴你,我和灃晟哥在一起了。你比我優秀,比我漂亮,我以為你會比我更加適合灃晟哥。可是……感情是不能勉強的。」

葉瑩瑩一臉茫然,還沒開口,突然被人狠狠甩到一邊。

易灃晟不知從哪裡冒出來,心疼地抱着葉青青,為她擦拭眼淚。

「葉瑩瑩,是你自己說,好聚好散的,怎麼轉身就對青青下手?果然你是說一套做一套的女人!」

葉瑩瑩站起來,咬唇直瞪易灃晟。

他的詆毀,直叫她心痛。

「易灃晟,你不要給葉青青騙了,他跟你在一起,只是想報復我!」

直到剛才,她才看清楚葉青青的心思。

「報復你?」易灃晟冷笑一聲,眼裡儘是嘲諷:「這是我聽過最大的笑話!葉瑩瑩,你良心被狗吃了嗎?若不是愛你,青青怎麼忍心把我推給你!」

聽到這話,葉瑩瑩笑了,笑得無比苦澀。

「她愛我?如果不是她,我不用那麼痛苦!!」

如果她知道易灃晟和葉青青在一起,就不會傻傻地給自己希望。

而這些希望到後來,換來的是無盡的悲痛!!

「她這是在報復我!!」葉瑩瑩不禁怒吼一聲。

易灃晟聞聲,憤怒不已。

「像你這樣不懂感恩的冷血女人,說太多也沒用。」

扔下這話,易灃晟摟着葉青青離開,看也不看一眼葉瑩瑩。

而葉青青臨走時露出的得意笑容,深深刺痛她的眼睛。

心臟猛烈跳動,葉瑩瑩只覺得眼前一黑。

葉瑩瑩醒來,眼前一片潔白。

「醒了?有沒有覺得那裡不舒服?」

溫潤的嗓音在耳邊迴響,入眼的是韓明軒心疼的雙眸。

「學長,我怎麼會在這裡?」

「你剛才心臟病發暈過去了,幸好我今天值班發現了,要不然……」

接下來的話,韓明軒沒有說,倒是給她遞了一杯水,遞給她一瓶葯。

韓明軒神色嚴肅,道:「小瑩瑩,吃藥不是辦法,最好還是做手術,美國引進了一個新的支架植入手術,對你的病情有幫助。下個月我就要去美國進修,那邊的心臟主治醫生跟我很熟,小瑩瑩,你跟我一塊去吧。」

葉瑩瑩低頭不語,面對韓明軒的深情,她無法回報。

半響抬頭,葉瑩瑩感激道:「學長,謝謝你,但我的事情還沒有處理完,等一切完了再說吧。」

下個月,她就和易灃晟離婚了,離婚後她也不一定會去美國做心臟手術。

她清楚自己的情況,即使做了手術,也不一定能解決她的問題。

與此同時,酒吧。

易灃晟聽到好友蘇方宇講述葉瑩瑩和韓明軒在大學的事情,一怒之下,喝了一瓶紅酒。

「阿宇,你說他們大學的時候在一起了?」

「是啊,整個學院都傳開了,全院的人都覺得他們金童玉女一樣的般配,不過後來韓明軒全家移民出國,這段戀情就不了了之了。」

聽到這話,易灃晟怒火中燒,雙眼猩紅,一把將手上的酒瓶摔下來。

「葉瑩瑩好樣的,跟初戀情人舊情復燃,想給我帶綠帽?沒門!!」說完,易灃晟摔門離開。

夜晚,剛剛躺下的葉瑩瑩被易灃晟揪起來,撲鼻而來的是濃烈酒氣。

「你喝醉了。」葉瑩瑩甩開易灃晟,想要喊人,卻被易灃晟狠狠壓下來。

葉瑩瑩心裏咯噔一下,喊道:「易灃晟,你想幹嘛?!」

「想你一直以來想乾的事情。」

易灃晟狠狠吻•住葉瑩瑩的唇,黑眸下有一團怒火。

一想到葉瑩瑩曾經跟韓明軒在一起,他的氣得快要燒起來似的。

他還記得結婚的時候,葉瑩瑩甜滋滋,滿是愛意,對他說『我愛你』。

可現在想起來,覺得十分諷刺!

「葉瑩瑩,在我們沒有離婚前,你是我的,別想着給我戴綠帽!!」易灃晟掐着葉瑩瑩的下巴:「你想跟韓明軒雙宿雙棲,那也得看我同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