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愛被記憶隱藏【完本】
愛被記憶隱藏【完本】 連載中

愛被記憶隱藏【完本】

來源:萬讀 作者:蘇沫雪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蘇沫雪 霸道總裁 顧昊琛

兩年無愛婚姻,他從不碰她
一張絕症診斷書,她不得不劍走偏鋒,給他下藥
她只想生下孩子,留下她愛他的證據
可他卻步步緊逼,要她流產,要她丟命……展開

《愛被記憶隱藏【完本】》章節試讀:

第4章 可以離婚


夜深,屋子一片晦暗。

顧昊琛匍匐在蘇沫雪的身上,喘氣如牛,「你就那麼缺男人么?蘇沫雪。」

「是啊!不然我怎麼會來找你呢,顧昊琛,我可是你的妻子,上.我,是你的義務。」

蘇沫雪呵氣如蘭,纖細的身體如若無骨,嫵媚的攀上男人健碩的胸膛。雙手微顫,生疏又急切的撕扯着男人的衣服,卑微又魅惑。

「蘇沫雪,你賤不賤?」

顧昊琛俊美的臉上滿是厭惡和暴怒,眉頭緊皺,帶着幾分壓抑的情慾。

蘇沫雪咬緊唇,用暴暴露的肌膚緊緊貼着顧昊琛的身體。嬌軟的身體,不停在顧昊琛的身上磨蹭。「顧昊琛,你這麼能忍,是不是男人?」

顧昊琛漆黑的眸子一眯,眼底的那唯一的理智,終於崩潰了。

他粗暴的扯開了蘇沫雪的睡裙,身體貼過去。

「蘇沫雪,這是你求我的!別怪我到時候對你不留情!」

他說完,毫不留情的直接狠狠貫穿了她。

疼……

蘇沫雪身體一顫,臉上瞬間沒了血色。

這是她的第一次,可他一點也沒有憐惜。

動作一下比一下用力,根本就是發泄,就是故意在讓她疼。

蘇沫雪蒼白着臉,纖細的手臂,緊緊的勾着顧昊琛,就算是疼得要暈過去了,她也還是抖着嗓音,故作媚態,對顧昊琛說。

「給我……我還要……」

「呵,蘇沫雪,我一直都知道你下賤,但沒想到,你會賤得如此令我大開眼界!妓女都比你乾淨!嗯,這樣你都覺得爽嗎?」

蘇沫雪垂下頭,埋在顧昊琛的側頸里,貪婪的呼吸他身上的味道。

這樣親密的機會,沒剩下幾次了,她必須要用盡全力,記住所有關於他的一切。

「對啊,顧昊琛,我就是喜歡這樣,喜歡得不得了……」

顧昊琛冰冷一笑,抓着蘇沫雪的手臂,將狠狠將她慣在地毯上,摁着她的後頸,讓她臉貼在地上,繼續狠狠貫穿她。

蘇沫雪攥緊了地毯,渾身無力,也不想掙扎。

這個姿勢,正好能讓她藏起那些疼出來的眼淚……

等到一切結束,已經是凌晨三點。他立即抽身而退,衝進浴室里去,沖洗身體。

好似,自己剛剛碰的,是什麼骯髒的垃圾。

半響後,顧昊琛洗乾淨了身體,看也不看一眼地上的蘇沫雪,他直接叫來下人。

「把這個女人給我丟出去。」顧昊琛冷冰冰開口,「還有,這間屋子的所有傢具,全部給我換掉!地板消毒,真的臟死了……」

他說著,抬腳往外走。

「家裡的安保系統給我加強,下次再讓什麼噁心的東西鑽進來,我就你們統統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他與蘇沫雪結婚兩年,卻一直分居。

他名義上的妻子,蘇沫雪,被明令禁止,進入這個地方。

蘇沫雪趴在地上,艱難的喘息。無力的閉上眼睛,滿臉慘然。

她的雙手吃力的撫上小腹。

顧昊琛,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幫我一次。

給我一個孩子。

只要生下一個孩子,我就永遠退出你的生命……

時間凌晨三點。

蘇沫雪連衣服都還來不及整理好,就被顧昊琛叫人直接丟到了門外。

膝蓋在粗糙的地面上磨破,疼痛鑽心,腿間也是陣陣刺痛,顧昊琛要的她的時候,太粗魯了……

蘇沫雪扶着牆壁,艱難的站起身體。

她想走幾步,到路口上去打車,但身子實在是疼沒有力氣,只勉強走了幾步,腳下一軟,就跪倒在了地上。

本就破了皮,疼得厲害的膝蓋更是傷勢嚴重。

蘇沫雪跪坐在地上,喘息着積攢力氣。

顧昊琛安靜的別墅里,忽然響起了一陣車鳴聲,顧昊琛的林肯轎車開了出來。

車燈明亮,掃在蘇沫雪的臉上,刺得她睜不開雙眸。

心臟,也隨之狠狠收緊。

這麼晚了……顧慕琛還出來,是要做什麼?

看她實在是站不起身,所以……來幫幫她的嗎?

蘇沫雪的心裏,止不住燃起這麼一絲的奢望。

車子,果真漸漸朝着她開了過來……

吱呀一聲後,車子停下了。

蘇沫雪急忙抬起眼眸,滿含期望的看向黑色的車玻璃。

顧昊琛對她,其實還有那麼幾分柔情的話……

車窗,漸漸降下了,顧昊琛冷硬俊美的側臉,露了出來。

他冷冰冰的注視着蘇沫雪,眼底,仍舊只有厭惡和嘲弄。

「蘇沫雪,你還不滾,在這裡礙什麼眼?是不是非要我叫人來動手,你才會離我的地方遠一點!你難道不知道你自己很令我噁心嗎?」

蘇沫雪心裏那點微弱的期望,碎掉了。

她慢慢垂下頭,咬牙忍着身體的疼痛,扶着牆壁,顫抖的站起了身。

「顧昊琛,我也是想走的啊,我現在又疼又狼狽,我也想回家休息啊……」蘇沫雪喃喃說話,「可我沒有力氣啊,你弄得我太疼了……」

顧昊琛不耐煩的厭惡冷笑,森然道:「蘇沫雪,你裝什麼可憐,不是你勾引的我么?居然還敢在酒里加催情葯!你這麼有心計的人,也配上我的車?」

蘇沫雪睫毛一顫,心臟好似被人重重扯了一把,疼得厲害。

不管她做什麼,說什麼,顧昊琛就是看她不順眼。

「蘇沫雪,我警告,趕緊給我滾遠點!以後,我要是再看見你出現在這附近,我打斷你的腿!」顧昊琛狠狠放下話,升上了車窗。

引擎轟鳴一聲,他揚長離開,尾氣噴了蘇沫雪一身。

蘇沫雪閉上眼瞼,淚水,還是沒止住的滑落下來……

手掌緊緊的捂住小腹,她在心裏哀求上天。

一定,要讓她懷上。

要不然,看顧昊琛噁心她的樣子,是絕不會碰她第二次的。

今天晚上,只怕是她唯一的機會。

蘇沫雪扶着牆壁,艱難無比的走到了路口,好不容易,打到了一輛的士,一路去往醫院。

她膝蓋上的傷口有些嚴重,得去看看,要不然後面幾天怕是走不了路……

到醫院時,時間已經快凌晨四點了,醫院裏少人而安靜,蘇沫雪好不容易,拖着疼痛的膝蓋上樓,坐在走廊上的涼椅上休息。

一陣交談說話聲,意外的傳了出來。

「醫生,是真的嗎?我真的懷孕了嗎?」

這嗓音,蘇沫雪無比的熟悉,那是她養姐,蘇心瑤的聲音。

「是的,懷孕五周了。蘇小姐,顧先生,恭喜你們。」

顧先生……

蘇沫雪的心口一緊,果真,下一秒,顧昊琛的聲音,傳了出來。

「醫生,麻煩你了。」

蘇沫雪腦子裡一片嗡鳴,怔楞僵在椅子上。

腳步聲,漸漸近了。

顧昊琛摟着蘇沫雪的腰,從一間辦公室里,走了出來。

走廊安靜,就他們三個人存在。

一抬頭,便是避無可避的面面相覷。

顧昊琛見她,眉頭一擰,不悅道:「蘇沫雪,我不是叫你滾遠點嗎,你怎麼還跟着我到了醫院?」

蘇沫雪盯着蘇心瑤那平坦的肚子,一陣悲涼。

在聽到顧昊琛那嫌棄的語氣,不禁苦笑,「我不過是來包紮傷口,可不像小三那麼好運,來做孕檢。」

蘇心瑤聽聞急忙護着小腹,往顧昊琛的背後躲。蒼白着臉,一副受傷羞恥,「沫雪,你不要生氣,我不是故意的……」

「蘇沫雪,你給我閉嘴!」顧昊琛抱住了她的後背,對着蘇沫雪呵斥,「要不是因為你在奶奶那裡下套,讓奶奶逼我娶了你,既然現在你也知道了,那我就直接把話給你說明了,蘇沫雪,我要跟你離婚。」

蘇沫雪心臟狠狠一疼,攥緊了指甲。

他剛剛才跟她激情一場,現在轉頭,就帶着一個懷孕的小三,跟她說離婚?

蘇沫雪覺得諷刺。

「顧昊琛,我要是不離呢?」她抬起那雙慘淡的眸子,眼底暈着一層淚光,看着凄楚又動人。

「蘇沫雪,你能不能要點臉?」顧昊琛憤怒,盯着蘇沫雪的眼神里,帶着刀子似的狠戾冷意,「你整天這樣死纏爛打,你自己不覺得下賤嗎?我根本不可能愛你,我噁心你!」

「昊琛!」蘇心瑤連忙拉住要反怒的顧昊琛,搖頭溫柔道,「這本來就是我的錯,你不要跟她吵了……」

顧昊琛握住了蘇心瑤的手,眼底是從不會在蘇沫雪面前展露的縱容寵溺,他溫聲應了好,轉頭,在對着蘇沫雪的時候,又只剩下一片森然的冰冷。

「蘇沫雪,馬上給我滾出醫院!還有,你以後不準出現在心瑤的面前,礙到了她的眼睛!要不然我要你好看!」

他說完,帶着蘇心瑤要走。

蘇沫雪用力攥緊手指,掌心一片刺疼。

「站住,顧昊琛。」她開口,聲音沙啞得厲害,「你站住,我有話,要單獨跟你說。」

蘇沫雪抬起眼睛,對上了顧昊琛那雙不耐煩的冷眼。

「你要是不答應,我就把你今晚跟我做過的事情,全部告訴蘇心瑤。你不是緊張她懷孕,不想讓她受刺激嗎?」蘇沫雪站起身來,「跟我走,我們好好談談。」

「蘇沫雪,你威脅我?」顧昊琛危險的眯起了眼睛。

蘇沫雪抿緊唇:「對,我就是威脅你,顧昊琛,你答應不答應?」

「昊琛,是什麼事情?」蘇心瑤緊張的問,小臉已有些發白。

顧昊琛安撫的拍了拍她的後背,輕聲哄道:「沒事的,我馬上就回來。」

說完,他轉頭,冷冷看着蘇沫雪。

「我給你五分鐘,說完你的事情。」

他將蘇沫雪帶到了走廊盡頭的露台上,沒耐心的催她趕緊說。

「我答應和你離婚,」蘇沫雪說得艱難。

聽聞此話,顧昊琛卻沒有想像的開心,心中一絲不快一閃而過。

他盯着蘇沫雪,眼裡寫陰鶩和厭惡。「昨天還求着我上你,今天就答應離婚,蘇沫雪你會這麼痛快么?說吧!有什麼要求?」

蘇沫雪雙手緊握,指甲深深的扎入手掌內,強忍着眼淚,勾起一抹魅惑的笑容,「顧昊琛,你看,我還沒提要求呢,你就急不可耐的自己提出來了,昨晚,你也很爽,對不對?」

顧昊琛聽見她的話,陰寒的盯着蘇沫雪,好似在看什麼噁心無比的東西。「蘇沫雪,你真就這麼放蕩,這麼缺男人上嗎?」

蘇沫雪忍着那令人難受的視線,點頭承認:「對啊,我就是缺。你那麼好的身材,我不用就給了別人,我還真是捨不得呢。我的要求很簡單,只要我叫你,你就得隨時隨地的來上我。」

顧昊琛冷銳的狠狠盯着蘇沫雪,一時沒有說話。

蘇沫雪垂下了眉眼,柔軟的貼了過去,抱住顧昊琛的手臂。

「正好,蘇心瑤懷孕,以後肯定不能滿足你了,顧昊琛,你會需要我的……為期兩個月……怎麼樣?」

「滾開!」顧昊琛一把將蘇沫雪推開。

他用力極其大,蘇沫雪後退了幾步,後背撞在欄杆上,險些栽倒下樓。

顧昊琛皺眉,暗沉的眸子,清晰無比的寫着厭惡和反感。

「蘇沫雪,你最好記住你今晚說的話。別食言,也別到心瑤面前去讓她不順心!要不然,你別怪我到時候對你不留情!」顧昊琛眯起眼睛,渾身的氣場凜冽而又兇悍攝人,「蘇沫雪,如果你惹怒了我,我有的是辦法,逼你跪下來,求我跟你離婚!」

扔下這句話之後,顧昊琛再也不看她,轉身就走。

他大步走到蘇心瑤的身邊,摟住了她的腰,伏低身體,貼得極近親密說話。

不用聽,蘇沫雪也能想像到,他肯定在用溫柔多情的聲音,哄蘇心瑤的開心。

蘇沫雪後背靠着欄杆,無力的蹲下了身體。

差別可真大啊……

一個天堂,一個地獄。

蘇沫雪一個人在醫院處理好了膝蓋上的傷口,然後打車,回到她那棟冷冰冰的,毫無人氣的別墅。

這棟奶奶的送的婚房,顧昊琛可是,從沒有回來過一次……

就算是新婚的當天,他也只是出現幾分鐘,領完證之後,立即消失,從此之後,在沒有聯繫過蘇沫雪。

兩人說著是夫妻,但如果不是蘇沫雪對他死纏爛打,婚後兩年,兩人或許一面也不會見。

顧昊琛就那麼討厭她,討厭得連見面,他都無比的排斥……

可事情,到底是怎麼變成這樣的呢?

當初,明明她是顧昊琛捧着手心的公主,他曾經那麼愛她。

但是在那場奇怪的車禍之後,所有的事情,全都變了樣子。

顧昊琛對她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把她當成了那場車禍的陰狠策劃者,一個企圖用車禍賣慘上位的心機婊子。卻對蘇心瑤愛寵有加。

蘇沫雪看着這棟陰冷的房子,突然痛苦的蹲下身來,身體又開始痛了。

兩個月前她被確診為淋巴癌,醫生說,只有一年不到的生命了。

「沒時間了。」她喃喃自語,「要快點懷孕才行……」

身體好了些後,蘇沫雪開始算自己的排卵期,然後給顧昊琛發短訊。

「今天晚上,家裡等你。」

顧昊琛沒有回復,但,他一定會回來。

他那麼在乎蘇心瑤,要想成功跟她離婚,今晚就必須得回來。

蘇沫雪放下手機,想了想,還是起身去了廚房,拿出新鮮的蔬菜和排骨,認真的做滿了一桌子的菜。

曾經,這是蘇沫雪每天最想做的事情。

準備好一桌子的菜,然後等顧昊琛下班回家,一起吃飯,一起聊天,一起過平凡而充滿了人間煙火的生活。

沒想到現在,還能有實現的時候,雖然,實現它的手段並不光明。

桌子上的菜,漸漸涼了,牆壁的掛鐘指向了午夜十二點。

院子外,終於響起了顧昊琛的車子引擎聲。

蘇沫雪急忙站起身,打開門。

顧昊琛面無表情,帶着一身寒氣進屋。

「餓不餓,我有做菜,你要不要……啊!」她話還沒有說完。

顧昊琛一把抓助她的後頸,摁在了牆壁上。

顧昊琛側頭,看了一眼桌子上豐富的菜肴,薄唇里吐出一聲冷笑。

隨即,他直接扯開了蘇沫雪的裙子,挺身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