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都市打臉大師
都市打臉大師 連載中

都市打臉大師

來源:掌讀520 作者:田宇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田先生 田宇

簡介:相親遭質問,百般嫌棄
房子?我確實沒有
工作?我在家啃老
可誰說鹹魚難翻身?我手握打臉系統,必定步步生蓮,從無到有!雖然不是祖傳老中醫,但我專治吹牛逼!展開

《都市打臉大師》章節試讀:

第二章:這個賭,我敢打!


一路疾馳,田宇將電瓶車停好,卻發現中午還熱熱鬧鬧的芝九堂,此刻顯得有點兒死氣沉沉。

十餘名穿着黑色西裝的壯漢,跟鐵塔似的圍成了一排,就連田宇自己都進不去院子。

而院子中間,幾名穿着打扮珠光寶氣的婦人,正圍攏在一圈大聲的斥責着自己的父母。

父親正梗着個脖子據理力爭,而母親則是低眉順眼的小聲道歉。

一見這個場景,田宇那點喜悅一掃而空,臉色也變得愈發陰沉。

LD市坐落在湘省中部,民風確實略微剽悍。

但父母經營的芝九堂一直本着家訓醫者仁心,即便是同行請教也是知無不言。

對待那些囊中羞澀的患者,父親也都是先醫病,哪怕是賒欠診金也從無二話。

實在是沒有理由和外人結仇。

像這種被人堵上門來的,絕對是田宇記事以來頭一回!

沒有幾個人受得住父母被人當自己面羞辱,田宇也不例外,他一手將幾名黑衣壯漢扒拉開,徑直走了過去。

原本高大威猛的西裝男,都還沒反應過來,自己怎麼會被一個看上去身材還不如自己的青年推開,對方就已經走到了最中間。

「爸媽,這群人是來找事的?」田宇話是問的父母,而目光則是不善地打量着面前的幾位婦人。

田父張口道:「我的治療沒有錯誤……」

可惜話還沒說完,就被旁邊一名穿着深紅色旗袍濃妝艷抹,略顯貴氣的中年美婦打斷:「你還敢說你的治療沒失誤?吳主任之前一直採用的是保守治療,至少老爺子的身體狀態還能保持!到你這一治,現在命都快沒了,你還敢說沒失誤?!」

「嘩啦!」

從診室走出一名穿着白大褂,表情嚴肅的中年。

「羅女士,之前因為這名所謂的中醫不當操作,使老爺子身體現在重傷垂危,我建議趕快送往中心醫院救治!」

白大褂中年名叫吳強,乃是LD市中心醫院,腫瘤專科的主任。

也算是LD市在該領域的權威人士,今天之所以會一同前來,也是曾家出了大價錢聘請來提供保障的。

結果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出了這樣的事兒,無疑也讓他顏面無光,將田宇一家都記恨上了。

「老爺子慘喲!臨老了還要遭遇這樣的事兒!!」

「咱家老爺子,本來身子骨還行,這一過來就吐血了!」

「都是這個庸醫!庸醫害人,一定要將他們碎屍萬段!」

旁邊的幾名婦人一聽到吳強的話,立馬就大聲的哭喊咒罵起來了。

如果說兩個女人發出的嘈雜聲等於一千隻鴨子,那田宇此刻身邊至少有兩三千隻鴨子…

好在之前獲取的望聞問切,使得他的耳目變得格外聰慧,通過她們零星的言語中也算是聽出了個事情大概。

婦人們口中的老爺子,乃是LD市老牌世家曾家的家主,曾藩。

曾家在LD市,是與齊家並列數一數二的大家族。

只不過曾家偏商,齊家偏政。

不只是在LD市,據說曾家在湘省都具備一定的話語權。

曾家每一代大量新鮮血液,無論是從晸還是經商,依靠着家族的助力和自身努力,都能夠大放光彩。

在各領域取得了一定的成功後,也開始反哺家族,使得家族底蘊愈發深厚。

而曾藩前幾年大口咳血,被檢查出了癌症晚期,這幾年逐漸退居二線。

一來是為了休養生息,二來是為了對名下的財產進行劃分。

西醫的各種方式特效藥都已經試了個遍,可曾老爺子的身體還是每況愈下。

眼瞅着該布置的還沒有全部布置完,而曾老爺子就要撒手人寰了,那光是財產糾紛的問題,就可能讓目前一團和氣的曾家反目成仇。

如此影響,那對曾家必然是難以估量的。

所以這些個也算是豪門世家出身的大少奶奶,才會一個個跟潑婦罵街似的不斷叫嚷。

田父再次解釋道:「中醫扶正為本、祛邪為標、標本兼治……」

「要不是吳主任發現的及時,說不定老爺子都已經被你害死了!」其中叫的最歡的那名美婦,嬌喝道。

田宇沒有理會爭吵的眾人,跟條滑溜的泥鰍一般繞進了診室,瞅見了微閉着雙眼面如金紙的曾老爺子。

畢竟眼見為實,耳聽為虛,具體情況,只有自己親眼見過才能下結論。

田宇受父親的熏陶多年,再加上系統贈送的技能,基本上一眼就可以看出曾老爺子活不過這個冬天了。

而之所以會造成咳血,只不過是田父之前通過按壓將淤血排空所致。

說白了,如果沒有那位吳主任橫插一竿子,幫倒忙。

那以田父的醫術,等老爺子吐出淤血,持續固本,最多過一個小時,老爺子離開芝九堂的時候,至少要比進來時,輕鬆數倍!

就因為之前在一旁觀看的吳主任,自己不着四六,一見老爺子吐血就徹底慌了神,一把推開田父,將整個中醫過程中斷,採用西醫急救,到底老爺子氣血反流,這才重傷垂危的。

「叮,任務發佈!」

「打臉吳主任及面前曾家眾人!」

「獎勵1技能點,2屬性點。」

「就是沒有任務,我也不可能看父母受這些莫須有的責備!」

田宇小聲咒罵了一句後,往門外走去。

人才剛走到門口,只見兩名壯漢就一左一右攔在了田宇的面前,並用雙手鉗住了他的兩條胳膊。

其中一名領頭模樣的光頭男子,穿着緊身背心,露出了上身爆發性的肌肉,以及滿背的紋身。

正目露寒光的看着田宇,彷彿只要美婦一聲令下,他就能田宇撕成粉碎。

「誰允許你進去的?」領頭美婦瞪着眼睛質問道。

「唰!」

田宇驟然發力,用強有力的雙手擺脫壯漢的禁錮,目光冷冽地反問道:「我自己的家,我想去哪兒還得經過你的同意?」

「我家老爺子要有個三長兩短,你負的起責嗎?」美婦寸步不讓。

「老爺子但凡出了點意外,我保證你們這破店,也不用開了!」

田宇十分平靜地回道:「那我要是把曾老爺子救過來了,狀況比之前還好了,你是不是得給我跪下?」

「你們這種賺黑心錢糊弄老百姓的封建迷信,還敢口出狂言?信不信我一個電話打給衛生局的朋友,直接把你們這裡給封了!」那名吳主任也出言斥責道。

「小宇,你不要逞能…」田母的眼中也露出了擔憂之色。

就連田父也害怕自己的兒子弄巧成拙,連忙道:「阿宇,他這個病……」

這時,一名站在數名婦人後面的中年男子,邁着大步走了出來。

中年男子名叫曾銳,乃是曾家這一代的領軍人物,光是那份舉手投足展現出來的氣勢,就看得出久居高位。

「小夥子,你確定你沒有開玩笑?」

曾銳的話語雖溫和,卻也透露出一股不容置疑的威嚴。

田宇目光堅定的回道:「這個賭,我敢打,就看你們曾家敢不敢接了!」