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鄉野春色
鄉野春色 連載中

鄉野春色

來源:萬讀 作者:葉飛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飛 寧靜 現代言情

夜路走多了,救了一個美女,順便抱回家……展開

《鄉野春色》章節試讀:

第2章 宛如尤物


淮海市,深夜。

微風習習,皓月懸空,白雲飄動,只有稀稀疏疏的燈光依然亮着,彷彿感嘆這個繁華無比,紙醉金迷的大都市難有的一絲寧靜。

在葉飛回家的路上,要經過一段非常安靜的小道。這條小道真的不是一般的安靜,這種安靜幾乎難以搜尋到任何聲響,好像所有的聲音都被抽空,宛如無聲鬼蜮。

每當深夜從這條小道走過的時候,總是需要極大心裏承受能力,不然怕是被這安靜得可怕的小道給嚇到。

在這片區域,這段小道是最為危險的地方,晚上經常會有一些小混混在這裡蹲點打劫,甚至有一些幫派集中到這裡打架鬥毆,時常發生一些血案。

久而久之,便沒有人敢在晚上從這裡穿過,生怕會遭到麻煩。

不過,這區區寂靜的小道,對葉飛來說倒不是什麼。

夜路,他可是走的多了,不做虧心事,有什麼好怕。

看着這靜寂無聲的小道,葉飛並不慌張,有些警惕起來,警覺的打量四周的情況,以防會被人是偷襲。

昏暗的小道里並沒有什麼起眼的地方,倒是有幾處隨意堆砌的雜物,長時間沒有人理會,已經有些腐朽,瀰漫著絲絲腐臭的味道,極為難聞。

夜靜無聲,一切都冷清到了極點,沒有半點聲音,甚至連呼吸都可以聽到。

就在葉飛邁着隨意的步伐,穿過這條寂靜的小道時,忽然從身邊傳來一陣輕響。

「叮!」

「啪嗒!」

聲音極為清脆,就像石子撞擊在鐵板上一般,在幽靜的小道里迴響。

葉飛聽到這聲輕響,便有些警覺起來,目光朝左邊望過去,便看到一個踉蹌的身影,倒在一堆雜物旁邊,沒有動靜。

出於好奇心,他往那個倒在雜物旁的人走過去。

倒在雜物堆旁邊的一個穿着時尚,身材極好,長發微卷,姿色絕佳的美女,身穿緊身牛仔褲,身上穿着着一件白色襯衫。

在她的右臂上,出現一道傷口,絲絲鮮血正沿着傷口流淌出來,將襯衫染紅了一塊。

看到這種情況,看到如此動人的美女,葉飛眉頭微蹙,蹲下身體,想要詢問一下到底是什麼情況。

就在他蹲下的時候,這個以為已經暈倒在地上的美女,瞬時沖了過來,手中還握着一根利器,直接朝葉飛的胸膛刺了過去,似是想要了他的命一般。

看到這種情況,葉飛陡然一驚,同時也是立刻反應過來,將身體錯開,有驚無險的躲過那根鋒利的鐵棒。

葉飛沒有想到自己好心想要問一下是什麼情況,居然會發生這種事情,不由得憤怒起來,「你這女人到底想要做什麼,好心關心你,你倒是想要謀殺我啊。」

因為幾乎怒吼的聲音,幽靜的小道里充滿了迴音,顯得格外恐怖,聽起來挺嚇人的。

這個美女根本沒有聽到葉飛的話,意識已經變得模糊,口中喃喃的說著:「你們要是敢對我怎麼樣,我爸爸一定不會放過……」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整個便倒在地上,徹底暈倒過去,在沒有一點意識。

經過了先前那事,葉飛心中怒氣未消,看着這個倒在自己面前的美女,並沒有多少同情心,甚至想要轉身就此離去。

不過,他不是一個冷血無情的人,更不會讓這樣的美女就倒在這裡,不然的話,不知道深夜還會發生什麼事情。

若是他不理這個女子,她發生了什麼事情的話,他的良心真的會過意不去。

稍稍平復了一下心情之後,葉飛再次蹲了下來,稍稍檢查了一下她的傷口,發現並不是很嚴重,他可以完全解決,便不將她送去醫院,而是打算抱回家裡,給她包紮處理傷口。

如果是一般人的話,心中都會有些忌憚,不敢帶這樣的女人回家,生怕給自己招來麻煩。

然而,葉飛不是一般人,對於這些事情,根本不會有絲毫畏懼,甚至沒有在意。

他抱起已經昏迷的美女,穿過那條昏暗的小道之後,走了十分鐘,就到了葉飛的家。

葉飛住的房間,說不上大的,但也不小,環境算是不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那種。

不過,從房間情況來看,就知道他是一個比較懶惰的主。

因為他的房間不是一般亂,而是非常亂,鞋子臭襪隨處可見,而且換洗的衣服幾乎當成了抹布,那一件衣服,這一條褲子,還有隨處可見的襪子,簡直讓人無語。

抱着一個妙齡,身材倍棒的美女回家,葉飛額頭上滲出了些汗水,他想伸手去擦一下都不可以。

「都說美女都是比較苗條,比較輕的,可是你咋就那麼沉,差點想把你丟在路邊算了。」他一邊感慨,一邊伸腳去將堆在沙發上的衣服給踢開,然後小心翼翼的將昏迷的美人兒放在沙發上。

他站直身體,舒展了一下關節,並環視看着自己的房間,臉上流露出一絲尷尬到神情,「這個是我的房間么?感覺不像啊。」

他來回看了幾次,才確定這裡真的是自己房間,可是如今的髒亂程度,確實是超出他能夠接受的範圍。

「看來過兩天得好好收拾一下,不然都要成垃圾場了。」他皺了皺眉頭,想到自己還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還是替她先包紮傷口再說吧。」

葉飛找來一些包紮用的紗布和消毒藥水,來到沙發前蹲了下來,看着這個正在昏迷熟睡的美女,真的想在她的臉蛋上親一口。

他越是這樣想,心中的那股邪念就變得越加強烈,自己就越是控制不了自己,身體開始慢慢向前傾,臉越來越靠近美女的臉蛋。

就在他即將不顧一切親下去的時候,他狠狠的在自己大腿上拍了一把,「該死的,我在這種時候做這種事情。」

「要親也要等包紮好傷口再親,那個時候就當做是獎勵,不是什麼乘人之危的行為了。」

葉飛收回心神,讓自己已經毛躁的心平靜下來,不再去想那些讓人獸血沸騰,血脈噴張的「好事」。

他伸手去把去美女的身體,稍稍翻過來,看看傷口到底是在什麼位置。

只看一眼,他就覺得有些尷尬,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辦。因為那個傷口在她手臂上,臨近咯吱窩的位置,要想給做一下消毒處理的話,必須把她外面近身的襯衣脫出,不然很難進行的。

「現在這種處境,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吧。」葉飛雖然有些覺得難辦,但是想到她手臂上的傷口還在流血,便不再忌諱那麼多。

他看着睡得十分安靜的美女,苦笑的說:「美女,我可不是什麼色狼,也不是真的想要看你的身體,這都是為了給你止血,所以你應該不會介意吧。」

他在一邊說話,一邊有些興奮,有些緊張的伸手去解她近身襯衣上的扣子。

平時,葉飛解襯衣扣子的功夫可是一流的,就是只用一隻手也可以輕易的完成,可是今夜他失效了。

微微顫抖的雙手,在解襯衣四個扣子的時候,整整花了兩分鐘時間才完成,而且額頭上已經沾滿了汗水。

打開美女一邊的襯衣,一片雪白的肌膚登時映入葉飛的眼帘,那種白幾乎和牛奶一般,根本看不到任何雜質。

葉飛倒吸了一口涼氣,灼熱的目光忍不住在雪白的胴體上來回掃視,儘管他知道這樣的行為有些可恥,但是他找不到什麼理由說服自己不那樣做。

他想,只要是一個生理正常的男人,都忍不住會多看幾眼,不管是在什麼場合。

找到了這樣一個借口之後,葉飛覺得心中的壓力沒有那麼大,那種犯罪的感覺也漸漸消失。

他的目光最後聚集在她胸前雄偉的雙峰上,在黑色蕾絲鑲邊胸罩緊蹙的束縛下,那對白得驚人,可以看到血脈的傲人雪白,像是想要衝出牢籠束縛的白兔,呼之欲出,獲得自由。

在堅挺的雙峰中間,一道深深的溝壑映襯了出來。它就好像一道無底的深淵一般,可以讓人飄飄欲仙往下掉個九天九夜,就算下面是無間地獄,也不會後悔。

葉飛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舔了舔乾燥的嘴唇,「真是妖孽啊,目測真的有35D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